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沙漠之旅

沙漠通过粗糙空气的爱抚和使人快乐的阳光征服了我

利比里亚撒哈拉沙漠

首页 > 摄影 > 目的地 > 利比里亚 > 撒哈拉沙漠之旅

《私家地理 》是旅行界的风向标,深入报道独一无二的旅行线路和极致的享受之旅,是休闲生活必备的工具。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我第一眼看到撒哈拉沙漠是在飞往马拉喀什的飞机上:那时我几乎以为我们就要在沙丘上迫降了。从高空俯瞰让人难以准确判断距离,金黄的沙漠无边无际,也因此显得格外贴近而危险。直到我看见大片金色上出现几条深色的线段,是城市或村庄的缩影,才明白自己依然安全地身处几千米之上。

司机Mbarek开一辆丰田4X4SUV,载我们从马拉喀什出发,去Merzouga村附近的Erg Chebbi,那是摩洛哥所拥有的两座撒哈拉沙丘之一,也是多数游客体验沙漠的地方。Mbarek是个健谈的柏柏尔人,知道路边每一株植物的名字。

我们在高阿特拉斯山脉中行驶,停在Ounila河畔。雪山上的水尚未滋润几近干涸的河床,棕榈树植满两侧,标志着荒芜地带的边缘;通往Aït-Ben-Haddou的桥上晒着鲜艳的手工地毯。著名的Aït-Ben-Haddou城堡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世界文化遗产,它堪称摩洛哥南部的沙漠建筑缩影,这种“ksar”曾是撒哈拉地区最实用的居民聚居点。同时,它也是许多著名电影的拍摄地,《阿拉伯的劳伦斯》、《角斗士》等都曾在此取景。

我们在城堡中兜兜转转,土与砖的建筑悬挂在山坡上。拐进一家售卖明信片的小店,店主说,他用特殊的植物颜料作隐形画,只有以明火烧灼纸面,图案的笔触才会显现出来;他当场为我们演示了一番。为了感谢我们买下他的作品,他答应为我们弹奏一种名为“Hag'Houge”的弦乐器,用脚打着拍子,唱起我们不懂的语言。

“您去过西班牙吗?”我问,“您的音乐有点像弗拉门戈的深歌。”

然而他激烈地摆手:“No, no!”Mbarek翻译道,老人说他的音乐只属于自己的村庄,哪怕在邻村,也没人会弹奏。然而这样一个传统的人却拿着手机播放起Jimi Hendrix和Bob Marley,——早在菲斯我就发现,每个摩洛哥人都喜欢Jimi Hendrix和Bob Marley,包括Yassine,一位偶然结识的、在美国语言中心工作的音乐教师。除了教学工作,他还经常跟随乐队去其他市镇,为婚庆或葬礼演奏民族音乐。

一路继续攀爬,直到山顶,我们俯瞰河谷,山丘与谷底都黄得像一张巨大的骆驼皮;风扬起淡黄色的尘土,如骆驼两肋的水汽一般缓缓上升。山顶的粮仓原本是居民储存粮食、以备荒年的地方,当然,今日只有几户人家依然居住在城堡里,其他人都已移居到附近较为现代的村落之中。

第二天气温陡升,我们途径Dades山谷和Todgha山谷,公路两边时有高耸的阿甘树展开穹顶,树杈上还立着几只山羊;巨大的树冠像数不清的管风琴管,有风刮过时发出单调的乐声。海拔更高则是紫色的垫状植物统治的地带。午后的非洲令人窒息,一路上几无人迹。

“我们到了一无所有的地方了,”Mbarek说,“再往东,阿尔及利亚边境附近的村子里,就是我的家。”那里还要更加一无所有,他甚至在路上买了几个蜜瓜,打算带给家里人。

“我一直想去阿尔及利亚。”我说。

“别去!”他警告说,“有我们的国王,摩洛哥很安全,但国界线的另一边很危险。那不是个适合旅游的地方。”

长长的、光芒耀眼的公路如一条激流,它没有能力滋润周围的荒漠,便在这个贪婪地饮着它、却永远无法湿润和凉爽的火炉中消失了。我们终于抵达了前去Erg Chebbi沙丘的集合点,但这里与想象中的沙漠相去甚远。远处,沙红色的、全无植被的山脉就像珊瑚缀成的花边,山峰上的天空仿佛也染上了奇异的颜色,从淡蓝色变成了浅紫和雪青。脚下,黑色砂石地闪着粗粝砺的光泽,我们就在这些发光的粉末上行走。

“‘撒哈拉’是一个组合词,”Mbarek讲道说,“它代表三种不同的荒漠。‘撒’是红色的,‘哈’是脚下黑色的砂地,而你们最熟悉的黄色沙漠叫‘拉’,Erg Chebbi就是那样子。都是不毛之地。”

我们进入Merzouga村边缘的一家旅店,它伫立在黑色的砂石和黄色的沙粒之间。浑身白色的向导帮我们戴好头巾,我们骑上颈毛脏成青色的骆驼,朝着不远处的沙垄前行。Erg Chebbi南北宽50公里,其中的沙丘最高可达150米。我们由西而东骑行,骆驼们竟一直活泼地踩在圆润、流畅的沙丘褶皱里,每当遇到下坡,就格外欢快地另辟蹊径,让我不由得胆战心惊。一名向导好笑地看着我那头热爱加速的白毛骆驼,然后弯下腰去,捉住一只浅色的蜥蜴给我看。

“是怎么发现的?”

他没回答,把蜥蜴放回地上,它飞快扭动着钻进沙里,只留下一团漩涡,在无风的空气里久久没有消失。

这片人迹罕至、只有骆驼蹄印的沙地上,除了蜥蜴、少量蕨类和我们,再没有任何生命。我们是从地中海岸边来,那里无穷无尽的海滩上从不缺少平坦而单调的沙子;然而沙漠绝不是海滩,——是暴风雨中的地中海本身忽然变成了沙。请想象一场凝固不动的、黄色粉末的波浪构成的寂静无声的风暴吧,这些波浪像山一样高,形状不一;它们如狂澜一般掀起,但比狂澜更强大,像阿拉伯集市上的地毯和绸缎一样有流畅的波纹。在这片寂静无声的沙海上,北纬30°的太阳把它无情的火焰倾泄下来。骆驼载着我们爬上这些金色灰烬堆成的浪峰,爬下来,再爬上去;某座格外惊人的沙丘让它们简直连滚带爬地往下滑。

一个小时后我们暂时住脚,骆驼们一头头依次伏下,金黄色的沙丘侧面可以看见它们移动的影子。一轮红日即将隐入沙海:在遮住天际线的沙垄上,天空燃烧着。起风了,一条条的金子和一条条的血相间,有时它们的空隙里露出一点蓝天,像梦幻一样遥远。我忽然想起马拉喀什的摩尔人宫殿,想起瓦卢比利斯古城的卡拉卡拉拱门,想起拉巴特油画般的沙滩和沙滩上穿长袍的女人,——而沙漠,这个一无所有的、没有艺术也没有智慧的沙漠,已经通过一种神秘的魅力,通过粗糙空气的爱抚、使人快乐的阳光,或者黄昏里那种据说能抵抗风湿病的、冷热交织的颤栗,慢慢地征服了我。然而谁又能说沙漠一无所有?血、金子和梦幻,——也许就是世界所需要的一切。

收割了落日的七星镰刀升起时,我们终于抵达了宿营地,它坐落在沙丘之间的低谷里,九顶帐篷被夜晚染成蓝色,又随着夜色渐深变成一块块色彩模糊的椭圆形斑痕;大风凶猛地把沙粒吹起,砸在帐篷顶上。我们攀上附近最高的沙丘,享用特别甜的薄荷茶。气温陡降,深邃又清澈的天空上布满星星,它们也仿佛也冻得发了白,看上去不再像是距离千百光年之外的火光,倒像是一些冰球、一些发光的结晶。晚饭来了,是一路中上尝到过最美味的tagine,焖得恰到好处的茄子和鸡肉惹人狼吞虎咽。

令人舒适的寂静中,柏柏尔人的鼓声忽然在火堆一侧响起,每当声音沉降时,为我缠起头巾的向导反复唱起一句没人晓得的歌词,大家纷纷鼓掌相和。四周将近伸手不见五指时,我终于找到机会问他,所唱的是什么,?他在黑暗中微笑,用磕磕绊绊的英语解释道:

“若太阳也不是你最明亮的光,黄金的笼子就不能锁住你。”(文、图/ Deanna)



撒哈拉沙漠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私家地理 更新:2015.08.25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撒哈拉沙漠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