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07欧洲文化之都误闯东正教事奉圣礼

罗马尼亚 锡比乌 东正教 天主教 教会分裂 弥撒 礼仪 事奉圣礼

罗马尼亚锡比乌

首页 > 基督教 > 目的地 > 罗马尼亚 > 在07欧洲文化之都误闯东正教事奉圣礼
南蔻
订阅

《城市中国》编辑,十五言撰稿人,混迹头条、新浪等各大博客自媒体,带着“职业病”去过的国家大约三五十,还在增加中。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对于中国而言,关内和关外的佛教不一样。对于欧洲而言,东边、西边和南边的基督教也不一样。在关内传教的,无论是哪种,普遍会被叫做“洋和尚”,那么关外呢?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哈尔滨的一个地名,那里曾经是圣尼古拉教堂所在地,在现在的地铁站“博物馆”(黑龙江博物馆)那里的那个十字路口,后来被夷为平地,但是老一辈的人,甚至二十多年前风靡大江南北的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开场,依然把那个地方叫做——(南岗的)喇嘛台……

东正教在国内的知名度,就以这种很有喜感的方式开场了。

锡比乌的街景,“老房子在看着你”是一大特色

罗马尼亚的全境都位于当年东罗马的势力范围,因此大部分人,尤其是特兰西尔瓦尼亚高原以下地区,遵循着东正教的传统,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东西”的分裂要从古罗马算起,先是332年君士坦丁一世迁都拜占庭。迁都的原因其实并不难理解,公元4世纪的时候旧大陆上4个大帝国扎堆出现(其余两个是萨珊波斯和印度笈多),除了汉朝因为有青藏高原而处于“边缘”之外,剩下的无不以两河流域为最大的宗教、文化和贸易中心。罗马的地理位置太偏僻了,周边缺乏农业文明所需的大片平原或者高原,并且还要承担高昂的海运成本。为了保护东部的农业和贸易,显然拜占庭的位置更加合理。

是高原,也是城,房子一层一层

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

君士坦丁的迁都并未把罗马和拜占庭处理成“帝都”和“魔都”差异化竞争的状态,反而为分裂埋下了伏笔。皇帝皈依基督教,抛弃了“异教徒”(实际上是元老人脉扎堆)的罗马,虽然罗马总教区的地位依然比君士坦丁堡高一级。但等到395年将基督教设为国教的狄奥多西一世一死,罗马分裂,两方也平起平坐了。但西罗马的灭亡反而增加了教会的统一能力,在经历了两次小型的分分合合之后,东西两大教会终于在1054年因为“大礼仪之争”,双方领导互相开除对方教籍,分裂成了天主教(罗马公教)和东正教两部分。而现在中国人口中的“基督教”,则特指新教,尤其路德派、加尔文派、福音派等分支。

东部的雕塑主要是浮雕的形式居多

自从基督教第一次分裂后,两边的宗教行为,也走上了不同的发展之路。简而言之就是,东正教更加强调光辉和神秘的感觉,仪式也更为繁复和传统,意在描绘更为具象的辉煌的天国形象(波兰一牧首在我参观他们教堂时说的)。并且因为726年利奥三世受伊斯兰教的影响捣毁圣像、十字架,而位于罗马的教皇额我略二世惩罚了皇帝这个典故,按照天主教徒的调侃就是,“他们是不拜偶像了,改拜画像了”。这也是为什么拜占庭帝国的宗教文化总是以金色的马赛克和壁画神像的形象出现,而身为西罗马“后裔”的意大利,则出了米开朗基罗、贝尔尼尼等一大批雕塑家的原因。

花窗还是那个花窗,锡比乌的路德教堂还是老样子

除了在细节上多了一些东部特色——木雕

虽然没受过洗,但是我依然习惯每到一个地方都去一下那里的主教堂,无论天主教的、路德宗的还是加尔文宗的,看看当地的特色,有机会与神父或者修士聊聊天。亚伯拉罕三教中,基督教各宗(新大陆的一些不算)算是最“不怕聊”的,也对参观教堂这件事情持比较开放的态度,甚至还欢迎人们在非弥撒时间问个问题。个人觉得这对消除认知隔阂,促进了解,缓和一些矛盾其实有着非常大的作用。而在基督教各宗中,天主教和东正教,以及一些相对传统的新教分支,会把传教的任务交给神职人员,普通信众会认为自己毕竟不是神学专业出身,很多想法都是妄念,甚至是无知的表现。曾经有人说自己家附近(在国内)的犹太教堂门口搭了台子,他以为是犹太教的活动,没见过,很好奇,于是去看,结果主持的老太太张口就说“你知道耶稣基督吗”,然后他就凌乱了——大妈你乱入了,犹太教没《新约》……

主教堂的背后有一大片拱廊,非常壮观

虽说罗马尼亚整体位于“东罗马”,但基督教的分裂既不是按照地理方位“咔嚓”一下一刀两断的,也不是按照现代国家选择的宗教分支强行“打击异教徒”的。只能说,某个国家信某个教的多点,而已。对于罗马尼亚而言,虽说非官方认定的国教是东正教,但也架不住高原上匈牙利Szekely族多,信天主教的也多。因此,在高原的各城市上,往往主教堂有两个,一个天主教的,一个东正教的。

精神抖擞的老爷子。

东正教各教区是相对独立的,虽然主流将君士坦丁堡牧首的位置抬得更高些,但也没有管辖其他教区的特权,反而莫斯科大牧首相对而言影响力更大。——那么,当君士坦丁堡变成了伊斯坦布尔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呢?该怎样依然怎样呀,无非税高些。伊斯坦布尔前些年一次大的弥撒还吸引了全球的记者呢。可兰经里明确说了,亚伯拉罕三教以外的才是卡菲勒(异教徒),而如果没有清真食品可用的时候,是可以吃兄弟宗教的食物的。不知道这事的,只能说他们的阿訇太差劲了。

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撒在墙上

除了“东正教”这一说法之外,还有个“东部基督教”的说法,有4个分支:Eastern Orthodox,东部正教,即普通说的“东正教”,含君士坦丁堡和莫斯科共15个独立教区;Oriental Orthodoxy,东方正教,只认前3次大公会议,6个独立教区:亚历大里亚、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叙利亚、亚美尼亚、Malankara Orthodox Syrian (在印度);亚述教会,主要指中东和土耳其地区的基督教;Eastern Catholic东部的天主教,是正经的教皇领导的天主教教区,十字架上多一横,特别容易和“底下再多一提”的东正教搞混。——也就是说在历史上很有存在感的希腊东正教和俄罗斯的东正教是一个东正教,但曾同属苏联的俄罗斯国教和“亚美尼亚东正教”(专有名词)不是一个东正教。是不是更晕了?

看到这样繁复而泛着金色光泽的,一般是东正教的教堂

欧洲基督教的教堂一般有两种制式,“拉丁十字”竖长横短,长边朝西,长方形是简化版;“希腊十字”四条边等长。虽然威尼斯的天主教堂有“希腊十字”的,那是当年受到拜占庭的影响较多,但东正教的教堂我还真没见过“拉丁十字”的。这也与弥撒的方式有关,天主教的是可以坐的,“长边”的室内是一排排的条蹬,底下的踏板不是脚踩的而是跪拜用的。而东正教的弥撒(中文译作“事奉圣礼”以示区别)则是要全程站立的。偶尔入口处会有座位,也是为了身体不好的人士准备的。跪拜的时候,则是直接跪在地上。

一不当心进去,正遇到事奉圣礼。

东正教的教堂也是坐东朝西的,虽然耶路撒冷实际上是在大部分教区的西边罢。也有解释说这代表了礼拜者从罪恶的黑暗中(西)进入到真理的光亮中(东)。大厅之后有一扇屏风(或者说壁龛?)将至圣所与教堂中殿隔开。祭坛前方有一大门,两边各有一小门。门和屏风上绘有圣画像。“拜一面墙”在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中也是如此,因为毕竟都是反对偶像崇拜的。而祭台上的物品,有眼尖的天主教徒说,“唉,他们跟犹太教一样,用的是七烛台呀。”

有些人未等到结束便陆续散去,但还是有个小姑娘站在光亮处。

与天主教的弥撒持续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不同,东正教的事奉圣礼是个体力活,普通的就要站一个小时,碰到圣金口约安事奉圣礼或者复活节等隆重的,站两三个小时是标配,因为东正教认为在进行着神圣的仪式时坐着是失礼的。因此有天主教的参观了东正教的仪式后感慨,“我们是不是太不正式了?!”“我们是不是太简陋了?!”可是当年“大礼仪之争”的时候,东边的“神秘主义倾向”和“奢靡”也正是罗马这边大加批判的哈。而东正教内部,也有争论说动辄两三个小时的仪式在现代社会是否还可行,部分现代主义者认为“心意到了即可”,但也有人认为“繁冗的仪式才是虔诚的表现”,前者属于“速食主义”,是不对的。

东正教普通的事奉圣礼全流程请见http://www.orthodox.cn/liturgical/prayerbook/daily/divineliturgy_cn.htm

教堂外的装饰物

作为一个不虔诚的人,无论在科隆还是米兰都没能坐稳弥撒全程的我,显然是站不稳东正教的一个多小时了。半途撤退是可以的,在科隆的话人们用颇有中世纪风格的单膝跪(男)和蹲礼(女),这边很多人是直膝弯腰,右手碰触地板。另外有人可能比较担心看事奉圣礼时不是东正教的怎么办,在领圣体圣血的时候怎么办,据说只是不拜别人的偶像,不领便好。但毕竟本是同根生,有几个圣母像是两边都会拜的,比如梵蒂冈和圣彼得堡的喀圣母像,还很贴心地在说明中提到分别是东正教和天主教都承认的画像,可以拜。有站到过领圣体血的天主教徒曾剧透说,东正教有的教堂是饼溶在酒里拿勺喂给群众的,与电视上大家都见过的天主教的仪式有着很大的差别。

回到市中心的广场,“老房子又在瞪着你”

从教堂出来,就可以重新认识一下锡比乌Sibiu这座城市了。它位于罗马尼亚东西南北的正中间,是2007年时被欧盟评出的“欧洲文化之都”,也是福布斯2008年评选出的“欧洲8大田园城市”之一。

情侣们在晒太阳

1191年,教皇塞利斯廷三世为日耳曼裔的居民成立了教区,当时叫做Cibinium,这也是“Sibiu”这个名字的开端。由于位于高原的边缘,14世纪时成为贸易中心。特兰西尔瓦尼亚高原也因为有了7座这样的德裔城市而被叫做Siebenbuergen(seven citadels,7座城堡)。1860年时,东正教得到了哈布斯堡王朝的允许,将主教堂设在了锡比乌,这也是前面所说狭义的东正教那15个自治教区之一的罗马尼亚教区的最高(地位)教堂。不过虽然锡比乌是文化中心,但却不是高原(行政上叫“中部”Centru)的的政治中心。政治中心在临省Brasov。

孩子们在玩水

虽然身在高原,但锡比乌还不属于“死活不信东正教的那几个匈牙利省”,下大约七八成的人属于东正教,而上的比例则更高。但是从锡比乌往北跨到Mures(最著名城市就是德古拉的出生地锡吉什瓦拉Sighisoara)、Harghita、Covasna省,就真到了“Szekely族的心脏”,不光是信仰变了,传统、文化,甚至是语系,也变了。

锡比乌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南蔻 更新:2016.08.18

风情街 古城古镇 基督教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锡比乌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风情街 古城古镇 基督教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风情街 古城古镇 基督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