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得勒支的花园,哥特式的花园

荷兰 乌得勒支 修道院 主教堂 莱茵河 运河公园

荷兰

首页 > 城市观光 > 目的地 > 荷兰 > 乌得勒支的花园,哥特式的花园
南蔻
订阅

《城市中国》编辑,十五言撰稿人,混迹头条、新浪等各大博客自媒体,带着“职业病”去过的国家大约三五十,还在增加中。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在研究生毕业之前,我曾经在乌得勒支度过了贫困潦倒的两个星期。住在小客栈里,用别人买多了的菜,用剩下的下脚料自己做饭。因为是在等论文评审,所以基本也没有什么事做,白天的时候,就在城里晃荡。如果有人问我,去荷兰除了看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之外还能去哪,我基本可以扳着指头数。荷兰虽小,但由于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每个省(相当于国内的县)都有自己的大腿抱,因此,有可能从建筑到人品的风格都有很大的差异。作为一个只有两个半北京大的国家而言,荷兰1天也可以玩完,10天也可以玩完,1天和10天的区别,是两个平行世界。

典型的荷兰城市的风貌,运河+自行车。

比如,待10天的话就会知道,乌得勒支的名字Utrecht与汉字的发音八杆子打不着,“于特莱赫特”,在比利时的佛拉芒区有支球队叫“安德莱赫特”的情况下,求乌得勒支的心理阴影面积……

既然都出现了“莱赫特”,可以先解释一下“于”。“U”在古低地德语中是uut的缩写,uut是下游的意思,为了与马斯特里赫特分开(Maastricht, 原名maas-trecht,马斯河上的堡垒)。直到11世纪的时候,乌得勒支的拉丁文名字依然是Ultra Traiectum。

典型的荷兰的天气,一年有一半时间下雨。

而“莱赫特/里赫特“的意思,是“特莱赫特”。在很早很早以前,莱茵河的三角洲还没有现在这样大时,日耳曼人还没西迁时,乌得勒支就已经建城了——确切地说,不是市,但的确是城,是堡垒。公元47年,罗马人在莱茵河接近入海口的地方建了一座要塞以保护河口免于凯尔特人的进攻(或者叫反攻),这就是乌得勒支这座城市的起源了,那时堡垒的名字叫做 Traiectum,就是-trecht/tricht的由来。早期的堡垒是木制的,毕竟这里森林植被丰富。后来在公元2世纪之后改成了石质。

典型的“乌得勒支色”的砖,棕的。阿姆斯特丹就是红的。

最早的时候,要塞有500名罗马士兵。有了人,就有了配套服务业,有了集市。公元2世纪左右,乌得勒支已经长成了小型的城市,生长方式与中国沿海地区的“卫”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城内驻军,城外的小居民点居住着工匠,商人和士兵家属。

正面是这样的。

公元376~568年,散居罗马帝国境外的以日耳曼人为主的诸部落大举移居帝国境内,并各自建立国家,史称欧洲的民族大迁徙。不过小股日耳曼人开始西迁从2世纪就有了,270年罗马人离开了乌得勒支。之后的一段历史缺乏记载,但总之,信史上说,6世纪的时候,乌得勒支是法兰克王国的一部分。

乌得勒支市中心的街道。

这样的结果就是,荷兰人大约是由80%的日耳曼人和20%的凯尔特人组成的,90%的荷兰人认为自己是一个民族的,不论凯尔特基因(主要是红头发,小骨架)与日耳曼基因差得有多远。剩下10%左右都是日耳曼民族,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是“河南人”。他们是Fries,分布在荷兰和德国的北部,荷兰还有个Friesland省,特产是牛奶。虽然Fries也三天两头说独立,但实际上荷兰冬奥会全靠他们捞金牌。有句俗话说,“Fries人4岁上冰,不到会滑不让下来。”——Friesland不是白提的,待会会说到它与乌得勒支的关系。

乌得勒支大学建筑系的学生在画街景。

虽说在民族上算“主流”,乌得勒支也是荷兰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荷兰人会说,“乌得勒支不属于荷兰不属于荷兰不属于荷兰,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是怎么回事呢?——因为荷兰不是这个国家的真正的名字,尼德兰才是。这两个名字的区别是,荷兰是尼德兰王国两个省的名字,南荷兰和北荷兰,但乌得勒支是乌得勒支省的,虽然也低于海平面,但跟它俩没关系。PS:荷兰有一半国土低于海平面,也就意味着还有一半的国土还在海平面以上,这造成了一条长长的鄙视链,从最西端一直鄙视到最东端。

自行车是荷兰最重要的代步工具。

中世纪时,乌得勒支是尼德兰北部最重要城市。695年,Willibrordus被指派为Friesland的主教,703年~704年,法兰克国王丕平二世将乌得勒支赠与Willibrordus(意味着城市的控制权从王权移至教会,不用向国王上税),作为其向北方传教的基地。1122年,乌得勒支取得法兰克王国的城市“认证”,此后,乌得勒支主教享有乌得勒支及东北的行政权力。

主教堂的钟塔是全市的地标。

在一代代主教的努力之下,乌得勒支拥有了荷兰唯一的主教座堂——Domkerk,意大利语里的多莫Duomo,英语里的Cathedral,其名字叫做“圣马丁”。它的钟塔是全荷兰最高的,112m。教堂建于13世纪,正是哥特式鼎盛的时期,但建筑并没有采用花里胡哨的飞扶壁,而相当的朴实,就连背后的花园也是一样。

乌得勒支主教堂——圣马丁教堂花园的入口(左边)。

尽管神圣罗马帝国的康拉德二世和亨利五世都葬于乌得勒支主教堂,历代大主教们也安葬于此,但教堂内部却难比任何一座南欧的小教堂,显得相当寒酸。但惊艳的是它的花园。

一座非常典型的哥特式花园。

喷水池的塑像是个小修士,穿着和文具也相当有时代感

出入口的石雕。

随着神圣罗马帝国的查理五世成为尼德兰17省的领主,荷兰的王权与教权之争日趋白热化。大家都在争夺河口贸易的资源。1528年,乌得勒支主教的世俗行政权力也被收归查理五世。1579年,尼德兰北方7省缔结乌得勒支同盟,共同反抗西班牙统治。同盟的成立标志着荷兰联省共和国的开端,也为荷兰和比利时的“离婚”做好了铺垫。1580年,信奉新教的同盟废除了主教,包括乌得勒支大主教。于是乌得勒支主教堂也变成了史上第一座新教的主教堂。

教堂本身的外墙装饰。

其他的哥特式小教堂中也有类似的花园。

11世纪,在乌得勒支得到法兰克国王的“城市认证”之前,贯穿旧城区的古运河(Oudegracht)就已经建成了。这是乌得勒支年代最久远的运河,原为防止莱茵河泛滥所挖的壕沟。

乌得勒支的护城河。荷兰西部的城市除护城河外也有穿城的运河

河边“晒月亮”的年轻人

17世纪时,乌得勒支成为荷兰水道上的重要堡垒。1713年,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结束,在乌得勒支签订了停战条约。1843年,连接阿姆斯特丹和乌得勒支的铁路通车。乌得勒支逐渐成为荷兰铁路网的枢纽。随着工业革命在荷兰的开展,城市也迅猛地扩张起来。在19世纪,由于河流改道和城市的扩张,城墙被拆除,但运河和护城河由于内河航运这个功能而被保留了下来。过去工业区的码头的水平低于一般的道路、临水之畔,以前是一间间相隔的仓库,现在大部分都已经改成酒吧、餐馆或咖啡厅。

新的老建筑,老的新建筑。

你能看出哪些是新建筑,哪些是老建筑吗?

游客去到欧洲总会感叹“人家的老城保留了几百年的原貌,你看看我们的城市……”但其实不是的。城内的房子都是改造过的,门窗、天井、阁楼,很多都已经完全不是原先的比例,至少很多的窗开大了以符合现在的采光需求;外墙立面看上去古老,但可能是二战之后才换的砖;结构也调整过了,楼层也与原来不同,只剩下山墙的皮是老的。荷兰这么能“作”的地方,自然也少不了按照老的比例和颜色建的全新的建筑,只要城市不死。

荷兰雨多,一有晴天,草坪上“铺”满了人。

荷兰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南蔻 更新:2016.03.24

城市观光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荷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城市观光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城市观光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