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姬陵脚下

一个行者的死亡(六)

印度阿格拉

首页 > 特色建筑 > 目的地 > 印度 > 泰姬陵脚下
王铁蛋
订阅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拿出精神病证明说的确如此。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大吉岭已经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阿北把头扭过来看着前方。一个浑身地主气的阿三正在跟她显摆自己的英语,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摆弄着手里的尤克里里。在印度她已经遇到过太多跪舔洋鬼子的印度人了,以说一口英语为骄傲,甚至不愿意使用自己的语言。一夜火车过后早晨到了加尔各答,那时候她还不知道Sudder street,不知道泰戈尔故居,只是在很久之前听说过特蕾莎修女的故事,以及她创立的垂死之家。

加尔各答是印度最大的城市,也是东方最大的商业名城之一,印度主要港口,现为西孟加拉邦首府,距今300多年的历史。英属印度时期的首都,也是东印度公司的总部所在,当年英国人就是在此港口运送鸦片到中国祸害中国人民的。由于受英殖民影响较大,迄今仍然保存有大量当时遗留的维多利亚风格建筑。在这里历史上曾产生过3位诺贝尔奖得主:泰戈尔诺贝尔文学奖;拉曼诺贝尔物理学奖;德蕾莎修女诺贝尔和平奖。

那天早晨6点多到的这个城市,看到晨光之中的它比瓦拉纳希繁华,也和它一样的肮脏。在上一站darjeeling失去了所有好用的电子产品,只剩下一个只能打电话发短信微信的手机(fucking windows phone)。打了出租车问司机哪里有很多hostel,他直接给阿北载到了这条街。问了几家价格,最终选了maria。估计那建筑有些年头,有的房间还挺脏,但让阿北欲罢不能的是那高高的吊顶和古老家具,沉重门栓上凸凹不平的质感——满满都是故事。这里一切都好,房间干净,独立卫浴,唯一操蛋的是那里没有wifi。一直没办电话卡的阿北,网络对她来说比命还重要。不过还好,客栈对面就是个有wifi的迷你快餐厅。那天她为了蹭wifi在小店里坐了一整个下午;也就是那一下午,改变了原本非洲之旅的计划。她遇见了让阿北改变路线的两个人——小小夫妻。

摄影/阿北vento

不知道是跟马来西亚太过有缘还是怎样,总是在她最迷茫的时候出现善良的马来华人来温暖她。

他们带她去找苹果店修ipad,陪她找相机专卖店买包,和她一起穿过纷乱嘈杂的人群行走在这城市中。他们的出现让本来迷茫不知所措的阿北倍感安慰。

摄影/阿北vento

加尔各答虽说是大城市,可除了规模大一点之外并没有让阿北感觉到大城市的舒适。在垂死之家做义工的旅行者们几乎都聚集在Sudder street。在游荡了几天之后阿北搬去了另一个全是中国客人的青旅,店主是两个在当地念大学的中国小伙子。有个同是房客的姑娘得知阿北在寻找画画的工作,告诉她她曾在agra住了一个新开的hostel,可能会需要画墙绘,店主是阿三,在中国呆了7年,会点中文,会用wechat。并且将联系方式给了她。联系之后对方说确实需要画墙绘,却一直不肯在电话上谈价格,一定要和阿北当面谈。这不免让她心生怀疑。可是在这里又实在无聊,所以即使怀疑着也答应下来了。当天那阿三店主给阿北买了两天之后到阿格拉到火车票。逛了一天,吃了顿久违的重庆火锅,在倒数第二天与小夫妻和另一个住在附近的湖北IT男约好一起混进垂死之家义工的队伍去体验一把。

阿北问那个it男为啥来做义工,他给了她一个非常简单易懂的答案——好玩。她以为与他只是一面之缘,后来那纠葛的缘分真是让阿北不得不赞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特蕾莎修女,(1910年8月27日—1997年9月5日),是世界敬重的天主教慈善工作者,主要替印度加尔各答的穷人服务。于1979年得到诺贝尔和平奖。1950年,德蕾莎修女与其他12位修女,成立了仁爱传教修女会(Missionaries of Charity;又称博济会)。第一所垂死者收容院在1952年八月正在成立,当时在入口处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尼尔玛.刮德”, 按孟加拉语的意思,就是“静心之家”。七年后,德蕾莎的‘仁爱传教会’分别又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和兰奇设立了两座这样的垂死者收容院。

1960年代,德蕾莎修女的收容所在加尔各答成为知名的地方,在街头生病、需要帮助的患者都知道这个能够让他们安息的地方,收容所开始急速成长,因人手不足,开始招募世界各地的义工,透过义工的口耳相传,也打开了世界的知名度。 

垂死之家首页: http://www.motherteresa.org

第二天早晨她脚被割伤,前一天晚上也没有睡好,情绪十分不稳定。再加上那地方蚊虫太多叮得阿北真是抓耳挠腮上蹿下跳,就借着晾衣服跑到天台偷懒。许久之前她听说过修女,还曾被她的事迹感动过。但当她今天终于接近她的时候,她却没有那么多想象之中的仁爱之心,看着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穷苦的人们,阿北只有隔夜的迷糊。啊,承认吧,你只是个自私自利的普通人而已。那些英雄梦,只是忽然之间迸发的热情和英雄主义情节罢了。这些默默无闻勤恳做事的人才是真正的牛逼啊。

义工的工作内容有洗衣晒衣喂食和清理身体,一天下来也挺累。下午结束之后他们就去逛街了。垂死之家有一些来自中国的义工,但阿北与他们并无太多交流。

收拾妥当准备当天晚上乘坐火车去阿格拉。告别要去机场的小夫妻,阿北在火车站等了两个小时,吃了两条饼干才登上火车。第二天在车上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随身携带的尤克里里丢了。估计是昨晚忘在了站台上,而她的登山包刚好挡在了琴的前面。what,the,fuck.她用头撞柱子有一分钟,停下来叫了一杯玛萨拉茶理智的思考了一下。“我这次,绝对不能,白去。”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加尔各答的最后一夜

当天晚上到了阿格拉,小破车站一样的混乱。她等了十多分钟有个身高和她差不多瘦不啦叽的阿三走过来问她是不是vento,她问对方是谁,他说就是hostel的店主。然后看微信确认了下对方的身份就上了他的车,手里紧紧攥着14年从新疆带过来的防爆喷雾,心理想了无数个治服对方的体位。到了hostel阿北小惊讶了一下,规模不小,两栋住宿楼,一个草坪修剪整齐的大院子,和独立公共活动区域。而且住客几乎都是洋鬼子。店主给她叫了吃的和啤酒,两人开始聊了起来。这店主叫zobin,看起来有六十多岁,他自称30多,在温州混过7年。吃饱喝足zobin开始跟她谈价格。

“给我画墙画,我包你吃住,咋样?”

阿北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自称中年的老头说:
“我从来不在喝酒的时候谈生意。”
第二天下午两人开始测量墙体面积。
主楼旁边还有个楼。这边需要画的多一些。
“你想要什么样的?”
“你是艺术家,你来决定。”
“那你想要多少钱的?”
“嗯。。艺术这个东西真的是很难评估。”
“好吧。你有没有个价钱范围。”
“……来,让我们看看楼上。”

两人转了一圈,毫无收获。价钱也没谈下来。

行,老娘就陪你耗。阿北心想。
在天台上坐了下来,zo老板递给阿北一指卷烟。
“你想画的地方还挺多的。肯定不会太便宜。”
“……”
“你这店开了多久了?”
“新的,新德里,斋普尔什么的还有几家,一共十家。”
“还挺大。呵呵。”
“还行吧,小有所成。”
“在印度算不错了,还在中国发展过。那肯定得画个好的吧。得肯花钱啊。”
“……钱不是问题,但我要好的。”
“好吧,你要多少钱的?”
“……我考虑考虑。”
“行吧那你先考虑着。”

当天晚上。

和一堆中国人聚餐,大盘鸡,炒土豆丝。zo老头跟那些客人说阿北是老板,他是员工。
“看你年纪不大,怎么想到来这里开青旅啊。”
“有钱啊。”
客人散去了,阿北看到角落又把吉他就拿过来摆弄。声音还不错。
那老头拿来一瓶红酒,口感还不错。弹琴喝酒,公共区域的客人逐渐散了。
只留下阿北,和脸上沟壑纵横的中年老头zobin。
灯光昏暗,月明星稀,阿北已经沉醉在自己的歌声当中,内心为自己点了无数个赞。
“我怎么能这么牛逼。”
看长桌对面那坐立不安、眼神飘忽不定不停抖腿的老头,阿北心里笑得不行,等待对方说出那句憋了一天的话。
她等啊等,歌曲一首接着一首。
“挺晚了,我得回去睡了。”

“呃……其实我想说,我爱你。”

……

爱你马勒戈壁。
这句话已经到了阿北嘴边但强忍着没有说出口。原因之一是因为不知道怎么用英语准确表达,之二是阿北暂时还不想跟他撕破脸。按兵不动,拿到自己应得的再说。虽然已经料到他要使这一招,但当她从这糟老头儿嘴里亲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大大的恶心了一把。前面说自己正当中年果然是个铺垫。
为了不想花钱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当我是傻逼啊?
以上为心理活动。
“你果然还是说出来了。呵呵。不过不好意思,我不会把感情和生意混为一谈的,你还是得付我钱。”(觉得这招好使你就是傻逼)
“难道你就不能混一下么?”
“不能(混你马勒戈壁)。而且画画之前我要收定金,才可以开工。(尼玛死了)”

此后的每天都要听到无数次类似“哦,我的心已经被你掳走”一样莎士比亚句式的话,看着这老头在自己面前表演得这么卖力,阿北心里每天都要被无数只草泥马反复践踏而过,还要表现的波澜不惊。

“我是这样的爱你。除了我谁还会对你这么好。真是的。”
“有我这样爱你,你偷着乐去吧。”
尼玛。
一开始阿北只是以为他单纯的自恋而已。
第三天下午老头给了阿北一叠钱,数出来共有10000rs(rmb1000),作为定金。当天去采购颜料和换手机卡,结果手机卡弄坏了阿北手机的卡槽,搞得她一天都没好气,也没给那老头好脸色。

转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颜料。还弄坏了老子的手机。tmd。

回去找他谈价格他又没正面回答。反正已经拿到钱,阿北没什么耐心跟他耗下去了。晚上发微信给了他一个价格,又约了个西班牙妹子和美国小伙儿第二天早晨去泰姬陵,然后打算拍屁股走人。
早晨四点多还是黑漆漆的,阿北吃了个苹果就随两人出发。刚走出门口就摔倒了。那一摔真是实实在在的跪在了地上,如果不是手掌还撑着估计就起不来了。裤子摔破,两只手和膝盖都伤得不轻。然而这还不是最倒霉的。走了两公里多在排队进门的时候成功晕倒。其他游客赶紧送上糖巧克力,躺了一下觉得恢复了许多,开始正式观赏这门票价格不菲的泰姬陵

泰姬陵(Taj Mahal ),是印度知名度最高的古迹之一,世界文化遗产,被评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 泰姬陵全称为“泰姬·玛哈尔陵”,是一座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巨大陵墓清真寺,是莫卧儿皇帝沙贾汗为纪念他心爱的妃子于1631年至1648年在阿格拉而建的。位于亚穆纳河右侧。由殿堂、钟楼、尖塔、水池等构成,全部用纯白色大理石建筑,用玻璃、玛瑙镶嵌,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泰姬陵是印度穆斯林艺术最完美的瑰宝,是世界遗产中的经典杰作之一,被誉为“完美建筑”,又有“印度明珠”的美誉。 泰姬陵因爱情而生,这段爱情的生命也因泰姬陵的光彩被续写,光阴轮回,生生不息。尽管有人说,沙贾汗只是一个好大喜功的暴君,根本不是多情种子;尽管有人说,泰姬陵美轮美奂的脚下,不知堆砌着多少人的鲜血乃至生命。

但是我们似乎更愿意相信这世上真的有情深意重的男子,有穿越时空的思恋,有生死相随的爱情。泰姬陵依然超越着简单的建筑学意义,默默地美丽着,不为别的,只为世人心中那一点对爱情的美好向往。

摄影/阿北vento

一句话概括泰姬陵有多美。阿北是几乎不去旅游景点的。那天早晨没吃饭,晕倒,顶着太阳,巨热,还口渴,却丝毫不影响它的美感和观赏的兴趣。

摄影/阿北vento

东南亚有无数个庙宇清真寺你都可以错过,千万不要错过泰姬陵

如果全世界皆肮脏,那么这泰姬陵便是圣洁的。它并不是平凡的美,而是令人惊叹,让阿北忘记了还在流血的伤口,忘记了晕倒和饥饿,忘记了高温,也忘记了合上嘴巴。
它就是这么美。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转了一圈又一圈之后,看到了一小对中国游客里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是在加尔各答碰见的那个湖北it男。因为聊不来就没联系,竟然在这里碰见了。

阿北跟他稍坐了一下吐了会槽,就分道扬镳。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回来之后处理了下伤口,在公共区域休息下。那糟老头终于绷不住来告诉阿北接受不了她的价格。

“当然我不会把那定金要回来,毕竟叫你过来了。”
“哦。谁让你在我来之前不肯谈价格。呵呵(活鸡巴该)。那我现在订票,明天走。对了,我要带走那把吉他。”
“要不我们去买一把新的?”
“这把就行。”
“还是去看看吧。”
白眼.gif。
转了半天为了杀价不惜一切,找到数把质量超级差的挨个问阿北。
“你看这把咋样?”
“这个挺好的,巨便宜。”
“哎呀这个也挺便宜。”
“你看……”
“不要。就要店里那把。”

摄影/阿北vento

最终还是拿到了。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所有碰过那把琴的人都称不敢相信会有人将这样一把好琴赠予他人。每当这时阿北的嘴角就洋溢起一抹不为人知的笑容。
呵呵。
i deserved.
那天晚上阿北预定了次日早晨8点和美国小伙儿一起去新德里的火车,止不住的兴奋。和那西班牙妹子美国小伙儿一起玩桌游,那糟老头走过来坐在她对面又开始“莎士比亚”了起来。

“哈喽uncle。”

“不知道为啥,我想多给你一千。”
“啊?多给我一千?”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要等到10点之后银行开门了才能拿到钱。”
阿北实在忍不住笑,低头憋了回去,抬起头赢着那双天真得可爱的眼睛说,
“我可以等啊。”
“……”
“我要如何表达我的心才能让你明白,你不会明白这种感情的。”
“我是这样的爱你……”
阿北扭头跟别人说“你们玩儿的这是啥啊,咋玩儿啊?”
“你fucking就不能fucking认真听我说话*&%¥#?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这样不尊重我!”

阿北缓缓转过头眯起眼睛看着他。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呵呵。
原来他不是自恋啊。他觉得他对女人好是他的恩赐,对方就应该跪舔接受啊。
之前只是听说印度男的不尊重女性,今儿竟然抓到活的了。
阿北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那个跟她在大吉岭分开的英国腐男camel也在同一个城市拍纪录片。拍的刚好是关于一些被丈夫或父亲泼硫酸、暴力伤害的女性。那些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却没有任何一条保护女性的法律来制裁他们。
阿北想起了那部让她彻夜难眠的bbc纪录片《印度的女儿》。
这他妈就是印度的男权文化啊。
可怕。

那天晚上阿北回去睡觉之前跟那老头儿说,如果你真的想付我钱,你可以微信转账啊,可以借啊,再不济,等我到德里的时候打个电话给你家店让他们给我也行啊。

你这么大一个老板,打这种嘴炮也不怕别人笑话啊。
对方:“……”
次日早晨七点多。
阿北坐在台阶上抽着烟等待美国小伙儿和西班牙姑娘,那老头走过来用不利索的中文来跟她说话。西班牙姑娘走开了。
趁那姑娘不注意那老头儿塞过来一把钱。阿北玩味的看着他。
“serious?”
“yes.”
然后什么也没说就放进包里,三人打车绝尘而去。为了这意料之外的一千,她把预备好竖起的中指换成了bye_bye。

到了新德里也住在了那老头儿的店里。虽然不情愿,但和那美国小伙儿也算有个照应。按照城市来看这里要比加尔各答发展的好得多,也干净许多。找到了苹果店去修ipad,要什么购买凭证都没有,那店员还是收下了,但要等工作日才可以给答复,大概一周。那天碰见了刚从阿格拉回来的英国腐男camel,他要去克什米尔。

和美国小伙儿混了几天打算去四色城斋普尔玩一下顺便等ipad。订好火车票走的那天去隔壁宾馆吃自助早餐的时候竟然在餐厅里又碰见了那个湖北的it男。他一直住在阿北hostel旁边的一个酒店,把新德里当成了旧德里。也没有问接下来的行程,说了几句话就继续分道扬镳。在德里的时候顺便相应b哥号召为其画了一幅画。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摄影/阿北vento

斋普尔,巨热。热到阿北每天不愿意出门。

和一个加拿大华裔新加坡华人厮混了几天,等到iPad可以免费换新的消息就撤回了新德里。在原来的店住了一天,同屋另一个美国嬉皮小伙儿有个朋友要来,就自己订了一个标间,结果朋友有事耽搁了,刚好阿北想换地方,就和他拼房去了。走的那天中午在大厅看到了阿格拉老头儿。
白眼.gif
一身白衣满脸褶皱的他走过来和阿北打招呼,阿北看了他一眼。
“嗨。”
原本想在这店里寄存行李,看到那老头儿之后改主意了。全部拿走。
标间还不错,那店的名字似乎叫simple 或者是sunshine,anyway,是个旅行者hostel,还有免费早餐。两人修整了一下开始聊天。天南海北一顿神侃。

摄影/阿北vento

由于之前对欧洲人的印象实在不怎么样,就说,虽然别人称你们美国世界第一,但是你们还好没有欧洲人那么傲慢哈。不错不错。

是啊我们不傲慢的。
吧啦吧啦。
如果你们中国政府想改变的话可以称为另一个美国啊。
what.the.fuck?
excuse me ?
谁他妈想做第二个美国啊?
你们美国政府就是这么教育你们的啊?
你有病吧?
此处省略一万字吐槽。如果想了解美国人,去看一看南方公园吧各位。

阿北实在是不想给他解释为什么政府要封禁facebook youtube等网站,一个13.7亿多民族的人口大国管理起来不是他们闹个民主就搞得定的。

“即使你能玩facebook youtube,你还是一样的蠢啊。”
“……”
从那次谈话之后不打算和他继续聊了,买了第二天回varanasi的火车票,准备启程。

摄影/阿北vento

阿格拉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王铁蛋 更新:2016.08.18

特色建筑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阿格拉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特色建筑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特色建筑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