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歪门斜道,雨中潜入傅家老宅“盗宝”

——走近镇远古镇傅家大院

黔东南镇远古城

首页 > 特色建筑 > 目的地 > 黔东南 > 走歪门斜道,雨中潜入傅家老宅“盗宝”
朱文鑫
订阅

央视、新华、人民、中国、中华网、中国图库等签约摄影师。8家旅游网站专栏作家。故宫专题摄影。出版图书两部。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一直喜欢民俗和故居。于是,在镇远古城,我在雨中悄然潜入傅家老宅里,“盗取”了一批清代珍宝——

摄影/朱文鑫

镇远镇古巷内现存的老房子大多数都建于明清两朝,这些建筑是明代镇远屯军过后,来自中原、江浙等地的军属纷至沓来,带来了各地的建筑文化与信仰,从而使镇远成为贵州苗夷地区的一座移民城市,民居因而也别于周边少数民族建筑,是明清时代“西南都会”人们安居乐业的真实写照。

摄影/朱文鑫

镇远古民居把中原四合院的原型与江南徽派建筑相结合,依山、河为居,有的搬到山上改造成山屋、吊角楼、回廊等多种形式的山庄式院落,既重现了江南庭院的风貌,又体现出山地建筑的布局,即有堡垒式的森严,又兼有商贾大户的豪气。这种江南与山地的完美结合,使镇远的古民居成为中国建筑史上的奇迹。

摄影/朱文鑫

与北京胡同的循规蹈矩、四平八稳不同,镇远古民居中的“歪门斜道”是镇远的民居建筑中独具特色之处。这里深宅大院的大门不与巷道平行,也不正对堂屋,十足的 “歪门斜道”和“旁门左道”。富商的深宅大院,均为四合院结构,其建筑特点为青砖黛瓦、高封火墙、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既有江南小庭院的风格,又有依山而筑的特点。一座座深宅大院,围在高大的风火墙中,门都斜开着,有富丽的门楼,还悬着烫金的匾额,如傅家大院的"封唐召泽"、杨茂兴大院的"清白家声"等,无不折射出富家的自豪与雄心,显得财大气粗。

摄影/朱文鑫

在雨中,我悄然潜入了傅家老宅——建筑是木石结构的完美结合,小处可见门窗飞檐精雕细刻的花草鱼虫,大处则显出条石栋梁挥洒自如的豪放。在结构上,以穿斗式木结构为主,外辅以封火墙以作防火防盗;在装饰手法上,木雕、石雕等工艺精湛,具有明显的地域文化气息;在造型特征上,中原传统四合院建筑与西南少数民族山地建筑的有机结合,根据地形复杂多变,房屋建筑以悬山顶居多,兼有硬山顶、歇山顶,一般为两层,一层为居室,二层为藏物室;在色彩上,一般屋面以小青瓦顶的黑色为主,墙体灰白为主。
在这里,每一块青石板、每一块青砖都记载历史遗迹,泣诉着千年古镇的沧桑。

摄影/朱文鑫

家传的扁担,两头尖,可以日常使用和防身。傅家大院,一座百年私人宅第。两百多年前,一傅姓货郎夹在匆匆人流中,从江西肩挑一副货郎担来到镇远定居下来,往来贩卖货物于洪江与镇远之间,经商养家。极具商家眼光的傅家老祖看到了桐油带来的商机,转行做起了桐油生意。多年艰辛创业,大码头边就有了享誉镇远的“裕盛老行”。

摄影/朱文鑫

而今,享誉一时的“裕盛老行”已在一场大火中片瓦不存,取代它的是获得傅家赔付的苏家“苏光裕堂”的断壁残垣。这是我们只能扼腕叹息的历 史。但傅家建于清嘉庆年间的老宅却依然矗立在当今喧嚣繁华的边缘,一任世事变迁,斗转星移,风采依旧,默然静立。

摄影/朱文鑫

热情的管家陪我一间一间的观看,现在的账本都透着那么文艺,在这里透露三个细节:一是上面的册页书法是出自这位管家之手,二是当时还送我一部《镇远古今印象》老照片图册,三是在这篇图文发表时,我特意把链接发给他——他逐字逐句地进行标注,使我非常感动。这是一个具有一定底蕴的管家,甚至在拍摄期间,他索性把整个宅子都“交给”了我让我随意去拍摄。这座现在居住着傅家第七、八、九代儿孙的老宅,坐北朝南,依山就势而建。从大门的门柱、门槛、门楣、门罩到院内的布局、门窗的雕刻、室内的古典家具不但显示了清代商家的富丽与大气,还蕴含了众多类似象征吉祥、多子多福、封侯拜相的寓意,既是一座历史的大院,又是一座艺术的殿堂。

摄影/朱文鑫

他们家与世无争,所以躲过了文化大革命一劫。屋里一凳一桌皆有来历,古物到处都是,洗脸盆架、供、桌、床、瓷器、一转一瓦等等,随便拿起一件都是付家的传家宝。价格不菲,老宅里的家具多是明清时期购置的,桌子是明代的,几张太师椅是清代的,两张琴凳也是清代的,还有一张清代的“千工床”。

摄影/朱文鑫

我在跨院转了一圈,最后回到堂屋,再次仰视天地君亲师的香火牌,感受着历史的抚摸和气息。在八仙桌旁的太师椅上坐了坐,默想着这间饱经沧桑的堂屋陪伴着历代主人听过了舞阳河的船工号子声和汽船鸣笛声、听过了长征的红军和追兵的枪弹声、听过了文革破四旧的口号声;陪伴着他们艰难地守望传统、守望寂寞。

摄影/朱文鑫

进入院落,我便见到一个不大的天井,但造型别致,由于露天的原故,从进大门、天井到大厅前的台阶,全部使用块石铺成,块石间均采用干砌,石缝间细而均匀,块石面是经过精心细凿,纹路清晰可见。块石铺设错落有致,图案规则有序,形成一幅幅石头拼画,厚实、简洁、明快。簇拥在天井两旁摆着几砵造型不一盆景,盆景为常青冠木状,傲然挺拔,郁郁葱葱,似乎在传递着生命的气息,把整个院落点缀得更富有生机。

摄影/朱文鑫

这就是镇宅之宝——清代金丝楠木五层镂雕镀金花床。连北京故宫都难以找到这珍贵的清代珍宝。

摄影/朱文鑫

要进入大厅,必须从天井的两侧拾阶而上。上了台阶之后,厅堂便一览无迹的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我们发现厅堂的面积不是很大,但厅堂内的装饰非常精制,室内摆设十分讲究,处处显示了主人的高雅审美观和富有追求的意境。四张做工考究的太师椅分列厅堂的左右,中间搭配茶几,在茶几上备放瓷器茶具,在厅堂的正中设置一供奉台,恭敬地摆放列祖列宗的牌位,上方悬挂主人的祖宗照,从照片上来看,便可大致知道这家主人的祖宗一定是朝庭的官员。过厅堂出后门便可进入后厅,在后厅的两侧并排设有厢房。从外观看,两排厢房落落大方,但布局相当对称,厢房的窗户多为花格浮雕饰物,窗户为木质结构,由木质四柱骨架构成,中间由花格浮雕拼居而成,整个窗户设计精巧,造型雅致,纹路明晰逼真,立体感较强,使本来静态的画面更负有动感色彩。

摄影/朱文鑫

主人的卧室呈长方形布局,室内一侧摆放一张古香古色的木质睡床,睡床的顶部为双层结构,均为木纹浮雕,睡床的正面两侧由并排花格板嵌成,床的左、右、后三方隔成两部分,上面部分为空档,下面部分由交错有致的木柱拼案。乍一看睡床显得相当复杂,但复杂之中又显示了我们民族制作工艺的细致精深之处。在床的一侧搁置一张红木梳妆台,梳妆台下,曾经伴随着女主人走过多少春秋,它记载了主人一生经历,传递着人间的喜怒哀乐。在厢房最里端放着一排精制的红木衣柜,房间的东西不多,但摆放很整齐,从房间的摆设中,我们似曾看见当初女主人一定是一位精明贤慧、十分讲究的窈窕淑女。

摄影/朱文鑫

看看,这些可都是清代和民国时期的瓷器。

摄影/朱文鑫

从内厅中可以清晰地看见两排台阶,沿台阶而上,一排平房便出现在你的眼前。平房虽矮小,但造型别致,青瓦翘檐,木质圆柱,雕栏花窗集于一身,把本来简洁的平房装扮得更具特色。进入房内,从摆设来看,显然是主人的厨房及用餐的地方。当初院落设计师利用石屏山的地势,在院落的后厅增设了一排平房,这样做的目的很显然是确保整栋院落的完整性和安全性。

摄影/朱文鑫

再看看,这同治年间的物件。

摄影/朱文鑫

物件的局部。几百年的光阴,依旧熠熠生辉。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傅家大院既在复兴巷内,又在仁寿巷上端,有高屋建瓴之势。院落建在逐级升高的三级平台上,拾阶而上进入大门。四周有高大的围墙,门上有垂花门楼,下有写在粉壁框上的“封唐召泽”四字,依稀映照着当年的显赫。但是,“傅家大院”建筑占地并不大,院落只有两进,天井、堂屋、厢房、上房,实在不能与一马平川的北方大院相提并论。但是,这个大院的建筑设计和家具制作均十分精巧。前院呈方形,从门楼沿墙体有一曲尺形的木廊通向东厢房,站在廊中可以远眺巷子和市街。院子用大块青石铺墁,设有长方形的石水缸。

墙上有用瓷片镶嵌的大“福” 字,大约1米见方。从天井到正房须登上十级石阶,上有半截楼。从正房的平台上有木梯进入东厢,与厢房、走廊、门楼构成二层转角廊楼。堂屋有四扇透雕窗棂扇门,东西两个房间为半壁透雕花窗。木雕精致异常,仔细看来有400多种雕花图样,远看仿佛对称,实际上每朵花都不一样。室内有明代的八仙桌,清代的“百子床”、太师椅。

摄影/朱文鑫

傅家宅子原本很大,由于历史原因,宅第面积缩水不少。当地人一直尊其为“大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傅家历代重视教育,子女成材者众多。傅家祖辈从江西到镇远经商已是八代,仅第八代的三个子女,均考上了外地著名高校,颇受当地人推崇。看过了傅家院落结构紧凑、布局合理、造型古朴,我想,古建民居需要保护传承,恰恰是傅家几代人坚守钟爱的结果。在这里,既展示了当地微派建筑的地域风格,又能体现主人充满浪漫的追求色彩,达到完美至善的效果。

镇远古城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朱文鑫 更新:2016.06.01

名人故居 文化控 特色建筑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镇远古城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名人故居 文化控 特色建筑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名人故居 文化控 特色建筑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