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利昂 阳光与阴影

弗里敦 禁闭岛 科诺钻石店

塞拉利昂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塞拉利昂 > 塞拉利昂 阳光与阴影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2014年,西非突如其来的埃博拉疫情,让塞拉利昂以一种不同寻常的面目进入公众视野。这个西非小国面积只有7万平方公里,却是非洲第二大钻石出产国,曾由于争抢钻石资源而经历了11年内战,至今发展缓慢,保持着陌生与神秘。

塞拉利昂阳光灿灿,沿海有明显的热带岛屿风光。

我到达塞拉利昂时,塞拉利昂与利比亚交界处已发现感染埃博拉病毒的“零号病人”。但在我停留的一个月中,更多看到的是这个国家的本来面目——疾病和战争之外的西非风情。

弗里敦首都的“后内战”生活

左图:塞拉利昂拾荒者 右图:弗里敦市的地标 木棉树

在弗里敦,夜间时常下起瓢泼大雨,整晚雷电交加,一早醒来,却发现路面干燥得与前一天没什么区别,我甚至怀疑夜里听到的雷声是在做梦。台湾把塞拉利昂(Sierra Leone)翻译成“ 狮子共和国”, 延用的是1462年葡萄牙航海家佩德罗·德·辛特拉给这个国家起的名字,据说辛特拉航行至此时曾听到狮子在中的吼声。可以肯定的是,塞拉利昂找不到一只狮子,但雨季时确实可以听到宛如雄狮咆哮的雷声。

没有交通灯的弗里敦街头,秩序全靠交警维持。

在市中心闲逛,很容易看到经历战火摧残后剩下的残垣断壁、焦黑的墙体和布满弹孔的窗子,与电影《血钻》里的样貌没有太多差别。内战仿佛让这个国家的时间暂停了。

弗里敦的夜生活十分丰富,当地人大都精力旺盛,酒吧的音乐声从晚上7 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5 点。早上,我带着浓重的黑眼圈走出酒吧,看到道路两侧到处都是晨跑的人,走到离市区最近的Lumley海滩,当地足球爱好者正排成一排,快速做着俯卧撑,个个浑身肌肉、黑光锃亮。

我执着地认为,如此强健的肌肉绝不仅仅来自于锻炼的习惯,饮食一定也很重要。于是,我开始寻访当地美食。

当地人最常吃的“非洲盖浇饭”上的鱼和木薯叶棕榈油。

这里最常吃的一种饭是带有橘黄色和墨绿色汤汁的非洲“盖浇饭”,通常厨娘们会将米饭盛在搪瓷盘子里,上面放一块炸鸡腿或鱼块,再浇上一大勺橘黄色的棕榈油汤汁,里面掺杂着墨绿色的木薯叶碎屑,香气扑鼻。我入乡随俗,抛弃了餐具,下手抓食。最先尝到的是鱼,不想口感跟嚼木柴极为相像,糟糕透了,木薯叶碎屑更是已经被厨娘熬得魂飞魄散。

我转而寻找黎巴嫩人开的西餐厅,但在街道上遍寻无果。一个当地人将我引至一处紧闭的大铁门,门上缠满了铁丝网,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里就是餐厅。原来他们的餐厅不是打开门来做生意的,客人需要按门铃, 保安听到铃声,通过小窗口观察来客,才决定要不要开门接待。

禁闭岛原始西非的模样

岛上布满落叶的地上散落着制作可乐的原料——可乐果。

塞拉利昂绵延的海岸线上分布着数量不少的海滩,它们大多无污染,展露出西非海滨生活的原始风貌,香蕉群岛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从空中俯瞰,这个群岛的形状如同一根香蕉,因此得名。400多年以前,这里曾经是监禁黑奴的海上监狱,“禁闭岛”这个名字对它来说似乎更加贴切,被运到这里的黑奴都是有去无回。

要去香蕉岛,先要到肯特。肯特的沙滩旁边有一处小小的港湾,停着五六只宽度如独木舟的小船,它们就是前往香蕉岛的交通工具。

在对翻船的持续担心中,我们到达了香蕉群岛。向导Osmen 带领我们穿越密林,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一些稀疏散布的遗迹:生锈的炮筒、奴隶交易中心和一座建于1881 年的教堂, 它们都是当年英国殖民者留下的。几个世纪以前,英国殖民者把一批批黑人押运到这座岛上,在等待前往欧洲的船舶到达期间,如果黑奴生病,就会直接被埋在岛上,Osmen说,也许此刻我们的脚下就是堆积如的白骨。

香蕉群岛传统建筑非常简陋,多为土房,也有瓦楞铁板拼成的。

岛上唯一的村子叫Dublin。我们刚走到村口,只听一声清脆的“Daddy”, 远处奔来一个小朋友,只穿着一条小短裤,脚下踢踏着拖鞋,直奔到Osmen 身前,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仰头看着他笑。Osmen是穆斯林,我八卦地问他娶了几个老婆,他表示只娶了一个,然后高举双手做投降状:“我怕吵,女人都是麻烦。”

左图:热带茂密生长的森林 右图:岛上的妇女和儿童

村里到处是树,保持着比较原始的风情,好一些的房子由夯土建成,差一点的则用瓦楞铁板拼在一起,树和房子围出的一块空地就是孩子们的游乐场

科诺钻石店里虚惊一场

科诺小镇的门店上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钻石图案。

如果把塞拉利昂比作一颗钻石,首都弗里敦正好位于钻石腰部的位置,横穿过钻石的腰,一路向东,就能到达科诺。内战时期,科诺曾是反政府武装“革命联合阵线”的指挥部,同时也是电影《血钻》中渔夫所罗门发现巨型粉钻的地方。

去科诺的“路”,只能勉强算作是路。如果看到一阵黄土烟雾般掠过,那就是对面有辆车刚刚经过。在这样的路上走了6 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到达科诺市区,我立刻被各种带有钻石的广告画晃瞎了眼。科诺的钻石店比小卖部还多,不过和当地的超市一样,这些钻石店也几乎都是黎巴嫩人开的。

科诺街头阳光很烈,钻石店的数量比小卖部还要多。

走进一家钻石店,雇员却说老板度假去了,他们这里每周休息3天,周五到周日都不开门。一连问了3 家店,都吃了闭门羹。不死心的我们推开第四家店的大门,好运气终于降临。店老板是个典型的黎巴嫩人,名叫Sky,鹰钩鼻,大眼睛,对我们很热情。这位高大的白人老板由两个比他更加强壮的黑人保镖陪着,将我们领到带有特殊门锁的里间去看钻石。

Sky从保险箱里拿出几个塑料自封袋,拣出其中一个,掏出小纸包,摊开,里面是一颗闪亮的八心八箭形钻石。我用十倍放大镜观察它的纯净度,尽管是个外行,仍能看出这颗1.45克拉的裸钻透着一丝微黄。我撇撇嘴,表示不满意,让Sky拿出点好货。Sky把这颗用纸包好,用镊子从另一个纸包中夹出一颗椭圆形的绿钻,只比米粒大一点。我仍不满意,表示想看粉钻。Sky耸耸肩,说好钻石都出口到比利时了。

用十倍放大镜观察裸钻。

看我不动心,Sky把摊在桌子上的钻石一一收起来。收着收着,他突然紧张起来,问我们那颗绿钻哪儿去了。店内的两位保镖看着我们,仿佛随时准备将我们按倒。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想要敲诈?Sky 这张巨大的办公桌上摆着计算器、烟灰缸、各种水晶、蛋白石、一根象牙和一个极夸张的假钻石戒指,另外还散放着文件、单据、票证,与“井井有条”这四个字毫无瓜葛,倒是很符合他不羁的气质。他又在桌子上摸了一遍,终于想起装错袋的可能性,把已经放进自封袋的纸包打开,发现小米粒绿钻正和那颗微黄的裸钻静静躺在一起。Sky 耸耸肩膀,一脸轻松:“我就知道是自己放错了地方,像您这样美丽的女士一定不会是贼。”我们脸上带着勉强的笑意,被Sky和两个黑人保镖送出了门。

再次走在科诺的大街上,发现很多钻石店铺的外墙都涂着鹰的标志和Sky Kay 的字样,我心里嘀咕,莫非这是家钻石连锁店?后来我无意中在Facebook上遇到Sky,原来这个黎巴嫩家族不仅做钻石生意,还涉足超市和进出口贸易,是个十足的塞拉利昂地头蛇,而我们遇到的这位Sky先生就是目前Sky家族企业的掌门人,那些钻石是家族的财产,难怪他会如此紧张。

塞拉利昂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更新:2016.03.18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塞拉利昂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