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山脉另一端

一个行者的死亡(五)

印度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印度 > 喜马拉雅山脉另一端
王铁蛋
订阅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拿出精神病证明说的确如此。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现在想起来,可能是那个终年多雨的小镇让她彻底迷失了。不论是诉说着被英国殖民的往事的古老建筑,还是被云轻轻覆盖的喜马拉雅脉,抑或是那一小杯黑茶,都能看到23岁的她的影子。”

穿过那厚重的雨帘,阿北找了个店放下了负重在肩的20kg的行李点了一杯苏打水开始捋清思路。虽然经常会充斥着“我是谁”“我在哪”“我来这里干嘛”的问题,但这一夜总是要过的。找到trip advisor推荐的那个店睡了一宿,第二天找车去大吉岭和二人组汇合。印度的吉普车酷得要死,好像行驶在路上分分钟都会变形一样,里里外外都透着“我们军事力量雄厚,不信的话颜射你”的感觉。

大吉岭是个海拔2134的城,二人组的中国小弟弟说跟他的家乡很像,坐着吉普车似乎一路上都是在上坡,云雾缭绕烟雨蒙蒙。她对这里的记忆就是从雨和雾开始的。

摄影/阿北vento

不知道是因为北方常年干燥的气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对一切有关水的东西都格外偏爱。但又因为旧友的离去,这湿润的气候让本来就浸满雨水的心情更加沉重。

大学时期曾有个姑娘与阿北玩的不错,但自从谈了恋爱之后就神龙见首不见尾,交流和玩闹的次数也骤减,这让本身就难以和人交心的她万分难过。对其男友霸占了自己女友的嫉妒让阿北每天与那女生绝交八百遍。一开始她以为只是生气好朋友不陪自己玩,后来才发现是因为曾经的朋友们在慢慢离她远去,而自己已经不属于他们生活里的一部分了。那种无助和乏力感吞噬了原本依赖感就很强的阿北。那时才明白许久以前她父亲说过的一句话:
“朋友,就是会随着时间逐渐远去的一帮人。”

当时阿北还在跟父亲争辩,现在真是服气的五体投地。

但这里让阿北失落的不是那重色轻友的无情婊,而是另一个朋友。得知他开始奔向新生活了之后阿北开始慌了,从未如此的不想独处,便急切的想和二人组汇合。
下了车,天上飘着蒙蒙细雨,阿北找了个咖啡馆喝点东西暖身子蹭Wi-Fi,结果那还没有无线。老板是个她无比熟悉的高原脸,惊讶的同时询问哪里有住的地方,他打了个电话后给了一个地址。
到现在也难以忘怀那老板的眼神,有惊讶,有热情,但让阿北记忆最深刻的还是“乡愁”。不知道是自己猜错了,可那种原属于同一血统的亲切感真的是难以表达。

阿北道谢过后按照他给的地址开始了新的征程。去过重庆的朋友都知道,那里的路几乎没有直直向前的,一直都是往上走,不知道哪里有条向上的小路就可以通往另一条马路。阿北背着20kg的登山包,一直在爬楼。在同一条小路转了4遍还是没找到之后,终于放弃了,随便钻进了附近的一家看起来是新装修的客栈。

阿北曾无数次说过世界之渺小缘分之奇妙,对大吉岭完全没有准备和了解的她并不知道一场长达30天的旅行在等着她。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看到二人组大胡子Camel的笑脸和中国小男生,有了一点点的安慰。点了两支啤酒,在所谓的“酒吧”坐了一晚上。他们向阿北出了柜,阿北也坦白自己不怎么样的心情,天南海北一顿神侃,回到各自客栈之前相约第二天转这个小城。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大吉岭是印度北部西孟加拉邦的一个小城,依而建。1849-1947年一直都属于英国统治。洋鬼子看中了这里的地理和气候优势和欧洲热捧的大吉岭黑茶,在此营建英国士兵的疗养地。这里有藏族人印度人,还有尼泊尔人,服饰也是多种多样,但都有同一个特征——暖和,因为是高原,又是背风坡,所以夏季十分凉爽,有时候还挺冷。他们徒步走到tiger hill,乘坐了玩具火车,虽然没看到太阳,可并没有影响她对这地方的兴趣。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由于曾经受到英国殖民统治,这里的教育算是东南亚质量比较高的,校服也是英式设计。

摄影/阿北vento

高原的云朵。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这两天他们一直在到处转,并且她发誓再也不要同时跟两个有联系的基佬一起玩,自己永远是第三者的那种操蛋感觉。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二人组已经睡去,自己则下楼和客栈老板聊天。

老板satyan是尼泊尔人,在香港酒吧当调酒师,现在回到印度做生意。和阿北一样习惯晚睡,调美味的鸡尾酒给阿北喝,又陪她下国际象棋。他是第一个让阿北下棋有战斗的感觉的人。在喝到晕晕乎乎的时候satyan邀请阿北做店里的义工,来给店里画画。阿北晕晕乎乎的就答应了。阿北怎么也没想到和这不靠谱的射手座老男人数月之后在尼泊尔又遇见。(此处阿北一头黑线)
隔天早晨吃了个big breakfast 之后送走了二人组,开始了与这小城的朝夕相处。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日子平淡得过着,画画,到处乱逛,带着kindle在下雨的时候躲进茶馆写游记。也是因为阿北下雨天看书的习惯,随身带的唯一比较好用的电子产品被雨水泡了,给后来的行程造成了极大的不便。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将死之人阿北翻了个身,开始怀念起在大吉岭的日子。那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还在耳边。

她知道那时的她还飘在天上,这么呆下去并无义于自己,但她就想那么呆下去,化成大吉岭的雨水也好,茶园中的一颗杂草也好,她只想这么呆下去。
大吉岭,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和印度其他地方的炎热、脏乱差不同,这里连乞讨者都很少见,整个城市干干净净,人们也平淡快乐。晚饭后会看到大雾之中的广场上,巨大的led屏幕播放着各国新闻,周围黑影幢幢,偶尔有小商贩兜售masala tea和饼干。
阿北曾经和一个意大利的sweet girl厮混在一起,经常来广场上聊天吃零食。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或者坐在路边的亭子下看书,总会有猴子拖家带口的过马路。

摄影/阿北vento

跟着店里的中国小哥和英国女走了许多路,他们来到了一个曾经的藏族人避难场所。多余的不说,请看下图。

摄影/阿北vento

那年近期颐的藏族老人沧桑面庞上每一条沟壑都写满了故事,阿北握着她的手,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知道别人怎样,每一次遇到流落在外的华人阿北总会有种很复杂的感觉。
他们跟自己是同样的祖先,血脉相连。
但因为战争,苦难,或某些原因不得不移居到异国他乡。
但你们知不知道最痛苦的其实不是开始新生活,而是被曾经深爱深信的家,亲自赶出门。在某一个瞬间她突然理解了遇到的部分马来华人总是在控诉祖国包括国人的一切,那是爱到极致却被背叛的愤恨。他们才是真正爱国的人,是如果祖国面临危险,会第一个冲上去保护家园的人。
他们可能在深夜里想念曾经的祖国,但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生活。
想到这里,阿北不得不悲哀的想到了自己,并且在某些角度上十分能理解他们。

摄影/阿北vento

这位大叔见到阿北的时候,那眼神似曾相识,反复回忆想起正是刚到大吉岭那天那家咖啡馆老板的眼神。匆忙聊了几句之后想拍照留念,他手无足措,最后留下了这样一张照片。他对阿北说她才是原始的蒙古族,她难堪的笑了一下。

她想,不知道多少像她一样的蒙古人在外面介绍自己的时候会用什么样的词藻,或者什么样的心情来形容自己的来历。但此时的她那“难以形容自己的是哪里人”的悲凉心情被扩大了无数倍。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satyan有次去距离锡金国只隔一条河的地方把她带上了,骑着重机车奔驰在路上,远远的能看到堪城章嘉雪山。下了那么久的雨,那天很给面子的停了。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不靠谱射手男satyan。尼泊尔人在印度开店,在香港工作。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那天回来的时候下着倾盆大雨,satya和阿北被淋成了狗。

天气越来越冷,冷到爬起来洗澡已经要靠勇气和作为人类最后的文明来支撑。但是这样的天气有一个好处就是越来越晴朗。此时已经接近9月末。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店里来了一对以色列的情侣,找到了一个41岁的英国佬想徒步香格里拉国家公园去看堪城章嘉,还差一个人,便叫上了阿北。阿北一开始犹豫的,但不想最后平淡的度过这几天便答应了。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浑身发痒彻夜未眠,可能是之前被某不知名小虫咬了一下,隔了一段时间没什么反应,直到这天晚上才爆发出来。第二天一早果然Menstrual cycles到了。高原徒步+彻夜未眠+浑身发痒+Menstrual cycles,想想都怕人,但临阵脱逃也不是君子所为,也硬着头皮上了。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了解的人都知道,阿北不怎么正常,睡眠不足的她尤其不正常。结果那天不出意料难受的要死。整个人就像飞大了一般,各个辨别功能尽失,五感被提高了无数倍。

Singalila国家公园位于大吉岭西部的尼泊尔边界,是西孟加拉邦最西北部的徒步地点。徒步期间,随时可以看到干城章嘉的身影。

徒步路线:从大吉岭以西30公里的Maneybhanjang出发,到Gairbas或Kalipokhari过夜,第二天晚上抵达Sandakphu;第三天开始启程下到Rimbik结束或继续一路向北途经Sabarkum和Phalut,然后下到Raman后在Rimbik度过最后一晚。如果将Bijanbari作为终点,还需要增加一天的路程。
徒步时间:通常可在大吉岭找旅行社规划3、5或6天的徒步行程,费用每天1500卢比/人,包括导游费和租车费。

那场景现在想起来都还很搞笑。第二天坐上去往尼泊尔边境的吉普车,开始为期三天的徒步。全线路没有到开通的时间,所以只能走一小部分。我们四个人拼了一个导游,全程带领我们。

摄影/阿北vento

第一天是最痛苦的。各种身体不适,加上轻微高反,还要拼命一直爬,要不是pad不能用了坚决不带那沉得要死的单反。不过看最后那景色,阿北忘记了之前所有痛苦。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有一张图没有在阿北相机里,却深深的印在了她脑袋里。到达基地的那天傍晚她自己出门散步,绕过了一座来到的后面,那场景让叽叽喳喳的阿北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站在半坡上看对面的,那距离她很近,顶上铺着的云海,像是上帝倾倒它在人间的那一刻,时间静止了。
此时此刻的阿北已经不存在了,消失于这天地之间。
……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一起徒步的那个41岁英国佬经常会像叔叔一样跟阿北聊天。他今年41岁,在剧院工作,私下里喜欢玩音乐,刚刚离婚,有个10多岁的女儿,还有个漂亮的法国女朋友。大家带了一大包叶子在路上飞,可阿北那时候还没有真正飞起来。

摄影/阿北vento

恋恋不舍告别堪城章嘉回到了大吉岭,稍作休整出去吃东西。第二天就要离开了。

经常光顾的一个小餐馆里数次碰见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点餐也是用手机翻译。阿北肯定他也是外国人,但一直没有上前搭讪,只是每次吃饭的时候偷偷瞄几眼,心里才想了无数个他在此停留的可能。可能他是游客,抑或是爱上了这里某个姑娘。在离开之前又在同样的店里碰见他。这次阿北坐到了他对面,问出了藏在她心中已久的问题。
“我是泰国人,来这里读书。”

第二天上午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就像是30天之前那个下午的小雨一样。阿北背着一大一小两个包找到回siriguli的吉普车,41岁大叔去送她。拥抱,告别。

阿北坐着车,一路向下奔去。身后的大吉岭逐渐消失在了那雨帘中。

印度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王铁蛋 更新:2016.08.16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印度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