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鼓中的灵魂

湘西 苗鼓 鼓文化节

湘西

首页 > 民俗 > 目的地 > 湘西 > 藏在鼓中的灵魂
九妹
订阅

案上新诗翻醉墨,梦中昨夜到边城。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在远古远古的时候

在遥远遥远的古代
我们的祖父祖母
我们的父亲母亲
沿着坡来到一个美丽的地方
顺着沟谷来到一个美丽的地方
像竹子发得满沟满谷
像树林发得满坡满岭

这是武陵苗族的一首古老迁徙歌,歌声中称赞的“一个美丽的地方”,就是武陵苗族世世代代生活之地———湘西

吉首国际鼓文化节

湘西的地理坐标是东经109°10′—110°22′,北纬27°44′—29°38′,一直在两条神秘的经纬线之旁,即神奇的110°经线和神奇的30°纬线。110°经线是中国划分东西部的分界线,为穿越中国国土(含海域)最长的大地轴线,秦王朝子午道的起点就在这条线上;北纬30°则是区分中国南北两部的分界线,同时是一条穿越诡异死亡与绚烂文明的神秘曲线,千古难解的金字塔之谜,神秘而恐怖的百慕大三角洲,让无数个世纪的人类叹为观止的远古玛雅文明遗址,甚至传说中诺亚方舟也位于北纬30°,更重要的它还是一条最美丽奇特的风景带,浩渺的撒哈拉大沙漠,磅礴的雅鲁藏布大峡谷,神圣的冰川世界梅里雪山……地处如此特殊的位置,多少为湘西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披上了一层神秘。

吉首国际鼓文化节

“两千年前那个楚国逐臣屈原,若本身不被放逐,疯疯癫癫来到这种充满了奇异光彩的地方,目击身经这些惊心动魄的景物,两千年来的读书人,或许就没有福分读《九歌》那类文章,中国文学史也就不会如现在的样子了……”这是沈从文先生的一段文字,我读到时仿佛看到穿越时光隧道的两炬目光,若疯若癫,如痴如醉,并由此对有着巫术文化之称的湘西苗族文化感兴趣。

澳大利亚民族学家格迪斯在其《地的移民》一书中说:“世界上有两个苦难深重而又顽强不屈的民族,他们是中国的苗族和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这段文字让我首先想到了村村寨寨那排倒海、震耳欲聋的苗族鼓舞。苗鼓是苗家供奉的圣物,是苗族部落的象征,苗族从黄河到西南群大迁徙的路上,什么东西都丢掉,仍保留着一面鼓。在湘西,就有很多与鼓相关的地名或建筑。如凤凰落潮井乡板帕村的“石鼓喇”,阿拉镇中寨村的“鼓屋基”,腊尔镇岩坎村的“鼓屋寨”,火炉坪乡的“合鼓坪”等等。明清时期,几乎每个苗寨都有鼓屋、鼓堂、鼓坪、鼓楼。“要祭苦难的祖宗,要行欢乐的鼓会;要使祖宗看到高高兴兴,要使儿孙看到欢欢喜喜。”这千古的记忆,可是对无字史书的无言诠释。

吉首国际鼓文化节

我是湘西人,但非苗族,第一次接触苗鼓是在凤凰读高中时。学校四周的雕塑几乎都是苗族人打苗鼓的场景,或一人独舞,或两人对敲,或一群人,百鼓齐鸣。我颇有些不解,一位老师就告诉我说苗鼓是苗族的神圣之物,苗民认为,祖先死后,他们的灵魂安睡在苗鼓里,敬鼓就是祭祀祖先,击鼓则能唤醒祖先沉睡的灵魂,保佑子孙安宁。原来,苗鼓已超越了普通打击乐器的范畴,击鼓是人神相通,天人合一。

真正了解苗鼓,是在几年前编纂县志的时候。那时我负责收集志书人物,就有位苗族朋友告诉我有一个湘西鼓王龙英棠,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传奇人物,就说她是吉首人不能写进《保靖县志》。那位朋友顿时就激动了起来:龙大姐的父亲是我们保靖夯沙乡梯子村的,只是龙大姐刚出生不久,阿婆“重男轻女”逼着她父亲休了她母亲,母亲带着她改嫁到吉首市己略乡龙舞村的。后来,我们编写组专程去了一趟矮寨镇。清楚地记得,那是2010年的赶秋节,是希望能在节日盛会上亲眼目睹第一代苗族鼓王的风采。

矮寨,高脚下矮矮的苗寨,这里的苗族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打鼓,几乎人人都会基本的苗鼓打跳套路,如迎宾鼓、猴儿鼓、八合鼓等。又因为德夯风景区的开发,缘于苗族文化、历史和审美的因素,矮寨苗鼓通过叙事性的表演方式,即通过一个个生动的鼓舞动作,充分体现了矮寨苗族鼓乐表演的地方特色,他们将流传千年的故事、对迁徙历程的记忆,和他们信仰的天地鬼神等,一声一声敲进了苗鼓里,鼓响着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宗教、经济,还有苗族人民的生产、生活、娱乐画面等等。赶秋节上,四乡的苗民请出封祭的苗鼓,抬至跳花跳月坪上,击鼓狂欢,鼓手们各施绝技,闪展腾挪,比个高低;青年男女们则以鼓为媒,击鼓盘歌传情。更有甚者还会创造性的表演倒立鼓舞,或者单手翻筋斗,犹如欣赏一台独具特色的鼓乐盛宴。

吉首国际鼓文化节

我在人群中穿来穿去,也没有见到龙大姐。后来一打听才知已经八十高龄的龙大姐因为身体不适,在家休息。又绕过几弯路,在坪年苗寨见到了龙大姐。我还是第一次面晤传说中的鼓王。鼓王确实老了,瘦小的身子似乎看不到激扬苗鼓的丁点痕迹。然而,脑后梳理的粑粑鬏虽然银白却整洁得不见一丝乱发,放在膝头上的双手虽然布满青筋却修长得一看便知是舞蹈者的手。我们说明了来意,老人笑了笑,并没有任何解答,眼睛一直望着旁边木架上的鼓,手指随着村外传来的鼓声在情不自禁的一上一下地颤动,似打节奏,如敲鼓点。也许,在经历了二次把苗鼓打进北京的事业辉煌,在经历了中年丧女、晚年丧子的人生悲痛,对老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说得上是至喜或者至悲了。那么,又何必追溯自己来自何处呢?对鼓王来说,苗鼓就是她的根。

后来,我还是把龙大姐写进县志里面。也因为龙大姐开始关注湘西苗鼓和苗鼓文化。知道湘西苗族鼓舞被列为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知道龙大姐荣获首批中国民间文化苗族鼓舞杰出传承人,知道龙大姐含辛茹苦培养出了年轻一辈苗族鼓王。

今年二月,湘西还是春寒料峭,我无意浏览微博,突然看到几位媒体朋友不约而同地转发了一则湘西本地新闻,方才知道在深苗寨中的一位老人悄然辞世,湘西第一代苗族鼓王龙英棠龙大姐在第83个年头的这个早春,以她一生的朴素告别了她热爱一生的苗鼓。没有所谓“著名”歌星辞世时受媒体的关注,也没有“著名”笑星陨落时网络的狂热炒作,龙大姐只是悄然放下了她饱经沧桑的两根鼓棒,像祖先一样把自己的灵魂藏进了鼓中。

摄影师潘年英

前不久,我在央视一台节目中看到杨丽萍说傣族孔雀舞,传统孔雀舞过去都由男子头戴金盔、假面,身穿有支撑架子外罩孔雀羽翼的表演装束,在象脚鼓、锣、镲等乐器伴奏下进行舞蹈的,只不过她跳孔雀舞跳出了名气。我突然想到湘西苗鼓,在苗鼓传说中,苗族祖先“那雄”带领族人把专吃人肉喝人血的怪物“枷嘎枷尼”置于死地,剥它的皮子蒙在空树筒上晒干,砍它的肘骨作成鼓槌,从而作成苗鼓,那么最初打苗鼓的也是男人,是龙英棠这个女子把湘西苗鼓敲打出了名气。杨丽萍与龙英棠都可谓民族文化的传播者,孔雀舞与湘西苗鼓皆是最美、最真实、最深刻的体现,离现实的炊烟很远很远,却离我们心灵所渴求的东西很近很近,让人动情于自己的感动,自己的发现。故而,她们的艺术世界,是用自己朴实的语言去构架人类最美的梦想,是和“灵”、“魂”有关。

藏在鼓中的灵魂,令人起敬。

藏在鼓中的灵魂

(文图   九妹)

湘西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九妹 更新:2016.04.20

民俗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湘西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俗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俗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