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的传奇(下)

内画 匠心翘楚孙云毅 内画“鲁派”代表李慧同

淄博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淄博 > 琉璃世界的传奇(下)

用心灵与读者分享难以忘怀的旅行故事,用文字呈现品味超群的旅行方式,用文字和光影寻找旅途的期许与共鸣。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内画 方寸之间的大乾坤

内画,又称内画鼻烟壶,是中国一种特有的传统工艺,它的产生与高度透明玻璃的炼制、掏膛技术的成功是分不开的。内画的画法是以特制的变形细笔,在玻璃、水晶、琥珀等材质的壶坯内,手绘出细致入微的画面,格调典雅、笔触精妙。内画艺术分为京、冀、鲁、粤四大流派,是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自鼻烟传入我国后,在明清两代的上层社会里十分盛行,鼻烟壶的生产也随之发展起来。到了清朝的雍正、乾隆年间,鼻烟壶生产盛极一时,工艺精巧,品种繁多。匠人们纷纷在鼻烟壶的装饰上,争巧比美,苦心经营。到了清咸丰年间,北京艺人首创鼻烟壶的内画技术。从此,鼻烟壶的制作,进入了被西方称之为“内画壶时代”。
内画艺术京派代表人物有周乐元、马少宣、叶仲三,现代是刘守本。清末民初,内画技艺传入山东博山,当时代表人物是毕荣九。现代有李克昌、王孝诚、张广庆,被称为鲁派。20世纪70年代,文化大革命时,由北京下放到河北衡水的王习三,广收弟子传授内画技艺,成为内画新军,是为冀派。也是在20世纪70年代,具有国画艺术基础的吴松龄攻克瓶内画艺术难关,自成一格,在广东汕头开创了粤派内画。

内画鼻烟壶摆件《太白醉吟》,鲁派内画大师李慧同作品,出自大同轩。摄影/六月

内画是一种具有独特技法的工艺美术。它是把竹签一头削尖弄弯,制成钩形的细竹笔,蘸上颜料,由瓶口伸入壶内,在一方寸大小的壶壁上作画。绘画时,既不打草稿,又不能涂改,作画者必须成竹在胸,技巧娴熟,因此,内画一经出现,便轰动了社会。光绪年间,博山商人去北京行商,带回内画技术,博山民间艺人毕荣久、薛向都、孙坦普精心研究,不仅很快掌握了内画技术,而且逐渐形成了内画艺坛上的山东画派,与北京画派同享盛誉。毕荣久的鼻烟壶,由于制作独特,画工精致、妙趣横生,受到了清朝慈禧太后的赏识,被列为宫廷用品之一。这三位老艺人的子女毕怀远、薛京万等继承父业,颇得真传,只因后来时局动乱,鼻烟业衰落,鼻烟壶销路甚微,内画技艺也濒临绝境。

新中国成立后,内画艺术重获新生。老艺人青春焕发,新秀也迭起辈出,经他们苦心钻研,相继完成了内画工艺史上的两项重大技术革新:1958年老艺人薛京万将内画颜色由水色改为瓷色,经加热固定,解决了内画遇水褪色的问题;同时,他又将一直沿用的竹笔改为羊毫笔,但是羊毫笔起落无弹性,画不出理想的线条来,1961年青年艺人王孝诚制成狼毫笔,用狼毫勾勒、羊毫敷彩,从而将内画推向一个新阶段。他们绘制的山水花卉、珍禽异兽、古今人物和楼阁亭台,无不画工精致、栩栩如生。
在一个小瓶子里画万千世界,一个人的脑袋有时就只有芝麻粒大小,而且是反向作画,笔底所绘人物,头脸不过豆粟大小,但五官清晰、神态生动。其难度可想而知。在博山,记者见到了王孝诚的弟子李慧同先生,他说,要想学好内画,首先要能静得下心坐得下去,作画时必须屏住一口气,不能有任何的分神,手略微一抖就会“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在不足三方寸的小壶上精雕出山水、人物、花卉,可谓方寸世界,毫厘之间,绘就大千乾坤,这就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内画技艺。

孙云毅 御黄古韵 匠心翘楚

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在神韵,书画艺术是如此,琉璃艺术也是如此。工艺美术大师孙云毅的艺术最突出处,就在“工极而韵,汲古而化”,就在让你得味外之味、意外之意。

博山琉璃生产历史悠久,起源于隋唐,元朝已具相当规模,清时形成以西冶街为主的琉璃生产基地,成为名副其实的“琉璃之乡”。琉璃有水晶、正白、梅萼红等十余种颜色,其中鸡油黄属于博山琉璃中最为贵重的色料之一。
博山鸡油黄,色呈正黄色,光泽晶莹,温润凝重,凭借其润泽如玉的气质,一直是古代皇家使用的器物。早在康熙雍正年间,就已出现并设立皇宫造办处,专门研制鸡油黄。欣赏鸡油黄不能局限于它“宫廷”般的外表,若能领略工艺精髓,才能算对其略知一二了。而这博大精深的传承文化只有在鸡油黄第五代传承人孙云毅这里才能真正地了解到。“鸡油黄料器是博山人民辛勤和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中的瑰宝。把它保护好、传承下去,这是我的责任。”孙云毅坚定地说。

《合美雅意》鸡油黄镌刻瓶,康乾琉璃艺术藏品。摄影/六月

子承父业,薪火相传。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高级会员孙云毅悉心继承父辈们研究成果,凭着不懈探索和大胆创新,使鸡油黄制作及基此琉璃的浮雕加工工艺得到了保护、继承和发展,并成功申报了国家知识产权专利,成为博山非物质文化遗产。他现已成长为博山鸡油黄传统制作技艺第五代传承人,经营一家琉璃艺术品的企业,以生产鸡油黄为主,兼产鸡肝石等,产品被欧阳中石等诸多名家收藏。
孙云毅的艺术天分,离不开家族的熏陶。早在清朝中期,博山制作的琉璃工艺品就是皇室贡品,孙云毅的家族也开始从事琉璃行业。年幼时期的孙云毅便跟随叔叔孙即杰学习国画,16岁时进入博山美术琉璃厂工作,并在此学习内画技艺。为了补充对艺术理论层面的研究,1986年他考上中国书画函授大学,随后又在1990年考入山东轻工美校进行了4年的研修,毕业后回到原单位继续从事琉璃工艺制作。

孙云毅 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山东省琉璃艺术大师、山东省内画艺术大师、山东省轻工行业首席技师、淄博市名贵料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几十年来,由于制作鸡油黄的配方和原料流失,鸡油黄作为一种传统工艺,一度失传。80年代,其叔叔孙即杰认识到这点,并开始对鸡油黄进行研发。耳濡目染,孙云毅也逐渐对这个复杂的工艺着迷,慢慢对鸡油黄有了深入了解。
孙云毅说,相对于制作陶瓷、普通琉璃,鸡油黄在配方、烧制炉温等方面显得非常难控制,即使将原料、炉温保持在同一参数下,也可能会因为天气或冷却时间等因素导致失败。也因为这样,制作鸡油黄才有“十缸九不成”之说。
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在神韵,书画艺术是如此,琉璃艺术也是如此。工艺美术大师孙云毅的艺术最突出处,就在“工极而韵,汲古而化”,就在让你得味外之味、意外之意。

孙云毅的鸡油黄料器有很强烈的文人气息,散发着朴茂自然,古气浓郁的味道,使人沉浸其中,产生历史回味感,观者于品咂中获得美的享受;他的作品造型独特,构思精巧,具有现代装饰感。鸡油黄瓶、鼻烟壶等工艺造型,透露出与时代契合的观感需求,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现代形式构成,富有创新性;他的作品画面精致,准确生动,无法模仿。

鸡油黄艺术几百年来,在偶然与必然之间,在大巧与大拙之间,在大雅和大俗之间,记载着博山的炎凉变迁;记载着齐鲁文人的风花雪月,记载着陶都人的勤劳与智慧,记载着艺术家传奇而动人的故事。

李慧同 以禅定之心学艺

内画的画法是以特制的变形细笔,在玻璃、水晶、琥珀等材质的壶坯内,手绘出细致入微的画面,格调典雅、笔触精妙。

在一个初冬的中午,阳光不算明媚但也还算温暖,我见到了“鲁派”内画大师——李慧同,是在他开办的“大同轩”内画艺苑。一位中等身材、戴着眼镜、温文尔雅的男士,攀谈起来就像邻居家大叔一样和蔼可亲。我们的交流虽然有那么一点点障碍,但还算是“谈得来、聊得顺”。
内画,是我国一种特有的传统工艺,它的产生起源于画鼻烟壶。内画的画法是以特制的变形细笔,在玻璃、水晶、琥珀等材质的壶坯内,手绘出细致入微的画面,格调典雅、笔触精妙。李慧同,首届中国玻璃艺术大师、山东著名内画家、中国内画“鲁派”技术实力代表人物之一,师承王孝诚、李克昌大师,潜心研究内画艺术近三十年。

少年失聪进入无声世界
因父母支援内地建设,1968年李慧同出生在陕西汉中。这块对李慧同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构成了他童年记忆的全部,然而这份记忆更多地是痛苦与不幸。李慧同10岁时生过一场大病,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医治,耽误了病情,后果就是他失聪了,从此便进入了无声的世界。他无法听到别人说什么,只能通过别人的表情来揣测说的内容。李慧同告诉记者,他总是随身携带本子和笔,以方便和别人交流。我们之间的交流同样也是这样进行的。
失聪后,父母带李慧同回到了家乡博山,李慧同爱上了绘画。那时李慧同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白天画晚上画,每天学习文化知识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小的负担,但是他还是会挤出时间练习绘画。最终因为身体原因李慧同读到初二就离开学校,在家自学了一段时间,到博山一家工艺美术厂学习壁画制作。

李慧同,大同轩主人,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山东省轻工行业首席技师、山东著名内画家。中国内画“鲁派”技术实力代表人物之一。在他的笔下,古今贤者的伟岸风采,或飘逸洒脱,或端重庄严,令人肃然起敬。他笔下的春山秋水,鸟语花香的一枝一叶也都寄托着传统的审美情调。

关上一扇窗后打开了一扇门
在谈及失聪对他的生活,尤其是绘画创作的影响时,李慧同淡然一笑,“也许在别人看来失聪是件悲惨的事,但是在我眼里却并不如此。”也许正像经常说的那样,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窗,然后又给你打开了一扇门。
1988年,中国内画大师王孝诚挑选弟子,王孝诚看到李慧同的作品后,马上把李慧同引荐到当时非常有名的博山美术琉璃厂,让他学习内画。李慧同说,要不是因为碰到了王孝诚老师,以他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可能进美琉厂。从此,李慧同与内画结缘。一画就是27年。十年后,李慧同离开美琉厂。他说,美琉厂给他提供了学习内画非常好的平台,随着技艺的提高,他需要向着更高的水平去追求。
对博山内画的现状,李慧同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淡雅用色,冷暖对比,才是大路。他画人物,略施淡赭、浅青,画面就能生出温雅、纯正来。对于那些迎合市场,喜用大红大绿,动辄号为泼彩泼墨,他表示出忧虑。

果然,在大同轩里摆放的李老师的作品中,有关于苏东坡的公案、有梁山好汉的故事、有桃园三结义的演义等历史人物,件件色彩淡雅、自然质朴。

要学艺:静下心 坐得住
我们聊到内画传承,李老师说,长期以来,中国内画主要分为鲁、冀、京、粤四个大派,其中“鲁派”内画是四派中起步最早的,但是在发展上却以“冀派”最为迅速,而“京派”和“粤派”则已到了灭绝的边缘。像这样巧夺天工的技艺,传承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
李慧同认为,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学艺难,学艺苦,得静得下心,得坐得住,得有绘画天赋,缺一不可;二是现在是商业社会,选择多,人心浮躁,都喜欢选择见利快的行业,而学习内画至少也得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够小有所成,并且即使学会了,能不能成名还是个未知数。这样,选择内画的人就越来越少,能学有所成的更是凤毛麟角。

说到这,李老师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据李老师介绍,他现在有六名弟子,有三名是职业学院内画专业的大学生,另外三名是社会上喜欢内画的孩子。这几个孩子都很踏实,内画做得也不错,这让他感觉很欣慰。他说:“‘鲁派’内画不能断在我们手上。”

淄博市淄川区振华玻璃制品厂正在制作琉璃的“艺术家们”。北寒/摄影

策划 执行/旅游世界编辑部  摄影/梁文生 六月 孙云毅 节选自《旅游世界》2015年12月

淄博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旅游世界 更新:2016.02.22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淄博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