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奥地利弹奏莫扎特的小夜曲

奥地利 莫扎特 小夜曲 米拉贝尔宫 萨尔茨堡

奥地利萨尔茨堡

首页 > 文艺范 > 目的地 > 奥地利 > 在奥地利弹奏莫扎特的小夜曲
RockyYou
订阅

行走,只要开始,就不会有结束!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不知道是受哪个背包客的影响,似乎在我的世界观里旅行就该是流浪式的,随遇而安的。带上足够饱饭的一点零钱,穿越在无数场旅行中,有时候难免问自己,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是谁让我来挑战这一切。答案至今都没有找到,我猜想是那无尽的好奇心。或者是...

哦,对,我想起来就是那一段曲子。某一天的夜晚那一段小夜曲的旋律不经意在耳边飘过,我仿佛一转身就能看到那飘荡在萨尔茨堡上空的音符,一个接着一个,它们旋转着,跳跃着,鲜活得就仿佛一个个透着炽热的温度的细胞。它们牵引着我的脚步,就把我带往奥地利的别样深处走去,这里,天才作曲家莫扎特的故乡,萨尔茨堡(Salzburg)。

如果允许,我可能不会用伟大来形容莫扎特,而是用唯一,the one。尽管这位天才的降临只有35个年头,可他的自由,他的才华,他的音乐却救赎了太多束缚在那冗长的战火中的灵魂。

冥冥之中,我仿佛与这座城市有着道不明的情缘。短短的两个月内,我竟三次踏上这同一片土地。每次的街道,每次的等待,每次的邂逅,都一样的让我的内心为之微微颤动,都一样的用她的神话将我紧紧围绕。古有刘备三顾茅庐得诸葛亮,我不禁傻傻一笑,我三顾于此,想是倒把自己的心里那一片对音乐的温柔与幻想给留在这了。早早习惯一个人到陌生的世界看风景的我,第一次萨尔茨堡是因学校组织的游玩活动,我自然是不在意的,想着就当一堆人茶余饭后一起散个长一点的步,不过如此,罢了。记不得具体是哪一天,一行人三五成群结队在老师的带领下到达了一座宫殿,米拉贝尔宫(Schloss Mirabell)。这不是电影《the sound of music》中Maria 带着孩子们唱歌欢笑的地方吗?那从小历历在目的场景,那幸福洋溢的笑容,那无忧无虑的歌声,就像希望与光明的种子一样,在眼前竟开出了花似的。

这下轮到我傻眼了,我毫无准备的 就这样到达了一个秘密花园,四周都是意大利雕塑家Ottavio Mostoliuxia留下的神话。

我细细看着这一道道夹杂着历史辉煌的线条,明媚的阳光下,连小草都仿佛伸直了弯弯的脊柱在感受。正如十七世纪初,总主教赖特瑙的沃尔夫·迪特里希说的那样。萨尔茨堡是一座理想和具有代表性的城市。

萨尔茨堡(Satzburg), 德语译过来,便是“盐堡”,这里是盐矿和城堡的集合,她无可避免的总是被历史上变换不停主宰者,占据争夺。幸好在十七世纪遇上了一位明智善意的伯爵,帕丽斯伯爵,他在三十年的战争中选择了政治中立策略,完好的保护住了萨尔茨堡,与埃贝哈德二世共享“萨尔维堡之父”(Vater des Vaterlandes)之名。看着眼前的一 切,与这位伯爵隔着时光,相视一笑。我想,他定是预感到,这里将会是巴洛克时代最好的留存。

还没待我反应过来,便已经到了归去的时刻,我抬头往最高处看去,上的城堡静静伫立,威严而又慈祥。大朵大朵的墨绿色烘托出了无穷的神秘,我感到内心对他的渴望,如他好像也在等我一样,像老友相遇而约的默契一样。

第二次赴这场1077年开始的约会,就似真隔了个世纪那么远,生活周围的琐事层出不 穷,像啤酒泡一样不停涨着冒着,可我的急切赴约的心早已溢了出来。迫不及待的,我收拾好背包,带上相机和那张此刻不知飘在哪儿的票,立马加快步伐赶了过去。

抵达时的天充斥着浓密得雾气,阴沉沉的。我推进一家小咖啡厅的门,点一杯啤酒,一碟当地的小点,几个莫扎特巧克力球。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他们都怡然自得的样子,我这道不明的忐忑心情也来不及细细琢磨,干掉最后的啤酒泡,我便匆匆出发了。

建造这座非凡的萨尔茨堡要塞的大主教格布哈德(Gebhart)并没有亲眼看到这座如今中欧最大保存最好的城堡。从1077年开始,也不知过了多少个战火绵延,多少个修葺扩建的年头。他就这样以一种肃穆的姿态静静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高处,漫漫历史长河中,不论谁来谁去,萨尔茨堡城堡从未被敌人攻陷过。

怀揣着一颗崇敬而有关怀的心,我不忍就这样坐着索道飞上而去。只想着,能一步一步从这未曾谋面的老友的最底部往上寻去,去触摸,去感受,那么寂静淡然的辉煌。脚下的划痕挂着些些落叶和泥土的痕迹,抬手就可贴在那透着丝丝凉意的古城墙上,远处近处稀稀拉拉的声音,让我觉得恍惚。分不清,我到底是在什么时代,也记不得我是谁,是逃忙而又愤怒的农民,还是被后来统治者软禁的大主教。一切真的好像都不那么重要了,时间有多快,有多慢,于我们本身也许并没有多大关系了。

伴着这恍惚的感受,我到达了城堡最高处。顶的风让我缓缓回过神来,萨尔茨堡城堡就这样与我并肩而站,我们一同望向四周的,他向我低吟,萨尔茨堡的细水长流,莫扎特的浪漫可爱。默默看着这一切,我是失语的,来时喝下的那杯啤酒,想来在此时刚刚好在胃里和心里都发酵了。

第三次来萨尔茨堡,没有太多时间驻足,因为我要去寻找传说中欧洲最美的欧洲小镇哈尔斯塔特(Hallstatt),它属于上奥地利州萨尔茨卡默古特地区,这样一个小村97年便早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那儿听起来就像一个只在传说中出现的神秘园,我并没有准确的交通信息在手,我却丝毫不怯丢失在这条,找寻“最美”二字的路上。即使片刻迷失,必然会是美好。

万幸,这美好被我寻到踪迹。从萨尔茨堡去往哈尔斯塔特需要转两次车,首先从萨尔茨堡火车站搭车,当地的区间大巴150到巴德依舍(Bad Ischl),然后再选择搭乘152或者火车前往哈尔斯塔特,全程两个小时左右。推荐直接坐大巴,因为火车是到达哈尔斯塔特小镇的湖对岸,而汽车则是直接抵达小镇码头,少了些弯弯绕绕。当然,在这里也许人们大概会心甘情愿去兜兜绕绕,想来也是充满趣味的。

萨尔茨堡搭车的一路都仿若置身欧洲童话中,辨不出真假,那大自然的蓝竟可蓝那样让人屏息的颜色,我的手根本就离不开相机。说我贪心也罢,我多想把路上的所有的景色都收入这小小的囊中。慢慢的从大路晃到乡村小道,再沿着小溪摇到湖边,抵达哈尔斯塔特已经是夜幕降临。天空晕成一片深蓝,而湖水则变成一面镜子。那一世永恒的宁静是让人如此心疼,不忍心将它弄碎,甚至我连声音都不愿发出了,这里的宁静,是大自然书写的规则,没人需要刻意遵守,却也没人舍得违背。

哈尔斯塔特(Hallstatt)仅仅是座落于湖畔边的的一个小村庄,千人不到,Hall源于古克特语的“盐”,得益于盐矿,这里不仅精致并且富有。这个倚在险峻的斜坡上,融在宝石翡翠般的湖泊间的湖畔小镇,几乎全是童话里出现的木屋,感觉一推开门就会被刚出炉的面包香气扑个满怀,而地毯的一角还有一只慵懒的加菲猫在晃着尾巴,眯着眼睛,留声机里的音乐声,在空气中温暖而顽皮。这一排排木屋临湖搭建,阳光照耀让这里看起来繁荣得熠熠生光,格外的不真实。

这些木屋虽然与中国独有的江南水乡相似,均有意无意透着一股子水的温柔,但这里的墙、窗、阳台,能看到的地方都是来自森林的原木,从湖边往上看去,一层又一层的,屋子就如另一种独特的树木一般,便多了一份自然的包容与呼唤。

峡谷之中,一条宽阔的蓝色绸带,与蓝天遥相呼应。我沿着临湖小道上走,不停张望,近的是停在咫尺的时光,再放远了探,湖上是泛起的清烟,看不清远处的,只能探到一个轮廓,心里觉得妙极。 突然想到中国古人刘禹锡的《陋室铭》中曾题过:“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水再配上灵气,谁在此处怕也是,安贫乐道,高洁傲岸了。

令人惊喜的是,这里的居民个个都是大艺术家,他们敞开了童话的门,在里面展示并出售他们自制的各种手工艺品:麻线编的装饰品、民族娃娃、各种陶制品……其中我最意想不到的要数木雕艺术品了,他们不仅住在木头里,更能将木头通过手指的细细雕琢,变得如此生动,我挨个看着这些小巧的物件儿,觉得他们让木头的生命比屋子还长了。

哈尔斯塔特一点儿不大,在沿街走完小镇后,我寻思着趁还有几个小时去其他地方再看看。果不其然,发现小镇背后的盐不失为一个机智的选择。说走就走,我背着20Kg的背包就向盐顶峰发起冲击,爬持续整整一个小时,看似简单易爬的盐路,真正走起来实在够呛。这条人类从史前时期就开始来回搬运的路,我走走停停,最后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就像才到盐矿工作的傻小子,不会出力却倔强地运着。等我登上顶峰后,脑子一片空白,只有莫名的喜悦感在全身打转。一直相信,跋涉水之后的风景才是最美的,付出的人往往更能发现美,拥有美并真正珍惜。

打从那里回来后,心里一直还沉浸于其中,也许是一个我当时都不曾看清,便经过的小木门,也许是在某一条街道留下的脚印。有些地方这一辈子只看一次便也满足了,但对他,我愿意再贪心一次,毫不犹豫的再回来。See you again,奥地利!

萨尔茨堡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RockyYou 更新:2016.06.22

文艺范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萨尔茨堡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艺范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艺范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