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沧香火记

青礁慈济宫 送王船 蜈蚣阁

厦门海沧

首页 > 民俗 > 目的地 > 厦门 > 海沧香火记

首本最懂闽台的旅游杂志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海沧是我小时候随母亲返乡的必经之路,当时对海沧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青礁,因为我们社里的大道公祖(保生大帝吴本的俗称)每年农历三月十四都得到这里请香火,每次坐着满是菜籽油味道的小型长途巴士经过,奶奶都会让我朝着那个方向拜一拜。当时最兴奋的事就是赶着三月十三回去,清早跟着社里到青礁进香,以至于现在听到进香的锣鼓声都会自然条件反射出小时候热烈的状态,在我的记忆里对于这个回乡路上常常经过的地方也留下几分好奇,直到后来不再当过路客,才开始有机会填补我当时的好奇。

青礁慈济宫

海沧早时的行政规划隶属海澄县,直到1958 年的秋天海沧和新垵才划归厦门,在现今青礁村与白礁村之间的慈虚宫旁还留着两块小界碑,一块来自清光绪年间,一块则是躲在其后的明代洪武年间界碑,两块界碑标示这小块地面是古海澄县与同安县的分界处,慈虚宫门口的景象便是印象中村庄的大埕与古榕,但在庙口闲坐的村老的记忆中,那里从前则是个近海的热闹港口。在我们现今的印象里海澄好像只是一隅海边的小县城,但因为明代月港贸易的兴起,它则有过跨海而治的区划规模,而海沧古渡得月港之利,也曾是海舶鳞集之所,明庆隆元年,海沧则成为了月港商船由圭屿出发期间的船舶检查点,在闽南,人有多热闹,神也会有多热闹。

路过青礁岐脚下,便会看见在满的绿树丛中安着一座巨石像,拾级而上的阶梯。巨大的石牌坊上标示着这里是青礁慈济祖宫,路过新作的一应石台石桥石照壁,便是一列排开的三座闽南式宫庙建筑,中间的是显眼的五门三进式重檐歇顶的“皇宫起”,在闽南的传统庙宇建筑规格里算是高的。

但在印象里,这里好像没有那么大,到了进香季,宫里挤满了人,里头香烟熏缭,直让人睁不开眼。一直很佩服坐在大殿里头帮人添油念好话的老阿伯,即便再熏他也得坐在那里,用麦克风向全宫广播那里的善信又捐了多少钱,大道公保佑他全家平安发大财。跑到外面透气时便看到宫外蹲着两尊巨大的石狮,据说是宋元时的旧宫留下的,我们现在看到的规模是清光绪二十二年大规模重修留下的模样。

大殿中间红面长须带着帝帽的,便是被民间祀奉为保生大帝的吴真人,据传他出生在附近的白礁村,在世时是名德行高尚的巫医,既有仁心仁术,也有三五飞步的法术,后来在青礁显化飞升,百姓感念恩德便立龙湫庵供奉。吴真人虽然已离人世,却能持续显应一方,百姓向他祈祷,无不应验,后来白礁人在其出生地白礁立庙,俗称西宫,青礁人在他炼丹制药的岐脚下立庙,俗称东宫。在青礁东宫背后的东鸣岭上散落着吴先生曾经用过的药臼与丹井,除了医病后来还开发出了抵御贼寇的技能,两间庙也因为村社历史之间的竞争关系各自为吴真人信仰的正统性争取官方认可,在青礁慈济宫的后殿供奉着吴真人的父母与建宫始祖,这个建宫始祖便是绍兴年间在朝当官的乡人颜师鲁,他的奏请让吴真人的龙湫庵获得了官方认可,这也是青礁在宋时作为一方科举学霸之地的体现,而吴真人信仰能够广泛地传播到闽浙一带也是建立海沧曾经的交通要位上。

在有宋一带,吴真人信仰便已广泛传播到闽南地区,泉州的花桥慈济宫、漳州的渔头庙、角美的岱州慈济宫都是在宋代便有的吴真人分灵庙,而分属青白礁村的东西慈济宫也作为漳州府和泉州府各自支持的宫庙,成为了漳泉两府吴真人信仰进香的祖庙,即便到现在也还保留着这个习惯,因为厦门岛曾经隶属泉州府同安县管辖,现在厦门岛上的吴真人宫庙也多是到临近的白礁慈济宫进香。海沧社里的民间信仰也大多数围绕着青礁慈济宫进行,有趣的是在海沧除了慈济东宫外,还有南宫跟北宫,慈济北宫在海沧的温厝,囷瑶后尾则为南宫,因为交通关系,这两间宫庙也是一副在中无人识的状态,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找找看。

有趣的是,保生大帝在海沧所指的还不止吴真人一人,而是三位一体的孙吴许三真人,保生三大帝,大帝是金面的孙思邈,二帝是红面的吴本,三帝则是黑面的许逊,一位是医药行业的宗师,一位是医巫结合的法主,一位则是斩得了蛟龙、创立了净明忠孝道的真人。在温厝的北宫便供奉着他们三人的神像,既要能救民又要能斩蛟伏波,也是往来百姓与商舶对于慈济宫内诸位真人的期望。

青礁慈济宫最好的时候便是农历的正月到四月初,在这期间,各地村社(大部分是漳州地区)有供奉吴真人的宫庙都会到此进香,除了可以享受一下闽南宫庙里让人睁不开眼的香火体验,还可以看到各社里不同的进香方式与艺阵。

送王船

到了农历的八月至十月也许会偶遇到海沧三都(钟、石塘、海沧、新垵四村旧属海澄新恩里三都)地区的送王船,众人在庙口立起灯蒿和旗杆召集众神来会,师公扮演旧时水手,模拟古时远洋出海的劝酒仪式后,巨大的王船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在街道上行进,也象征着邪秽被收集上船被王爷押着随着王船去往天乡。这也是海沧曾经的海洋文明的一次重演,其中最为热烈的是钟送王船,活动规模较大的要数石塘。

送王船是闽南地区沿水聚居的乡社的一大盛事,其实送王船只是整个仪式高潮部分的称呼,而其正式名称叫作“王醮”,最早起源于古时逐水而居的先民们的送瘟习俗,宋代以降,两湖地区(即江汉——洞庭湖平原)便有以船送瘟的习俗,元末明初编辑的《道法会元》就保存着宋元时期神霄派道士所承的《神霄遣瘟送船仪》,明清时期送船仪式,在福建沿海和台湾西南沿海尤为盛行。

送船科仪的意义则与驱瘟除疟相关,更远一些可追溯到古百越人的舟楫文化,在宋代便有关于遣瘟送船科仪的详细记载,且始见于江淮及两湖地区,明代的《武陵竞渡略》中,亦有在五月节造龙舟、竞渡、送标的习俗,意在夏春之交,疫病最容易滋生的时候把灾疫送走。闽南地区的王爷,则是古代“厉”信仰的一个演变,其神格从旧时安抚慰藉的对象,转变成了掌握灾殃、替天行道的威猛形象。

关于王爷的形象和姓名,根据民间理解则百花齐放,海沧、钟、石塘的王爷形象是固定的几位,新垵村的王爷因为是客请的,所以会有变化。有人觉得王爷不是送走了么,怎么过几年还得送,这种轮届和轮值的现象则从侧面上也反映了一种不安的情绪。“厉”便是民间心里对于未知灾厄的恐惧,有拜有保佑,有送就有迎,这也成为了民间信仰里的一种现象的轮替,且全程斋醮严谨,进行得颇为神秘。

关于王爷的形象和姓名,根据民间理解则百花齐放,海沧、钟、石塘的王爷形象是固定的几位,新垵村的王爷因为是客请的,所以会有变化。有人觉得王爷不是送走了么,怎么过几年还得送,这种轮届和轮值的现象则从侧面上也反映了一种不安的情绪。“厉”便是民间心里对于未知灾厄的恐惧,有拜有保佑,有送就有迎,这也成为了民间信仰里的一种现象的轮替,且全程斋醮严谨,进行得颇为神秘。

蜈蚣阁

海沧进香,最为瞩目的阵头便是蜈蚣阁,蜈蚣阁越长就代表村社里的人丁越加兴旺,说是蜈蚣但看起来却是龙头龙尾,中间一节一节的龙身为阁棚,里面坐着盛装打扮的小朋友,内容多以戏文为主。阁棚由穿着复古风红色紧身运动装的壮年大叔抬着,4—8 人一节,阁棚间由活榫链接,可以灵活转动,由百十人抬着,蜿蜒而行,犹如一条百足蜈蚣。艺阁用五彩纸扎装饰,中间或扎起亭台楼阁里面点缀着颇有古味道的泥脸小纸人,十分艳丽。蜈蚣阁每次出阵都得重新请人装饰,所需要的人丁也是很多,如果不是团结的大村社一下也很难凑齐,所以进香的队伍也是村社实力的一个重要体现,闽南讲“输人不输阵”,至少先取得数量优势是没错的,海沧三都瑞青宫曾摆出了376 米长的壮丽版蜈蚣阁。

阁棚里的内容多以戏文为主,开头的多是郭子仪拜寿之类的吉祥戏文,坐在阁棚的小朋友,进香当天清早就得被挖起来,脸蛋画得红红的,打扮成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其实也不乏绿林好汉,这么一路招摇而过,很是拉风,不过到了返乡途中有的开始犯困,阁棚上的好汉们一犯困便东倒西歪,很是可爱。妈妈和阿嬷们举着香在旁随队照顾,或许也是希望小朋友以后能够像他们扮演的人物一样有出息。孩子的天真与历史文艺游戏在一起,一百多年前的厦门人王步蟾,在《鹭门杂咏》里提到蜈蚣阁,留下了:“凭得雏姬粉阁妆,招摇过市綺罗香。迎神岂为评花计,空引游蜂浪蝶狂”的感叹,但可惜他觉得遗憾点,确是大家最开心的地方。而相信坐过蜈蚣阁的小朋友,如果生活在越来越趋于平淡的现代都市里,这段经历或许会变成他们曾经的乡愁。

海沧的锦里、青礁、东屿、钟、石塘五个村均有蜈蚣阁,其中最有看点的要数东屿村,其蜈蚣阁最为兴师动众,有32 节,全长80 多米。蜈蚣阁旧时都由坐阁孩童的家里召集亲属来相互抬扶,在徒步进香的时代,抬着阁,一番路程走下来的辛苦也是难以想象,现今他们多数疏离劳作已久,人群体力不如以往,于是就多聘工人来抬。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的老人也曾担心蜈蚣阁会在下一代失传,但是看到每年来坐阁的小朋友越来越多,他才稍微放了放心,估计二胎开放以后,我们看到的蜈蚣阁会越来越长吧。

海沧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海峡旅游 发布:2016.01.31

民俗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海沧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俗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俗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