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 中欧之梦

卢布尔雅那 布莱德湖 什科茨扬岩洞

斯洛文尼亚

首页 > 伊斯兰教 > 目的地 > 斯洛文尼亚 > 斯洛文尼亚 中欧之梦

一个阶层和他倡导的旅行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斯洛文尼亚1991年独立,作为历史悠久的南斯拉夫共和国,它融合了拉丁、日耳曼、巴尔干、匈牙利文化,从而创造了本国的独特性。从朱利安阿尔卑斯山脚下直到亚得里亚海滨(Adriatique),从安静的清晨到骚动的夜晚,请跟随新旅行一起领略斯洛文尼亚的风光。
喜欢奥地利?想要木屋、岩羚羊、栗子树和苹果馅饼?那么来斯洛文尼亚吧。
喜欢意大利?喜欢它的阳光、美食、欢快的气氛和缓慢的生活节奏?那么来斯洛文尼亚吧。
喜欢巴尔干半岛?喜欢它的粗狂、复杂和广袤,羡慕岛上居民的长腿?那么来斯洛文尼亚吧。

“没有历史”的斯洛文尼亚人

塞尔维亚电影导演艾米尔·库斯图里察(EmirKusturica)曾经给塞尔维亚的悲剧做过恰当的诠释:“对于西方而言,我们是东方;对东方而言,我们又是西方。”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斯洛文尼亚。斯洛文尼亚位于欧洲的另一个十字路口,不过复杂的地形反而成为了该国的旅游资源。同邻国克罗地亚情况相似,斯洛文尼亚之前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它先后被哈斯堡帝国、斯拉夫王国和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国家统治过,但是当地的风俗传统却又同时具有日耳曼、拉丁、斯拉夫等民族的特征,“没有历史”(此处引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原话)的斯洛文尼亚人明年将迎来25周年独立庆典。斯洛文尼亚的独立,仅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轻微的冲突,仅造成了约60人的伤亡(奇怪的是,其中包括几位来自保加利亚的卡车司机)。

跳动的卢布尔雅那:三桥、布莱斯兰广场、天神报喜教堂,以及1895年大地震后建造的新艺术风格的建筑。

对于支持原斯拉夫联盟国家的居民而言,“我们为什么是斯洛文尼亚人”这个问题所激发的好奇心远远超出由此引发的气愤:在这样一个面积狭小的国家内,不同的民族如何被团结在一面旗帜下?生活在的里雅斯特海湾(Trieste)附近的渔民,其住宅一派威尼斯风格;德拉瓦河(Drave)岸上的葡萄园主和马里博尔(Maribor)地区的伐木工、船夫一样相信美人鱼的存在,这一点和日耳曼人很像;位于新戈里察市(Nova Gorica)内的科斯塔涅维察(Kostanjevica)修道院,属于圣方济各教会,查理十世(Charles X)两个世纪以来一直长眠于此;覆满白雪的山顶上,几座住宅高高耸立,据传,它们是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镜头下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原型。普雷克穆列地区(Prekmurje)的农民,用茅草做屋顶,屋顶上又常常有鹳筑巢,难懂的方言和以烩牛肉为主的菜肴,无一不显示这里的居民源自于匈牙利;克拉尼斯卡(Carniole)城堡建于文艺复兴时期,城堡卫兵的神态和眼神,让人想起玛丽娅·特蕾西亚王后(Marie-Theres)统治时期的雕刻画和油画中的人物。

卢布尔雅那城堡是15世纪哈布斯家族统治时期建造的,为了防止奥斯曼帝国侵略莱巴赫公国而建。

答案就在皮兰市(Piran)的坦尼(Tartini)广场上。皮兰市紧靠亚得里亚海(Adriatique),坦尼广场上有一座哥特式建筑,其正面装饰有一座狮子像,足间有一面燕尾旗,旗上刻有“LASSA PUR DIR”(译为“请直言”)。这句格言一直被遵守,直到2015年,应该已经没有人会质疑斯洛文尼亚作为一个独立民族的存在了,尽管除了滑稽演员卡斯巴尔·普斯特(Gaspard Proust,生于新梅斯托市),几位滑雪运动员、手球员、篮球手,以及贝尔汤·博卡拉(Bertrand Burgalat)的怀旧乐队外,法国人在这个话题上的认识几乎为零。法国的政治家们有时会将斯洛文尼亚和斯洛伐克混为一谈,更有甚者,仅有少数政治家知道斯拉沃尼亚的存在,尽管这一地区离法国很近,可他们的脑袋被三个名字搞得更加混乱……

左图:在卢布尔雅那,到处都可以看到龙的形象。 右图:艾琳娜-维吉的父亲是塞尔维亚人,母亲是斯洛文尼亚人,她经营着维斯贡尼艺术馆,馆内展览着当地和其他国家的艺术作品。

斯洛文尼亚与奥地利、意大利、匈牙利和克罗地亚接壤,首都卢布尔雅那(Ljubljana)原名莱巴赫(Laibach)。法国之前的省会位于各省中心位置,卢布尔雅那(Ljubljana)的情况相似,它位于斯洛文尼亚的中心地带。更为有利的是:凭借历史、气候、建筑和平坦的地形,卢布尔雅那(Ljubljana)聚集了280000名居民,被称为“中欧瑞士”。斯洛文尼亚国土面积一半以上被森林覆盖,熊、狼、鹿和其他野生动物不计其数,使其成为全欧洲大陆狩猎者们竞相前往的目的地。漫步在卢布尔雅那(Ljubljana)市内,可以充分感受到斯洛文尼亚的精华,了解当地的风俗,窥探那隐藏的美,欣赏那无尽的财富。碧波荡漾,卢布亚那河(Ljubljana)穿越市中心,这条河流给当地带来了诸多便利:游人可以到岸边散步或是放烟花;或新或旧,或宽或窄,或粗狂或精巧的几座桥横跨河水;顺流而下,还可以欣赏河岸两旁的建筑,古老的城市和其财富被卢布亚那河(Ljubljana)圈禁在河湾内,河水从城市东北方向流出,最终汇入萨瓦河(Save)。斯洛文尼亚的老人们一直记得一位市长:1941年,卢布尔雅那(Ljubljana)被意大利法西斯占领后,90岁的老市长,披着斯拉夫王国的旗帜,跳入河水,庄严去世。

卢布尔雅那,山脚下的城市

和其他受到奥斯曼帝国影响的欧洲城市一样,卢布尔雅那(Ljubljana)依山而建。通常,高处的山,像阴影一样投射下来,会影响当地居民的性格。特别是山顶有一座城堡的情况下。布拉格正是这样,但是卢布尔雅那(Ljubljana)却不同。原因可能是斯洛文尼亚的城堡更像是巴尔干半岛上的领主住宅,而不是神秘的古堡。卢布尔雅那(Ljubljana)附近的这座城堡,曾经被用作国库、军事医院,经过重新装修后,里面现在有一座餐厅,经常有文化展览在此举办,名为“时间之塔”的传统服装展览正在进行,展览通过服装变化展现了动荡的历史。旧塔的大门和上百步台阶上到处都可以看到雕刻的龙。卢布尔雅那(Ljubljana)市内的公共建筑和教堂的正面也经常以龙来装饰,现代建筑内、被涂鸦的墙上、神秘的漫画里、蛋糕或是烟灰缸里,龙的形象到处可见。特别是城市的旗帜上。更别提卢布亚那河(Ljubljana)上的龙桥。这是为什么呢?根据传说,卢布尔雅那(Ljubljana)由杰生(Jason)建造,他在拿到金羊毛之后,沿多瑙河和萨瓦河溯流而上,直到一处有龙生活的沼泽地,杰生用不值一提的时间就将龙杀死了。龙也就奇怪地成为了卢布尔雅那(Ljubljana)的象征。

左图:科里斯塔-布罗达地区位于首都西面,是全国闻名的葡萄产区。 右图:斯洛文尼亚,安静,但也不乏奢华和享乐。

我们不知道龙是否影响了卢布尔雅那(Ljubljana)的性格,但是如果事情确然,也没有理由不为之欢欣。卢布尔雅那(Ljubljana)治安良好,热闹活泼,到处都是节日的气氛,却也不乏优雅。物价稍贵,但是生活节奏平缓。当地的美食也是兼容并蓄,或是意大利菜,或是奥地利菜,或是匈牙利菜,或是巴尔干菜肴。不要忘记,还有融合了各种风格的当地菜肴:斯洛文尼亚美食也许是2015年最值得期待的发现。如果当地餐厅的装修能够再更上一层楼,法国、西班牙和北欧的餐厅将无法立足。

Hotel Dobra Vila酒店在一个历史悠久的电话局内,四周被绿色的风景环绕着。酒店内的一间葡萄酒精品店值得花时间造访。

卢布尔雅那(Ljubljana)市中心禁止机动车辆行驶——从《越狱》里“穿越”来的小型电动车除外,游人可以充分欣赏古老的雕刻、建筑和教堂。市中心也不乏时髦的酒吧、概念性餐厅、现代和当地艺术画廊。方圆几百米的范围内,都可以看到圣尼古拉教堂高高耸立的大门。这座巴洛克式的教堂是圣雅克地区的第一大教堂。十七世纪建造的喷泉由白色大理石做成。洛可可式的葛布宫(Palais Gruber)是国家档案馆。约瑟-布雷尼克(Joze Plecnik)三桥和拿破仑柱(卢布尔雅那曾经是伊利亚省的临时首府,解放犹太人的政令由此发出,因此这段记忆并不痛苦)。米洛斯基街上(Milklosic)连续不断的建筑,其顶棚和颜色让人联想到威尼斯蛋糕店;当代艺术博物馆位于一间古老的营房内;大街上还有时髦的酒吧播放着电子音乐、Fashion TV,妙龄女郎出入其中,不少酒吧还取了法国名字,比如:诱惑、胶片、偶像、先锋等;教堂的花园里经常举办音乐会,而乐队鲜少是天主教徒,如美国的“金属乐队”;艾琳娜-维吉(Alina Vujic)的艺术馆内收藏有魏塞尔曼(Wesselman)、维立克斯科(Velickovic)、皮斯特莱托(Pistoletto)、沟上(Mizokami)、欧文乐队(IRWIN)等人的作品。

中世纪建造的布莱德城堡内有斯洛文尼亚第一台印刷机。

布莱德湖畔,让幸福降临

我们心怀留念,但并无疑问的离开卢布尔雅那。去哪里?是前往位于朱利安阿尔卑斯山方向,距离约3000米的斯洛文尼亚最高峰—特里格拉夫峰(Triglav)?还是去西南方向的亚得里亚海滨,去参观巴洛克风格的村庄和城市?而北面,在卡灵思(Carinthie)或是下斯蒂里(Basse-Styrie)地区,每块石头、每棵树、每条河流都会让游人想起历史的喧嚣。从首都开车一小时就可以看到布莱德湖(Bled)。高处,有一座城堡。湖中心,有一座小岛。请注意,这是全国唯一的岛!岛上有教堂。远处,可以眺望阿尔卑斯山。安静,但也不乏奢华和享乐。正是因为如此,卡拉乔尔杰维奇(Karadjordjevic)家族,如铁托(Tito)曾在此建造夏宫。一片寂静中,不时传来远处火车的轰隆声,人们来此划船竞赛,在森林木屋中睡上几晚,或是住在布莱德湖畔的酒店内,进行温泉治疗,或是到圣母升天教堂结婚,撞响16世纪的古钟——这意味着幸福的降临。

不可错过的还有那些地道的美食。

我们采访了布莱德市的市长,詹尼斯·法尔法先生(Janez Fajfar),他站在城堡的高墙上,看着清晨的雾气笼罩着自己心爱的布莱德湖。“谁会厌倦这样一幅壮丽的景观?”在满怀激情地追溯本地区的历史前,市长感慨道。他谈到被当地妇女打败的拿破仑雇佣兵;瑞士人阿诺德·里克里(Arnold Rikli)在19世纪将布莱德市变为自然学家的天堂;二战期间,帮助犹太人躲避迫害的秘密英雄们;还有1945年后,逃离了铁托(Tito)迫害的高级军官等等。“这些都可以在书上找到!”市长说道。他滔滔不绝的叙述不知道将我们引向哪里,但所谈绝非空洞:正是在这座城堡内,在16世纪,第一本斯洛文尼亚的书籍,依照古腾堡活字印刷被印刷成功……

左图:JB餐厅是典型的家族餐厅,大厨的妻子Ema是经理,女儿Nina是侍酒师,儿子即将子承父业成为家族的第二代厨师。右图:位于新戈里察市内的科斯塔涅维察修道院,属于圣方济各教会。

换个角度看斯洛文尼亚

另一种液体。在斯洛文尼亚东部,马里博尔(Maribor)地区长着着欧洲最古老的葡萄漱,距今已经有四个世纪的历史。南方的新梅斯托(Novo Mesto)地区也盛产葡萄酒。中部的吉卡(Krka)河则是皮艇爱好者的天堂,鳟鱼是垂钓者的目标,森林、浪花、雾气调和成的鸡尾酒则是浪漫者的最爱。还建议游客前往西部海岬以深入腹地了解斯洛文尼亚,可以看到不可思议的什科茨扬岩洞群(SKOCJAN)。在深达200米的洞内,几千年凝结而成的钟乳,令人晕眩的无底洞,足以让《夺宝奇兵》的编剧惊讶的吊桥,各种造型的结晶散发着不真实的光线,从幽暗的地下到被时间磨平的洞壁,隆隆的河水经被截断成大大小小的瀑布,最终汇入湖水。

波旁王朝的末代国王查理十世安眠于此,他被称“小圣德尼”。

从岩洞出来,我们只有一个想法:一边重读《地心游记》,一边自得“我已经去过了!”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小说的结局正是发生在斯特隆博利(Stromboli)一侧。沿着亚得里亚海几公里海岸线而建的海滨浴场不让人联想到意大利又能想到什么呢?巴洛克风格的宫殿,洛可可风格的灰墁,承袭了威尼斯做法的壁画和铁器;带有钟楼的教堂,教堂内的雕塑、油画和雕刻丝毫不逊于意大利的里雅斯特(Trieste)的教堂;渔船和帆船在古老的盐田内滑行,这片盐田曾经在几个世纪内造就了当地的财富。小巷、广场、宫殿、阳台、教堂:一切都像是总督统治下的城市。

为了打破这身处意大利的错觉:请仔细观察年轻的斯洛文尼亚人。他们脸上的朝气和美丽正如斯洛文尼亚的自然风光:谨慎并谦虚,好比森林里的河流,其长度比我们看到和听到的都要长。斯洛文尼亚,是邻居眼中疑云重重的花园,过去,我们只能透过篱笆窥视园中景色。幸运的是:它现在已全面对外开放。


斯洛文尼亚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新旅行》杂志 更新:2015.11.30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斯洛文尼亚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