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有情寄余生,世间再无此孤僧

广西 桂林山水 靖江王府 石涛 历史文化

桂林

首页 > 名人故居 > 目的地 > 桂林 > 山水有情寄余生,世间再无此孤僧

90后。狮子座。《绝对艺术》杂志编辑、携程签约旅行家、乐途旅行家。临事有静气,听风破月影。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他本是皇亲贵胄锦衣玉食的富贵闲人,谁曾料国破家亡沦落到孤家寡人。他本是太平盛世里一方霸主的后继人,谁曾料风雨变幻的时代里只落得苦瓜僧。

明崇祯十五年即公元1642年,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已经岌岌可危。不知是命运的诅咒还是祝福,这一年,他降临在这个兵荒马乱的世界,成为明宗室靖江王朱赞仪的十世孙,朱亨嘉的长子。据李驎《虬峰文集》记载:“若极(石涛,原姓朱,名若极)出自明藩靖江王守谦之后。守谦,高皇帝(朱元璋)之从孙也,洪武三年封靖江王,国于桂林。明亡,若极父朱亨嘉于桂林自称‘监国’,为南明广西巡抚瞿式耜擒获,废为庶人,幽死。” 假如历史只是平静地一如既往地延续,朱若极也许会顺理成章的成为下一位明代藩王,镇守一方,收租纳皇粮就可以确保此生锦绣。然而这位藩王之子却没有远他的先辈那么幸运,在他出生后的第二年,大明王朝就天被清军分崩离析了。遑论锦衣玉食,就连生身性命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也是时时刻刻威胁他的问题。从此这世上多了一个志不得伸,意不能平的亡国种,阶下囚。

1644年10月,大清国在北京宣告成立。1645年清军直驱江南,不久就荡平了南京,挥军南下,一举荡平大明指日可待,这时明朝皇族的另一位亲王唐王朱聿健,却与广西桂林靖江王朱亨嘉在明清王朝更替之际上演了一出同室操戈的历史悲剧,朱聿健举兵杀进靖江王城。靖江王朱亨嘉遭逢灭族之灾,唯独年仅两岁的幼子朱若极被一位宫中太监喝涛抱出,从兵燹战乱中逃生。这场意外,彻底改变了朱若极这位明代藩王幼子的命运。

据《石涛评传》中记载,清顺治八年辛卯即公元1651年,清朝将领孔有德斩明靖王朱亨歅,粤西战事频繁。为了躲避搜捕,保全性命,主仆二人在广西全州,削发为僧。但石涛在全州始终感觉生命没有安定感,于是在喝涛的带领下,石涛大概10岁时就离开全州,前往武昌。自从这次离开全州寺后,石涛从此再也没有踏上这片土地。一辈子过着“行脚”生涯的石涛,宁愿客死他乡也从未回到生养他的广西桂林全州,这也是石涛留给后人的一个谜。

命运跌宕起伏蜿蜒盘旋在石涛的人生经历当中,任何一位画家都没有经历过石涛这样复杂多变的生活际遇,和充满了矛盾交织的心路历程。黄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俞宏理认为:“要读懂石涛,有两个地方最值得重视,一个是安徽的黄——这是成就石涛的地方,作为黄画派的代表人物是中国绘画史给石涛的基本定位;另一个是广西的桂林——这是诞生石涛的地方,作为一位旷世奇才,他的家族背影、幼年身世、童年成长包藏着太多的历史信息,有太多的不解之谜值得我们去探寻。”清初大诗人屈大均在石涛画的《种松图小像》边款上题的一首长诗也表明了石涛与黄桂林的密切关系: “石公好写黄松,松与石合如胶漆。松为石笋指天来,石作松柯横水出。”——这里首先突出了石涛与黄如胶似漆的关系;诗中后面又写道:“师本全州清净禅,湘湘水别多年。全州古松三百里,直接桂林不接天。”——这四句强调了石涛与桂林全州的渊源。

从秦始皇北筑长城,南修灵渠开始,便有了桂林桂林人常说:“阅尽王城桂林”。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巧合,参观靖江王府是在一个细雨连绵的清晨,细若游丝的雨滴流落在肩头,早已横亘在心头的怀古之情油然升起。靖江王府是明太祖朱元璋侄孙朱守谦被封为靖江王时修造的王城,始建于1372年,规模宏大,门深城坚,布局严谨,气势森然。殿堂巍峨,亭阁轩昂,水光色,恍如仙宫。据明代黄佐《广西藩封志》记载:“王城辟有四门,南日端礼(后改正阳),北回广智(后称后贡);东日体仁(后谓东华); 四日遵义(后改西华)。城垣左为宗庙,右为社稷。城内有承运门,承运殿。” 参观王府时发现经历了明清两朝的覆灭,还有太平天国、民国革命、尤其是抗战期间日寇对桂林全城的狂轰滥炸,以及“文革”的十年浩劫以后,王府还能保存得如此完整真令人不可思议。

参观完王府以后,我们一行在细雨霏霏中登上靖江王府背倚的独秀峰。独秀峰峭拔峻秀,气势雄伟,素有“南天一柱”之称。相对高度66米,从顶直劈脚,是一座旁无坡阜的孤峰,从脚看就像是王府的后屏风。“来龙去脉绝无有,突然一峰插南斗。桂林水奇八九,独秀峰尤冠其首。三百六级登其巅,一城烟水来眼前。青尚且直如弦,人生孤立何伤焉。” 此诗是清代著名诗人袁枚晚年重游桂林所作《独秀峰》,诗中不仅淋漓尽致的写尽了独秀峰的“奇”、“秀”,还由孤立的,联想到孤立的人生,发出青尚且劲直、人生何必感伤的兴叹。

如果岁月静好,他也许只是这世上庸庸碌碌的一方霸主;河动荡的岁月里,他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和尚成长为流芳百世的艺术大师。他在水水间寻找生命的慰藉,在空无了悟的佛法里参禅人生。“他虽逃于禅而隐于画,但他的心并不静寂,他的脚也并不停滞;他一生浪迹天涯,云游四方,纵览五湖三泖(松江古有三泖湖),越烟吴月,江南名秀,搜遍匡庐、黄、华岳诸万千丘壑,乃至远游燕、鲁众多胜地,足迹踏遍半个中国!于是画出了水水的千情万态,留下了无数精劲秀逸之致、奇气异彩横溢的作品,以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深深地影响着后世的画。”

石涛大半辈子都与清廷官员往来,并两次叩见康熙皇帝三呼万岁,似乎忘记自己是明王室后裔的身份,这也是他遭时人诟病的地方。他晚年却过起明遗民的生活。他脱下袈裟,蓄起头发,一身道士的装束。他并非要做道士,而是还俗后不必穿清人的衣饰,不必留辫子。他自己说“济将六十,诸事不堪”,并说“济有冠有发之人,向上一起涤”,大有洗心革面的意思。这一时期他作画落款频繁地使用“靖江后人”、“清湘大涤子若极”,使用“若极”的谱名,等于正式亮明了自己是靖江王后代的身份。他称自己为“苦瓜”,苦瓜皮是青的,里面是红的,红即是“朱”,意为“清”是表面,“朱”是内心。他还有一个号叫“瞎尊者”,尊者为和尚,但他并不瞎,只是表示自己是“失明”的和尚。

且在他花甲之年的除夕夜,他一人独酌,写下一段悲怆的文字:“庚辰除夜,抱疴,触之或恸恸,非一语可尽生平之感者。想父母既生此躯,今周花甲,自问是男是女,且来呱一声,当时黄壤人,喜知有我;我非草非木,不能解语以报黄壤,即此血心,亦非以愧耻自了生平也。”老病交加中,他思念早逝的父母、缅怀已故的王朝,痛苦如野火一般煎熬着他的心。既如此,为何始终不返故乡广西桂林?也许原因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他已还俗,无法再回全州寺。二是他自己始终被幼年的伤痛折磨着,即使他曾有意尘封往事,但那些铭刻在心底深处的伤痕,只有自己感觉得到,即使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也难逃缥缈夜色里的月。 

桂林的黛青,碧绿波,当得起皓月星空,却当不起流离孤僧深情。百年之后,同样经历过大富大贵,终究与青灯古佛相伴终老的苏曼殊的一首诗,大约是同命相连人的真实写照:“契阔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无端欢笑无端哭,纵有欢肠已成冰。”


桂林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夏梦之梦 更新:2016.07.01

名人故居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桂林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名人故居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名人故居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