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尸庙巴格马蒂:重启生命之门

尼泊尔 湿婆神 圣河 巴格拉蒂 神庙 死亡 重生 轮回 种姓

尼泊尔

首页 > 伊斯兰教 > 目的地 > 尼泊尔 > 烧尸庙巴格马蒂:重启生命之门
苏丹卿
订阅

旅游体验师,自由撰稿人,旅游作家,著有《最美的遇见在路上》,网络作家,著有《倾城青衣》(签约于腾讯文学》等。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在加德满都帕斯帕提纳神庙外的巴格马蒂河畔有几座石造的火葬台,是印度教徒焚烧死者的地方。几乎每天都会有生命在这湖畔殆尽,尸首化为浓重的厚烟在这个神庙的上空袅袅升起,空气中弥漫着极为难闻的血肉的烧焦味儿。因此,帕斯帕提纳神庙又被成为“烧尸庙”,顾名思义这火葬台也就成了“烧尸台”。

1600多年来,络络不绝的印度教徒来到这里,朝拜他们心中伟大的湿婆神。与此同时,一代代尼泊尔人也在这里告别世间,在庙河前化为青烟。只是这独特的露天火葬,又吸引着无数游客。

这座敬畏神灵的寺院每天护送着不同的亡灵前往他们该去的地方。由于烧尸庙的远近闻名,大多数外国游客都会来到这里满足他们的“猎奇”之心。当然,在更多人看来,这是件令人震惊而且极为纠结的事情。换言之,没人愿意长时间停驻甚至是不敢。仿佛在生的面,这些被燃烧的“死”成为了一种不可言喻的忌讳,甚至是恐慌。

只有彻底的毁灭,才会有更好的重生

跟着当地人的脚步,我沿着一条小路绕着山旁走了进去。巴格马蒂的河水缓缓的流淌着,没有一丝潺潺的流声,十分安静。那天下午,我披着一件大红的丝巾,将挂在脖子上的相机紧紧的遮掩起来。据说我走的这一边河畔只能是印度教徒才能走的。穿过人群的时候,一具披着黄布的尸首正摆放在河边,偷偷瞄了一眼,就匆匆走了过去,上了桥后才舒缓一口气,目光慢慢的正视过去。

原来在烧尸庙所有的尸体都要在燃烧之前,他们的头部都要朝着喜马拉雅山的方向,在印度教徒心中喜马拉山山是众神的住所。然后双脚对着河,并用河水将尸体洗干净,等同于将今生的种种俗世恶念从脚底流出,抛弃此生一切的束缚。

也许几千年来不变的火葬方式,这使得当地人看来并无多少惊讶,震惊,甚至是感到害怕。河边上,时不时就会抬着一具或两具遗体从人群里经过。按照当地习俗,丧亲家庭的男子会在河边剃去头发。而在不远处就会有本地人洗衣,取水,甚至是有光着身子的孩子就在河水里洗着澡。当目光投向烧尸台的时候,我看见两个妇人走到河畔,沾了沾水,就往自己头发上抹去,这是一种怎样的习俗,我不知道。

巴格马蒂,尼泊尔人心中的圣河

毕竟巴格马蒂的河水实在太脏,每天流淌着多少尸首的骨灰,然而这里的人们依旧热爱这条河流,焚烧之后的遗体化为骨灰之后并非想国内一般,将其收拾在一个骨灰盒或是骨灰坛中,再埋入土中。而是将这些骨灰融入巴格马蒂河水中,缓缓地流淌着,亦如水流的生生不息。

巴格马蒂被印度教徒称为“圣河”,而圣河火葬是印度教徒人生中最后的一项圣礼。这里没有坟墓灵位,没有痛苦和哀鸣,不论生前是贵族还是平民死后同是流淌在缓缓的河流里。唯一的区分是贵族在上游焚烧,平民则在下游。但无论是何种形式,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超然的心态,以简单的仪式,鲜花的祭奠来见证他们的重生之路。

生死轮回才该如何正确对待

烈焰燃气,肉身即将殆尽,浓浓的烟雾里充斥着青色和黄色,弥漫着焦味的空气中是否还有灵魂在徘徊着,注视着此生种种,而后随着蜿蜒河水流转至恒河,开启又一次的重生之旅。

站在桥上,目光一直注视着,身体不曾移动,我不知我此时正在想什么,看着烧尸台上那些正在燃烧的遗体,看着层层浓烟笼罩着烧尸工,看着游客神色淡定,我的内心平静中不断地纠结着,然而我试图平静着。这是生命的结束,又是重生的开始,对于印度教徒而言,“死”是他们通往重生的另一条路,悲伤和痛苦只是这个世间的俗物,然而,在烧尸台前,我并没有看到谁呈现出痛苦,甚至是哀鸣的哭喊。

作为游客,我应该走得远一点,这与我关,甚至是不该来的地方。

但同为生命,我的灵魂还在发热的肉体里,而眼前这些烈焰中被烧焦渐渐化为骨灰的遗体,他们的灵魂早已重启生命之门,前往下一世。当火焰熄灭,当遗体早已不再,一旁的烧尸工会将未烧尽的木头(搭建成长方形,摆放遗体)扔进巴格马蒂河水中,然后再取这些河水将烧尸台冲洗干净,以便下一具遗体的火葬。在尼泊尔,如此神圣又神秘的国度,生命的结束如此简单,真是应了佛家的那句话:“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走。”

种姓的制度,命运无法改变

面对死亡,面对一具又一具化为殆尽的遗体,真不知道这些烧尸工对生死轮回又有着一种怎样的理解。他们是否会看到火焰里躺着的就是他们将来的自己?又是否会期待下一世的重生为何种阶层?据说,这些烧尸工都是印度教徒中最低级的种姓,首陀罗。在古代首陀罗是印度教徒中的奴隶阶层,多是从事着一些低级卑微甚至是肮脏的劳动,或是成为高种姓的服役。如今,种姓制度虽已废除,但听在尼泊尔的一个朋友说,种姓制度在加德满都仍是存在,不管是有钱人还是穷人,种姓决定着身份的高低。所以,很多人一出生就再不能改变命运。

这是一件无奈又深思的事情。在面对火葬的时候,我从桥上走到河畔,始终无法远离巴格马蒂。它那乌黑厚重的河水就像是烧尸台上的浓烟一般,刺鼻却无任何声色,肃穆,庄严,呈现着难以抑制的压抑。然而就在这样的一个神秘又神圣的地方,随处可见的猴子倒是欢腾极了,它们穿梭在人群,庙宇,河畔,甚至是烧尸台附近。阳光下,流浪狗慵懒的爬着,或睡着觉,不论身旁走过多少人,都不会睁眼看一下的。倒是有些苦行僧会比较“热情”,如果你要拍照,他们得收取一些费用。

甚有时候,河畔这边在烧尸,河畔那边在野餐,河畔这边兴许有丧亲的不舍,河畔这边则是游客的欢声笑语,恋人的耳语,儿童的玩耍。一座严肃神秘的寺院在这样的画面下又显得与世人如此靠近,毫无半点儿身份的区别。

难怪生死也被尼泊尔人看得如此超然。

内心的挣扎,灵魂的呼救

在烧尸庙不知是待了多久,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具盖着湿透的白布的遗体从身前抬过。我着实吓了一跳,如此突然。然而他那般静谧。

靠近桥的那一处烧尸台,被冲洗的很干净,备好的木材堆成了棺材的样子。那一具遗体抬过去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就摆放上去,而是三五人又将他的遗体从担架上抬出顺着烧尸台转了三圈,才慢慢的将他轻放在了木材上。然后整理着他身上的白布,再铺上一层稻草。最后一个人离开烧尸台的时候,将盖住他的脑袋的白布掀开了,我一怔,一张苍白的脸正对着我。一瞬间的生死比例变得尤为强烈,我不敢直视,转过身,眼眶里竟然转动着泪水,难以平复的内心不断的翻滚着浪潮,此时我的灵魂就像是一叶扁舟,在这浪潮里挣扎着,纠结着,甚至是呼救着。

临近傍晚,满城的乌鸦不知道从哪里飞来。

恐怖,绝望,痛苦,这是一个活人所呈现出来的怯弱。

在死亡面前,我竟然无法勇敢起来。这一道重生之门对我而言,遥远又近在迟尺。这一世,我还没完结,生命还在跌宕着。下一世,我该是在哪里?但印度教徒从不未这些而去生出烦恼或是恐惧。他们认为这一世不论身处何种阶层,都要用最好的表现来迎接下一世,这种因果轮回的观念也是他们面对困难的最大力量。

最后,烧尸工会将逝者的灰烬和未燃烧完的木头一同推入巴格马蒂河水中。一切随河水缓缓流淌,毫无声色。看着苍凉,没有一处归宿,但这对印度教徒而言能够死在这里便是这一世的圆满。只有彻底的毁灭,才会有更好的重生。

尼泊尔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苏丹卿 更新:2015.11.09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尼泊尔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