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不过是少年!邂逅曾经的自己

沙溪古镇 少年 时光 新华书店 邮筒 小人书

苏州太仓沙溪古镇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苏州 > 最美不过是少年!邂逅曾经的自己
应志刚
订阅

文旅作家,已出版旅行笔记《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微信:yingzhigang001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最美好的旅行,莫过于有一个你说什么她都懂,她说什么你也懂的人同行。

而旅行对于风景的意义,或许也同旅者一般,需要懂它的人来邂逅。
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候,我是不会去沙溪古镇的。

太激烈的情绪,会怠慢了那些风景。它不浓烈,不特立,甚至招惹不起走南闯北见惯了世面的游客,不屑的挑剔。

它只是生活的标本。
只有你愿意跟着它一道呼吸,原本就世俗的空气,它才会复活,并且与你对话,告知你,那些隐在浮华背后的故事。
在一个细雨纷飞的暮春,有着淡淡忧愁的我,冒冒失失闯将进来的时候,它仿同一位久候在此的红颜,将我迎了进去。

老旧的新华书店,水泥墙面如同抹多了脂粉的姑娘,经了风受了雨,粉子扑嗖嗖地掉落,墙面坑洼,似极青春痘顽固的印记。

里面并不敞亮,架子上整齐排列的厚重书籍,白森森的书页切口,令人不敢亲近。顶上的吊扇,吱呀吱呀有气无力地旋转,总叫人担心突然会掉下来。

哪有门口的小人书摊诱惑!

一毛钱交到摊主的手上,半大的孩子挤成一堆,小凳子不够分,干脆用嘴吹散了路牙子的灰尘,一屁股坐了下去。
恼人的蚊虫,总喜欢追逐因为一路嬉闹浑身汗津津的孩子。
小人书上的内容太吸引人,受了痒却又不舍丢下,翻着书页,用手提起裤管,在腿上留下一道道红白相间的抓痕。
看摊子的老人摇着蒲扇,笑眯眯地来回走动,尽量让这轻微的风,照顾到每个孩子。

接近中午的时候,做好了饭菜的老人,照例倚着木栅门,远远盯着巷子的尽头。

再皮的孩子终归不会忘了回家,到了吃饭的点,连奔带跑从一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钻出来。
他们风尘仆仆,脸上淌着油汗,面色红润,身上的衣服却早已不成样子,或是穿得走了形,沾染了灰或是泥水,掉了一两粒纽扣是常有的事。
老人此刻的脚步变得矫健起来,早已拦在巷道的中央,瞅准了自家的孩子,一把揪住,拽进门里,在身上一阵拍打,嘴里“哦呦哦呦”地发出既不满又宠溺的腔调。

天气一天天热起来,知了“急啦急啦”叫唤的时候,篾匠铺的生意好的出奇。

那种竹篾编制,半人高圆滚滚,中间空空的筒子,最为抢手。
电风扇的风越吹越热,午睡的娃娃在床上翻来覆去,翻个身叫唤一声“热煞唻”,再翻个身又叫唤一声“热煞唻”。
祖母打来沁凉的井水,把筒子浸入水中,随后又拿出来擦干,塞到娃娃边上,“囡囡啊,抱着竹夫人,一会就凉快了。

“为什么叫竹夫人啊?”小娃娃感觉清凉了许多,抱着竹夫人,瞪着眼珠子问祖母。

“哦”,祖母愣了愣,又笑了,逗趣道,“那你天天抱着它,等你长大了就给你当老婆啊。”
“奶奶骗人!”小娃娃不屑地看了看竹夫人,一脚踹向一旁,嘟囔道,“它又不是人,又不会讲话。”
但毕竟架不住热,又翻过身去,用脚尖勾了竹夫人过去,重新抱在怀里。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娘舅唻了摘枇杷,娘舅唻了纺棉花……”
老祖母轻哼着童谣,小娃娃的脸上挂着笑,口水沾满了竹夫人。

倚在墙角的二八杠脚踏车,总让我怀想,那群在风中的巷道呼啸而过的少年。

他们有着苍白的面容,薄凉的衣衫,单纯干净的眼睛。
杂货店里,三三两两挤进去的少年,大呼小叫简直要将店铺的顶给掀了。不肯老实做生意的老板,小心翼翼招待这些半大的孩子,带着诡异的笑,朝外东张西望一番,拆了一包香烟,一根根塞进少年的手中。

在少年的时光,香烟是论根卖的。

明知道便宜了奸诈的老板,但谁让少年们那么想要成长为男人呢。
烟雾往往聚集在僻静的门楼,后面是街巷,前面是一条流经小镇的河,有一座斑驳的老桥,风吹草动之下,少年们瞬间四散逃窜。

那位落寞坐在杂货铺里的中年男子,是否还在怀想当年的时光?

只是,他断然不会再把香烟卖给少年。
他已经是一位父亲。

时光氤氲的下午,新华理发店里,少年被摁在可以旋转的圈椅上。

椅背上的皮革已经磨脱了一大块,花白头发的剃头匠拿着推子,咔擦咔擦,将少年的心事剪落了一地。
姆妈在一旁叉着腰盯着,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只塑料凉拖。一路的抗争终究敌不过碎碎念,和她手里的降妖神器。

每个男孩子都不喜欢老剃头匠,他只会剃一成不变的小平头。

少年的心已经懵懂,他只想留一点点的长发,从嘴角往上吹一口气,发丝飞扬的动作真的好帅。
老妈你知不知道?那样的动作会迷死女孩子的!
好吧,其实我是不敢对你说实话的。

下午三点,邮递员照例都会来打开那只绿色的邮筒。

那个时候,总是想着远方,还有素未谋面的笔友。呵,她是一位女孩,曾经寄来的照片,比越过课桌的三八线时,那个喜欢用笔尖扎人胳膊的同桌,好看了许多。
少年的心事,总是用一夜的未眠,换作信笺上一行行的倾诉,在印着碎花的纸页上,有那么一点点的悸动。

把信塞入邮筒,就是漫长心焦的等待。明知道昨天才刚刚寄出,邮递员从门口经过,总忍不住要问上一句,“阿叔,有没有我的信?”

多数的时候是失望的,远方的女孩,或许还在纸上酝酿着情愫。
那究竟算不算爱情呢?谁知道呢?很多很多年过去了,远方的女孩,依旧还在远方。

时光慢慢地流淌,少年长大了,娶了老婆生了孩子,望着街上呼啸而过的少年,偶尔也会出神,偶尔又神经质地轻笑起来。

古镇屋檐下,年年都有燕子归来筑巢。有老人突然消失,街上再也不见那佝偻的身影;有年轻的女人,带着满脸的幸福,推着童车经过巷子,里面坐着胖嘟嘟的娃娃。

古镇安静地注视着这片土地上的生灵,一茬又一茬,收藏着他们的故事。

你不和它说话,它不会告诉你。若是你开了口,走进它的心里,时光犹如粉末弥漫,将你一把裹了进去。

太仓沙溪古镇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应志刚 更新:2016.05.09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太仓沙溪古镇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