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哇完美之旅

婆罗摩-滕格尔-赛梅鲁国家公园 梅鲁-贝提李国家公园 日惹

印尼爪哇岛

首页 > 火山 > 目的地 > 印尼 > 爪哇完美之旅

负责任的旅行,有态度的探索,是《孤独星球》杂志所秉承与倡导的核心精神,也是对于每一位读者的责任。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来源:《孤独星球》杂志10月刊
文:奥利弗?史密斯 摄:菲利普-李-哈维

爪哇岛位于印度尼西亚群岛的中心,来到此地,你将有机会近距离直击冒着烟的活火山,循着偏僻小路观察海龟在沙滩上孵卵;在皇宫中漫游、并欣赏爪哇舞者曼妙的舞姿,最后在传奇的佛教寺庙中欣赏日出美景。

婆罗摩-滕格尔-赛梅鲁国家公园

Bromo Tengger Semeru National Park
穿越云层一路往上爬,见识印度尼西亚境内最壮丽的火山地形。

暴风雨笼罩在滕格尔山脉(Tenggerese)上,使得眼前风景看起来有点像一幅描绘世界末日的图画。灰色的云层快速掠过黑沙平原的上空,随着闪电的每一次闪现,火山的外观形体忽隐忽现,巨大的雷鸣在火山口周围来回震荡。不管在何种天气状况下来到这里,这儿都会让造访者深切感受到自身的渺小和脆弱。然而在暴风雨中造访此地,景色氛围更加令人望之生畏。印度尼西亚是地球上火山密度最高的国家,而爪哇岛则是印度尼西亚境内火山密度最高的岛屿。爪哇岛上的火山已经以其无情的喷发推翻过无数王朝,摧毁过无数城市。即使到今天,火山的低鸣还是被解读为是来自天神的讯息,火山爆发则让1500 公里之外的印度洋岛屿都为之震荡。婆罗摩-滕格尔-赛梅鲁国家公园位于东爪哇一个高原上,有一整群名负其实的“火山超级乐团”比肩而立,形成一片连绵辽阔的景色。这些火山群看起来一片死寂,呈现出一种非常诡谲的美感。

地平线上巍峨耸立的是塞梅鲁火山(Mount Semeru)--岛上的最高峰,也是外观最雄伟的火山。几乎同样巍峨的是死火山巴托克 (Mount Batok)--这座已长期沉睡的火山,外观呈现为完美对称的圆锥状,地表上覆满了青苔。最后这座火山,当你看到它时就一定也闻得到它--随时可能爆发怒火的婆罗摩火山 (Mount Bromo),持续喷着呛鼻的有毒烟尘,回旋飘向空中。步行的游客们在爬了250步、到达婆罗摩火山的火山臼 (Caldera)边缘后,迎面而来的是腥臭的硫黄云雾,让你的双眼泪流不止、喉咙咳个不停。还好这股毒气很快就被风给吹散,火山口在雾中现出身影--一个巨大的冒着烟、喷着气的庞然大凹洞,感觉就像是一条可直通融熔地心的高速公路入口。

婆罗摩火山可不是你能随意小觑的火山:几乎每隔十年它就会爆发一次,喷出大量灰尘石块落在邻近区域,也让国家公园因此关闭、禁止参观。“火山爆发是一种上天的恩赐。”哈瑞安·托托 (Harian Tokok)如此说道,他骑坐在他信任的马儿曼尼斯 (Manis)背上,在大雨中拉了拉他的披风,“火山让四周围的土壤肥沃,谷物长得更好、更强壮。我知道我很幸运,可以在这样一个美丽而神圣的地方工作。”哈瑞安是滕格尔人 (Tengger),他们是印度人的一支,在穆斯林占大多数的爪哇岛上算少数族裔。对滕格尔人来说,婆罗摩火山有一种独特的重要性。虽然哈瑞安在国家公园周围用马匹载运游客来维持生计,但他偶尔得接近火山口到一个让他浑身不自在的地步。

每年的卡萨达节 (Kasada Festival),这些印度人会爬下火山口,献祭给神明,因为他们深信神祇居住在婆罗摩火山内。也因此,这个祭典令人大开眼界,但也同样危险得吓人。参加者沿着几近垂直的松散岩屑堆,一寸一寸地往下爬,为了把鲜花、蔬菜、金钱,以及(在极大方的时刻)活生生的羊,丢掷进那个不断喷着白烟的巨大坑洞。“我只能往下爬三米或四米。”哈瑞安说道( 比起活牲畜,他比较喜欢用鲜花和蔬菜来祭拜),“即使我两个膝盖都在发抖,我也知道火山会永远保护我。不管我去到哪里,火山都会照应我,我从来不惧怕火山。”哈瑞安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爬上马儿曼尼斯的背,在黑砂上策马,慢步向汹涌的白云那端骑去。

从国家公园入口处的村庄赛摩罗拉旺(Cemoro Lawang),往东开150 公里,穿过森林,前往爪哇岛东岸海滩。路上不妨找个地方歇脚过一晚--小镇卡里巴鲁(Kalibaru)是个不错的选择。

必备资讯

爪哇香蕉饭店(Java Banana)提供宽敞、用漂亮柚木装潢的客房。饭店位于山丘上,距离赛摩罗拉旺以及国家公园入口只有10 分钟车程。务必参观饭店内的艺廊,艺廊内展示着以当地风土为主题的摄影作品(房价852 元起;java-banana。com)。要去婆罗摩-滕格尔-赛梅鲁国家公园(入园费10 元)的最佳途径是从赛摩罗拉旺去,这个村庄距离泗水大约4 小时车程,印度尼西亚本岛和东南亚各国都有班机飞往泗水。

梅鲁-贝提李国家公园

Meru Betiri National Park

探索梅鲁-贝提李国家公园人烟罕至的海岸线--这儿有茂密无比的丛林以及吸引海龟来此产卵的原始海滩。

从”Pantai Pulau Mer“(红岛海滩)远方拔

常言道:心怀期盼的旅程比终点更美,而很少有旅程比前往梅鲁-贝提李国家公园更需要怀抱期盼的了。整趟长程跋涉一开始惊人的简单,从外南梦县(Banyuwangi)附近的珍坦(Genteng)南边延伸而出的柏油路开始,经过闪闪发亮的稻田和有着石灰墙和遮荫走廊的小屋的村庄。之后,一点一点地,爪哇丛林逐渐逼近。脚下的道路开始变得崎岖不平,直到最后整条路变成一条连绵不绝的坑洞之路。最后也是最困难的一项挑战是要涉水横越一条深度较浅的河流,才会来到公园管理处。雨季的巅峰期(水位太高,车辆无法行驶),交通方式就会改为由一位带着开朗微笑和湿漉漉脚踝的专家来操控竹筏、载大家过河。但是抵达此地所需经历的一切困难都将值回票价。

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浓密到无法穿越的丛林,丛林里栖息了大量的动植物,其中包括爪哇鹰雕(Javan Hawkeagle)、网状巨蟒( reticulated python)以及山猪。已经灭绝的爪哇虎最后的足迹就是在此地被发现(虽然有传言表示这种动物依旧在丛林深处生活)。这是一个坚定地抗拒着人类探索开发的地方:森林中的小径很快就被从地上冒出的巨大树根所淹没,晃动的树冠顶端传来猕猴嘲弄的叫声。在人口密度居全球靠前的爪哇岛上,梅鲁-贝提李是最后的原始荒野之一,这儿的难以企及正好保护了其丰富的自然生态。然而,国家公园最大的宝藏很快就从管理处背后的丛林中浮现出来--苏卡马岱海滩(Sukamade beach), 闪闪发光的金黄色沙滩,两端被绿色的土地夹在中间。在整条海岸线延伸出去的无数惊人海滩中,这里只是其中之一。

苏卡马岱海滩上一只刚孵出的小海龟正迎向它出生后的首次航行

邻近就是潜水客常出没的红岛海滩(Red Island Beach),沙滩边排了一整排五颜六色的小屋。更近的是绿湾 (Teluk Hijau)--一个被崎岖的峭壁围住的沙岸小海湾。这两处海滩的观光客都不少。然而苏卡马岱海滩白天时人烟稀少,反倒是夜晚时分会欢迎另一种访客的大驾光临。“有时候我认得出来这里的访客。”苏哈托·哈托诺(Suharto Hartono)如此说道,正午时分,苏哈托坐在他的椅子上悠闲地前后摇晃,“不过我很确定它们不认得我。”30 年来,担任国家公园巡警的苏哈托一直都身兼这群来此筑巢下蛋的海龟的助产士和保镖,海龟们在深夜来到冰凉沙滩上整夜挖洞,埋下它们产的卵。这群海龟中有榄蠵龟(别名丽龟,olive ridley turtle)、鹰嘴龟(hawksbill)、巨大的棱皮龟(又名革龟,leatherback), 以及最常见的、像弹跳球(space-hopper)一样大小的绿蠵龟

这些海龟全都非常脆弱、濒临绝种边缘。苏哈托的工作就是要逮捕来此违法捕捉海龟的盗猎者,被他们抓走的海龟最后的命运就是沦落到其他国家、变成餐桌上的食物。他办公室旁边就是这份保育工作最重要的部分--孵卵场,从海滩上搜集来的海龟卵被放在这里孵化。办公室里头有一群刚孵出的小海龟疯狂地绕着沙质围栏转圈圈,就像上了发条的玩具一样。很快它们就会得到生平第一堂游泳课。访客可以和巡警一起把这些小海龟放回苏卡马岱海边,在小海龟本能地摇摇摆摆往印度洋冒着白色泡泡的海涛和咸浪花爬去时,在一旁加油打气、鼓掌叫好。

“当我看到这些动物走向大海,我对它们的未来感到一片乐观。”苏哈托这么说道,“我经常会想到它们即将启航的伟大旅程。”孵化场外,苏哈托指着一张大地图,上面标示了刚刚那些小海龟即将踏上的海上高速公路--往北穿越望加锡海峡 (Makassar Strait),抵达菲律宾群岛,往南则游向澳洲鲜艳多彩的珊瑚礁,往东游向遥远的新几内亚海岸线。然后,某一天,有些海龟会沿着同样的轨迹游回来,横越同样的深度和距离,躲避虎鲨和拖网渔船的渔网,而后再度回到苏卡马岱海滩,产下它们的下一代。

往东北前进25 公里,抵达外南梦县。葛鲁达印度尼西亚航空以及天巡航空(Wings Air)提供往返巴纽旺宜县(Banyuwangi)的比林姆宾沙里机场(Blimbingsari Airport)和日惹之间的航班,中途要停一站(票价505 元起;garuda-indonesia。com)。

稻米是爪哇的主食,喂养了岛上一亿四千万的人口。图中为邻近

必备资讯

梅斯潘泰(Mess Pantai)是国家公园中唯一的住宿点,提供简单朴素的小屋,距离孵化场只有一分钟路程。客房设备很基本,不过隔壁的公园办事处晚餐时提供非常美味的印度尼西亚炒饭(nasi goreng,价格约10 元),你还会遇见友善的巨蜥在附近晃来晃去,等待游客的剩饭以饱餐一顿。当地的旅行业者可以帮忙预定此地住宿,不过通常你可以直接前往,不需事前预定(小屋房间费用约100 元起)。梅鲁-贝提李国家公园的巡警们可以安排夜间行程,带游客观察海龟在海滩上孵卵(国家公园门票70 元;merubetiri。com)。

日惹 Yogyakart

在日惹的宫殿、市场和大马路上闲晃,这里是爪哇人最引以为傲的文化重镇。

日惹的一个周日早晨,一群青少年前往城里18世纪的皇宫内集合。他们聚集在一个洞穴般的深邃大厅中,接着开始在脸上画上五颜六色的彩妆,并换上华丽精细的服装--从手持iPhone、身穿一件式帽衫的21世纪青少年摇身一变,成为远古时代的王子、公主、恶魔和半神。蕾斯提·安娜(Lesti Ana)是这群青少年中的一个,她还是个学生,但担任业余舞者已经有6 年之久,她此刻正对着一面装饰着金叶的镜子检查脸上的妆有没有画好。她和其他舞者一齐踩着舞步踅入阳光中,在一小群观众面前表演经典的爪哇舞蹈 《罗摩衍那》(Ramayana,一出古老的印度梵文史诗故事),舞台上很快地充满了踮着脚的舞步以及弯曲的手臂。这场变身表演是日惹每周一次的固定表演活动,在日惹,爪哇文化被保护维持得最好。

雷斯提·安娜正在日惹皇宫内,为一场爪哇舞蹈表演做准备

日惹一直以来都是个不太一样的城市。在17世纪这儿是强大的苏丹王朝的首都,该城曾激烈地抵抗荷兰的殖民统治,至今在印度尼西亚境内也还是拥有特殊的政治地位--有点像印度尼西亚国内的另一个小国。在城内走一圈,你会发现从日惹全盛时期至今,改变了不少,但是生活中仍有许多节奏还是维持不变:三轮车车夫踩着三轮车,穿过重要古迹的大门招揽客人;广场上烤沙嗲的炙热香气飘散在空中。这儿也保存了传统的爪哇工艺--其中最有名的就是batik 蜡染。此外,银饰工匠、人偶雕刻师、竹篮编织工匠等,也一样仍在城内贡献着他们的手艺。

苏丹皇宫依旧是日惹城内的文化中心:一大片石灰白的庭院,绿树成荫的花园,回廊摆满了依旧嘀答作响的老爷钟、陶壶,和希腊式的古瓮。统治的苏丹王目前依旧居住在皇宫内 (有时候你可以见到他在日惹城内骑脚踏车闲晃),皇宫由隶属苏丹王的一小队军旅所治理,军队成员都是志愿跟随苏丹王的长者--有点像私人保镖。所有侍卫都包头巾、随身配有大刀 (虽然一些侍卫坦承他们的佩刀从来没有出鞘过)。

他们负责监督王宫内繁忙的表演排程:歌唱、诗歌朗诵、甘美兰音乐(一种传统爪哇打击乐)演奏,以及传统舞蹈表演。本日的表演即将告一段落,舞者陆续走回先前的大厅,慢慢卸下妆容,再度变回再寻常不过的青少年。“跳舞非常累人。”蕾斯提说,一边啜饮着茶,她方才扮演的是主角西妲 (Sita),“你需要非常多的能量,一个星期必须练习两次,然后才能逐渐适应穿上整套服装之后的闷热感。但是我们这么做是因为保存爪哇传统文化是非常重要的事,不然的话,我们会忘记自己从何而来。”

接着离开日惹,驾车往西北方开10 公里,沿路会经过点缀着稻田的风景--东方地平在线,梅拉比火山(Merapi)若隐若现--最后抵达婆罗浮屠(Borobudur)的脚下。

必备资讯

凤凰饭店(Phoenix Hotel)是日惹市内的著名地标之一,最早可以追溯到1918 年荷兰殖民时期。饭店内有大量的光滑大理石地板、瓷花瓶,以及华丽的吊灯,客房都有宽大的阳台,可以俯瞰庭院。饭店邻近车站南端延伸出的一大片传统市场(房价554 元起;accorhotels。com)。日惹皇宫(印度尼西亚语称作“kraton”)的入场门票也包含午餐时在庭院中的表演(10 元起)。

婆罗浮屠 Borobudur

登上印度尼西亚最伟大的建筑瑰宝,眺望爪哇岛乡间的辽阔风景。

晨曦中的婆娑浮屠

婆罗浮屠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佛教寺庙--这个宗教建筑群,规模媲美柬埔寨的吴哥窟、缅甸的蒲甘,或是印度的泰姬陵。根据佛教徒的信仰,婆罗浮屠的形状象征宇宙的秩序:最高几层据说代表涅槃的境界。也因此,一想到许多人来此的第一个体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就觉得很奇妙。日出之前几小时,三两成群的游客在一片昏暗中跌跌撞撞,踏上七零八落的石阶好爬上寺庙顶端。偶尔闪过火把的光线,在黑暗中映照出一些建筑物的细节:一头嘶吼的狮子,或是刻画一艘在暴风雨中航行的爪哇船只的浮雕。只有当游客们抵达浮屠顶端,每个人才会抬头往上看;紧接着,压轴表演开场。首先,东方的地平线被染上一抹紫,可以看到日出的天空中有蝙蝠盘旋。之后佛塔群的剪影慢慢浮现,一整排一整排地绵延到寺庙脚下。

最后,太阳的第一道光芒照亮地平线,婆罗浮屠的一整片灰色建筑群完全现身在阳光之下:两百万个巨型蠋石,在两侧火山(梅拉比火山和松宾火山)的映衬下也显得很渺小。你或许很难相信,在婆罗浮屠落成以来,部分由于前述两座火山的关系,大多数时间这儿都被遗弃。一般认为此建筑群建于公元750-840 年间,建造者是某个爪哇佛教王朝的国王。婆罗浮屠一建造完就被弃置,因为当时伊斯兰教统治了整个爪哇岛。之后婆罗浮屠被火山灰所掩埋,又被周遭茂密的丛林所覆盖,一直到19 世纪才被世人重新发现,之后开始启动修复工程,一直持续到今天;虽然中间有过几度大规模的劫盗行为。那些劫盗遗留的痕迹至今清晰可见。

寺庙正前方是几百座被斩首的佛像,这些佛首现在正在世界各个不同的博物馆中望着墙壁,从伦敦到曼谷都有。不过幸好婆罗浮屠最伟大的宝藏依旧完好无缺--寺庙内雕刻精细的浮雕。有些浮雕画描绘佛陀的生平,其他则刻画19世纪的爪哇生活:国王和神祇、象群和大臣,这些浮雕中的人物历经数世纪埋没在地底下,由蚯蚓相伴,但生动的表情丝毫未减。从婆罗浮屠往北半小时车程,穿过稻田和蜿蜒的河流,来到马格朗(Magelang)镇上,这儿保存了传统的石造工艺。“婆罗浮屠的雕刻工匠技术都非常好。”苏赛诺(Suseno)说道,他是有20 年经验的石雕师,目前正在进行某一片婆罗浮屠浮雕的等比复制工作,“我希望我复制的浮雕可以和原物一样棒!”虽然苏赛诺和大多数当地人一样是穆斯林,但他经常造访婆罗浮屠来寻求灵感--不管是佛教徒、穆斯林、基督徒或是印度教徒,婆罗浮屠的整体建筑已经成为爪哇的认同象征之一。

“我用石雕匠的眼光来看这片寺庙群。”他说道,“我每次来到这里,都会看到新的东西。”苏赛诺说他正在雕刻的石头是火山岩,和几世纪前婆罗浮屠建造者所采得的玄武岩是一样的。他们一样得花上数个月的时间,才会看到人物从石中浮现出来。亿万年前整个爪哇岛上的火山群轰隆爆发,流出的岩浆冷却后形成了同样的玄武岩。昔日造物的火山之巅,至今仍隐约阴森地俯视着这群被自己创造出来的圣石堆。

必备资讯

普拉塔朗·婆罗浮屠SPA度假村( Plataran Borobudur Resort & Spa)位于一处相当高的山丘,可以俯瞰整片婆罗浮屠遗迹。饭店提供该地区最豪华的住宿选择,有传统的木造villa,可以居高临下地俯瞰热带花园景观。饭店内有一间殖民风格的餐厅和酒吧,还有SPA,以及好几辆高尔夫小车,可以载你在花园中四处游逛(房价1412 元起;plataran。com)。爬上婆罗浮屠看日出的费用是202 元,清晨6 点后的入园费用是131 元(borobudurpark。co。id)。

爪哇岛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孤独星球》杂志 更新:2016.03.17

海滩海岛 火山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爪哇岛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海滩海岛 火山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海滩海岛 火山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