篁岭散章

石耳山 婺源 山顶 宰相

上饶篁岭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上饶 > 篁岭散章

文旅作家、知名旅游博主、撰稿人、乐途灵感旅行家,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旅行作家,自媒体作者。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南方于我,总是呈现着一种神秘的意向。

那是一个黄昏,我在一辆从婺源县城出发的中巴车中沿星江河一路溯流而上,陌生的车内车外让我心生孤独之感。五月梅雨天,植物在沟谷田野间生长,雾霭笼罩着山顶,透过车窗往外看,心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四年前,念叨着那里的山水田园,我只身一人去往婺源,于一天之中领略了她遗世独立的淡然情怀,四年里我的足迹曾经到达过更远的西南边陲和西北荒漠,如今与这片人文山水重逢,眼前却依然呈现出完全陌生的景象。直到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一路无语的司机师父还在握着方向盘,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路继续在蜿蜒山道上行驶。好在此时手机响起,山上接应的朋友告诉我到山脚下的一号窗口取票,乘坐索道方可上山。

篁岭像一枚棋子

在这之前,我曾经历了昼夜交替,高铁动车,即使在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抵达也并非朝夕之间,用辗转也似乎毫不为过,以至于直到车子完全停下来,恍惚间我竟不知自己身居何处。

篁岭,一个如此隐匿的村寨,却和索道这种更为现代的交通工具接轨,一时间,我感觉那层穿在它身上的古老铠甲正在慢慢脱落,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飘逸柔美的薄纱,那时候,我已置身半空,脚下是青翠山峦和摇曳曼妙舞姿的竹林,竹林之间肆意生长着的新竹,裹着褐色的外衣,根根直立,刺破青天。

悬空于脚下陡崖沟壑,扑面而来的绝壁葱林,篁岭,难道是天上人间吗?

古樟在路边葳蕤生长,蓊郁的树冠撑起巨伞,置身其中,仿佛在一条浓密的绿色通道里穿行,疲劳消失殆尽。

路尽头,白墙黑瓦错落有致地在山坡上呈现,像古堡,又像一座山顶上的宫殿,那时候,我的心态开始不自觉地发生微妙的变化,我迫切地想走近它。

篁岭像一枚棋子,被安放在皖浙赣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之间。天地倥偬,时间似乎忘记了它的存在,这个隐居于山顶上不足百户的小村,历经寒暑,同这里的古木幽篁,吟风诵雨,转瞬千年。 

篁岭,你为谁停留?

天街有无数个通往其他院落的台阶,这些台阶如天街一样,一色的清条石,这些条石层层抬升,且在抬升中不断扭动,不停的转弯,路就像折尺一般。刚才还站在门前仰头观望,转眼已站在了楼上的窗前,石耳山裹挟着这个季节的浓绿由远及近,扑面而来,山坡上的层层梯田好似山顶滑落谷底的巨幅彩绸,视线刚刚习惯了屋内的灰暗,转瞬间觉得豁然开朗。水口的红豆山林如翠云般将半个村庄遮埋,而上面的房屋像是被这浓重的绿色托举起来一样,只有那跌落的水声在树木的缝隙间远去。

在黑与白交替的屋檐下,一根根黑色的木头成水平方向铺开,高低错落,参差一片,这些琴键般水平铺开的木头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谷浪,可不是吗,悬挂在山崖上房屋本来就已经是奇迹,那些错落有致的白墙黑瓦间忽然生长出排排谷浪,而上面直径近一米的晒匾更像天外飞来,蓝天白云映衬下的篁岭忽然变成了谷浪和晒匾的天下,那时,你才真实地感觉到这里绝非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桃源。        

老屋在夕光里集体沉默,时间的利刃在这些石砌的外墙上留下斑驳的印痕,尽管模糊,却与这些坚硬无比的石头一起经受洗礼。人一旦变成了文字被刻在青石板上,就变成了血脉的牵挂念想,如今,这些念想以残碑的形式出现在脚下,以一块基石的名义被铺陈在狭窄的街道或台阶上,没有人注意过它的存在,我的脚下出现这样的碑刻,心中便滋长出隔世的恍惚来。

置身山顶,在迷宫般的街巷独自漫步,像是在寻找一个时间的节点,这里的原住居民已经搬迁到山下,人去楼空。随意在一家门前停留,推开一扇虚掩着的木门,呈现于眼前的便是一段旧时光景,穿过厅堂,必定有一架通往楼上的木梯,踩上去,脚下就出空洞的回想,那声音在屋里回旋显得有些空旷,放慢脚步,怕是惊着了谁一样。

谁家横笛,吹动浓愁,高城望断,已是灯火黄昏。

篁岭的傍晚不是你想象中的模样。夕阳早已落山,篁岭的天空却蔚蓝如冰,蓄不住一丝白云。那种蓝深邃,浓稠,此刻,只要一抬头,在目光所及的天空,视线越过屋檐的翘角,月色皎洁,环顾四周,安静包裹着一切,宛如梦乡中的婴儿,我被这澄净清明的星空迷惑了,准确地说,是这里的星空给我的内心产生了震慑,它足以让每一个坐在星空下的人藏起心中的自我,而将一种叫做肃穆的情绪无限放大。此刻,我的内心如锦帛般被撕裂,我仿佛听到了那清脆如琴的撕裂声。

我知道,这种境界超过了我语言的范畴,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置身何处,所能做到的,就是同星空下的山顶和山顶上的村庄一起承受夜的降临和随之而来的寂静。你仿佛感觉到了靓蓝星空下山峰一起一伏的呼吸,索性坐下来,将自己的身体连同呼吸融入寂静。这里早无鸡鸣,夜无犬吠,更无市井喧嚣,不必担心谁会破坏这种宁静和安逸,你的内心本能地和喧嚣和繁华保持着距离,只有在这里,在这个纤尘不染的世界,你愿意和山的主人一起沉思,你明白,能和天地日月一同地老天荒的除了这里凝固的山川河流,还有古街,和古街上的每一座老屋。此刻,星空之下,天街之上,幢幢老屋变成静止的剪影,只有风送花香,一时间,恍惚中感觉自己究竟是过客,还是归人?

不知何时,天街的屋檐下盏盏纱灯亮红,一时间,所有房屋的轮廓清晰起来,此时的篁岭,这个生长在山顶上的山岚小村,恍如然如苍穹下的琼宇。上接罡天,脚踩云梯,白日里那浓荫蔽日的古樟此刻被黑暗笼罩,变成一团团浓墨搬的树影,在天光中静默,守候着这里的一切,天地之间,人、石、树、山相互映衬,各得其所,真一个天人合一的场景,仿佛置身天上人间了。

那时,我感觉有一种情绪在心里慢慢疯涨,那是语言的意境,或者叫做叙述的意境,在冲撞着你某种表达的欲望。

白天,许多人走在这条不足300米的老街上,他们的眼里,陈旧的老屋和残破的石阶都成了时间的过往,那时候,我正迎着他们逆向而行,我看见的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庞,他们惊讶当年这些人被逼到什么份儿上才逃到这里?言语中少了敬畏,多了些玩世不恭,篁岭对那些走马观花的人或初来乍到的人可能呈现着一种荒寒甚至残破,但只要稍作停留,就会发现它低调的背后隐藏着奢华,当一些杂乱的脚步声叩响这里每一个台阶的时候,篁岭便在沉寂中显出与这种声音的格格不入。

现实中的篁岭仿佛依旧在沉思,他固执地坚守在属于自己的时光秩序里,曾经以避世的姿态与世无争地生存下来,又在现实世界里成了都市人热衷寻幽访古的世外桃源。

没有谁会生活在历史的逃离之中,篁岭,你为谁停留?

篁岭,你为谁守候

我不得不借助文字来叙述一个村庄的来龙去脉,道光版的《婺源县志》上对这个村庄做如是描述,“篁岭县东九十里,高百仞,其地多竹,曹氏世居”,大明宣德年间的某个秋日,一个叫曹文侃的男人站在了篁岭的山崖之上,他的血脉来自中原,山东孔门上蔡候恤之裔,世崇儒教,而业诗书,隐林泉而亲有道,守忠孝之泽,承诗礼之训,宗亲族谱里赫然标注的“上蔡世家”维系着曹姓一脉的香火传承。他冷静的目光越过连绵起伏的山峦,思绪却早已飞往更远的前朝。

他是怀着怎样的勇气选择在这里建造自己的蜗居,他一定看到了未来,他的脑海里完全流淌着时间的宽广,他智慧的目光掠过眼前的石耳山,落在脚下这片幽篁如林、古木环抱的坡地上,那是他理想中的山顶庄园,累世同居的后代子孙如梯田般重叠向着山顶生长,他要为他的子孙开辟一块避世的乐土,他的双眼望得见的是青山叠翠,内心不能忘却的却是满腹乡愁。这个响亮于江南大地的新安望族选择了避世,他早已有所准备,在这片云岭幽绝处,做足了归隐林泉、安放灵魂的功课。

时间又过了若干年,一个叫曹子晋的人做了文公朱熹的门士,于文公归乡扫墓后将他的恩师带到了篁岭,恳请恩师为其族谱撰序,于是,就有了曹姓世居,篁岭的血脉传承。

原来,身居江南的篁岭,和中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处于王朝更迭的战乱年代,人们渴望避世图存,地理位置上的相对封闭和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让这里的每一座山间河谷成为避世归隐的世外桃源。昔日,不甘贫瘠的先民硬是在山高林密的陡坡上开垦出千亩梯田,春种秋收,自给自足。大山之麓,垦以为田,层累而上之,十余级而不盈一亩,牛犊不得耨期间,刀耕火种,仰泽雨天,人们在这里深居简出,晴耕雨读。

我在篁岭晒工坊的一处灶台边,一张红纸上供奉着司管九天东厨的灶君灶母,陪伴在两旁的竟然是担柴童子和运水郎君,尽管我不认为这是迷信,但作为乡民信仰,也大概清楚了山高水远的篁岭生存条件的艰辛。

到现在为止,我依旧无法描述篁岭的过去,尽管他在我的意念中越发的清晰起来。慎德堂的精致、五桂堂的奢华、京卫府的显赫以及竹虚厅的高雅与现实里的低调和残破无法在同一片天空下相提并论,累世同局,朝廷旌表,简朴之下难掩旧时华丽,时间依附于物体的外表,给人们制造一种颓废的假象,而真正灵魂深处的内涵已经超过了我的语言表述的范畴。只要你的目光从天空和天空下的苍茫收回,在那些精雕细琢的梁檩木石上稍作停留,你的内心就会升起波澜。

我曾长时间在慎德堂的一处小门前驻足停留,那是连接前厅的一个小门,仅容一人侧身通过,迈出门槛,即是一个长方形的天井,一步之宽就能迈到对面一个侧厅,然就在这窄窄的天井两头有两个水池,池水深不过脚踝,一长一方,那个方形水池的墙壁上还雕刻着两个大字:泌芳,一股清泉自字下墙外引入,化作涓涓细流,流入池中,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然而,不论谁站在这里,只要看到就会感动,那是在生活修行中的智慧的展示。

其实,那个侧厅就是个私塾,自家孩子读书的地方,而那两个鱼塘正是孩子们学习之余玩耍嬉戏的地方,这独具匠心不落窠臼的设想让整栋房屋少了沉闷而多了童趣。想象当年的主人,坐在一桌两椅的厅堂之间,听子孙读书声声入耳,清泉泠泠,风雨同声,该是一种何等的安逸和满足。士大夫的诗礼传家在时间的深处蔓延,直到有一天,京城金殿传胪的人变成画像依旧端坐于堂前,而时间早已过了几百年。那些老屋,白墙是永远的底色,黑色的屋顶看似单调却层次分明,给人的感觉却是深入人心的丰富。

如今,出入这些老房子的已然不是它们的旧时主人,但这些老屋的气势还在。


以几百年雍容华贵的姿态,篁岭的一经呈现,便以一种遗世独立的霸气震慑并俘获了我的心魄,你能感受到他拙朴外表下掩藏了太多的辉煌过往。那一刻,我隐隐地有种被挟持的感觉,这个悬挂在云顶上的古寨,连同他曾经的主人,顽强地在沉寂的山水间生存,那是人类与时间的顽强抗衡和较量。

如果可能,我将把岁月的时针倒转,放慢脚步,在这片奢华的乡土上,在那些木质的雕梁画栋之间寻找每一个生活的细节。还原一个最真实的的篁岭。

篁岭的清晨是安静的,薄雾笼罩着黎明,在这样清晨散步,石阶之外即是旷野,晨光在树丛间留下点点碎影,脚步在空无一人的青石板上叩响,耳边传来三五声细细的有些胆怯的鸟鸣声,精神便便多了一份愉悦。空气中氤氲着湿漉漉的潮气,昨夜的泉水溅湿了桥下的卵石,而密匝匝的树杈间却蕴蓄着晨光的温暖,闻着甘洌的气息,尽管五月已经来临,你丝毫感觉不到它的炙热逼近。

这个季节,油菜已经收割,三瓣梅和萝卜花在远处的梯田里开放,谷底里有白色的青烟升起,台阶向谷底延伸,没有尽头,树木却越来越浓密,流水一路紧随,跌跌撞撞,最后从你脚下的一块石板下跑出来,像个调皮的坏孩子,一头扎进一个被古木环绕的石塘里,才安静下来。独自前行,已经置身于水口处的红豆杉林,步蟾桥横亘于两岸,水又从桥下复出,跌落山涧,引出三五声蛙鸣。桥头五显庙前,坐着一个低头看书的老人,老人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一本泛黄的厚书上,心无旁骛,时间仿佛凝固了。我在不远处的桥头坐下来,任桥下流水淙淙,茂林遮蔽光影。

我的到来还是引得老人抬起头来,他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来,脸上堆满笑意。指着眼前那棵几个人都合抱不住的古樟树无不感慨地说,我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现在还是这个样子,我知道,老人一生的时光都留在这里,这里的草木成就着他的精神寄托,他站起身,执意要带我去庙后看看,说那里有方竹,还有一对相守千年的红豆杉情侣。

篁岭的一草一木都是时间的过往,一砖一石都能将时间指向深邃的前朝,如今,她像一个宽容而谦和的老祖母,接纳着来自天南地北的匆匆过客,以她略显朴拙的谦和和宽容,悄无声息地剥蚀着都市人的浮躁和潦草。

在天街的拐角处,我的目光停在一个叫“花时间”的停下来,那里有个穿旗袍的女子坐在木质的美人靠上,手里撑开一把花纸伞,她笑魇如花,双眼微眯,伞柄入怀,面向夕阳,仿佛在嗅着空气中的花香。那时我的眼前出现了错觉,那女子仿佛从几百年前的古代走来,我仿佛看到一个女人的暮年,连同她身后的美人靠一起融入落日余晖之中。篁岭,你为谁守候?

如果你习惯了喝下午茶,此时身居云顶之上,这样的念想便随心所欲成为现实,在“花时间”的对面,有个叫禅茶一味的茶社,倚窗而坐,一个貌美的江南女子会为你沏上一壶菊花茶,菊是黄菊,茶是清茶,一盏在手,一朵黄花,不经意间恍若采菊东篱的惬意。一个下午的时光也便在这轻松惬意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篁岭,千年相约

曾一厢情愿地认为,作为徽州六县之一的婺源在行政属地上划归江西似乎有着隐隐的无奈和不甘,它像个弃儿,被剥离于徽州母体之外。或许,很大程度上源于江河地理之故吧,星江纵贯南北,凯歌高唱地投入到鄱阳湖的怀抱,而鄱阳湖正是江西的母亲湖啊。于是,星江南流,婺地入赣。

篁岭与我,仿佛隔了时空的距离,千年相约。尽管颜容渐衰,但他宽容优雅的风采依旧,他宫殿般的气势还在,三桥六塘九巷还在,水口的红豆山林还在,天街还在,谷浪和晒匾还在,篁岭的今天,正在日益满足着越来越多如我一样对世俗意义上的美好心满意足的人。这里正面临着重新的开发或者保护,篁岭再次名声鹊起已成必然,这里的山岚不再寂寥,落日不再孤独,竹山书院早已不是读书人的场所,虚竹厅正在施工,狼藉一片,这引起我内心隐隐的不安,这或许是一个文字人应有的担当。

我不敢想象,若干年后这里会不会成为凤凰模式的复制,或丽江古城的翻版,尽管这里的农人依旧在晨曦交替之间种山劳作,固守着自己的家园,在层层梯田上演绎着园艺师的角色,让那些四季开不完的鲜花和收割不完的葳蕤青绿讲述着朝夕之间一耕一锄的故事。

离开篁岭的那个早晨,偶遇短暂的停电,坐在空无一人的索道站等待下山,工作人员说是篁岭在有意挽留,我的内心升起温暖。回望来路,篁岭已隐于山后,翠竹在微风中摇曳,那里是否有一双眼睛,在目送一个渐行渐远的身影。

车子沿着星江河一路蜿蜒,山水同行,我身在其中,却忘记了自己早已踏上归程。

篁岭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清水无鱼 更新:2016.05.03

其他人文 乡村小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篁岭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乡村小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乡村小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