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庄园的白狗、马驹、团鱼,秀逗又狡黠

江西 上饶 婺源 县郊 文学庄园

上饶婺源文化与生态旅游区

首页 > 田园 > 目的地 > 上饶 > 这庄园的白狗、马驹、团鱼,秀逗又狡黠
杨怡
订阅

中国作协会员;上饶师院客座教授;《三清媚》杂志编辑。曾获青年文学新人奖。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白狗、马驹、团鱼……这个庄园的这些小家伙有时觉得,远远地凭想象力打量文学更好。

它们懂得的,文学气息重的地方,总是有所隐伏。

长在一只庄园狗身上的漂泊文学

摄影/觉非行记

在这座文学庄园,白狗和其他小牲畜与文学之间的距离是三厘米。

尽管它们也懂得那种光荣,它们懂得,至少在这文学庄园里,不必面对心灵猥琐的人们,不必动用很负面的形容词。

摄影/觉非行记

安定的庄园里,人人都想过安定日子,又不情愿太远离苦难刺激。所以哪怕是在文学的领地里,哪怕是在以文学为话题的庄园里,我们与文学和庄园终隔一层。

也因此文学庄园除了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也可以被还原为一种纯粹的精神活动。而这庄园里的小白狗,某些时候也想摆脱自己文学动物的身份。

就像它们从前不断反省和不断练习一只文学狗的呼吸方式。它们也懂得在某些时刻及时脱离,重新做回自己的世俗角色。

摄影/觉非行记

于是狗啊、马啊、鹅群啊它们和庄园里的人分享的,不止是看到什么、想到什么,还有它们愿意和文艺青年形成的共谋。

它们懂得古树下会有一个庙基,若是从前那庙还在,一尊文殊菩萨会最先开口和这庄园的一切说话。人类的文学可以引申和设想,写出更多篇幅。它们的文学却是“到语言为止”,做各种动作来表达。

它们对文字的领悟能力不那么好,最多能理解那十几个字的题记吧。它们向热爱文学的人学习的是最大的情感载体,是双面的自己。而人向它们学的是天然的呆萌。

秀逗又狡黠,或许这就是庄园白狗身上的漂泊文学吧。

连湖中的团鱼都探出头,看看这座文学庄园里都有谁

文学庄园可以拥挤到再也挤不进一个人,也可以空寂到没有任何邂逅与告别。

然而湖里的团鱼却探出头来打量着这些以文学为主题演来演去的人,当然这只豁然的甲鱼,把地面上的每个人都看作演员。它想得到,文学这样的戏码换了没心没肺的人来演,就演不成了。

摄影/觉非行记

它在水里待久了,觉得湖里的世界闷声闷气觉得自己好像得了抑郁症和厌食症的时候,就跑到岸上来。

它喜欢吃七八岁男孩吃了一半的果丹皮和棒棒糖,它吃完这些好吃的东西后喜欢探知人心。它常常抱着一种希望,希望有人能收留自己,然后它的精神可以被赋予人形。

当它知道这个文学庄园里的人,是那么地善和软弱,它真的奢望能留在这里。

摄影/觉非行记

除了果丹皮和棒棒糖,它还想尝一尝印刷出来的杂志是什么味道。如果它觉得不好吃,它可以怒气冲冲地走掉,毕竟它也清楚了人类所谓的精神食粮是什么味道。

这只团鱼的初衷,是来看这文学庄园里都有哪些人。

摄影/觉非行记

不过它突然发现,文学是一门帮人隐身的法术。这里的人什么都没有,只仿佛有一个心事、一声叹息和比别人高一点的梦。

它随处遇见的,三分之一在隐身,三分之一在相依为命,三分之一布满针尖。

摄影/觉非行记

这个地方尽管在世俗人类的眼里像一个漫不经心的错误,它却会为一个孤独的人吹熄灯盏,会将你在惊蛰之后揣入怀中。

摄影/觉非行记

这只团鱼看到文学庄园里的人,在夏日的稻田里,缓缓走过、不紧不慢。它此刻真想领养一个文学梦想,真想伪装成一个文艺青年。

它想学写一篇好文章,让世人记住了文学庄园。

一群马和一些文艺青年,天堂般的情分

摄影/觉非行记

就像张小娴说得:人在动物心里,留下的不过是味道,而不是相貌。

一匹马的脑子里没有一大堆的东西,比如:心病、暗伤、风度、风韵、头发中的灰白发、感到眼熟的青年。它光在意你身上的味道了,有没有那一种透彻的味道,有没有那一种宽容的味道,有没有那种它们至少有一半熟悉的味道。

摄影/觉非行记

接受好品格和好天赋的人身上的味道,接受普通人身上庸常的味道,好像它们鼻腔里拼兑过很多味道,盛装着各种人和情绪。很像一场考试,宛若附了身的气味越少它就越不能及格。 

可它们唯独愿意为一种味道去等待去按捺。

摄影/觉非行记

这种味道单纯到不可比方,单调到无法延长。这种味道不是繁荣市面上的味道,不是蜜汁浸泡过的味道,而是形制复杂、多少有些抽象意味、有一点辛苦黯然却没什么不好的味道。

不是和乐的味道,不是勇猛的味道,而是适切。

摄影/觉非行记

这样的味道唯独在热爱文学的青年身上保留下来。这群马在这些文艺青年身上嗅到的,是这个天大的世界中以童年的标准对待爱憎的味道。 

年年岁岁马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在文学庄园这个翠润、清净、简洁的域名上,谁都没有把握比较,一匹马和一个人的长久。

凉水起青苔,太纯粹难道不也是一种矫情?油盐酱醋也好,花海茶海也好,人马之情也好,文学庄园这张名片既不是虚名也不是一生一世。它是几生几世、风懒水静、总有一些无中生有的爱情故事的。

如今,大家急匆匆地去抢一个时髦概念的时候,一座文学庄园会不会显得太清高太固执和太投入?我想着卞之琳写过的《望》:“辗转在灰沙里/ 幸亏还有蔚蓝/ 还有仿佛的云峰浮在缥缈间/ 倒可以抬头望望这一个仙乡”。

摄影/觉非行记

当人总在介乎梦境和现实之间的微妙状态,庄园的白狗、马驹、团鱼比我们更活得不坚定。

它们在这个风好水好的地方踩下泥泞又世俗的脚印。

它们知道可以不必解释自己的世俗。

之所以停留在这座庄园,不是因为外面的际遇太平淡,外面的街上尘土飞扬,也不是因为自己的悠然独立,只是因为似乎前世有约定。

婺源文化与生态旅游区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杨怡 更新:2016.08.16

田园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婺源文化与生态旅游区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田园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田园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