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兮魂兮,归何处?——景山游记

北京 景山公园 崇祯皇帝

北京景山公园

首页 > 宫殿官邸 > 目的地 > 北京 > 魂兮魂兮,归何处?——景山游记

90后。狮子座。《绝对艺术》杂志编辑、携程签约旅行家、乐途旅行家。临事有静气,听风破月影。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清醒后眼前白茫茫一片,2015年的第一场雪就这样不期而至,白驹过隙不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真真切切的动词。想起来景山这篇文字已经写了好几个月,一直停滞,在此期间特意抽空去景山看了几次,但是好像总缺点什么,火候总是欠缺那么一点点。

下班途中,皑皑白雪,茫茫天地间,忽然间又想起了这篇未完成的文字,心底微微一喜——是了,缺一场雪!一场可以对史围炉夜话,一杯清茶煮字为药的雪天。

之所以选择从景山开始认识北京,一是因为这里是老北京城的制高点,是观赏北京城景致的最佳视角。景山紧邻着故宫,站在景山南望,故宫无数屋顶一片金黄,在阳光下熠熠闪烁,好似万尾金鱼戏水激起的粼粼波光。

二是因为人们大多以为先有故宫,后有景山。其实,景山比故宫的岁数还大。早在辽、金时期,这里已经渐渐堆起土山,不过那时尚小,顶多算个土丘。而故宫是明成祖永乐四年(1406年)开始营建的。

三是因为明代历史上最后一位试图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的皇帝被泥腿子农民军逼宫,不得不自缢景山。一个未了的心愿,一场国破家亡的悲剧,一段功亏一篑的努力,想来不禁让人感慨万千。

蓬莱、方丈、瀛洲以其山有神仙、虚无缥缈在历史传说中源远流长。

泰山雄、衡山秀、华山险、恒山奇、嵩山奥。自古以来,五岳以各自天然迥异的巍峨壮美睥睨天下诸山。

而景山,北京城内一座高不过百尺,方不过3公里,由人工堆砌而成的“假山”则因一个人而天下皆知。

景山公园位于故宫北侧,北海公园东侧。历史上景山不仅称为“景山”,还有“土山”、“青山”、“万岁山”、“煤山”、“梓金山”之称,又被称为“镇山”,为一方的主山。

欧阳修在《丛翠亭记》中说:“九州皆以名山为镇”。“辽始筑土山”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压住唐政权的王气。金代以后,女真人在山上建瑶光楼,用以压住辽之王气。在《万历野获编》中这样解释:“云鞑靼初兴时,有山忽坟起,说者谓王气所升,金人恶之,乃凿其山,辇其石,聚于苑中,尽夷故地,元灭金都燕,以为瑞澄,乃赐今名。”

元代时,蒙古族人为了压住金朝的王气,防止女真人卷土重来,在原来金代堆叠成山的基础上,又一次堆叠“镇山”,以对元朝的江山社稷起到“瑞澄”的作用。

15世纪初明成祖定都北京,明·永乐十九年(1421年),在元大都皇城的基础上重修了紫禁城,改景山仍称为“镇山”,取“镇摄”、“抑制元朝王气”的意思。

元、明、清三代皇宫都是以景山为依托,寓意可以稳固江山社稷。如同《北游录》中所说:“万岁山……天枢拱护,锦互钩陈。” 但历史一再证明失去民心的统治者无论如何祈求外物,还是会失去权力。

一次去景山,是春寒料峭的三月,花未全开,叶未全绿,东风瑟瑟,夕阳中的的景山雾蒙蒙一片。

一次去景山,是秋风萧索的十月,花已谢,叶偏黄,夕阳中的景山忽近忽远。

一次去景山,特意挑了阳光明媚的午后,游人如织,人声鼎沸。每一个导游进园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指着制高点上面的亭子说:最高的那个亭子就是皇帝呆过的万寿亭,你们去看一看,拍一拍照片,30分钟以后下来集合。

听到导游们机械地重复着同一句话,忽然间心底里弥漫起一层薄薄的迷雾,倘若崇祯在天有灵,听到曾经戒备森严的禁苑如今到处都是例行公事的喊叫,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十一月初的景山公园,阳光饱满的如同秋收的麦穗,鹅黄色的银杏叶子熙熙攘攘的挤满枝头,只在红墙黛瓦探出头,在深秋的阳光下,别有一番清秋滋味,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一片落叶就能让人吟唱一个秋天的年代。

沿着园内蜿蜒曲折的小径随意停歇,看到行人都不觉得聚拢在一处指指点点,停步观看,自己也不由得放慢了脚步,随着指点的手指望去,原来是崇祯的墓碑伫立在一片翠竹边上——“明思宗殉国处”赫然立在山脚。

这座不知多少年前就守候在北京城中的山丘。它从天而降,然后耐心的等待,等待着完成生命长河中最重要的一项使命:堵住一位皇帝的退路。

这个人活着的时候,曾经睥睨天下苍生,凌驾于万水千山之上,以至于他后花园中一座算不得上山的山也被称为“万岁山”。然而当他自缢在景山东麓的一棵古槐上的时候,并不见得比一枚普遍的落叶更有分量。

甲申年暨公元1644年夏历三月十八日五更时分,景山之上,大明王朝的最高统治者透过黢黑的浓雾,最后一次俯瞰这座曾经唯我独尊的都城——

大势已去。回天乏力!筋疲力竭的崇祯颓然的回望着脚下的紫禁城,彻底的绝望冰封了心底里最后一丝的侥幸,寒冰般的凄凉从脚底直撺夺至头顶。

李自成的40万大军早已在城外虎视眈眈,谣言像蝗虫一样涣散着城里的人心,奉天殿上大臣们依旧喋喋不休地吵嚷着,紫禁城里仿佛还留存着自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忙碌的焦头烂额的情景。

十七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决心挽救大明王朝衰颓的局势。从登上天子之位就兢兢业业,励精图治,废寝忘食的处理朝政,希望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可惜现实的时局比遥远的期许来的更快,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埋葬了建立300多年帝国。

40万流民在帝都城外山呼海啸,人声混杂着牲畜的叫喊声、锣鼓齐鸣声、撕扯战斗刀光剑影。昔日里秩序井然万人敬仰的都市如今已然是人间炼狱民不聊生,西直门、阜成门、德胜门的喊杀声震耳欲聋,但是守城的将领,再也没有人像200年前的兵部尚书于谦一样势与城门共存亡!

历史何其的雷同,让人禁不住怀疑时间总会循环往复的回到最初的起点。

1449年的中秋期间土木堡埋葬了大明王朝50万大军,九月份瓦剌大军直逼京城,改朝换代似乎只在朝夕之间,因为谁都知道,明朝的主力军对已然魂归土木堡,至高无上的王位似乎已经敞开大门迎接未来的统治者。

趾高气昂的瓦剌大军盘桓在京城,紫禁城的大小官员也都已整装待发,只不过不是和敌人死战到底,而是逃走。前有英宗被俘,后有新君即位。但不同的是,景帝朱祁玉还有一个忠心耿耿敢于振臂一呼的兵部尚书于谦。

斩钉截铁的言语中中透着不容任何质疑威严,在这兵荒马乱的关口,谁还记得200年前响彻德胜门“死战术”:

“凡守城将士,必英勇杀敌,战端一开,即为死战之时!”

“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

“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

“敢违军令者,格杀勿论!”
于谦亲自在德胜门督战,鏖战不怠。这掷地有声的命令简单、直接,但也有效。

内心坚如磐石的信念是他最后的赌注。

人在城在!

城亡人亡!

穿越历史的硝烟,崇祯只看到互相推诿责任的官员,一团乱麻的朝政。紫禁城里火光四起,哀鸿遍野。娇妻美妾早已化作一缕香魂,万阙宫殿也已惨遭蹂躏。

眼看着曾经的浮华都归于沉寂,黑夜渐渐褪去,天将破晓,东方露出了鱼肚色,那些挣扎和撕心裂肺的疼痛,山穷水尽、万念俱灰的崇祯跌坐在景山之颠,眼泪早已流干,曾经那么努力的想要拯救一个孱弱的王朝而终究归于失败,是她对这个世界最后的不甘心,于是他脱下绛黄色的龙袍放在大腿上,咬破手指,在衣襟上愤然血书:“朕自登极十七年,逆贼直逼京师,虽朕薄德匪躬,上干天怒,致逆贼直逼京师,然皆诸臣之误朕也,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

随后自缢而亡。一个王朝也随之终结。景山成了这人世间的一座孤岛,从此以后被抽象成亡国之君最后的坟墓,那棵不知活了几世几年的古树也被宣判为余孽。

在一个春寒料峭的午后,我也曾漫步景山,但并没有刻意寻找传说中的那棵古树。

在历史的滚滚洪流中,成王败寇只不过是成功者自我夸耀的论据。不知那些南来北往的游人,哪里来的勇气,兴奋混杂着惊奇的夸耀着:

看!这就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自杀的地方。

似乎一个王朝的灭亡,只是一场滑稽的戏剧谢幕。

一个民族的式微,都是其他人没有恪尽职守的结果。

当最后一丝余晖也被黑暗吞噬的时候,不知是历史的残酷还是凌烈的西北风让我不寒而栗。夜幕中景山脚下的紫禁城沉默如磐石也坚硬如磐石。

景山公园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夏梦之梦 更新:2016.03.24

宫殿官邸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景山公园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宫殿官邸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宫殿官邸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