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自驾,西行漫记

甘肃 自驾 敦煌

甘肃

首页 > 沙漠戈壁 > 目的地 > 甘肃 > 甘肃自驾,西行漫记

爱旅行,爱摄影,爱潜水,爱骑马,爱读书,爱电影。电视媒体主持人,自由撰稿人,旅行社签约体验师。梦想隐居在各大度假酒店。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自驾甘肃自驾,西行漫记
  • 石窟石刻甘肃自驾,西行漫记
  • 沙漠戈壁甘肃自驾,西行漫记

河西

白云黄土之间,几乎没有绿色的衬托。干裂的河床,沉淀了多少年华;风化的城墙,见证了几多春秋。

人家说:不到河西,不知中国之大;可真的到了河西才知道,其实看到的不是中国之大,只是见到了自己的小。

一条公路通向天际,翻过这个坡,等待着的,只是另一个坡,千年前的驼队,是不是也走着同样的路线,穿越浩瀚的戈壁,奔向梦中的西域。

身边的黄土坡,是否埋藏了当年鏖战的现场,是否还有那些将士驰骋留下的蹄印,是否就是五百盗贼立地成佛的所在?

戈壁千里,呼呼的风声已经成为了习以为常的背景音,反倒让人感到了无尽的平静。这样的平静来自于那无言的路和一望无际的戈壁。人生而孤独,总在繁华过后体会到那深深的寂寞,但在这里,无需繁华,哪怕是干枯河床上星星点点的荆棘,也能让单调的黄色有一丝亮色。

有乐就有苦,有苦就有乐,空色相依,善恶相生,若不是无明,我们哪里来的五蕴,哪里来的爱恨情仇。黄土中,我读不出方向,读不出时光,读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却更加容易读出那星星点点的美好。在这个空间里,一切的快乐都降低了门槛,原因是大多数的时间,我们面对着无尽的寂寞和等待。不难想象那些穿越广袤沙漠的商旅团队看到一弯如月清潭时的兴奋和激动——月牙泉可以如此这般被人称颂也就不难理解了。

是不是正因为如此,这里的人才会那么虔诚地凿窟建佛,来平复那些现实的残酷。在河西这片和中原文明藕断丝连,却又是化外之地的区域,不管是从西向东还是由东向西的人们,不管是宫中逃出的宫女,还是刚走出沙漠的龟兹商队,或者是寻求无无明的高僧,在历史的长河中,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那片片的绿洲牵住了脚步,前程往事已如烟,只留下了一窟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现在的我们,已经不知道,是因为恶劣的环境,造就了信仰的寄托;还是因为恶劣的环境,保护了信仰的寄托;或者是两者相辅相成,成就了思路的辉煌。只知道我们有幸看到了这些平静而美好的雕塑壁画,看着与我们相隔千年的文字,除了默默地注视,还能做什么呢?

敦煌—莫高

敦煌是一门学问,连接东西,贯穿今古,近千年前,一道来自佛祖的光芒闪耀了这个边陲小城,千年后,哪怕精品被瓜分到世界各地,这里的洞窟依旧平静,只似一阵清风过脸庞。

因为看了全部关于敦煌的纪录片,深深被那些美好的艺术品所吸引,对即将前往的边陲小城充满了期待,一直很好奇真的站在沙山和洞窟之前,会有怎样的心情。但真的面对这满墙千年前的色彩,竟然找不到合适的感觉来表述心中的反应。终于明白,纪录片中,那些看起来不那么引人注目的个体。

那些无名的工匠们,卑微地度过自己的人生,却一凿一斧地营造出这人间的佛国世界。没有署名,没有落款,只有那些巨富权贵的供养人,才有资格在着佛前留下自己和家人的名字,正如所有的历史都是他们写就的一般。多少王侯将相,迁客骚人,穷其一生,只为了有一句关于自己的句子流传千古,不论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而那些普通人,只能成为这浩瀚史书中的背景,飞快地出现又飞快地掠过。但正是这些平凡的他们,成就了历史,让这人间天堂成为永恒。纪录片中的一句话,让我感受深刻:“如果这些普通的匠人,没有看到过这些质量上乘的金银器皿或丝织品,他们又如何在自己的作品中呈现出来呢?”正因为看到过却不曾拥有过,这些工匠将自己的向往融入了自己的作品之中,表现出了大多数普通人想象中的佛国天堂,也因此让这些作品充满了亲和力。

除了当年在这里风餐露宿,劳作死去的工匠。留在敦煌苦守青灯的还有另一群人,一群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从张大千到常书鸿,一批又一批的考古或艺术工作者前赴后继地前往敦煌,前往莫高窟,去膜拜那千年前同行的杰作。是什么样的魔力,让他们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坚守,忘却人世间的繁华,只对着石窟一座,青灯一盏,一晃数十年?每一个镜头记录下的敦煌学者,无论专业、无论出身,无不淡定而平和,生活的坎坷不过寥寥数语,但只要说到敦煌,说到莫高,说到壁画,眼神中便充满了精神和向往,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骨肉一般。

在莫高窟中,时间仿佛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要素,历史和现实,真实与虚幻在这里混杂,分不清哪些文字是千年前的,哪些笔画是刚刚修补的。每个置身其中的人都会忘却凡尘琐事,只专注于光圈范围内所呈现的一个个平和淡定的菩萨面孔,手中的笔和泥不曾停下,从临摹到创作,一晃便是数十年,于一个人就是从风华正茂到风烛残年,对两个人便是感动世人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对于敦煌而言,不过只是一丝清风过脸庞,几片色彩斑驳落而已。所谓历史感中隐含的悲观,应该就来自于此吧。

但是积极点想,人活一世,草活一秋,天下熙熙,何处安我心?黄沙漫天,青灯冷窟,佛影婆娑,何处不能安我心?

天子戍边,猛士用命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不管是起于营垒,还是投笔从戎;哪怕古来征战几人还,我亦要封狼居胥,哪怕马革裹尸,将军白发征夫泪;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车过嘉峪关,黄土逐渐变少,绿色多了起来,高速公路边也出现了整段整段的土堆——长城的遗址,哪怕只剩下矮矮的小土坡,却依旧不怒自威,宣示着中华帝国的主权。这粗犷的风格,不由让人热血喷张,回想几天前在嘉峪关外的戈壁中驰骋时的苍茫,才明白为什么会有霍去病那“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气概。

当王朝的首都还在长安时,中华帝国必须是以一个横跨亚欧大陆帝国的姿态出现——在稳定的东部地区以外,国家的边境一定要向西延伸,才能保证首都的安全,因此西域必须牢牢控制在中原王朝的手中。除非是力不所逮,但凡有所余力,就会倾其精锐,远伐西域,汉武唐宗,莫不如此。所谓“天子戍边,猛士用命”,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而一旦放弃西都,王朝东迁,便再难有这样的动力,只会一路向东,直到定都北京,从此中华帝国便只偏安一隅,不再是一个胸怀天下的大帝国,一直到坚船利炮打破海禁,才重新回到世界大家庭中。

在敦煌的纪录片中,有这样一句话:“穿过茫茫沙漠和盗匪横向的西域就抵达了敦煌,商队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之后就是相对安全的河西走廊……但到明朝设立了嘉峪关后,敦煌便被中原王朝抛弃,自此逐渐衰落……”走在嘉峪关以西的河西走廊,黄土连天,了无生机。

我坐在土地上,我看着老树上,树已经老得没有模样;我走在古道上,古道很凄凉,没有人来也没有人往;我不能回头望,城市的灯光,一个人走虽然太慌张;我站在戈壁上,戈壁很宽广,现在没有水有过去的河床;我爬到边墙上,边墙还很长,有人把画刻在石头上;我读不出方向,读不出时光,读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甘肃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5-10月来玩最佳。
甘肃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zia鱼小缺 更新:2017.07.31

自驾 石窟石刻 沙漠戈壁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甘肃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自驾 石窟石刻 沙漠戈壁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自驾 石窟石刻 沙漠戈壁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