知子罗最后的坚守着

云南怒江 知子罗 寻找一双善良的眼睛

怒江知子罗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怒江 > 知子罗最后的坚守着

文旅作家、知名旅游博主、撰稿人、乐途灵感旅行家,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旅行作家,自媒体作者。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空气甘冽而清爽,那是碧罗雪山的气息始终围绕着你。所不同的是,除了这种气息,还有怒江渐行渐远的涛声,一路上,你的耳朵已经习惯了江水的轰鸣,现在,仅仅是一个海拔的抬升,那种喧嚣就被拒之千里之外,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窒息的安静和清冷,尽管阳光那么明媚,空气那么清新,你的心脏却不习惯也承受不了知子罗的空旷和安静,在这种安静中,你的耳朵时时警惕着,想从某一个方向辨别出一种声音来,哪怕是一直昆虫的振翅,或者是一条蚯蚓从阴暗角落里发出的声响,但是没有,什么也没有。一眼就能洞穿的街道,空旷的路面,鸡在觅食,狗在路边的废墟里低头逡巡,静物一般。人类一旦退去,动物便会迅速占据城市,成为主人。

那时,你感觉到一种无名的恐惧从心底升腾,你想到了离开。

寻找一双善良的眼睛

就在你转身的时候吧,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从石头墙后边闪了出来,又悄无声息地走在了你的前面,影子一样。你确信那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不合体的上衣几乎像一件风衣一样罩住她单薄的身体,脚步踩在水泥地面上,竟然发不出任何的声响。你走在她的身后,故意弄出一些声音来,想引起她的注意,因为,你渴望交流。

她终于回过了头,你的预谋得到了实现,心中暗自窃喜。
又是一张布满沧桑的脸庞,你一时无法从那张脸上判断出真实的年龄,但你终于看到的不再是一张麻木愚钝的脸,尽管沧桑。至少你在那双眼睛里找到了倾诉的渴望。

远眺高黎贡

无法知道这个女人的姓名,从她的嘴里只能知道她就住在知子罗,二十多年前的那场预言没有在她的现实生活中真实地上演,她和当地的土著居民一样,当城市居民撤退的时候,他们却从县城周边的村寨蜂拥而来,没有恐惧,这些废弃的老房子要比他们那些飘摇的竹楼结实得多,于是,曾经的县府大院,武装部的会议室以及供销社里都支起了锅灶,对他们而言,这些地方太大了,太奢华了,除了居住,空闲的地方还可以养猪、养鸡,堆放杂物。猛然间变成了这座废城的主人,她的脸上有一种遮掩不住的满足,因为一个不曾实现的预言,曾经的主人在一夜之间弃城而去,一座城市的消失,令这些民茫然、无所适从,他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占据并守住家园,守住知子罗。

应该是灵芝

你向她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始终转向大峡谷,一只手臂抬起,指向远处的谷说,这么好的地方,这么好的空气,怎么会说走就都走了呢?我知道她的语气中没有埋怨,却充满着离群索居的无奈和失落。这座城市的记忆,带给他的,或许是无奈、惋惜和伤痛。

聆听之后,便有了为这个女人做点什么的愿望,看着她羞怯地望着你手中的相机,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思,你当然愿意用这种方式回报。弄明白你的意图,她笑了,有点羞涩,那只刚才还指过大峡谷的手臂瞬间垂了下来,规规矩矩在两腿间靠拢。眼睛里溢满着喜悦,脸上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那一刻,时间定格在这张脸上,这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不带任何杂质的微笑,尽管从她那过于宽大不太合体的衣服上我看不出她是什么民族。

碧罗雪山上的村寨

走进大峡谷,眼睛已经习惯了的伟岸高大,即使偶尔一座坡上的怒族村寨出现在视野里,也感觉童话般的神秘。如今,石头的残破触目惊心,石台阶向着后无力而顽强地延伸,像一条挂上腰的枯藤,身后的大峡谷幽深幽蓝,悬在腰上的知子罗就这样与寂寥与空旷与苍凉一起陷入无奈和悲怆之中。那一刻,悲情触动了我的每一寸神经,习惯了喧嚣浑浊的都市,谁能承受这揪心的孤独和荒凉?

知子罗街头的小孩

终于,在一个拐角处,又看见了聚集在一起的几个人,十四五岁的样子,每个人的身上穿着颜色不一的衣服,有迷彩服一类的,也有运动装,围在一张低矮的木桌前打牌,脸庞被正午的阳光晒出一层黑亮亮的光来。

这群无所事事的孩子或许是知子罗最后的坚守者,他们相信知子罗不会坍塌,时光已经凝固,那个魔咒一样的传说已经被碧落雪山锁进时间的深处。

站在街头的怒族小男孩

火塘

碧罗雪山静默,怒江大峡谷永恒

眼前的知子罗,残破而寂静,尽管它即偏又小,声名难显,但一旦弄懂它的历史,就会感觉到眼前的寂静和残破难掩其悲壮。也正是因了它的偏僻和小,才得以完整保留下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个老县城的版本。尽管,现实中的知子罗依旧保存着那个年代的残垣断壁,或许,正是这败像时时提醒着人们该怎样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人去楼空是繁华背后的表象,过眼烟云才不过是现实生活的一个片段,在地老天荒的大自然面前,时间是忠实的守望者,人如沧海一粟,腐朽成泥,一生如昨。

我的眼前,只有树是绿的,天是蓝的,云是白的,高黎贡和碧罗雪山是静默的,怒江大峡谷是永恒的。

跑步通过,孩子说会有蛇掉下来

那边的老姆登已经升起白色的炊烟,知子罗的空气中却闻不到烟火的味道。我该回去了,一直默不作声陪伴着我的郁积站在沟边,两眼茫然地望着大峡谷,望着老姆登,孩子麋鹿一样的眼神中有一种琢磨不透的胆怯和警觉。

原路返回,再次穿过那片野竹林的时候,郁积忽然撒腿跑了起来,我也跟着跑步而过,不明就里的我问其原因,他说,一有动静,上面会有蛇掉下来。

碧罗雪山

大自然似乎总是给人类制造着麻烦,人在其面前显得那样跋扈,一旦受到惩罚,又胆小如鼠。26年前,一个可怕的预言,人们在一夜之间弃城而去。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预言没有在现实中上演,灾害只是呈现于一种迹象,体不曾倾倒,滑坡也没有发生,一座古老的城池却变成了废墟。我知道,从1912年在这里设置云南省殖边公署到前云南省怒江州府所在地,从一个叫碧江的老县城到现在的村寨,百年知子罗,已经悲壮地黯然退出历史舞台,再回不到从前的烟火人间。

朝霞映照高黎贡

回望知子罗,心头涌起莫名的感伤,失去城市资源的庇护,尘封起过往已久的心事,知子罗依旧那么谦卑而有尊严地孤悬于碧罗雪山之上。那一刻,无以言喻的孤寂和悲凉在心头慢慢滋长。 

这个叫南瓜的小狗睡着了

我不相信我是知子罗最后的过客,这个在傈僳语中叫做“好地方”的岚小城也不会坍塌,尽管怒江大峡谷的生态环境依旧那么脆弱,只要不是人为的破坏,这里就会永远保留着那块人神共居的神圣净土;尽管这里的民依旧贫穷,但他们的灵魂像神一样圣洁,白雪一样干净。在陌生人面前,那一张张善良却近乎麻木的脸庞看不出任何表情,无悲无愤,淡定得令人吃惊。他们相信神爱世人,在一个个约定俗成的日子到来的时候,走进教堂,跪在神的面前,虔诚地忏悔着人类的罪恶。或许,富足和幸福的标准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衡量的符号和尺码,喧嚣浮躁的都市人时常为名利所累,表现在精神的层面,内心的空虚和苍白与贫瘠之地的坚守和忍耐怎么能同日而语? 

午后写作业的孩子

没有车,我无法下,坐在郁吉家的竹楼前,眼前一片空旷,高黎贡在我的对面集体呈现,静默而安逸,临江公路连同怒江却在以另外一种方式向着大地深处沉陷,变成大峡谷中一条扭动着的白练。我的心是安静的,连趴在我脚边的两只小狗南瓜和拿磨也是安静的,三个孩子两只狗一起围在他们的妈妈鲁冰花的身边,迷茫地望着下的教堂,望着怒江,望着大峡谷深处若隐若现的石月亮。习惯了在都市里的喧嚣和浮躁中挣扎, 我的内心几乎无法承受这种令人窒息的安适,我怀疑自己会不会有住下来的想法,在这个碧罗雪山上的怒族村寨,和万物神灵一起享受地老天荒。

 教堂的钟声已经敲响,夕阳西下,神的光芒将会遮盖怒江上空碧蓝澄澈的星空。

日落高黎贡

知子罗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清水无鱼 更新:2016.04.18

乡村小镇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知子罗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乡村小镇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乡村小镇 其他人文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