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印度尼西亚看火山

印度尼西亚旅游 卡瓦伊真火山 人间炼狱 蓝色火焰 世界的肚脐眼

印尼

首页 > 火山 > 目的地 > 印尼 > 去印度尼西亚看火山
订阅

爱拍照的笑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印尼处于印度洋板块、太平洋板块和亚欧板块的交界处,地壳运动频繁,使得地壳向上隆起形成山脉,而地壳上层的岩浆也随着频繁的地壳活动到达地壳上表面,形成火山。爪哇岛又是本区火山最多、地震最为频繁的岛屿,百余座火山当中就有约30座活火山。爬火山,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从爪哇岛进入印尼的原因,也是这次印尼之行最为重要的行程。

“不灭之火”默拉皮火山

默拉皮火山位于印度尼西亚爪哇岛的中部,意为“不灭之火”,1006年首次爆发便毁灭了中爪岛的一个王国,婆罗浮屠佛塔也因此埋没在火山灰中800多年。它最近一次喷发则在2010年的10月,造成300多人死亡,20多万人沦为难民。

坐上敞蓬车就开启了一路的颠簸模式

遭遇火山喷发的村庄遗址

去的时候阴雨天气,默拉皮火山始终笼罩在云层之中。在路旁一处火山喷发后的遗址上,被摧毁的房屋和物品、岩浆喷发带出的大量石块、地上厚厚的火山灰、墙壁上挂着火山喷发时村民逃离家园的惊恐面容,无一不在提醒那次灾难有多惨烈。不禁让我回想起了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同样经历过大灾难的我心情分外沉重。

布罗莫火山

清晨的布罗莫

Bromo布罗莫火山海拔2329米,位于爪哇岛从泗水到外南梦的途中,是腾格尔山中心的一座活火山,是印尼最为壮观的地貌景观之一。当初选定来印尼就是想多看看这里的活火山,可是我们出发第一天(11月4日)就传来龙目岛火山喷发影响到巴厘岛机场关闭的消息,加之未见到默拉皮火山的真面貌,遗憾外又有几分担心。当得知可以上布罗莫火山的时候兴奋了许久,来到庞越当即定下布罗莫火山到伊真火山的行程。

从泗水乘火车到庞越,再换上当地的小面包车达山脚下的小山村已是黑夜。这个高海拔的山村早晚气温只有3、4度,让我们也体验到了赤道附近的寒冷。凌晨2点半从住处出发,乘车半个小时再步行半个多小时就能到达山坡上的观景台。天空中星光璀璨,山脚下的民居灯火闪亮,重重浓雾萦绕着火山,分不清是雾还是火山口冒出的烟。天空由蓝慢慢转成微红,太阳还未穿透云层却已霞光万丈。

待太阳逐渐升起,火山对面的村落也清晰起来。层层薄雾在村落和树林间缭绕,柔柔的阳光把一切都染成温暖的金色,整片大地开始苏醒,如梦如幻。

小山村的沙海断面浓雾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拉长阳光穿透树林的投影。

拍完日出,下山回到住处匆忙吃过早饭,我们就赶往布罗莫火山山口。吉普车行驶到距离沙海中的一个小小印度教庙宇前很远的地方就停下,想到达火山口就得步行或骑马。沙海还算好走,进入Bromo山体范围,便是火山灰堆积的坑洼道路,加上经过的马匹扬起的厚厚尘土,短短的路程变得格外艰辛。越住前行径,火山喷发遗留的景象也更真实的展现出来。道路两旁的坚硬岩石沟壑纵横,那是火山熔岩流经的痕迹。在一处较为宽敞的岩壁上,还有一些人像浮雕,我猜想一定是当地居民以这种独有的方式纪念在火山爆发时逝去的亲人。

经过陡峭的253级石梯终于登上了布罗莫火山山口,疲倦也很快被抛之脑后。从火山口冒出的滚滚浓烟遮天蔽日,人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火山,有兴奋更有敬畏。

摄影/勤奋的刘小朵

这是在火山口卖口罩的老人。一个口罩才2元人民币,而随时喷发出的令人窒息的火山灰和硫磺气体是一般人不能承受的。(我们离开Bromo的第三天就听说这里火山喷发了,12月14日再次喷发,火山灰扬起400多米高,使附近的玛琅机场被迫关闭,当地也提高了该火山的预警级别,但愿这位老人一切安好)。

摄影/勤奋的刘小朵

站在火山口就能听到低沉的轰响声,不禁让人相信当地人说Bromo火山口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地狱之门。

世界上最臭的地方——伊真火山

摄影/勤奋的刘小朵

Ijen伊真火山因盛产硫磺和硫磺散发的臭味而闻名全球,被誉为世界上最臭的地方,在这里也有世界公认酸性最强的火山湖。然而它却是我们印尼之行的重点,因为这里有最吸引我的蓝色火焰。(有的网站说这种电光蓝液体是岩浆,也有的说是因为火山内部缺氧和高压的环境使得硫磺在火山内部无法燃烧,当硫磺从火山中喷出时,立即燃烧起来且将火焰送往高空。与此同时,少部分硫磺在低于硫磺的沸点温度444.6摄氏度的温度之下冷却浓缩,沿着伊真火山流下形成了看上去像是电光蓝的岩浆)。无论是蓝色岩浆还是蓝色火焰,这里将成为我一生难以忘却的地方。

摄影/勤奋的刘小朵

因为蓝色火焰只有在黑夜里才能看到,所以必须赶在天亮前上山。不到凌晨3点,景区门口已聚集了不少的游客。自知体力不是太好,所以一开始就紧跟向导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可是不到20分钟,脚步就慢了下来。一直都在上坡,路上的坑坑洼洼被厚厚的火山灰铺满,没有手电筒的我摔倒2次。随着体力的逐渐消耗,手里的相机和脚架也变得格外沉重。细心的向导返回来帮我拎着脚架,并递给我一个头灯戴上。走了一个多小时快接近山顶的时候,空气中的硫磺味道越来越浓,我知道梦想中的伊真就快到了。

在山顶走过一段较为平缓的山路,看到左侧山谷中依稀有蓝色的火焰在跳动,心中不禁一阵狂喜,全然不顾脚下是一段比火山灰更难走、乱石中踩出的一条小道。蓝色火焰,我翻越千山万水终于看到了你。

摄影/勤奋的刘小朵

刚架好脚架,一阵风卷着刺鼻的硫磺浓烟迎面扑来,可防护面具并不能完全阻挡烟尘的吸入,顿时感觉五脏六腑象被火灼伤般刺痛,眼睛也熏得睁不开,只得闭着眼睛蹲在地上,同时双手紧紧捂住防护面罩贴近口鼻的地方,因二氧化硫气体的强烈刺激,周围的游客发出一片此起彼伏的咳嗽声。由于地处山谷,硫磺的浓烟不容易被风吹散,聚集的烟雾至少5、6分钟才向旁边的湖泊慢慢飘散开去,等我到达理想的拍摄地点并准备构图时烟雾又开始了第二波侵袭,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拍照片是件很困难的事情。眼看天已经慢慢亮了,蓝色火焰就要消失,这时候向导从远处跑过来说“Let  me  help  you”,我就看着他拿着相机消失在重重浓烟里。

这是向导拍的蓝色火焰,没有技巧没有构图,却是地狱之火的真实模样。

向导和我在伊真火山湖畔

“世界最危险职业”——伊真火山硫磺矿工

红色液体是还未凝固的硫磺

它的艳丽色彩让却我想到了罂粟

在伊真火山有一群从事“世界最危险职业”的人,他们就是硫磺矿工。火山喷出的气体通过山口内的喷气孔形成硫磺,而当地的矿工则以挖掘这些硫磺矿谋生。且不说Ijen是一座随时都在喷发的活火山,空气里夹杂的硫磺粉末和四处飘散的滚滚浓烟更是让这里成为人间炼狱。

摄影/勤奋的刘小朵

这样一筐硫磺大概200斤,他们挑着从谷底上到山顶再到山下,一个人每天最多可以往返两到三次。而一公斤硫磺的价格折合成人民币不到5毛钱,往返一次只能赚到40-50元人民币,但对他们来说却是笔可观的收入。

他们行走在乱石小道上,累了偶尔坐下来歇一歇。

摄影/勤奋的刘小朵

灼伤我的不是浓烈刺鼻的硫磺气体,而是他的眼神。

“世界的肚脐”阿贡火山

阿贡火山海拔3142米,为巴厘岛最高峰,有“世界的肚脐”之称,相对于布罗莫和伊真来说显得无比巨大壮观。我们就住在阿贡火山脚下的村子,推开房门就能看到这座当地人心中的圣山。这里面朝大海背靠火山,清晨或黄昏行走在寂静的山路上,迎着海风欣赏火山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日落时分的霞光

云层从四周聚集到火山口形成蘑菇状,很快又升腾起来慢慢散开,晚霞中的阿贡火山静谧而又神奇。

印尼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笑 更新:2016.03.18

火山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印尼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火山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火山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