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笔记 草蚱蜢

凤凰 留守儿童

湖南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湖南 > 湘西笔记 草蚱蜢

文旅作家、撰稿人、乐途灵感旅行家,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旅行作家,今日头条、一点资讯、飞猪、搜狗、驴妈妈等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黑夜来到的时候,我时常会陷入不着边际的冥想,有人说,人生的时间,中年以后会以加速度的方式流逝,习惯着周围一切,那些黑夜中的臆想便集体逃遁了一样,日子依旧机械而平淡,以至于觉得思考之后的结果就是感到琐碎而庸常的生活过得支离破碎。生活的轨迹在一成不变的模式当中固执地前行,我害怕这样的日子会慢慢使我变得麻木,也害怕麻木后的日子将会发霉发出腐烂甚至变质的气息。

唯一能使我变得愉悦的是走到自然和乡村去,去体会我平时察觉不到的生活和气息,在一个很不起眼的陌生地域的夹缝中,寻找滋养精神的微妙元素,这些微妙的元素或许是文化的传承,或许是社会的诟病和时代的悲戚。

走进凤凰,古城里一张苍老的脸,沱江边一双粗糙的手,甚至一个叫莲莲的九岁的小姑娘让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沈从文只要一回到湘西,就会燃起写作的希望,他甚至在看见渡船后都有些激动地说:希望过些日子,我的生命和我手中的笔也必然会重新回顾到活泼和年轻。

沈从文先生的墓地在沱江边的听涛

这些个性鲜明的小人物不经意地出现,他们的真实存在和生活细节营造了我对先生故地的情感依托。

凤凰,始终有一种情绪裹挟着我,一如从沱江上吹过来的柔软的风,而这种情绪是有内涵、有潜质的,就像一个人裹在自己的书房里静心冥想的时候,一阵花香飘了过来,冲撞你的嗅觉,绚烂着你的意境,我试图在这里寻找一种被喧哗和浮躁掩埋下的单纯和善良,然后在这种善良和单纯中弥补心灵中那种隐隐的失落。

这样的一个春日,在这样一个人头攒动的小城,我尽量避开人流,沿着逼仄的石板路走出城,沱江的水清冽而安静地流淌,那种清冽是透明的,吹过江面的风是干净的,水下的草也是干净而鲜活的,这些干净的水草将自己的颜色毫不吝啬地染绿了江水,几只肥硕的鸭子在江岸边的草滩上伸长了脖颈四下里张望。那时候,宁静替代了喧闹,听涛已近在眼前。

沱江边的鸭子

也许来得太早,听涛上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一位年长的男人在低头专注地清扫着台阶上和石头缝里的树叶,给我留下一个孤独而瘦弱的背影,我的到来没有惊动到他,我踏着湿漉漉的卵石铺就的小路,与这个清扫落叶的人擦肩而过向着高处走去,后来,我就看见一个小姑娘出现在我的面前,当她怯生生面带羞涩,将一把绿色的草蚱蜢举到我的眼前的时候,我分明听到她的声音:“买下吧,一块钱一个。”

忽然想起,我在江边似乎见到过她。

在沈从文先生墓地卖草蚱蜢的留守儿童

一个混在人群中叫卖的小姑娘或许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在沈从文先生有些清冷的墓地,在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清晨,一个小姑娘静静地坐在墓地旁边一块石头上,像是专门等着我们的到来,便会感到这个小姑娘的特殊,如果不是她主动走到我跟前,我依旧认为她是一个在此玩耍的野孩子,先生的墓地本就不像个墓地,倒是一处观景纳凉的好去处。

那时候,我坐下来,就那么不经意间抬头,满树的草蚱蜢几乎挂满了枝头,那些已经风干了的小动物让我心生温暖,像一个个有生命的小精灵,在枝头跳跃,我猛然觉得这场景好像在什么地方遇见过,想起了那个叫翠翠的女子,只是那时的翠翠似乎又很遥远,她“正坐在门外大石上用棕叶编蚱蜢蜈蚣玩,见黄狗先在太阳下睡着,忽然醒来便发疯似的乱跑,过了河又回来......”

寂静的清晨,小姑娘和 先生的墓碑

没有任何人会注意到一个叫莲莲的小姑娘,但她肯定是注意到了我们,三个不速之客一样的外地人,一大早往上来。我的猜测很快得到了印证,的确,她说是在江边看到我们往这边走,就顺着江岸提前在这里等着我们。她的那双涉世未深的眼神里含有期待,胆怯,还有羞涩。

小姑娘手中的那把草蚱蜢显然是用新鲜的粽叶刚编出来的,翠绿的身子,逼真而灵动,她执意低着头用极小的声音说,买下吧,一块钱一个,显然,她可能从城里一直跟到我江边,又跟着我来到墓地,我问她为什么不去城里买,她低着头说,人太多了,不敢买,我又问,你知道沈从文吗,她依旧低着头小声地说:“知道,写作的”。

这些风干了的草蚱蜢出自一个九岁的儿童手中

因为我买下了她手中全部的草蚱蜢,她显得很高心,也少了刚才的拘谨。后来我知道,莲莲的父亲是四川人,母亲是湘西土家族人,几年前夫妇二人就到浙江打工去了。把她留给了外公外婆。莲莲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个城市,干什么工作,她问我从哪来,我说北方,她又问我:“要多远”?我拿出来时的那张火车票给她看,她似乎很喜欢,孩子的眼里噙满了泪水。我不知道孩子为什么会喜欢一张火车票,车票上有我的名字,我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上面,送给了她。她竟然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已经作废了的旧车票紧紧攥在手中。并且说,我就打上面的电话能找到你吗?

和我们渐渐熟悉了的莲莲主动带我们到上玩,她说上有野花,还有编草蚱蜢的粽叶,她爬的速度很快,像个灵活的小鹿,她孤单的身影在前面的树丛中时隐时现,等我们就要赶上她的时候,她一会不见又跑回下去了,像个小猴子一样攀坐在了一棵树的枝桠间,她低头冲着坐在树下的我们问能不能把照片寄给她,我说,明年这个时候我再来,她笑了,说 “我还在这里等你!”我抬头和她说话的时候,看见她的脖子里有一个黄色的饰物掉了出来,那是一个用绳子拴起来的平安符,她举着那个平安符说:“这是一只鸡,我属马”。见我不解,她又说:“妈妈是属鸡的”。

我买下她手中全部的草蚱蜢,她高兴地要带我们上

孩子的眼里有乡村人的简单和善良,瘦小的身子攀援在树上敏捷地像一头小兽,又那么乖巧,她黑黑的皮肤水汪汪的眼睛,没有一丝的杂质,她和陌生人的眼光相对,天真的小脸上除了愉快,尽管羞涩,却没有透露出半点卑微,我的内心却涌起一种隐伏着的悲痛,那是一种无所归依的孤独。

中午下,我邀请莲莲和我们一起吃饭,她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半路上她碰到两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她主动把我和我的朋友介绍给她们,还趴在一个小姑娘的耳朵边说着悄悄话,大概是告诉她今天的草蚱蜢已经被我全部买下来了,小姑娘流露出羡慕地眼神望着她,莲莲又跑到我的身边,问我中午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带上她两个小伙伴,我的许可让三个小家伙高兴得在江边追打起来,我建议就在附近江边找一个农家小店,她们一起跳着说:“在前面,在前面。”

吃饭前,还多了一个小小的插曲,我的朋友从包里拿出两包餐巾纸分发给在座的每一个人,三个小孩停止了打闹,安静地坐在那里等着,拿到餐巾纸后又相互诡异地面对面笑了笑,又不敢大笑,这样憋着想笑又不敢无拘束地大笑的结果是,莲莲的鼻涕泡就冒了出来,她急忙抓起那张餐巾纸捂在脸上,又从小姑娘的手里抢过另一张,大概是怕我们发现了她的窘态,整个身体几乎藏到了桌子底下。我们几个大人则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她像个机灵的小猴子转眼爬上了树

这个上午,这个叫莲莲的小姑娘是愉悦的。离开的时候,莲莲站在江边,眼睛里流露出不舍,手中拿着那张我送给她的火车票,突然跑了几步,拽住我的同伴的衣角,那时候,一个孩子对母亲的依恋被完全释放在小姑娘的脸上和哽咽声中,泪流满面的同伴对我说,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只有九岁的小女孩。

回来后的很长时间里,莲莲的身影一直在我的眼前晃动,后来,我看到过这样一组数字: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约有5800万人,仅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外出务工人员就有57万人,留守儿童14万人,双亲在外的留守儿童超过八万人。

莲莲的父母亲到很远的地方打工去了,留下了九岁的莲莲守着外公外婆,外公外婆是要每天做工的,或者砍柴去了,莲莲就和那些和她一样留守在家的伙伴在沱江边的和风丽日中自由地生长着。上学的事情好像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负担,玩耍似乎是主要的,而且在玩耍的时候,莲莲用她自己的小聪明很快就发现了卖草蚱蜢可以帮助她实现一个心愿,或许,她卖草蚱蜢的愿望只是想偷偷攒够买一张火车票的钱,她守着这个秘密,专门在周末的时候编了草蚱蜢到先生墓地来,一边玩耍,一边等待出售。或许,树上那些风干了的就是她没有卖出去的,但依旧不能阻挡她明天再摆弄出新鲜的来。

寂静的听涛

她还太小,还没有走出湘西的机会,但她的心里一直是向往着外面的世界的。没有人规划她们的未来,也没有人知道她的未来会是个什么样子。一个只有九岁的小姑娘和她的同伴们被安排在看似自然的生活当中,是人生常态,她们的生存场景既不丰富、也不宽广,众生如此,生活也如此,她们释放情感的方式只有哭或者笑,笑就笑得灿烂,哭也哭得酣畅。而那份对父母的思念,只能是将母亲的属相天天挂在脖子上,或者悄悄的藏在心里。

莲莲是湘西八万留守儿童中最普通的一个,沱江和沱江边的听涛就是她们的桃花源,外面的世界她们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她们还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多外面的人来到这里,她们只觉得家乡真的很热闹,热闹的让她们觉得日子不再单调和寂寥,天天想到大街上去玩儿,到江边去看人。

孩子的妈在浙江打工,想妈妈的时候,眼泪快要流下来

我承认我有些卑微的内心不够强大,除了能够买下她手中全部的草蚱蜢,请她和她的伙伴们吃一顿饭,送她一张喜欢的火车票以满足她的好奇,我似乎能为她做的很少。她的日子是孤独而寂寞的,我不能够替她分担思念父母的忧愁,她敏感而幼小的内心也本能地拒绝着陌生人的怜悯甚至施舍,她看似胆怯的眼眸中流露着交流的渴望,她的尊严埋藏在被别人关爱的眼神里,她的日子注定和远方的某个地方紧紧连在一起。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枚刻着母亲属相的平安符,她说想妈妈的时候就可以看看。她只有九岁,却用这种独特的令人惊骇的方式思念亲人。

 屠格涅夫在巴黎病逝前,写下这样一句话:“只有在俄罗斯的乡村才能写得好”,我从云南回来,才理解“真正的云南在民间”这句话的含义,沈从文先生从他的湘西走出来,又回到了湘西。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多少个无知的小世界,我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平凡的苦乐中与世无争地生活着,但我知道,至少,身处江湖之远的他们,那每一颗朴素的内心中,都有一个对于美好生活的渴望和向往。

在沱江边清新而自然的气息中,一种向下的、来自民间的力量。正在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破土生长。

湖南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清水无鱼 更新:2016.05.24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湖南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