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年画:不曾褪色的一抹红

佛山年画 门神均 普君墟

佛山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佛山 > 木板年画:不曾褪色的一抹红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年画,“中国四大木板年画”之一,与天津杨柳青、东潍坊、苏州桃花坞的年画齐名。当后者纷纷规范生产、名声大振时,佛木板年画只靠一家人在独力支撑。但这项精致的民间艺术并没有凋零,它只是静静地按自己的步伐在顽强行进,拐进闹市旁边的窄巷,一抬眼,就能看到那一抹经典的“万年红”。

残巷中的百年碎影

普君墟还像数百年前一样,是佛最热闹的地方,总是张灯结彩、车水马龙,古旧的建筑在岁月中斑驳,鲜活的生活剧却每日照常上演,鸡鸭鱼肉,五金杂货,端午买粽叶,中秋买花灯……

紧挨着普君墟外延的一条古巷,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鲜有人出入,一侧的建筑几乎已经拆完,但青石板路延绵的深处,依稀可见奇高的大门与雕花窗廊,透出一点往日气派。

这里曾是远近闻名的“木板年画一条街”,始创于明代,永乐年间走向兴盛,后来整个珠三角甚至东南亚的年画都出自这里,每年销售量达数千万幅。

这里曾是远近闻名的“木板年画一条街”,始创于明代,永乐年间走向兴盛,后来整个珠三角甚至东南亚的年画都出自这里,每年销售量达数千万幅。

“门神均”与“万年红”

当年是一个运输中心,大街上并行着的活儿,比如为年画裁纸,裁十叠能挣两块零花钱。冯炳棠会在跑腿的时候“偷师”,其他工序好办,唯独填丹,让他伤透了脑筋,只能一趟一趟地到填丹房偷瞄,甚至半夜起床在填丹工坊外徘徊。填丹不仅讲究技巧、手法,配方成分也非常复杂,材料缺一不可,比例不能乱了分毫,材料添加的先后顺序也一样都不能乱。少年冯炳棠只能在家一次次地尝试,“丹料一次就要买好几斤,慢慢摸索,前前后后调了不下几十次。”就这样,冯炳棠最终成为唯一一个能掌握木板年画全套工艺的人,尤其是他的填丹,色彩鲜亮醒目,大面积的色块十分均匀,即使纸张被颜料浸染,表面也没有凹凸,冯家铺子里现在就挂着这样一幅“样板”。

岭南人尊称门神为“门神君”,“君”与“均”恰好同音,这个外号因此更多了些荣耀与尊重的意味。画门神是冯均的拿手绝活,他画的门神,面相威而不怖,颜色艳而不锐,尤其是年画背后的红底,不同于单纯的朱砂红丹,略偏橘色,细腻、温润,将门神衬托得格外有气韵。

这道红底,就是佛木板年画最为独特之处,不仅红而不糙,而且禁得住时间与风雨的考验,200年不褪色,因此得名“万年红”。制作“万年红”的工序——“填丹”,是木板年画的最后一道工序,也是最为神秘的,要求极高,当年能做填丹的工坊非常少,有的工匠还是“传儿不传女”。

“每天夜里两三点,等大家都睡熟了,他才起身调色,生怕别人看了去。”冯炳棠是冯均的儿子,十来岁开始跟父亲一起做年画。冯家最初是专制雕版的,少年冯炳棠给父亲打下手,做点小活儿杂活儿跑腿的活儿,比如为年画裁纸,裁十叠能挣两块零花钱。冯炳棠会在跑腿的时候“偷师”,其他工序好办,唯独填丹,让他伤透了脑筋,只能一趟一趟地到填丹房偷瞄,甚至半夜起床在填丹工坊外徘徊。填丹不仅讲究技巧、手法,配方成分也非常复杂,材料缺一不可,比例不能乱了分毫,材料添加的先后顺序也一样都不能乱。少年冯炳棠只能在家一次次地尝试,“丹料一次就要买好几斤,慢慢摸索,前前后后调了不下几十次。”

就这样,冯炳棠最终成为唯一一个能掌握木板年画全套工艺的人,尤其是他的填丹,色彩鲜亮醒目,大面积的色块十分均匀,即使纸张被颜料浸染,表面也没有凹凸,冯家铺子里现在就挂着这样一幅“样板”。

三代传承不忘初心

冯家铺子曾经关闭过很长一段时间。1966年后,佛年画被斥为“封建迷信”而停止生产,艺人四散,古巷冷清。冯均与冯炳棠父子做泥水工、拉大板车、修理下水道、当工地工人,冯均每天挣一块钱,冯炳棠年轻力壮,每天能挣一块一。20世纪70年代末,父子俩在街道的五金厂做钢窗、制螺丝,木板年画与他们的生活已经没有一丝关联,但生活还得继续。对冯家来说,“年画”不止是一项生计,所以,冯均临终前交代儿子:“木板年画不做不行。”这一意愿已经与物质无关。

顺势弯腰,但永远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再经波折也不忘初心。岭南人这种温润但强韧的个性,在冯家父子身上得到具体体现。就因为父亲的一句话,冯炳棠把丢下数十年的手艺捡了回来,重新刻板、套印、描金、填丹,不敢大张旗鼓,就一个人在自家铺子里刷刷写写。三年后,冯氏木板年画恢复生产,但还是心存疑虑,连铺子的大门都不开,只开着中间的小门营业。铺子年年亏本,但冯炳棠一开8年,从没想过放弃,因为他知道,他是佛木板年画全套工艺在广东的唯一传人了。

亏本是有原因的。20世纪90年代,广东经济开始飞速发展,但冯炳棠依然只想给街坊邻居做好一幅幅门神,虽然儿子冯锦强也辞职回家跟他一起做,但“街坊价”的年画如何能赶上高速发展的生活节奏?人们纷纷住进现代楼宇,以前双扇开的大门,现在变成了钢制铁架的防盗门,再也没有一对门神落脚的地方。

手艺还是需要传承,经营却一直在变。冯家铺子传到“75后”冯锦强的手里,“街坊门神”开始变成“收藏门神”。

“当时,一位收藏家到我们店里,一共挑了三十多款。他很不好意思地说挑得太多了,怕带的钱不够。打开包,里头放着一两万元现金,而爸爸计算器上显示的总价,不过一千来块钱。”

艺术是古老的、扎实的,理念是新的、灵活的。现在冯锦强天天在外面跑,谈线上推广、微信平台、学校讲座、概念博物馆……78岁的冯炳棠依然每天清晨起床,与老伴儿散步到旁边的茶楼,点一壶茶、两笼点心;9点回家,给新印出来的关公描描绣袍;午休过后,又给新创作的Q版年画做套印,闲时到旁边的木板年画培训中心给徒弟们做做指导……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几乎每天都是这么过去的。偶尔接待慕名而来的年轻人,被称赞“您怎么能把年画做得那么好!”冯炳棠总是回答说:“一件事做了一辈子,自然是会做好的了。”轻描淡写,就像谈论佛当天的天气一样。

佛山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更新:2015.12.31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佛山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