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的老上海

夜上海 上海夜景 上海老建筑

上海

首页 > 地标建筑 > 目的地 > 上海 > 不老的老上海

行走七大洲四大洋南北极旅行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探险协会副秘书长,世界旅行体验师联盟最具影响力体验师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上海的朋友蟾师骑着摩托带我行驶在遍布法桐的林荫道上,这些独具上海特色的街道在上个世纪的民国乱世,那可都是租界!高端群体都要来这里混迹的上等世界。所谓的高端群体当中也不乏黄金荣、杜月笙这样的黑社会老大。蟾师说明天带我去看杜月笙的宅邸和黄金荣的后花园,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一张照片,1951年某日的清晨,84岁的上海滩青帮老大黄金荣拄着一把大扫帚,在“大世界”门口扫地谢罪的照片。蟾师听我说起这个故事立马调转车头向着大世界驶去,我真是有点惊奇,这都21世纪了,那个大世界还在?蟾师告诉我:“当然在,不过那个小房子我要不带你去,你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就是当年上海滩无人不知的大世界。”

蟾师说得一点没错,他把我带到一个好似马上就要拆迁的违章建筑前,让我上过街天桥,好好看一看这个只有四层楼的“大世界”。位于街角的“大世界”显得极为落寞,十字路口高架桥 上的车流,桥下等红绿灯的行人,好像没有一个人再会注意这么一个老旧的楼房,这个曾经记载了夜上海灯红酒绿的见证者,这个与21世纪大上海格格不入的见证者,孤零零地矗立在上海街头,被迫接受被当代中国人逐步遗忘的现实。但愿它还能迎来三年后的百年庆典,重塑一个新上海的崭新“大世界”。

蟾师开着摩托车带上我和我的唏嘘声离开了大世界,下一个目标是当年在夜上海为更有名的“百乐门”夜总会。今晚上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大世界”和“百 乐门”是我父母那一辈人的记忆,像我这个年纪的人顶多也就能在电影《保密局的枪声》里才能见到这样的历史记忆。没想到在21世 纪的上海滩,一个晚上就能见到全须全影的两个真迹,不能不感谢蟾师的精心安排。等真到了“百乐门”门口,今晚我又开始了第二次的唏嘘不已,也可能是我们来 得太晚,所有的霓虹招牌都已关掉,在深夜的十字路口,百乐门显得有些“灰头土脸”地戳在路边,当年傲视群雄的气势都不用说旁边的商厦写字楼,甚至连周边的 居民楼都把百乐门彻底地掩盖,真有些掉了毛的凤凰不如鸡的感觉。遥想当年张学良夫妇、卓别林夫妇在此跳舞时的百乐门是何等的光鲜?

抗战时军统特务在此暗杀 鬼子汉奸时是何等荣耀?当年张爱玲的姑姑常常到这里跳舞,而张爱玲则穿着各式各样色彩夸张的奇装异服,出入在百乐门附近的成衣店和裁缝铺。

蟾师也笑着对我说:“也真难为你还能记得这么两个地儿,你不说连我这样的上海土著都记不得了。”是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长江后浪推前浪,哪有永久的光辉,哪来万世的荣耀,从2000多 年前的秦始皇,到这两年才被收购的诺基亚,能做到各领风骚三五载已经很不错了,想有能力、有耐力、有恒心保持不变谈何如意?谁能像我一样几十年如一日地坚 持着穷酸的生活状态?在大上海寂静的夜里,我被自己第无数次深深地折服。我就奇怪了,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金子招牌就是金融,就是经济、就是物流、就是 股市,反正跟钱沾边的谁也不会想不起大上海。为什么不在经济如此活跃的大上海把这两个品牌重塑辉煌呢?要市场有市场,要人才有人才,弄个私人会所或高级金 融人士俱乐部不是什么难事吧?

蟾师的车离开百乐门没一会儿,就来到了上海最著名的古刹,始建于三国孙权的赤乌十年(247年)的静安寺,一座金碧辉煌的古刹。在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才把原名为沪渎重玄寺的静安寺改成今天的名字。由于已近深夜,寺庙肯定不会对我俩开放,还好的是静安寺的灯光是整夜都有如白昼,我俩还能看到它金碧辉煌的器宇轩昂。门口立着的是 “正法久住”梵幢,是由整块花岗岩石雕刻而成的重达160吨的18米高石柱,梵幢正面刻有静安寺住持慧明法师手书“正法久住”四个大字,背面刻有宋苏轼所书《金刚经》一部,石柱的头部是16吨白铜浇铸表面贴金代表佛陀说法作狮子吼的四面狮吼像。在底座灯光的照射下,直径达2米1的整根柱体威严地立在我俩面前,当时就觉着脸上洒满了佛陀恩赐的雨露。奇怪的是蟾师和我有同样的感觉,把车往前开了几米,躲开刺眼的灯光才看清上海是真的下雨了,而且还越来越大。

蟾师加大油门带着我向旅社奔去,雨点疯狂地抽在脸上,生疼!三轮摩托在雨中飞驰,尽管双眼都不能睁开,但我好似灵魂出窍一般在远方的上空看见了蟾师带着我在雨中飞奔的场景,这幅从不存在的画面让我记忆深刻,后半生任何时候听到上海这个单词,大脑的第一反应绝对是这幅画面。蟾师突然一个急刹车,我悬点从他肩膀上方飞出去,睁开双眼看见蟾师锐利的双目在白色闪电中看着自己手指指出的方向。

我问蟾师:“你干什么呢?”蟾师依然盯着手指的方向,过了一会,黑夜里他那张黝黑的面孔才露出洁白的牙齿和血红的舌头,用他那独有的、低沉的、发闷的,带有拢音震撼效果的声音冲我说道:“看!这就是76号魔窟!”这大晚上的,夹杂着白光闪电的雨夜中,看着蟾师这副凶神恶煞的气势,我真怀疑他是从这里投胎出来的。但可笑的是我扭过头去看他指的地方,这个院子的牌匾却极为不配合蟾师那阴森的表情,明白无误地告知世人这里是上海市逸夫职业技术学校,完全在展示着一个好心人做慈善的和谐社会的温情画面。

遥想当年,提起76号魔窟,人们无不嗫嚅色变。连头号汉奸夫人陈璧君也不得不承认:“76号是一处太有血腥味的地方。”《围城》里有这样一句对白,,孙柔嘉与方鸿渐开玩笑说:“捉你到沪西七十六号去受拷打。”这个所谓的76号其全称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工总部”,位于静安区极司菲尔路76号(现万航渡路435号),简称76号,就在蟾师家的旁边。在今天的太平盛世中,别说下雨了,就是下刀子也不会感觉到这里真实的可怕内幕。76号魔窟是日本侵略者的鹰犬,祸国殃民的汪伪特务总部。

在汪精卫直接领导下,由特务委员会周佛海、丁默邨、李士群直接指挥,设有惨无人道的酷刑三十八套,如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钢针刺指,设有天牢(吊捆在半空中暴晒)、地牢和水牢。为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76号魔窟在路灯下悬挂血淋淋的人头,向人家屋内扔断手断脚,在人家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信等,甚至跟踪绑架人质。仅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的时间内,这里制造的暗杀、绑架事件达三千余件,每年近一千起。

说到这些可能不会有什么具体印象,但说到丁默邨、郑苹如这段耳熟能详的奇缘可谓家喻户晓了,郑苹如就是被打进这个魔窟的中统特务,最后也是从这里走向生命的终点。在这个民国大美女死后13年,张爱玲通过当年听胡兰成的口述开始把郑苹如的故事写成小说,没想到一写就是四分之一个世纪,到1978年才发表出来,又过了19年,也就是郑苹如死后67年,李安导演把它拍成了威尼斯金狮奖的获奖影片《色戒》。还有那个时代上海的三大才女张爱玲、丁玲、关露可谓无人不知,其中的关露就因为打入76号魔窟策反李士群而背负了一生的汉奸之名。

说到这些可能不会有什么具体印象,但说到丁默邨、郑苹如这段耳熟能详的奇缘可谓家喻户晓了,郑苹如就是被打进这个魔窟的中统特务,最后也是从这里走向生命的终点。在这个民国大美女死后13年,张爱玲通过当年听胡兰成的口述开始把郑苹如的故事写成小说,没想到一写就是四分之一个世纪,到1978年才发表出来,又过了19年,也就是郑苹如死后67年,李安导演把它拍成了威尼斯金狮奖的获奖影片《色戒》。还有那个时代上海的三大才女张爱玲、丁玲、关露可谓无人不知,其中的关露就因为打入76号魔窟策反李士群而背负了一生的汉奸之名。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跨越了70多年历史的76号魔窟如今彻底换了新颜,暗自庆幸没有生在那个命不保夕的年代,整日游离于明枪暗箭的血腥边缘。正在可怜那个时代的平民遭遇,突然想起一个现实的问题,赶紧把所有的兜儿都摸了一遍,结果是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除了剩下8个一元的钢镚,就连躺在旅社里的行李箱里也是空空如也,明天早上还得给旅馆交房费呢,我这儿在大雨中还有时间可怜70多年前的人呢?

上海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七大洲旅行家牟鹏 更新:2016.03.02

地标建筑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上海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地标建筑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地标建筑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