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腻的旅途 都是故乡

彰龙岭 天下第四十八福地 山顶的夕阳 老观中的道姑

株洲醴陵

首页 > > 目的地 > 株洲 > 走不腻的旅途 都是故乡

我让自己登基,做风的君王。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这些年爬了不少山,从五岳到各地名山,若论及感情最深的,还是其中名不见经传的一座小山,只因它是我第一座爬的真正的山,更因为它是家乡的图腾。

天下第四十八福地——彰龙岭,我是望着这座山长大的,每天睁开眼便能看到她伟岸的身躯。从山后升起的旭阳照亮过我在这度过的每一个闪闪发光的日子,山中古寺每天黄昏准时传来的钟声敲响了我不安分的童年每一个归程,我了解她季节变幻的颜色,看过她朝晴暮雨的光景,熟悉她一花一树的命脉,她是我所有对山的恋慕里最原始的一支,我爱生命中这样温暖而绵长的存在,比如这样的山,比如这样的人。

风的君王/摄影

矗立在童年中的这座山当时还是叫彰仙岭,据《天地官府图·七十二福地》记载:“第四十八彰龙山,在潭州醴陵县北,属臧先生治之。”臧、彰声近,久之,便称彰仙岭。

如今,已经有了森林公园的开发计划,于是,它又得以回归原来的名号,其实以讹传讹这么久,这个假名视乎更能代表远近乡民的感情了。

风的君王/摄影

小时候看着远处的山脉,感觉高不可攀。上小学时由学校组织,完成了第一次攀爬,能记住的印象已经不多,大体是很难爬吧,之后陆续有来来爬过几次,初中、高中、大学……每次在他乡爬了一些山再回来爬它,便感觉轻松了些,却也亲切了些。每个阶段都有它的存在,无论是在眼前伫立还是在远方思怀。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之下的乡村日新月异,山下土地的剧变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得借着手机导航才能绕到山脚下。

骑着摩托,穿梭在秋天的乡间是一件幸福的事,两旁都是无尽的稻谷,风吹稻浪,处处闪着金色的阳光。

孩提时代稻田是游乐场,稍微大了些后开始帮家里做农活,稻田又成了孩子们的磨炼厂。它曾是我们快乐的源泉,也是生活的供养之源,正和山一样。对土地的热爱是土地上生存的人们的信仰。
如今,虽不再需要农作,还是有一片游乐场。

风的君王/摄影

想起乔伊斯在《尤利西斯》里写下的冒险:离开一辈子后,他又回到了自己出生的那片土地上。从小到大,他一直是那个地方的目击者。

风的君王/摄影

风的君王/摄影

        沉淀了一整个夏天的阳光,
        全跌倒在十月的田野上。
        这片捡不起的颜色,
        时常会被黄昏照亮,
        像老照片一般。
        那些丰沛的雨季,
        曾经在你青葱的身体旁,
        恣意地流淌。
        如今天色渐暗,
        过往全干涸成你的模样。                
        你越走越远,
        像候鸟在季节深处的盘旋,
        是不舍散落一地的吉光片羽,
        还是怀念南风吹过来的温暖。

风的君王/摄影

风的君王/摄影

到了山脚,路途便变得熟络起来。仿佛久归的人,近乡难免情怯,但只要进了自家房子,哪能不亲切。

风的君王/摄影

山上的路也不再是以前的羊肠小道,新修的盘山公路蜿蜒着通向山顶,但在浇筑水泥之前它更像裸露的脏器。蜿蜒而上,路途比想像中要远,充裕的时间正好用来拍照。

风的君王/摄影

据称,很久之前,从半山亭经狮子口到彰仙观,有108颗大树排列两旁;从狮子口到彰仙观,有108级石板台阶。后来,日本人打上来,道观被烧了,松树也死掉一半,再后来“大炼钢铁”又砍掉一些,最后只剩下观后两棵。那两颗已经长成在10多公里外的家门口也是能看到的参天大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看着山顶,一度当成一只在攀爬的山羊,当最终到树下看着它有多大时也很震撼,大概需要三人合围才能抱全。可惜这最后两颗最终也没能留存下来,似乎是11年时患了虫害,林业部门抢救也没能救过来。13年时登山看到它横陈的巨大躯干,难过了好久。    

这108颗苍桑的山中守卫,历经多少时代盛衰,见证了多少历史荣辱,却最终还是倒在了这个盛世。它们写了一段历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现在油枯灯尽,终要追随早在命途中等候多时的伙伴。无论多么巨大的生命,都免不了在时代沉浮的潮水中泅渡。树尤如此,人可以堪。在这点上,山比人豁达。

风的君王/摄影

半山亭往上不久便是道观,还未到观前便见到下山的道姑,她像久识的老友般跟在拍照的我们打招呼“你们去上面拍,上面的花更好看,我先去前面办点事。”

风的君王/摄影

风的君王/摄影

黄昏的山顶,四野无人,夕阳懒懒地打在身上。

风的君王/摄影

不久道姑折返,一聊之下果然是久识,她在观中已二十年有余,我第一次来见到的便是她。二十年如一日守在这深山老观,着实不易,信仰的力量就是如此强大。听闻我在长沙她说也经常在交流学习时爬岳麓山。道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土坯房,最早是唐朝时期建,共108间(现仅存数间)。清代曾多次重建、修葺。民国7年(1918)毁于北军。道观外有一大铜钟,记得儿时每天晚上6点都能准时听到山上传来的钟声。

道观前的花草已经长得到了能淹没我童年的高度,二十多年前这边还是一片荒地,道姑上山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除这些野草,如今种上各色花草,颇有一番世外桃源之感。修道亦修生,这样的态度便是道。

风的君王/摄影

道观右侧还有一处泉眼,称作龙王井,因天色已黑,未继续前行,而是继续登顶观日落。

风的君王/摄影

观中几只田园犬,为寂静的山顶增添了不少生气。

风的君王/摄影

从彰仙观循山径上行一公里多登上峰顶。峰顶垒石为坛,建有石室——华庙,为臧真人修炼得道成仙处。石室有门联:“福地发龙观二省,仙境名山第一峰。”石室在文革中被毁,仍残存部分石碑、石像。如今山顶能看到的只有一个电信塔了。

通往山顶的路因常年少有人走,堆积了一层厚厚的枯叶,走在上面颇有质感。一路奔向山顶,落日正艳。

风的君王/摄影

风的君王/摄影

天气好的时候,山顶还能看到长沙。

风的君王/摄影

由于只是计划来看看,并未想着久待,所以也没准备手电筒之类的,日落下去后,天色渐黑,山间的小路在雨后更加湿滑,加之两人穿的皮鞋和高跟鞋这一段下山路走的有点惊心动魄,但兴趣盎然。

仿佛与旧友相逢,虽苦,亦能从中作乐。

下次回乡,还得来欣赏下你的日出模样。这片被我熟识的旅途,是我永远走不腻的家乡。

风的君王/摄影

醴陵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风的君王 更新:2016.03.25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醴陵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