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山的面与道

一古面 佛 道 茶 云南 古城

大理巍宝山森林公园

首页 > 道教 > 目的地 > 大理 > 巍山的面与道
刘笑嘉
订阅

畅销书作家,“全世界给我勇气”公益活动发起人,出版图书作品《我怕没有机会,选择真正喜欢的生活》、《全世界给我勇气》等。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我到达巍古城的时节,恰是夏末秋初。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一缕缕蜘蛛丝,缠缠绵绵黏黏。古城的青砖都被雨丝覆盖,小坑小洼变作了颜色深浅不一的满地墨绿。古城的街巷纵横交错,如棋盘般排列。

古城中,有不少店铺的屋檐下,伸出一根根细竹棍,传说中的一古面就搭在这些竹棍上晾晒。这种一古面的长度通常超过常人身高的两倍。不过这些挂在檐下的一古面都是机器压的,面条扁平,口感欠佳。

从大理古城辗转到达巍古城时,已近黄昏。而一古面在当地,只作为早点。我在城中遍寻不果,只得作罢。好在正是板栗收货的季节,这里的板栗不仅个儿大、汁多,也比北方的甜很多,是可以当做水果生吃的。几颗可口的栗子下肚,算是暂缓我腹中馋虫的骚动。

从大理古城辗转到达巍古城时,已近黄昏。而一古面在当地,只作为早点。我在城中遍寻不果,只得作罢。好在正是板栗收货的季节,这里的板栗不仅个儿大、汁多,也比北方的甜很多,是可以当做水果生吃的。几颗可口的栗子下肚,算是暂缓我腹中馋虫的骚动。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馋虫就开始咕噜咕噜叫个没完,催促我早早爬起来觅食。从在街边闲坐的白族小伙儿口中,打听到一家据说从爷爷那辈儿就开始做一古面的老店。我一边安抚着肚中馋虫,一边踏着潮湿的青石板路,终于在纵横的小巷中,觅到这家不起眼的老店。

坐进店里之后,腹中馋虫似乎嗅到了空气中裹夹的牛肉香,顿时安静了许多。店中尽是及膝高的小桌矮凳,我这个人高马大的北方姑娘蜷缩在桌旁,倒是与“饿人”的状态十分匹配。

站在锅边的老板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壮汉。“老板,来碗一古面。”这句话像是对他施展的咒语,一个粗犷的汉子立刻变成了纺纱的姑娘,从2尺宽的搪瓷盘中拈起面的一头。圆粗的、泛着油光的面条在他手指间变细、变长,飞进滚开的锅中。沾着一层薄油的手指劲力拿捏张弛有度,仿佛是配合着雨点敲击在青石板上的节奏。雨点只在石板上敲击了三十几下便骤然停止,面条被掐断,已经变苗条的部分跃入锅中,还未瘦身的部分重新躺回盘里。“姑娘”又变回了汉子,咒语效力结束。

一根十几米长的面条随着沸水,在锅中上下翻滚。

搪瓷盘中的面条有食指粗细,整齐地一圈一圈、一层一层地绕在盘子里,为了防止面与面之间粘连,面上被均匀地擦了一层香油。这些用温盐水和出的面,令面条本身更有劲道。从和面到把面团搓揉成粗细均匀的一根,全部过程都是手工制作。

我问老板这一盘面有多长。老板颇为傲娇地说至少几百米长,每碗面也有十几米长。

不到5分钟,面就被捞进了碗里。老板将早已准备好的“牛腩帽子”盛入碗中,撒上小葱与薄荷。一碗飘香的一古面被端上桌。

汤色泛红,清亮透彻,毫不油腻。想着碗中的那一根面,经过如此费力才得以躺在我面前,我都不忍心把它吃解体了。我特地找到面的一头,顺着一个方向用心地吃。面的筋骨、细滑,让人忍不住妄想,这一碗面里,甚至透着些许古城与远的味道。

吃完一古面,我在城里找了个女司机,坐上她开的三蹦子在乡间驰骋,向巍宝进发。司机师傅是彝族人,姓周。周师傅把车停在门外,我从这里向顶爬。她向我要了手机号,说大概四五个小时就够在里绕一圈的。然后她掏出针线开始绣花打发时间,一直等我下来,再把我送到中巴车站。

中郁茂葱笼,只闻鸟语虫声,似乎只有我一个游客。

巍宝自唐代开始修建道观,逐渐成为一座道教。如今,道教宫观和佛教寺院遍布全。我先到了北部腰的巡殿,也叫南诏土主庙。面对着十数座青铜神像,我问殿中道长,应该怎么拜?道长说随意,自然就好。我拍拍脑门,嘲笑自己怎么向崇尚自然的道士请教了一个有关刻板规矩的问题。

刚要继续往上走,却下起了雨。雨下得太过突然,连太阳都未来得及收起阳光。我坐在殿檐下避雨,跟道长聊起了天,道长俗家姓王。

我说我大学的时候学过太极拳,但是练来练去也练不好,连个花架子都没有。
王道长说练太极拳分静功和动功,你只练动功,不练静功,自然不得要领。
我说静功是不是内功?那不是武林高手才能练的吗?
王道长摇头,说你没少看武侠小说吧?其实人人都需要练静功,心静时,可以听到万物都在说话。

我好像长这么大,心从来都没真正静过。
因为你的心从来没有跟你的身体在一起。你人虽然坐在这里和我面对面讲话,但你的心不在这里。
那怎样才能做到心和人在一起呢?
不去强求心非要跟你在一起。

我彻底被王道长说晕了。我每天全身利用率最高的器官就是嘴,每天一睁开眼,吃饭、聊天、吵架、唱歌……嘴都不带闲着的。即使嘴巴闭着,我的手指也在说话,从QQ、MSN、E-mail到社交网站、微博、微信……我们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说话,我们的生活中从来不缺乏喧哗,却唯独少有安静。

我们的世界越喧哗就越寂寞,越安静就越丰采。

跟王道长聊了一个多小时,雨才停。告别了王道长,我又开始向上爬。

一步入玉皇阁,我就看到三位道长像神仙般逍遥的一幅画面。一位道长在树下扫着落叶,风像是在和他玩闹,总是把树叶故意吹落在他刚扫过的地面上,他也不恼,只一下下潇洒地挥舞着扫帚,带动着双袖鼓动。另一位道长在偏殿前的长桌上画一幅泼墨水。还有一位躺在摇椅中眯着眼,手里轻摇着一把破蒲扇,脚边还卧着一只小柴狗。

扫地的那位道长最先见到我走进来,热情地邀我坐坐。我不忍打搅这个清净的所在,就婉拒了。

出玉皇阁,过青霞宫,不远便是三皇殿。一进门是天地人三皇的雕像。雕像两侧贴有红纸,上书对联一幅:“屋里有青诗也画也;眼中无俗物仙耶神耶”。本来不打算每座殿宇都进去了,但很喜欢这幅对联,就绕过照壁墙往里走。这座道观比起前面参观的那些简陋了许多,雕像两边的墙壁连白都没刷。左侧的墙边放着几个板凳,我坐下歇歇脚。

刚坐下,就打院里走出一位老奶奶,倒了碗水递给我,问我从哪里来。
我说北京。

奶奶说,这里的建筑没有北京的高,可北京没这里美。因为这里有自然,北京没有。
我连连点头称是。
只小坐了片刻,我就起身告辞。

退到三皇殿外,回看门上的对联:“到处有青霞来游时总带几分仙气;此间无俗障沉片刻会生一点道心”。这里建筑虽破败,却处青霞之地,老奶奶常在此处,生出的道心必然不止一点,自是语出不凡。

登顶远眺,群潼潼而立,其势深远窈悠。眼前景色似与玉皇阁里那位道长所画十分相像。

斗姥阁正门未开,我绕到殿后。一棵老树下,石凳上,坐着位头顶挽髻的蓝衣道长。道长邀我饮茶,领着我从后门进到斗姥阁院中。

茶刚泡得,又下起了雨。这场雨比刚才腰那阵下得更大。本想打电话给周师傅,告诉她多等我一段时间,可手机连一格信号都没有。

道长已近花甲,全国各地都云游过了。来到巍宝巅的斗姥阁刚满十年,每天只做五件事:打坐、诵经、看书、扫地、吃饭。如果生活能这么简单该多好。

雨后的巍宝更添蓊郁苍翠。我顾不上仔细欣赏,一路小跑下。手机一直没有信号,担心周师傅会不会因为等得太久,已经走了。

一出门,就望见周师傅坐在她的小车里。不只她,她丈夫也开着三蹦子来了,俩人怕我在里迷路,正合计着要不要进找我呢。她丈夫还帮我打电话给朋友,让回下关的最后一辆小巴在巍县城等等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人家才好。

时,先是起了大雾,接着又下起雨。今天的第四场雨最大,红色的泥水顺着盘路往下淌。我在大雨中扯着嗓子喊,才能让周师傅听到我说的话。我嘱咐周师傅安全第一,实在赶不上小巴,我就在巍县城住一宿。

到了巍县,回下关的末班小巴正好出站。我跳下周师傅的车,立刻又跳上小巴,顾不上跟她和她丈夫再多说几句谢谢。

回到下关,雨也停了。天上的彩云把自己做成了一道门,好像门的后面是另一个世界。

巍宝山森林公园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刘笑嘉 发布:2016.06.24

美食 道教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巍宝山森林公园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美食 道教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美食 道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