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清山

世界自然遗产 云雾的家乡 松石的画廊

上饶三清山

首页 > > 目的地 > 上饶 > 缘定三清山

文旅作家、撰稿人、乐途灵感旅行家,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旅行作家,踏足旷野,迷恋山川地理,山河彼岸,心安便是归处。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三清山,让人惊叹的鬼斧神工

去三清的前夜,华北平原铺天盖地降下了50年未遇的大雪。我在风雪中辗转30多个小时到达江西上饶的时候,那固执的风雪又一路追赶而来。夜里,躺在饶城郊外一庄依而建的客房里,江南的雨又开始不紧不慢敲打着窗外寂静的黑夜。那时的感觉,除了周身的酸痛和冷,我无法想象出三清的模样。

文图/清水无鱼

文图/清水无鱼

相约在冬季,这是我与三清的一个约定。我怎么能不来呢?况且,三清是邀请了我的呀!

在约请我的同时,还约请了来自甘肃、湖南、福建、北京的朋友。我们为散文而来,为秀美的三清而来,它在去年刚刚通过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申报,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美国的保罗说“三清是世界上为数极少的精品之一,是全人类的瑰宝”;著名散文家秦牧说它是“云雾的家乡,松石的画廊”;光明日报副刊主编韩小惠说它演绎着“的神话”,作家陆天明说“三清,你惊着我了”,散文家熊育群说三清“只是一种呈现,就让人震惊,醒悟,让人进入没有时间与历史,没有烦忧与思想,没有生与死的大化之中。一代代文人穷一生之所求的水之境,正呈现于一种永恒的叩问和精神的澡雪”(岩石上的时间),这是一种文字的褒奖,还有精神的沐浴和灵魂的救赎呢,我怎能不一睹它的芳容?即使跨越千万水,路上经历了些许的艰辛,那又能算做什么?况且在这样的初冬时节,江南刚好没有了那种恼人的缠绵的雨,有着“江南第一仙峰”的三清一定会带给我不同寻常的惊喜。

文图/清水无鱼

果不其然,雨后初霁的三清真的给了我一个惊喜,先雾后晴,拨云见日。这只是气候的眷顾就已经让我慨叹不已,还有来自登山时身体的愉悦和满眼的风景。三清不仅给我展示了她女神般娇羞的一面,也同时向我展示了苍茫伟岸的一面。云海、雾峰、松石、绿树,以及上亿年前形成的自然瑰宝依次在我的面前呈现。我受惊了一样依附在它伟岸的胸膛里,近观峡谷滴翠,远望群流云,情随境变,字逐情生,竟无语而凝噎。在它面前,我只能保持缄默。我承认我的文字不能描摹那瞬息万变的云海,我的眼睛不能穿越那苍翠丛莽的峰峦,我的头颅不能仰视岩石直插云天的极顶高度,我生命的长度在转瞬之间被它来自亿万年之前的一座岩石击穿,我的渺小不及它的一粒微尘,我的怯懦让我在面对镜头和远之间,只能选择后者。

文图/清水无鱼

先看看三清的雾吧。从金沙索道上的时候,抬头看天,四周一片混沌,人们像是裹在茧里的蚕。这儿的索道来自奥地利,拥有世界上最先进、最安全的技术。速度快,容量大。一个车厢可乘坐八个人,仅仅7分钟的时间,我们被提升到1500米高程。仿佛一瞬间,身体和视线就穿云破雾被生生拔高。那种凌空飞跃群的体验你只能用惊心动魄去形容。刚才的云雾转眼之间被踩到脚下,再往远处看,一座连一座的峰像是从云雾中扶摇直上,正在向着罡天之上生长。再俯瞰来路,心头一阵阵眩晕,从此,告别坚实的大地,你已经置身于云江雾海之中。

文图/清水无鱼

但上的路刚刚开始,依然在云雾缭绕的深处,心中就有了一种征服者的体验。上的栈道蜿蜒在云海之中,像一条首尾不见的青龙。云海就在脚下翻滚,那青龙凌空飞腾,你不知道它要穿梭到哪座头去催云播雨。凭栏远眺,真的有如置身仙境梵宫。回眸身后,个个像脚踩祥云的神仙,赴约似的。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位神仙,开蟠桃会去呀!

文图/清水无鱼

文图/清水无鱼

总算到了“巨蟒出”那里,依然是满眼浓白的雾霭。导游或许怕错过那绝佳的景致,用手指向前方雾气笼罩的虚空里说,如果天气好的话,能看到一条128米高的巨蟒石峰拔而起,再指着右手方向的虚空里说,那里有一座峰,酷似财神,谁有幸见到他,也算有福之人了。而我的眼前明明除了雾,什么也没有啊。就在我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转向右边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哇——”大家不约而同发出一叠声的惊叹,只见茫茫天地之间,天光初现,一道亮白的光像一盏巨大的探照灯穿云破雾,从对面巅上横扫过来,在它的照射下,雾霾骚动不安起来,慌乱中东逃西撞,挤成一团。周围的峰渐次显现出形状,刚才还迷茫于一片混沌之中的三清慢慢还原出他神奇瑰丽的真容,那铺天盖地的云雾此刻彷佛被天地之间一只巨人的大手牵扯起来,那是天神啊!他把三清的云雾披在肩上做了御驾飞驰的披风。天神向着天边奔跑,他的披风也在奔跑。披风掠过之后的地方,岩石裸露,万笏朝天,苍松捧翠,神女安歇。后来,天神跑累了,把披风随便扔在腰里,爬上头独自找在这里炼丹的仙人葛洪论道去了。他的披风就地变成三清的滔滔云海,而云海之上的峦,已经亮丽得风光旖旎、无遮无拦。这时回头再看那条巨蟒,早已“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了,以一种威猛挺拔的姿态屹立在天地之间。

文图/清水无鱼

三清的三座主峰玉华、玉虚、玉京海拔都在1800以上,那一年四季常布常新的雨露和缭绕于万千沟壑之中的云雾使他千娇百媚。三清的雾是磅礴而妩媚的,磅礴时云雾海,走在道上,阳光的影子忽然不见了,抬头看的时候,一座峰在眼前拔地而起,你惊叹为什么刚才没见他的影子,原来是雾在作怪,隐形于雾霭之中的那条神龙此刻正直立在天地之间,腾跃于巅之上吞云吐雾,而白色的太阳就贴在他的嘴边,苍龙日暮,好一个天造地设的神龙戏珠的景观。而妩媚时又轻绮罗衫,仿佛三清女神手中浣洗的薄莎。此时的它是灵动的,轻的没有声息,悄悄地来,又悄悄地离;柔的没有筋骨,轻轻地触摸着你的眉梢耳鬓,看不见,摸不着,湿漉漉、痒酥酥撩拨你的面颊。在你的身前身后躲闪嘻戏。这时再看刚才行走于天庭一样的空中栈道,彷佛一条悬挂在三清腰间的彩带,在一缕缕轻雾的抚摸下,竟然秀美得有些调皮,又有些妖艳。

文图/清水无鱼

文图/清水无鱼

再看三清的树。走到一线天,原先拥挤的人流被长长的道拉开,我坐在原地等人。就在那时,我看见了那两棵松树,一样的高地胖瘦,一样的俊俏模样,孪生在一块临渊的岩石上,玉树临风,却是一枯一荣。

文图/清水无鱼

我惊奇地用眼睛足足盯了好几分钟,许多的年轻人以树为背景在拍照,脸上却嘻嘻哈哈没有半点凝重。我觉得这样的拍照似乎亵渎了树的感情。是啊,经历过几千年的生死相许,厮守着感天动地的那份承诺,他们近在咫尺,彷佛远隔天涯,终究不能、终究不能牵手走到一起,以一种相看两不厌的痛苦表情阐释着内心的凄楚和世间的天长地久。

它们就那么戚戚然、怅怅然地相望着,雾来了,玉面含羞;雨来了,泪眼朦胧;风来了,捎给对方轻轻地耳语:记着,下辈子作我的女人,好吗?哦!今生无缘牵手,还需要有来生吗?即使等到地老天荒。我把拿在手中的相机举起又缓缓放下,我不想留给自己这样伤感的记忆,我相信,人世间已经没有了这样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生死依恋。然而,大爱无疆,我还是忍不住想留下它们苦苦相依的倩影。就在手指按下快门的瞬间,我把镜头稍稍向左偏了一下,岚和雾霭被摄入,镜头里却没有留下那两棵生死相依的身影。人生终究没有完美,我也给自己留一些遗憾吧。

……

文图/清水无鱼

如果说岩石是组成三清躯体的骨骼,那么,生长在体上的万年古松和千年杜鹃就是披在三清身上的华美衣衫了,而雾却是他的灵魂呢。亿万年前的三清,身上覆盖着一大片湛蓝的海水,他像一个大地骄子的胚胎,被孕育在自然之母的子宫里,汲取着天地之间的精华,以一种来自地球内部的、不可屈服的力量与时间较量。当那些硕大的花岗岩迅速生长的时候,海水退去,岩石裸露,绿树疯长,这些花岗岩和绿树以千年不老的姿态展现于人们的面前,演绎着亘古未有的绝唱。时间如退潮的海水,漫过岩石的每一寸肌肤,不知在这里流淌了多久。

文图/清水无鱼

置身于三清的岩石间,你怎样才能体会到时间的绵长?那就去看那些千奇百怪的花岗岩石造型吧,那是时间镌刻在他们身上的印痕。在漫长的自然秩序里,即使这样坚硬的岩石也被时间打磨出各种形状,像极了浓情蜜意的人间烟火。你看,仅就在我一天的短暂行走中,就与那么多的奇峰异景擦肩而过,可想而知,三清方圆756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又该孕育出怎样让人惊叹的鬼斧神工。先不说那些耳熟能详的老道拜月、观音送子、鲲鹏啸天、仙人指路、企鹅献桃,仙姑晒鞋、狐狸吃鸡。单单那条修建在平均海拔1600以上的9000米长的空中栈道就足以令人乍舌了。况且三清还有数以万计的珍奇树种和数不清的动物飞禽,仅就那漫遍野的十万亩猴头杜鹃在春天怒放时就把三清妩媚死了,况且还有瀑布、佛光、云海、日出呢?

四季在这里上演着一幕幕活剧,作为我们,一个单纯而渺小的人,在某一年的某一天来到三清,你的眼中才能看到多少风景?你又能感受多少天地造化?赶紧收了那颗焦躁狂野的虚浮之心吧,你的肩上还背负着太多的名利和世俗的匆迫,除非你也舍了那俗不可耐的人间烟火,否则,就一座三清,让你永远读不懂!

文图/清水无鱼

哦!越来越喜欢你了,三清,因为,我已经把你当成挚爱的朋友,缘定三生。

文图/清水无鱼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三清山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三清山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清水无鱼 更新:2018.02.07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三清山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