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阳枫坪乡 红了柿子 醉了画家

浙江丽水乡村 全国最大的古柿子树群 最原始乡村

丽水松阳

首页 > 乡村小镇 > 目的地 > 丽水 > 松阳枫坪乡 红了柿子 醉了画家

一个阶层和他倡导的旅行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悠长蜿蜒的松阴溪从松阳县城穿行而过,又串联起县城外的山野村庄。来过松阳的人,离开之后,总会有这样的画面深深印刻在脑海之中:地处山区偏远寥落处的小小村庄,沿山而建,呈现出阶梯式村落的样貌。每一栋用砖与土混建而成的农家宅院,古朴而斑驳的外观之下,却又有一种静默又沉寂的古意。

盆地四周的山脉间分布着一个个古民居村落,纵横交错的老巷中,延续着千年松阳古朴的民族  摄影/葛杭萍

松阳的宅子确是出了名的。一则是未经破坏的山林之中,再怎样不经打磨的农家庭院,也自有一种山野气质,二来松阳的建筑据说确实有来历。传说中,松阳石仓阙氏有一支代代相传的泥水匠、木匠和石匠的队伍,在清朝至民国时期走南闯北营造宗祠、庙宇、民居,足迹遍布福建江西皖南等地,技艺精湛,曾经名噪一时。这些见多识广的石仓工匠吸取了各派建筑之精华,再回到故乡的时候,便结合起当地的气候及土壤材质,方才建造出了深有古意的的本土民宅。

乡村  摄影/葛杭萍

是后人附会亦或是真有其事,如今已并不可考。只不过,当年意气风发具足特色的农家老宅,如今经过岁月的剥蚀,多已残破不堪。然而,若你如今再来松阳,总能在某个不经意之处,看到某个“新”松阳老宅,隐匿在一片片古旧民居之中,似乎在述说着不同的故事。

柿树下的写生画家

自从画家李跃亮带领画家们来到丽水写生,后继者脚步络绎不绝,沿炕岭头村俨然成为了画家村  摄影/葛杭萍

在沿炕岭头村,不时可以看到三两的写生客,支起画架,安静创作,自成风景。这是今年以来的第几波写生客,村里的人已经不太记得清了。然而他们却知道,正是因为这些如潮水般一波波涌来,又一波波退去的游客,让沿炕岭头村有了如今的模样。

画家李跃亮可谓是沿炕岭头村这般改变的始作俑者。故事还需要从3年前开始讲起。那时,小小的沿炕岭头村,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有着中国当今最原始乡村面目的普通村落。和其他村庄一样,这里没有游人的身影,也没有商业社会存留的太多痕迹,一切安静的如同一池深潭。直到丽水画家李跃亮的出现,沿炕岭头村被发现出了另一种可能。

画家笔下的风景  摄影/葛杭萍

柿子树,在沿炕岭头村,既是生计,也是祖先与自然的馈赠。村子里有180多株野生金枣柿树,是300年前叶氏人迁居于此带来的,如今已是浙江省乃至全国最大的古柿子树群。每到柿子成熟的季节,满山遍野皆是漫着甜腻气味的红,配上古木和透露时间气息的老屋,天生便是一派画中风景。丽水的画家李跃亮将这些画入画中,还觉不够,干脆带着丽水巴比松油画院20多名画家来到沿坑岭头写生创作。随后,郑毓敏、蒋跃、吴宜恩等一批全国知名画家来了,各地美术学院的学生来了,向往着画中美景的游客也来了,这个“三步一幅画、处处是风景”的小山村,至此有了另一番模样。

为了接待这些写生客与游客,在民宿在沿炕头村如雨后的植物般疯长,老宅改建也正是在这时成为了小村落的新的主题。曾经村民们世代居住的农家小屋,被修葺与改造,还未脱离掉农家生活的简便与乡土意味,便成为了来此游客的居住之所。

在沿炕岭头村发生的巨变,在松阳这片山高水远之地并非孤例,改变的大潮席卷了如星点般隐匿在山水之中的古老村落。新式民宿、艺文空间、茶房、私家菜馆,田园耕读的生活还未远去,曾经落魄而沉寂的老宅,在这一次次的嬗变之中,似乎又开始了第二段生命。

乡村里的庭院生活

沿坑岭头村桃花  摄影/葛杭萍

从松阳县城出发,驱车一个半小时,方才抵达枫坪乡沿坑岭头村。这个位于松阳县城西南的小自然村,远远看去,黄墙黑瓦古柿树,和松阳地区其他的村落并无二致。

民居中的摆件  摄影/葛杭萍

柿子红了就建在村间道路旁,它是当地居民建芳的自家居所,亦是沿炕头村第一家有着文化意味的民宿。这个建于1976年,占地240平方米的老宅,如今有庭院,有咖啡吧,有茶空间。古旧的外墙经过修葺后隐隐见着几分工整的匠气,明净的玻璃窗内映射出柔和的黄色灯光,仅是看一眼,便也知道,这栋宅子在历经数十年的野蛮生长,在临近破败后,又被精心打磨,散发出与整个村落截然不同的全新气场。

我们来访时虽然时间尚早,但户主建芳已经给客人做完早餐,又为移植过来的柿子树浇完水,开始坐在院子里的长条木椅旁享受这天仅剩的一点晨光。数十年来,她和其他村民一样,依照四时节气下田干活,再在柿子成熟的季节摘柿子晒柿干,补贴一份家用。数十年的日子都在这里不急不缓的走过,知道李跃亮的出现,打破了她生活的平静。。

用老房子改建的精品民宿“柿子红了” 摄影/葛杭萍

那时,因为写生课和游客的来访,沿炕头村里,已经出现了第一波民宿。村民将自家多年的老宅腾出几间空房,收拾齐整摆上家具,摇身变成为民宿老板,据说生意还不赖。然而对于做艺术出生的李跃亮而言,对于沿坑岭头村这样如若画卷的古村落,这样的改建,未免有些暴殄天物的意思。

画家李跃亮  摄影/葛杭萍

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李跃亮带着时任乡长,来到建芳的家,喝了些土酿酒,泡了两壶茶,最后达成共识:以政府名义向建芳租赁房屋,时长20年。房子由政府出资翻新改造,建芳作为原主人住在一楼的大房间,民宿的日常经营由她打理。

老屋改造并非易事,要考虑如何在不过大改变老房子格局的情况下,解决舒适、采光、隔音、防漏的问题,还要因地制宜,传达出村庄自己的特色。最终,使用当地废弃的旧木料,采用农村最普及的红瓦灰瓦,充分保留了夯土墙、木隔断、原房梁、红灰瓦顶等浙南山区民宅的传统特点,成为了整个改造的基调。

民宿柿子红了的幽兰生前庭主题房间的室内布局  摄影/葛杭萍

这便是如今我们所入住的“柿子红了”。幽兰生前庭,野竹自成径,采菊东篱下,为梅且拆屋,陌上缓缓行,是“柿子红了”五间客房的名字。每个房间都依照自身的主题,有着不同的风格。我们所住的“幽兰生前庭”是一个带小茶室的套间,卧室选用了深沉的旧木做床的背板,饰以一枝原木的树枝,既有时间洗过的沧桑底色,也有自然生长的元素。床品是本白的自然棉麻,并以两个手绘的兰花靠枕呼应“幽兰生前庭”的主题。小茶室,旧木的椅子配以半月形的茶几,花窗小茶盘,“高山流水”茶具,木窗下有一盏静谧温暖的满月灯,里屋的风铃不时随风而起,反倒显衬出空间的幽静。

木结构的咖啡吧   摄影/葛杭萍

木梁结构的咖啡吧则更多透露出了原乡的意味:桌子是利用当地收集的旧木由村民亲手制作,天蓝色的旧墙壁就是早前的,保留剥落的状态。当地师傅手工编织的竹编灯,本地手工艺人亲手打造的鼓凳,乡间随手采回的花插入日常的土罐,一切看似平淡无奇,背后却又似乎饱含心思。

枫坪的柿子总是红了落,落了生。四季更迭,没有比小山村的农人们更加懂得和尊重这些宝贝了。“柿子红了”骨子里也是如此,它回归简单,不张扬,不喧闹,居住在这里的时光,轻易便可和当地人一同,感受乡居生活中的小确幸。

                                                                                                                                                         撰文/蒋瞰  

松阳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新旅行》杂志 更新:2016.03.24

乡村小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松阳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乡村小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乡村小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