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熊冲突面面观

牧民眼中的“危险分子”

阿里羌塘保护区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阿里 > 人熊冲突面面观

唯一一个深度报道西藏人文地理的媒体,通过系统地透视、挖掘、发现西藏整体人文地理资源,并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传播。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随着社会的发展,羌塘北部广袤的无人区逐渐出现了公路、房屋、牲畜等等,搬来的人类面临着如何与这里的原住民——野生动物——和谐相处的局面。不过也还算公平,野生动物们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棕熊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牧民眼中的“危险分子”。

从人的角度看人熊冲突

在藏北做人兽冲突访谈的时候,“zhemo”(藏语“棕熊”)这个词很快就被我这种纯没语言天赋的人给记住了,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对访谈的统计告诉我,“最不喜欢的”、“对生活影响最大的”、“最危险的”等等很多形容牧民不喜欢的野生动物的词都用到了棕熊身上,而且每项统计里棕熊都稳稳地位居前三位。除了“zhemo”这个词以外,棕熊的“聪明”——仅对我而言,对牧民们来说是“无奈”——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牧民们用灯光呀、声音呀等等迄今为止用过的一切手段来唱的“空城计”都仅仅一开始有效,而终将(并且是很快的那种终将)被识破。那些浓浓的无奈之情跃然访谈记录上。不过这种无奈侧面表现出藏北牧民的那种对生命的尊重——他们并不会想去伤害这些生灵。

这起“案件”是团伙作案,还有“未成年”小熊脚印。

在2011年9月第一次来到羌塘时,我就听到这么个故事,头一天晚上有一户牧民羊圈进了一头熊,弄死了70多只羊,它并没有吃它们,而是拿这些羊来玩耍,隔了几个小时后,在几公里以外的另一个牧户的羊圈里又发现了40多具羊的尸体。这是棕熊的一种典型的破坏行为。

紧接着我又在荣玛乡见到了另一个典型性破坏行为——伤人,我们到达荣玛乡的第二天早上,听说乡上医院里来了一位被熊拍了一巴掌的牧民。见到的景象是从后背到屁股全是深深的伤口,看得人直疼。当时这个牧民正赶着一群羊经过一头带着小熊的母熊身边,可能是出于对小熊强烈的保护意识,母熊立即袭击了那个牧民。接下来我陆续见到了几间被棕熊造访过得房子,窗户上的铁栏杆、屋顶甚至墙完全挡不住这些家伙。可以看得出它们有的从房顶进出,有的挖墙脚、有的跳窗户……屋内被弄得一片狼藉,但并不像被偷盗或打劫过得样子,而更像是经过了一番狂欢后的景象——茶叶、糌粑等明显被鉴定为非食物的东西被甩到各个角落,剪刀这种没用的工具被放在窗台上什么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它拿着东西跑的时候掉落的。听说过“狗熊掰棒子”的故事吗?应该差不多。

2013年5月20日我们正在那曲地区双湖县嘎措乡(藏北)做访谈的时候,罗布占堆乡长跑来告诉我们几公里以外的一个牧民家里来了熊,我们迅速赶到现场拍下了下面这组照片。照片显示我们挽回了一些糌粑、茶叶和奶渣的损失,但酥油彻底的失踪了。

防止棕熊光临空房子偷窃的房屋围栏

事后罗布占堆乡长告诉我们,这几年棕熊出现频率增高了,而且冬眠时间也缩短了,有时3、4月份至11、12月份都能见到它们。饿了一冬天的棕熊,睡醒后就开始疯狂地寻找各种食物,但这时候它的一个主要食物——旱獭——还在冬眠,并没有出来活动,加上走不远就能见到更肥更大一些的绵羊和香喷喷的酥油,于是这两年棕熊袭击羊圈甚至洗劫牧民家里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棕熊增多了,这对我们每一个动物保护者来说都是个令人兴奋的事。但由于野生动物的增加而造成人类的某些困扰,则看起来又有点不那么完美。我们过多的讨论这里原本属于野生动物还是属于人类并没有什么太多建设性的意义。我们更希望看到这里保存着完整的生态结构的同时也保留下来传统的牧业文化,我们希望看到人和自然和谐的存在方式。

从棕熊的角度看人熊冲突

其实从某种角度看,棕熊因为人类(的很多羊)而变得更容易获取食物了,生存的压力貌似变小了,好像事情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实际并不是这样。对熊来说,羊实在是一种太容易得到的食物了,和挖鼠兔、旱獭比起来,显得轻松而惬意。人类如果放任棕熊去以羊为主要食物的话,则不会有棕熊还愿意去费力的猎取其他食物。小熊从生下来就只会跟着母亲去羊圈找食物,它们的生存手段将变得单一而脆弱。几代以后的西藏棕熊还能否作为一个独立的野生动物存在于这个生态环境中,是比较令人担忧的。从整个生态平衡来看,那些被捕食者(鼠兔、旱獭等)会因为失去这个重要的天敌而变得更肆无忌惮(这种肆无忌惮包括其数量与分布和其食物的数量与分布),羌塘的整个生态平衡有可能被永久的打破。这样的发展趋势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另外一个有可能的发展方向是,人类最终实在受不了棕熊这种数量和分布范围的扩张,从友好的态度变为敌对,如果事态发展成为打打杀杀的地步的话,恐怕棕熊魁梧的体格也不见得对其生存有什么帮助。

WCS缓解人熊冲突实践

我们并不想让羌塘失去棕熊这种动物,也不希望这里的传统放牧文化的消失,那么就只有和谐共存这么一条路可以走了。

棕熊挖食鼠兔的痕迹

说起来很简单,我们要做的事就是让棕熊不那么容易吃到羊和其他人的食物,把它们赶回野外环境去觅食、生存。从2008年开始,WCS就开始尝试通过主动防护方式以期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收集了世界范围内熊类防护的各种案例进行分析,也对上百户受到棕熊自扰的牧户进行了详细的访谈和沟通,大家普遍认为防护型的坚固的围栏可能是最有效的。我们将所有可能的防护办法总结出来制作成宣传海报发放给牧民们,同时我们启动了防护网围栏的试点项目,效果非常明显,尤其是2009年第二期建设的更加坚固的网围栏效果甚好,其中一个示范点(此示范点共建设七个围栏)由于日常维护管理及时到位,至今未发生过一次棕熊进入围栏的情况。牧民们交口称赞,很多附近的牧民也都把自家的羊赶来这里以避免棕熊的滋扰。

我们将最有效的围栏规格进行了总结,整理出一套棕熊防护围栏建设标准。2013年我们开始尝试通过社区协议保护模式的试点,希望能够提高社区参与保护的积极性和能力,并在社区发展和保护之间找到一种有效的共赢办法。为了扩大棕熊防护围栏的影响力,我们开始了新一轮的防护围栏试点。此次我们不但要修建已经试验成功的防护羊圈的围栏,还要根据阿里牧区棕熊喜欢袭击房屋的特点,设计全新的能够防护房屋有相对节约成本防护围栏。

发现棕熊拜访足迹

WCS作为一个保护型NGO,一直以来都是和当地的保护部门充分的合作,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实验性研究,能够提炼出一些切实有效的保护办法能被政府部门采纳和应用,这样才能在更大的范围内真正解决保护工作面临的问题和困扰。由于防护围栏持续有效,引起了那曲地区林业局的高度关注,2014年那曲地区林业局已将棕熊防护围栏的推广建设项目正式列进了“十三五”规划当中,也就是说有半个羌塘将来人熊冲突将可能得到很好地解决。
撰文/WCS万志康

羌塘保护区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西藏人文地理 发布:2016.03.22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羌塘保护区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