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山|觅一围墙,享片刻休宁

秦岭太白山,逸景温泉营地,法门寺,暮春,初夏,五月天

宝鸡太白山

首页 > 森林 > 目的地 > 宝鸡 > 太白山|觅一围墙,享片刻休宁

工作。旅行。素食。信仰。摄影。写字。笑着。吃茶。 这一生,努力收集美好,珍藏到自溢芬芳。让爱与温暖浸透生活的点点滴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在乡下长大的孩子到了如今城市生活久了都会有一个乡下小院的梦,就像小时候一样,院子不需要很大,却要四合围墙,不需要很高,能在微微抬头就看到很远很远的天空;如果远方有山,就是更好;院子里不需要规划过多,有自然天生的野草和花,有秋千架,有一颗果树自然最佳,而若是有汪水塘就是完美了。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逃避现实的生活,城市久居不过就是觉得,那如鸽子窝一样无法伸展的房间不是我们想要的而已。许多人都说,谁没有梦想呀,可是要面对现实呀。可现实又是什么呢?


现实就是按部就班看着别人的背影去过别人的生活,走别人走过的路,与别人一样的结局吗?

快要三十岁的时光里,我丢弃了许多东西,也学到了许多。如果一定要说,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想就是:可能我还并不完全确定 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因为时光还太长;可是我却明确的知道我不想要的是什么,因为时光太短暂。


只是守得初心,把不想要的纷纷丢下,是很难很难的一件事情,可是如果不难,做起来又还有什么意思呢。

这是那时那刻,安安静静坐在太白山脚下,一栋专属于我自己名字叫做“澜鸢”的院子里,听鸟鸣啾啾,抬头对面是绵延的太白山脉,有花草香气丝丝来袭……所思所想的点滴。


没错,我太喜欢这个初到就欢喜的地方了。

从上海飞西安,两个半小时的航行时间提前了十五分钟,从候机厅出来后接机的何先生已经在等候,从西安到宝鸡太白山脚下的逸景营地,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看到五月天里花开馥郁,越接近营地发现果树林越多,太白山脉从若隐若现到如画般映入眼帘。

当真的进了营地,觉得世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一个能看到围墙的大大的院子,然后里面一栋栋带围墙的小院子。那一刻我特别清晰的知道自己一直以来追寻的就是这种感觉,带有围墙的院子,带有围墙的人。

“围墙”这个词乍听来像是一层隔膜,可却是一个人一件物表达自我的一种显而易见的标签 方式和范围。


我喜欢有围墙的院子,有一院粉白蔷薇自是最佳;
也喜欢有围墙却带一扇不高不矮简洁精美木门的人,不是谁都可以走近走进。

一览无余放在自然界之中自是阔达通透,可能让人心安卸掉所有防御的地方却无法让人一览;
而一眼可看到的人心更是不真实,更多时候,一步一步走入的人心才最妥帖方可长久。

当逸景营地的管家李越把“澜鸢”的锁和钥匙给到我手上,厚重的木门吱呀打开,走到野花遍地的院子中,看到他走到正门,打开那两扇镂空的中式木门,回头笑着跟我说:“我把行李箱给您放房间了,再教给你怎样放温泉水和泳池水吧……”


抬头看着远处朦胧的山脉起伏,有燕群如俏皮的精灵从空中飞过,耳朵努力听到很远很远都没有嘈杂。

我回头也笑着跟他说:“好呀。”

这些年里,从毕业进入社会的职场形象一层层蜕变,一路追寻内心自我成了如今的模样,虽然如今依然需要在平日的工作中保持鲜明,却已然换了一种方式,更温和也更高效。是的,现在我喜欢“温和”这个词语,其实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成为的样子的,就看自己如何的取舍,舍和得在所有人与事上都是同时存在的,只要不贪心,自是会方向清晰。

高楼大厦的城市里我总是迷失方向,因为每一座楼房在我眼里都是差不多的模样,曾经地理学的那么好现在却最不喜欢看手机地图,我知道自己是被宠坏了的,因为许多时候我不需要自己去看地图。我和D先生这些年的旅途,分工不同,他负责琐碎的订票 查找路线,大多时候我只需要把手交到他的手里告诉他,我要去哪里,他就一定会带我到达那里;我更多负责的就是一路旅途发现美好,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告诉他,与他分享所思所想,与他争执各自观点,或者在他偶尔走错路的时候指着他笑着嘲笑他。

可是这里却不一样,它不同于一般的酒店,房屋只有一层,没有奢华,有的只是质朴中透着平和,安静中有鸟语花香渗透,打开门可接纳四方友人,关上门就是独独属于自己的天地,可在泳池穿梭如鱼,可在温泉池舒畅缓慢呼吸,光着脚丫在栈道上走的吱扭吱扭。在这里的第一夜我睡的很好,只是阔大的房间让我在晨曦刚刚透亮时就自然醒来,耳朵里鸟鸣唧唧就像在房间的大树上,一杯清水一卷竹书开门坐在了廊下,这时天还透着清淡的蓝色,除了鸟鸣一切都还那样安静。

不过这一日我决定换一套有着一院粉白色蔷薇的小院,如果说澜鸢让我感觉自己爱上这里的话,那这套蔷薇小院则是让我恋恋不忘的怀念。


一直都觉得,一个人要懂自己,懂哪些人哪些物哪些事哪些话与自己相契合,澜鸢是安宁大气的,却是我一个人怎样都无法契合的,当我在院子转着圈的时候,想着的是远在他乡的他,而在蔷薇小院,却觉得身心与之契合,我安安然的窝在沙发上看书写字,内心平静如水。

这些年里住过许许多多酒店,普通的 经济的 无比奢华的,一直觉得最爱民宿,可是这一次太白山的逸景给了我许多惊喜,是那种内心深处的惊喜,许多感觉无法言说清楚,却让我重新定义了酒店给予我的感觉,它是不同于酒店和民宿的,虽然各有千秋,可是这样就可以有了更多选择,在想要独处想要安宁的时候来到这里,找寻自我。

围墙内的生活,安逸,清心。在这之余,也要走出去随时感受新鲜的世界。


其实我最喜爱的休闲度假方式,就是择一处安静的酒店,然后每日晨昏在周边溜达,白日里可以在近处开车转悠。而从营地出发,想要去感受自然生态人文历史,呼吸吐纳浊气,那就去攀爬太白山吧。

我总是会说,我的人生有很大一部分都在梦里经历过,许许多多梦境慢慢成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妙感受。

梦里我来过两次秦岭,一次是秋季,漫山遍野的猴儿和红彤彤的柿子果儿,一次是冬季,我一身侠女装扮披风加身在山顶的木屋静坐一夜,窗外飘雪如仙境。第一次真正来这里却是在暮春初夏交接之际,满目新绿,醉了心脾。可是总是会觉得,若干年后回忆往昔,甚至会模糊了记忆和梦境吧。

我们一行乘坐中巴一路欢唱到了太白山脚下,其实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非常的大,也是中国最高海拔的森林公园,最高处三千七百多米,所以若想把能够游览的地方游览一遍至少需要两三天时间,不过我们自是无所谓,因为旅行其实就是根据自己的感觉和情况来选择就好了。既然我们只想一个白日随意逛逛,所以也就顺其自然的走到哪里就是哪里了。

可能自小在平原长大,18岁之前我没有见过山,但是自小到大读过的童话故事,小说,各种书里对于山的描述不计其数,所以,山,承载了我许多童话故事一般的遐想,林间有会说话的松鼠,有可以住人的蘑菇屋,有独守一屋的山林高士,有侠士经过,有私奔迷藏不知山外为何时的情侣......

所以后来四处行走的这些年里,爬过许多山,以前爬山不带相机,也不怎么拍照,就是因为喜爱,也从来不走大路,专找小径蜿蜒而上,那种越走越高的感觉是我所痴迷的,虽然我从来没有遇到会说话的松鼠,也没能在蘑菇屋里避避雨,更是没有遇到高人和桃源仙侣,但是山在我的心里更真实,有的山像母亲有的山像父亲,总是让人心里熨帖踏实,四季轮回变换无常却又遵循自然规律,颜色浓稠如画,沉默无言却教会我许许多多。

太白山,这个季节的太白山满目都是新绿色,这是春季里繁花似锦中最美最美的衬托,因为不是一人所以无法走小径上山,但就这样在水流溪涧间洒脱自如的走,已然满足。半山腰遇到的工作人员指着远山说,呀,你们到的有点早,要不然那里那里都是姹紫嫣红的杜鹃花。我哈哈大笑,姹紫嫣红一词甚妙呀,虽未得见,听起来就很美好。

山为阳,水为阴。


自古山水不分离,谐为一体。太白山到如今还有第四纪冰川遗迹,可想而知,这里的水流和湖泊有多么厚重的故事和传说,渭河水也是自这里顺流而下,而且太白山的森林覆盖率几乎达到了95%,走在青山绿水间,纵然我们未能看到“神湖”,也觉得身心舒畅极了。

古人们崇拜高山仰止与神仙,而作为内陆海拔最高的秦岭太白山,却也是“儒释道”文化糅杂不可分割的神圣道场 ,太白山最高峰拔仙台上曾经的曾经有一座三圣殿,里面供奉老子 孔子 佛祖三位儒 释 道最高者,虽然现在不再有,可是建立在太白山脚下的法门寺却是不得不提到的传奇所在。

许多人知晓法门寺,许多人却不知晓太白山,其实没有太白山也就没有太白山脚下的法门寺。已经一千七百多年历史的法门寺,经历过无数重战火纷飞破坏重建,可是古人把它建立在此并非偶然。

太白山自古就是神的天庭,仙的洞府,佛的禅院,儒家圣地,因为其高一直被佛家称为“距离极乐世界最近的地方”。对于古人来说,太白山的最高峰高不可攀,那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所以人们也会寄予许许多多的遐想。以前法门寺供奉的佛祖舍利的殿堂,中轴线一直向南直通太白山的最高峰拔仙台。

所以既然住在太白山,总是要去一趟法门寺。现在的法门寺是一个景区,门口有个山门广场,还有一条长1230米宽108米的佛光大道,佛光大道的终点供奉了释迦牟尼佛祖的指骨舍利,还有就是旁边的法门寺寺院。

在法门寺景区我最喜爱的还是仿唐风格的那片寺庙建筑群,虽然早已不是原来的塔,却觉得形在就已足够,历史的战火纷飞,沧海桑田,到了如今这般模样已然倍感珍惜。一直以来尤其喜欢一个人行走庙宇间,看人来人往,闻炉内飘散的香火味道,有着尘世与虚空糅合的味道,叫我记住,教我忘记,让人心阔达,开悟点滴。

开悟,不过就是“开吾心”而已,它不高深玄妙,是用爱意与本俱足的慈悲浸润身心,心豁达,拿起便也可放下。

大半日的兜兜转转,让我难以忘怀的不是那条通往释迦牟尼佛祖舍利的长长的路,不是法门寺院落后那棵长势喜人挂满红果果的樱桃树,而是最后我在最偏的靠近围墙的玉佛殿门口远远的静静看一个师父专注的点烛火点香清理香灰。他的专注与认真,像是做着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可是这样想着我又觉得惭愧,于我来说,那不是一件大事,于他来说,却是一件值得专注当下要做的唯一的事情。

人们总是说到“禅”,可什么是禅,并非出家念经是禅,禅是生活点点滴滴,一坐一卧,一行一步,一言一语,在我们吃饭时的一餐一饭里,在入口的一杯一水里,在每一个人的一笑一言里,也是身边的一花一木,飞过身边的一燕一雀……专注的做所有美好的事情,都是在禅里。就如他,眼睛里的专注,动作的轻柔,回转身回到殿里的轻轻步伐。

从法门寺回到营地,不过半小时,行走一日却也有些累了,吃一顿丰盛的簸箕餐,然后回到自己的小院。


在逸景的这最后一夜,还泡在院子的温泉池里听着音乐时下起了小雨,雨滴从暖黄的灯光下一闪而过落入池中落到发间,那时那刻,只觉得倒是圆满了。地热 水而上,天上 水而下,人居与中,享了天与地的恩赐,是莫大的福气呀。

雨越来越密,风也骤起,蔷薇花丛招摇着,这是大自然的离合悲欢,城市久居,总要适时觅一围墙,让 身 心 灵 归一。

谁是心里藏着镜子的人呢?

谁肯赤着脚踏过他的一生呢?
所有的眼都给眼蒙住了
谁能于雪中取火,
且铸火为雪?
在菩提树下。一个只有半个面孔的人
抬眼向天,
以叹息回答
那欲自高处沉沉俯向他的蔚蓝。

是的,这儿已经有人坐过!
草色凝碧。纵使在冬季
纵使结跏者的跫音已远逝
你依然有枕着万籁
与风月的背面相对密谈的欣喜。


坐断几个春天?

又坐熟多少夏日?
当你来时,雪是雪,你是你
一宿之后,雪即非雪,你亦非你
直到零下十度的今夜
当第一颗流星騞然重明
你乃惊见:
雪还是雪,你还是你
虽然结跏者的跫音已远逝
唯草色凝碧。

-《菩提树下》
周梦蝶

我是极微细色

环球旅行
倡导素食 喜爱慢行
偏爱文字与色彩
钟爱佛教国家
喜欢随心所欲的行走
于我来说,旅行和摄影都是很私人的事情
是向内寻找大千世界的过程
让爱与温暖
浸透生活的点点滴滴

太白山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极微细色 更新:2016.05.19

泡温泉 登山 道教 佛教 森林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太白山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泡温泉 登山 道教 佛教 森林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泡温泉 登山 道教 佛教 森林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