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尔良,不赶路,只漫步

美国 路易斯安那州 新月城 橡树庄园 棉花农场 城市风光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美国 > 新奥尔良,不赶路,只漫步
云端
订阅

《云端》隶属海航集团旗下,是中国最具阅读价值的航机杂志。其旅行栏目专注分享全球目的地的人文故事与旅行体验。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我在新奥尔良住了几十年,一共只错过两次狂欢节”,这种对于快乐和自由的执着,使得新奥尔良虽经历过灾难和不堪,却依然能担当起“大快活(the Big Easy)”的称号。事实上,无论绷着怎样紧张的神经来到新奥尔良,都会不自觉地放下所有戒备,直至懈怠。

卡罗琳,我现在正置身于全世界我最爱的地方,周围充斥着美食、音乐、艺术和文化气息。而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把这一切展示给你,也许有一天,我能如愿。

Caroline, I’m standing in one of my favorite places in the world.Surrounded by food, music, art, culture and all I can think about is how much Iwant to show it to you. Maybe one day you’ll let me.

喜欢美剧《吸血鬼日记》的人,都还记得克劳斯(Klaus)对卡罗琳(Caroline)的这段告白。这个充斥着美食、音乐、艺术和文化气息的地方,正是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这座建于密西西比河口的城市,她的道路因河流走向而呈现出弯弯曲曲的月牙形状,因此也被称为新月城。无论带着怎样严肃或戒备的心情来到新奥尔良,都能够在这里找到一片放松的氛围,就连本地的人也会笑着说,“谁让我们是the Big Easy(大快活)呢”。

法属区里走三遍

在新奥尔良的法属区,街头艺人随处可见,每走半个街区,就能够碰到一个正在演奏的乐手。

1718年,在印第安部落的指引下,法国人在密西西比河口处的高地安了家,最早的新奥尔良老城就是位于河边的法属区,这也是新奥尔良最精华的部分。曾经在凌晨四点,上午十点,正午十二点,下午三点,晚上八点,半夜十二点分别来到法属区,让我惊讶的是,白天、黑夜,阴雨、阳光,似乎外界环境没有对这里产生一点影响,法属区就像一个独立于具象城市之外的地方,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

在白日的阳光下,艺术和文化细胞迅速成长,随处可见吹萨克斯风的黑人乐手、弹吉他的老人以及安静作诗或者画油画的艺术家。而当夜晚降临时,我不确定吸血鬼是否出现,但可以肯定的是,走上Bourbon街,两旁守卫严密的酒吧再也阻挡不住冲破耳膜的音乐声,整条街躁动着,释放着,黑暗街角处尽是依偎着低声呢喃的男女,跟招揽客人的变装女郎。

天使或是魔鬼,法属区从来不给人一个固定的答案,因为他们本来就是难舍难分交织在一起的。我热爱白天的法属区,每走几十步都有种重陷爱河的感觉,无论是画家、诗人、魔术师、歌手或乐手,甚至那些满嘴跑火车,但说的每一句话都令人心花怒放的占卜师,他们总可以让人卸掉所有防备,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某种被关注的快乐中。

走在法属区时,我一般会绕开那些陈设着昂贵画作跟饰品的店面,那些艺术品是用来出售的,而目前阶段我显然带不走。好在总还有一些轻松的存在,艾琳(Erin)的诗便是其中一种。在被萨克斯风的快乐充斥的街头,Erin安静地坐在旁边写诗,她太过安静了,以至于在喧闹的街上一不留神就发现了她。“命题写诗”,一块天蓝色的牌子立在她脚边,Erin抬起头冲我微笑,“就以街上的艺人作诗的主题吧”,我说。

Erin低头想了想,将纸插入老式打字机,噼噼啪啪开始敲了起来,我在黑管乐队前静静等了一会,一首热腾腾的诗就送到了我手中。

a river of such fallen dreams

from Northern skies to Southern seas

the street is dug deep running clean

with our captive songs set free

翻译过来,大意是:

破碎的梦流成河

从北方的天空到南方的海洋

这条街好似一条深邃的沟衢

让我们释放的歌声自由流淌

法属区的一角,Erin正在老式打字机上噼噼啪啪地敲打着,一首关于街上艺人的诗马上出炉。

将散着油墨香的纸放入口袋中,这是法属区只属于我的东西,她跟所有能在这片土地上看到的东西不同,我会带她走。

白天的法属区纯净可爱,夜晚的她在浪漫的氛围下更多了一丝妩媚的诱惑。同样,我也着迷夜晚的法属区,或在剧场听一支现场版爵士乐,带自己回到那个仍旧赞美优雅的时代;或在小酒馆的萤烛下安静地听一首民谣,用一杯啤酒消磨整个晚上;如果还嫌拘束,那么干脆冲进一家最吵闹的酒吧,骑疯狂木马,抵着女招待的胸喝试管酒,或者撩起画着脱衣舞女郎的门帘走进去,开启一段冒险。在夜晚的法属区,骑警出没的地段总是最危险,也最刺激。

波旁街(Bourbon)是法属区最热闹的一条街,无论白天还是夜晚,两旁的酒吧总是充斥着无数释放荷尔蒙的年轻男女。

从住所下楼向左转,就来到法属区最热闹的街,形形色色的人,将他们的生活赤裸地展现在我眼前:橙色灯光下的黑人小孩卖力跳着踢踏舞,几美元的小费可能就是一天的生活费;被男人们环绕的女歌手自弹自唱着,还不忘将勾人的眼神投向我的镜头;抬头看,酒吧或旅店的二楼阳台上挤满了举着酒杯跟珠子项链的年轻男孩,大喊着将珠子丢给某个路过的惹火身材。在某个安静的街口也会突然出现飞舞的泡沫,跟着它们奔跑,看它们在落地之前破裂消失,对于每一个游客而言,法属区是一个追求不真实的地方,人们带着最真挚的荷尔蒙来到这里,在某种约定俗成的规则中获得快乐,而后不留痕迹地离开。

这是游客的生活方式,与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不同。法属区里最真实的画面是贩卖生蚝的小贩,是骑人力车的少女,还有那运气好时才能够见到的婚礼游行。我有幸见到一次,在警车开路下,原本拥挤的人群自动向街道两旁分散,很快传来了圆号柔美的声音,穿着统一制服的乐手齐齐走过,后面则是举着白色阳伞,身着礼服的新郎新娘,紧随其后是挥舞着白色手绢走过的亲友们,清一色的晚礼服跟西装,让原本轻松的法属区有了一丝庄重的感觉。在本地人的生活方式中,法属区仍旧是难舍难割的重要部分。

凯西的秘密花园

新奥尔良的街道非常狭窄,各家各户紧密相连,木质房子的墙壁上,经常被各式绿色植物布满,比较张扬的住家,还会在二楼挂上花花绿绿的狂欢节珠子跟彩旗,弄几个动物雕塑摆在院子中,如果再有风铃叮叮当当作响就更好了。凯西(Kathy)家就是这样一副“不低调”的装扮,当我还在单行道的路上兜圈子时,她已经从皮卡上跳下来大声向我喊了,“趁现在没人,快逆行开过来!”

在新奥尔良市中心可以选择乘坐著名的RTA有轨电车,最老的圣查尔斯大道线是世界上开通后持续运营时间最长的有轨电车路线。

战战兢兢停了车,凯西早已准备好女主人的姿态,开始讲起街上有趣的建筑。新奥尔良气候终年湿热,每户房子是直来直去的结构,一楼有并排两扇门,里面每间屋子都不超过3.5米宽,从前门开始,屋子一间接着一间排列,并且每间屋子的门都在一条直线上,这样便于空气流动。“我们把这种建筑叫做Shotgun houses(盒式住房)”,凯西调皮地说,“假如从前门开一枪,那么子弹会笔直无误地从后门穿出。”而由于空调的普及,本地人在设计房子方面有了更多发挥空间,“卡特里娜飓风后,我和丈夫开始了房子的重新改造工程,扩大了二楼的室内面积,作为主要居住区,一楼的空间则留给来过节的朋友住。”

凯西家的后花园,宽敞的空间跟拥挤的街道形成强烈的冲击,一个小型电影院出现在眼前,大荧幕旁挂着橄榄球球星的巨幅海报,对面是能容纳三十号人的露天看台。“新奥尔良的节日太多了,并且都是以季节划分,二月的狂欢节,四月的爵士音乐节,五月的葡萄酒和美食体验节,七月的精华音乐节,一个接着一个,还有定期的体育赛事,新奥尔良的气候四季如夏,总有朋友从各个地方过来,有这样一个小电影院,我们就可以随时看比赛,开party了”。周末在自家院子里吃烤肉喝啤酒看比赛,跟朋友聚在一起聊天,这是最传统的当地人生活,“我在新奥尔良住了几十年,一共只错过两次狂欢节”,这种对于节日和快乐的执着,使得新奥尔良虽经历过苦痛的磨难,却依然当之无愧地担当起“大快活(the Big Easy)”的称号。

傍晚六点,向西的院子在夕阳的照射下种上金色的光芒,“跟我来,最后这个地方你一定喜欢”,凯西打开厚重的木门,竟有一座墓园出现在眼前!“著名的圣路易斯第一号公墓在五点钟就关门了,我的秘密通道却可以在任何时间进来,这里不会有嘈杂的参观团,你可以尽情享受私人空间。”日落时分的墓园,柔光下的圣母玛利亚,简直太完美。

除了法属区,墓地是新奥尔良最具特色的地方,这里的墓葬与美国其他地方不同,个个都是地上“悬棺”,这是因为新奥尔良的地表下面就是沼泽,多挖几尺就会倒灌,为了防止先人地下不宁,新奥尔良的棺材被统一安置在了地上的位置。两人高的长方形结构,灰白色的墙面,经风雨产生斑驳,令新奥尔良的墓地有一种独特的神秘感。歌德派小说作家、吸血鬼之母安妮·赖斯(Anne Rice)就是在这样迷人的背景中,写下第一部吸血鬼小说——《夜访吸血鬼》,此后,无数吸血鬼题材的作品在这里拍摄,《吸血鬼惊情四百年》、《吸血鬼日记》、《初代吸血鬼》,一个个被赋予鲜活人性的吸血鬼在这里上演着世代恩仇,并吸引数以百万计的外国游客来到新奥尔良贡献GDP。


新奥尔良烤翅是何方神圣

龙虾和生蚝是来到新奥尔良必须要吃的海鲜,佐以新鲜的柠檬汁,整个加勒比海的鲜味瞬间就被激发出来了。

如同在加利福尼亚州找不到正宗加州牛肉面一样,新奥尔良本地居民也不知道新奥尔良烤翅是何方神圣,但至少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人民对新奥尔良美食的肯定。烹调的确是新奥尔良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在春天,新奥尔良有无数关于美食的节日,西红柿节、大虾节、小龙虾节、生蚝节、鳄鱼节甚至还有茄子节,在这些节日里,家人们聚在一起切磋厨艺,享受团聚和美食带来的快乐。在新奥尔良的日子里,我心里满满的都是,感谢法国人曾经来到这儿,让新奥尔良拯救了美国餐桌。

龙虾和生蚝是来到新奥尔良必须要吃的海鲜,佐以新鲜的柠檬汁,整个加勒比海的鲜味瞬间就被激发出来了。

除了法国人,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把故乡的美食带到了新奥尔良,而后逐渐形成了融合法国、西班牙、加勒比、非洲以及美国南部风格的卡真食物(Cajun food),比如著名的海鲜稀饭、小龙虾浇饭及红豆米饭。这些食物典型的特征就是将熬至糊状的汤汁配肉跟菜加入饭中,口味咸辣,和中国的盖浇饭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吃多了美国单调的煎炸类食物,在新奥尔良饱餐几顿,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每逢节假日,法属区内的餐厅门前便会排起长队,为了尝一口这里的卡真食物,人们总是在潮湿的空气中耐心等待。

法属区的餐厅好吃,但总挤满慕名的游客,最有名的ACME oyster house(ACME生蚝屋)骄傲地不接受预订,因为她的门口总是排着二十米长队。转而在住处旁找了一家餐厅,鲜生蚝跟烤生蚝都一样美味。除了法属区,杂志街(Magazine Street)以及市中心的高级酒店旁也有很多美味的餐厅,冰镇龙虾、蟹肉饼、蟹肉团子、软炸蟹、小龙虾,配上柠檬,简直愉快得要唱起歌来。

密西西比河畔的南方种植园

如果想要了解整个路易斯安那州的历史,那么新奥尔良附近的橡树庄园和棉花农场是很好的入手点。路易斯安那州北部盛产棉花,中部有大片的甘蔗田,南部的沼泽地多种植水稻,种植园遍布整个州。从非洲贩卖而来的黑奴是这里的主要劳动力,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为奴十二年》,讲的就是发生在路易斯安那州的黑奴故事。

为了最大限度还原橡树庄园的历史,这里的工作人员会身着19世纪的服装,展现过去种植园主的生活。为了最大限度还原橡树庄园的历史,这里的工作人员会身着19世纪的服装,展现过去种植园主的生活。

从新奥尔良出发,沿着密西西比河岸曲曲折折的老路向西北方向开,一路上散布着许多两百多年前建造的庄园,是典型的美国南部种植园。17英里外的橡树庄园(Oak AlleyPlantation)是离新奥尔良较近的一处,这座建于1837-1839年的庄园,因院内28棵巨大的橡树而得名,也因此一度被误认为是电影《乱世佳人》的拍摄地。橡树庄园起初以种植甘蔗为主要业务,如今已经对外界游客开放,身着19世纪服装的向导会用50分钟带领大家参观庄园的主要建筑,领略当年种植园主的风采。

橡树庄园经历风雨,几番易主,最后的第五任房主决定成立一个非营利基金,让所有喜欢橡树庄园的人共享这里的美景和历史。

继续向北行驶200英里,温莎棉花农场(Frogmorecotton plantation)出现在大片棉花田中,这里最初是印第安人的土地,后来法国人、德国人、爱尔兰人、英格兰人也来了,农场名字——温莎(Frogmore)是前一任英格兰农场主取的。现在,这里是Buddy和妻子Lynette Tanner的财产。在种植棉花的同时,整个农场也向游客开放,有向导专门讲解从人工种植向机械种植的进步。九月时来,棉花仍在茁壮地成长着,田地里望过去还是一片翠绿的景象,只有低下身来仔细看,才能够发现一朵一朵绽放的棉桃。如果有足够耐心再等待一个月,叶子掉过之后的棉花地便是洁白棉桃的主场了,这时附近的学校会组织孩子们采摘棉桃,体验奴隶们曾经的艰辛。

                                                                                                                                                  图/文:蘑菇张

路易斯安那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云端 更新:2015.11.19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路易斯安那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乐途旅游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