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窟寺 韩国templestay起源

骨窟寺 templestay 韩国禅修

韩国庆州

首页 > 其他休闲 > 目的地 > 韩国 > 骨窟寺 韩国templestay起源
cao2xin
订阅

学生,摄影师,法语,热爱旅行,非洲志愿者,欧洲交换,东南亚背包行.......还在路上,坚持我手写我心。(wc:捕捉海)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决定体验temple stay是深思熟虑的决定。

一直听闻韩国templestay的成熟,6月份就做了预订,两天一夜的项目,templestay office很早就邮件来详细的日程安排,看到地处过于偏远,没在网上找到攻略,之前应该也没几个中国人去过,语言不通,又怕摸不清方向,一路忐忑。

骨窟寺 cao2xin/摄

10月4日,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匆忙赶到庆州,极小的车站,拖着大包小包等公交车,40多分钟的山路,到了一望无际的田野,下车,顺着无人的公路走了二十分钟,终于到达,累得不接下气,骨窟寺。

岩壁上的佛 cao2xin/摄

骨窟寺,Golgulsa templestay,1992年始,韩国第一个开办templestay项目的寺庙,在遥远的庆州含月山山脚,建于石壁之上,是韩国国内唯一一座石窟寺院。公元6世纪,来自印度的光有圣僧等人,以本国寺庙样式为基础,修建了骨窟寺,并在岩石顶上凿了一个磨崖如来坐像。寺庙顶上的磨岩如来坐像高4m,极具新罗风格,是骨窟寺最值得一看的景点,也是韩国第581号宝物。 同时,圣僧还在寺庙周围挖了12个洞窟供奉佛像,视为法堂。保存至今,法堂只剩下了7个洞窟。

山间骨窟寺

四下无人,45度的陡坡,山,水,树,花,鸟,鱼,虫。庙宇一座座藏在山林深处,像世外桃源。

气喘吁吁进到templestay office,一位英语极其流利的韩国女士,瞥见我,大喜,最后一位访客,你终于来了。

最后一位访客被塞了麻制的僧服,裤子肥得飞起,急急送进客房,暖色调,宽敞明亮,韩式传统木地板,床铺在地上,地暖从脚上来,独立卫浴,自来水来自深井,冰凉,可以直接饮用,有一个室友,被褥铺得简单整齐------终于有点人气儿了,我舒了口气。

5点晚饭时间,看着鲜红鲜红的辣白菜和米饭,觉得在韩国这个蔬菜水果极其贫瘠的土地上,当和尚不是一般的痛苦。三两秃头和尚之后,发现和我同项目的三个姑娘,两位金发碧眼,一位亚洲面孔,看得出,都是小心翼翼的样子。

路标

夜幕垂下,我们很快熟络,两位永远大笑永远在吐槽的姑娘,来自德国,在首尔大学交换,来这里是因为,她们的一个朋友,曾在骨窟寺修行三月,极力推荐她俩来体验。另一位,韩国、菲律宾混血,但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California girl, 叫Allegra,阳光漂亮的美国大妞,健谈得可怕,每句话必以一个标准California accent的“wow!”开头。

这才知道,骨窟寺是韩国首屈一指的sunmudo(禅武道)学习之地。

Sunmudo,我知道少林、武当、太极、日本的武士道等等,但韩国的禅武道,还真是第一次听说,看和尚们的表演,像极了飞檐走壁的功夫,但又不尽相同。

同行的三位姑娘 cao2xin/摄

日程表 cao2xin/摄

总之,别看这个在中国网络上查不到什么资讯的骨窟寺,在世界穷游圈里那可是声名远扬,不停有西方人慕名而来,短则一天,长一点数月,稍专业的是两年,修行,学习sunmudo,考试,从level 1 至 level 9, 直到成为专业的instructor。

两年,不吃肉不喝酒不谈恋爱,每周只有一天的机会下山。

“你能忍受吗?”Allegra问我。
“除了吃肉,这个不能忍。”
“对啊,两年不吃肉,太可怕了……”Allegra碎碎念,“那我还是不要在这里long-term templestay 了……”

夜间骨窟寺 cao2xin/摄

18:10,orientaiontime,其实呢,就是教你怎么鞠躬,磕头,sunmudo是什么,我们这几天做什么,冥想,什么是冥想。Instructor是个来自法国的修禅者,已在这里呆了多年的样子,眼神深邃得不像和尚,英语说得吃力,但是没关系,酒肉穿肠过,佛祖留心中,只要佛在心中。我们装作都懂了的样子。

接下来是chanting service,作为中国人,我把它解释成诵经,经书竟然有英语、法语、德语、中文、韩文、日文等版本,专业得不要不要的。我不知道德国和美国姑娘能不能看懂,唱着生死轮回,罪恶洗净,大慈大悲,磕头闭眼……夜与山间万物生灵这样和谐,隐隐感到了宗教的力量。

禅武道训练基地

19:00  sunmudo training,我就知道,这趟旅途绝不是来享受的。

简而言之,就是练功夫的基本功,拉伸,劈叉,跳跃,从一开始类似瑜珈的动作,到后面一点点变成武术,并且并不把我们当游客,而是专业的和尚来训练。大晚上练得满头大汗。回去的路上,两个德国女生,明显一副被玩了的样子。

“你们没有发现那个法国和尚(我们sunmudo的教练)在嘲笑我们吗?”
“看得出他憋笑挺累的……”
“我都发现了!他一直在看我们,然后偷笑,法国男人怎么在哪都这么讨厌!我的天,那些和尚要每天这么练三次啊!”

果然,白人们对佛教、和尚、功夫……这些deep传统的东西,还是不能够理解。

3000次鞠躬 cao2xin/摄

因为第二天的活动早上4点开始,所以晚上十点我们就得入寝,分别的时候,德国姑娘说,明天3点45楼下见,girls。

“会不会有点早啊?”
“早!?哇塞你们没有看到那个规定吗?迟到了要bow 3000 times!!”

“three—thousand—times!!”俩人像唱戏一样张大嘴,“我们会死的,真的!”
“three—thousand--- ”
“OKOK!! 3点半!”

cao2xin/摄

韩国的十月晚上还是很冷的,进入暖和的房间,Allegra和我,像找到窝一样欣喜若狂。Allegra是太会与陌生人搭讪的姑娘。那晚我们彻夜聊天,像多年老友的叙旧。我一直觉得,像我一样,一句韩语不会,就只身来到一个non-english-speaking country旅行,还非要找些没有人去过的地方体验的人,不是蠢到极致,就是勇敢异于常人。了解她的故事之后,突然发现,我这是遇到了穷游界的grandmaster。

这个阳光开朗的California girl,已经去过所有欧洲国家、南美国家、亚洲大部分国家。但,她跟我讲的每段经历,都已“I met a guy”开头,以“then I met another guy”结束。

cao2xin/摄

寺庙里的狗 cao2xin/摄

“那你为什么想找个寺庙做长期的templestay呢?想出家?”
“没有,我不信任何宗教,但是我想了解所有的宗教文化。”
我侧看着她,漂亮的,削瘦的面孔,呼吸平稳,不皱眉头。走的路越多,越知道自己该在哪里停下啊。

第二天,在一片氤氲的路灯中,步行到山顶的庙里诵经,像一下袭来冬天的冷气,和尚们的歌声声如洪钟,我们却冻得哆嗦。事后,一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丹麦女孩,带领我们walking meditation,绕山而行,一步步踱,不能说话,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呼吸。冷气入鼻,心需要静下如海。那一瞬,想起蔡明亮导演的纪录片《西游》,马赛的阳光,尼斯的海滩,身披长袍的和尚,一脚一脚地迈,镜头一小时换一次,像极他的脚步,观众15分钟内纷纷离场,可那和尚还在走,背景音乐是海声风声,和呼吸,漫长的,平稳的呼吸。可你说,这一步步,是踩在土地,还是踏在云间?

犹记得片尾的字幕:万物皆空,皆是幻影。
那一刻我感受到宁静,又为自己的宁静而感动。
早饭后,德国姑娘问:

“你说他们冬天也每天早上这么走一通吗?”
“那肯定的啦,对于和尚来说,这叫修行。”
“天哪!那我会冻死的!”                        

山间骨窟寺 cao2xin/摄

天杀的sunmudo training在8:30准时袭击。德国姑娘们似乎抱着将死的心情。让不能劈叉的人劈叉并且保持,真不是一般的折磨。我们一边哀叫,一边被告知,脸色一定要平静,静不下来也要装作平静的样子。一呼一吸,不能乱。

不能乱也乱了,两个同来templestay的韩国男孩,迟到了。

当地的僧人 cao2xin/摄

“他们看上去像不听话的高中生,父母送到庙里到接受教育的那种”Allegra偷偷与我gossip。
“还很叛逆的样子。”我说。
看到德国女生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突然get 到了点。
“three—thousand – bows-------”
教练手持长棍,真要他俩做了。
两个青春期男孩,还真就做了。
3000个就是3000个,我们继续开功以后,听到身后声声地板与脑袋接触的声音,默默数着数,数到后面,一小时两小时…..德国女生的脸色都变了。
下一个项目是108 bows,顾名思义,心如止水地磕108个头。

高中生们终于完成了惩罚,也不得休息,立马加入了108 bows的队伍,两张红彤彤的脸,趴到地上,很慢才起来,然后又跪下去。
教练们不紧不慢地等他们做完,所有人都沉默着。
做错要承认,挨打要站稳。
这不过是sunmudo训练中太普通的一项内容了。

庙内 cao2xin/摄

为了所追求的人生,要去恪守的东西,何尝不需要艰苦的修行?

午饭前与grandmaster会谈,翻译女士对大师的尊重和敬畏程度又刷新德国女生三观的样子。大师在骨窟寺40年,最初,上个世纪90年代,他云游四海,发现佛教在北美、欧洲盛行。于是他回到韩国,嗅觉敏锐地创办了templestay项目,让那些想体验佛教文化的人前来短期修行,也有父母为了教育青少年,将他们送到山上的庙里锻炼。至此,韩国的templestay项目开始盛行,我们熟知的首尔的寺庙,大邱的海印寺,游客络绎不绝。Templestay甚至成为了韩国旅游的标签。但,也只有骨窟寺,尽管最远离世俗,仍恪行着最严格的训练规则,也是最负盛名的sunmudo训练基地。

松鼠 cao2xin/摄

合完影,Allegra忧心忡忡地问我,你说,我的long-term templestay,是不是只有这一个选择了?
“I’m afraid so.”
“嗯……三个月以后,我一定能一秒钟就劈一个叉了……”

下午,我们要离开,跟office的女士告别,跟辣白菜告别,跟寺庙里的狗告别,跟每一株花草说出再见。

庙宇 cao2xin/摄

这一切都静静地,立在大山深处,像没有人来过,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公交车站,德国女孩提心吊胆过了两天,终于端累了,她开始滔滔不绝地讲笑话。
“你不知道,我们昨下午刚到的时候,那位女士给我们衣服超大号,腰带系到胸以上,我们也不知怎么穿,就直接套在衣服外面,然后下楼找她,换了一码小的,我们正要脱下换上,那女士突然指着外面大叫,不行!不能在这里换衣服!那边有和尚!”
“我们解释,里面穿了衣服的啊,衣服裤子都是齐的。”
“那也不行!!有和尚!于是被赶到厕所换,然后在厕所里,我们看到了和尚。哇,那感觉……fxxked……”

眺望远方丛山 cao2xin/摄

“大学时候,我曾在上海交换过半年。我太爱上海了,每天都吃包子饺子吃到吐。北京也很好,很有历史感的城市。这也是为什么,听到你说,你从中国来,我脱口而出coooool。我总是抓住一切机会,上学的机会,交换的机会,工作的机会,不停去到更远的地方。我爱亚洲,它有太多美妙的东西了。我热爱我的生活,充满探索、奇遇的生活,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故事,在路上,总是起承转合,出乎意料,尴尬层出不穷,奇遇又一个接一个地惊喜。这就是我,为什么永远look so happy的原因。”

她冲我眨眨眼睛。Yeah.

“我就要回德国了,很高兴遇见你,再见。”

钟 cao2xin/摄

再见,我和Allegra一起下车,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我觉得我一定会再见你的。”

庆州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cao2xin 更新:2016.05.24

背包客 其他休闲 佛教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庆州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背包客 其他休闲 佛教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背包客 其他休闲 佛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