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蒸菜,舌尖上的乡愁

常熟 蒸菜 传统 美食

苏州常熟

首页 > 美食 > 目的地 > 苏州 > 常熟蒸菜,舌尖上的乡愁
应志刚
订阅

文旅作家,已出版旅行笔记《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微信:yingzhigang001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我的口水沾湿了枕头,在梦里,有灶火间飘出的油渣子香味。
儿时奶奶家的灶火间,是我对于美食的最初记忆。
那时的奶奶还比较年轻,挽着发髻,头发上粘着烧柴的屑子。

在地里忙碌了半天的爷爷就要回家,吃过中午饭,他还要去上劳作。
上的活最耗费体力,光靠一份蔬菜和几碗米饭是撑不住的。

那个时候肉食相当紧张,但干体力活的爷们肚子里没有点油水怎么了得?
一大早,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奶奶就已经跑到村西头廊桥上的肉铺,斩了一块几乎都是油膘的肉回来。
我是被满屋子笼罩的油烟味给熏醒的。眼睛一睁就咧着嘴嚷嚷起来,“阿娘阿娘,噶香啦,啥东西噶香啦?”

实际是明知故问。奶奶正在灶火间用油膘熬油,我这一阵嚷嚷,她赶紧夹了一块油渣子跑进睡房,一把塞入我的嘴里,好歹堵住了这锣鼓喧天般的叫唤。

但吃了一块还是不过瘾,自己赶忙穿了衣服起来,跑到灶火间绕着奶奶打转。
想想真是难为煞那时候的主妇,半斤油膘熬成油,冷却后要放进罐头瓶里,接下来的大半个月,全指望每天从里面舀出一勺来炒菜,骗骗一家子缺少油水的肚子。

油渣子是留在当天做菜打牙祭的。

两个叔叔加上一个姑姑,还有爷爷奶奶外加我,六口人这么点油渣子,也就是一人两三筷的分量。
偏偏还要提防我偷吃。

防是防不住的,且不要说奶奶宠爱,事先夹了几筷子解馋,就是奶奶外出搬柴火、淘米煮饭的时间,我也是掐好了机会的,赶紧溜进灶火间偷塞几块入嘴。

也许奶奶是看到的,只是她装作没看到。到最后要炒菜时,所剩的油渣子几乎轮不到一人一筷子。

为了让一家人都能沾上些荤腥,奶奶只好把蔬菜和油渣子放进一个海碗里,又咬咬牙从油罐子里舀出一勺子油拌在里头。

烧饭的时候,大铁锅里放个竹架子,下面放米放水,架子上面放混了油渣和蔬菜的海碗。
两把柴火一添,火烧得旺旺的,锅里发出噗噗的声响时,满屋子的油香再次四溢开来。一直守在院门口的大黄狗,也忍不住钻进来对着奶奶使劲摇尾巴。

在我当了爹的时候,我的姑姑还曾笑话我,说那盆子菜端出来之后,先不要说仅剩的几粒油渣子大都被爷爷夹进了我的饭碗,单就那一盆子菜连带汤水,差不多大半盆都落进了我的肚子。

我实在奇怪自己那时的胃口,不过到底是记住了这个菜的味道,就连叔叔姑姑在一起说起奶奶当时做的这道菜,也都会忍不住说:“阿姆做的菜顶好吃!”

奶奶早已仙去,而我因为一身的反骨,少年就“冲破”家庭的“枷锁”流浪啊流浪,自此再未回到过奶奶的灶火间。

直到前两天在常熟梅李镇吃了一回蒸菜,吃着吃着我有种眼泪奔涌的感觉,我压抑住情绪对带我前来的朋友说:“这个菜的味道很熟悉。”
原本是用来掩饰心里的眼泪的,却不想在座的吃货老法师问,“你家里应该也用柴火灶烧过饭吧?”
一句话勾引的心里酸酸的,忍不住想起了奶奶,想起了奶奶的那道因生活所迫独创的“透骨鲜”。

其实,如今已成菜系中一个流派的常熟蒸菜,在30多年前,在浙江奉化一个全村都姓应的村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已经在灶火间发明了。

和我一样,勤劳智慧的常熟人,他们同样怀念儿时灶火间里,至亲之人创造出来的味道,这样的味道是深入骨髓、深入魂灵的。
而正是这样的味道,让每一位品尝过常熟蒸菜的游子,再次拥有了一份浓浓的乡愁。

常熟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应志刚 更新:2016.06.27

美食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常熟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美食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美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