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布里亚,坐在高高的石堆上面

意大利 奥尔维耶托 斯波莱托 古比奥 阿西西 佩鲁贾

意大利翁布里亚

首页 > 城市观光 > 目的地 > 意大利 > 翁布里亚,坐在高高的石堆上面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撰文/图片_张海律、编辑_Rita)翁布里亚大区的首府佩鲁贾,塔楼式的老房子与高大的松树相伴,沿着倾斜向下的坡度,层层叠叠铺张开去,随落日的余晖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脚下的保利纳堡垒(Rocca Paolin)完全被刺眼的金黄色笼罩,路人变成了面貌模糊的剪影。这是我第二次来到翁布里亚,这个意大利唯一既不靠海也不跟其他国家相邻的大区。历史上,教权与皇权在此厮杀数百年,留下太多理不清、记不住的烦人的家族名称。于是,大多时候,只要能避开炙烤的太阳,我就愿意坐在高高的石堆上面,听风声讲那些过去的事情。

奥尔维耶托,时光凝滞的慢城总部

4年前,也是在翁布里亚大区,也是9月的初秋光景,我曾爬上著名的“悬崖之城”奥尔维耶托(Orvieto)低矮的崖边城墙,脱鞋躺下,享受送至顶的微风。百米之下,是蔓延开去的中世纪房屋,再远处是怀抱着城市的葡萄园,新鲜摘下的果子正待发酵成美味的顶级白葡萄酒。

奥尔维耶托是世界慢城联盟(Cittaslow)的总部。当时,第一次到访意大利的我,来这儿拜访慢城联盟的理事长乔治·奥利维蒂,他曾在北京和我一起吃过云南菜。虽然办公室的会旗上绘着一只蜗牛,但这位外表酷似马克思的大胡子领导行动起来可一点不似蜗牛蠕动:中午,和面包厂厂长进行重要商谈;晚上,赶去都灵旁边的小镇参加一个慢食节;一周后,飞去中国江苏,看看高淳县桠溪这个小地方,在成为中国第一座“慢城”后有何变化;接下来去加德满都,参加一个“慢文化”国际会议,中途还计划到中国大理的鹤庆停一停,看看一个新的申请者——某个农村合作社,是否具备成为中国下一座“慢城”的资质……

见“乔帮主”如此忙碌,我在正午之前就早早告辞。城里最招摇的Duomo大教堂中午暂时关闭,一个美国老年团的游客,被烈日下越缩越短的建筑阴影逐渐逼到台阶上部,之后不得不向小巷里贩卖三明治和可口可乐的店铺缴械投降。最挺拔的Torre del Moro塔楼,250级台阶正在午睡,将那些想登上全城制高点、拍照发朋友圈.瑟的游人拒之门外。唯一人头攒动的咖啡厅,沾背后那座已经歇业的19世纪剧院Teatro Mancinelli的光,荣升为景点。该剧院主舞台的帷幕镶有一幅关于535年拜占庭大将贝利撒留将哥特人从奥尔维耶托赶走的画作,时值意大利统一150周年,帷幕被拉到米兰展出,留下一堆古旧优雅的包厢凝滞住时光。

悬崖之城奥尔维耶托,也是世界慢城联盟的总部。

这是一座结构奇妙的城。绝大多数游人都是乘火车从相距不远的罗马到来,出了车站,往陡峭的崖壁上望去,就是矗立于多孔石灰石之上的城池。若车辆的爬坡性能出色,可以一直开到崖边的卡恩广场,否则人们就得规规矩矩徒步到缆车站,等待被“吊”进城市。在古城的一些角落,可以像崂道士般突然钻进路边的石墙,继而又如漫游仙境的爱丽丝一般,从洞窟里掉到底出口处。支撑起城的440个洞穴,是绝好的避暑胜地,2000年前,被罗马人围困的伊特鲁尼亚人将这些洞穴作为盛放粮食——鸽子肉的“冰箱”;60多年前,负隅顽抗的纳粹曾钻到洞穴中躲避盟军空袭;而今,操着英语和德语的导游,每天四次将游客带到洞中参观。

不腻的Mortadella 火腿。

“乔帮主”在百忙之中替我安排,在他最心仪的餐厅——Il Saltapicchio享受一顿“霸王餐”。头盘是夹着Mortadella火腿的蒜香面包,食材来自30岁的女主厨Valentina祖母家的农场,味道恰到好处的特尔尼省肥猪,是开胃的好东西。主食是手制挂面tagliolini,辅以干酪、甜椒和周边森林出产的坚果。奥尔维耶托是意大利重要的葡萄酒产区,由三类葡萄混合出的驰名白葡萄酒也是必不可少,2009是个绝佳的年份,餐厅合伙人、品酒专家Moreno热情邀我共饮了一杯。

面对还没吃完的头盘和即将到来的第二道菜,已然大腹便便的我暂时离席,散散步,消化消化。皎洁的月光是曝光饕餮之罪的探照灯,不停地将我的影子按在古城的墙根上。回到餐厅,勇敢迎战下一份“南瓜干伴奶油土豆泥配红酒煮有机香肠”,一个听上去就香得可怕的名字。好吧,今天拼了!

矗立于多孔石灰石之上的奥尔维耶托,是一座结构奇妙的城。

斯波莱托:爬坡之旅,艺术之旅

2015年,我再访翁布里亚。这一次,是从意大利南方倒了好几趟火车,深夜抵达城斯波莱托(Spoleto)。我在火车上才选定一座位于修道院内的酒店,到站后,被不靠谱的谷歌地图骗到一处黑灯瞎火的墓园,亏得我是没心没肺之人,拍照发了朋友圈,才不慌不忙打电话给店家:“你们的位置在哪里?不会是那种‘特色体验酒店’吧?”10分钟后,负责照看生意的一对菲律宾修女姐妹将我接到了位于对面坡的酒店。

斯波莱托的艺术体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第二天一早,修女们都到酒店的教堂做弥撒去了,我则开始了以爬坡为主的辛苦的城市漫游。

斯波莱托古城面积并不大,但南北向的加里波第大街逐级向上,发散出几十条小巷,颇具规模。只要稍稍偏离遍布着纪念品商店、冰淇淋店和工艺品铺的主街,就可重归安静、古老的居民区,其中不乏富丽堂皇的深宅大院。卡兰登特大宅(Carandente)之中有一座当代艺术博物馆,主人本身是艺术品藏家,偏爱20世纪60年代激进的贫穷艺术,而兴起自1958年的斯波莱托两世界艺术节,又从策展层面丰富着他的视野和藏品。在大宅里漫步,随处可撞见鲸鱼尾形状的装置、类似法庭审判的场景、锤头雕塑阵,它们使用的其实都是些随手可捡的便宜材料。那些有着古典主义装修和文艺复兴绘画的房间里,画面中有着倒吊的婴儿和被缚的躯体,这是艺术家Emanuele Giannelli的恶搞系列作品《撒谎或不撒谎》。楼上是从威尼斯双年展撤下后的过期艺术品仓库,可以看到眺望窗外的模特和做祈祷状的恐怖分子,这也满足了我关于大展结束后艺术品去向的好奇。

陶瓷地板和墙地砖的建筑材料。

从前市政厅到自由广场,再到Albornoziana城堡,是一趟穿越古罗马帝国和中世纪历史的旅程,公元前1世纪的拱门和房屋,1世纪的剧场,15世纪保罗二世关押谋反者的监狱……或隐藏于现代建筑的地下,或在城市最高处招摇地晒着太阳。

斯波莱托是又一座沿势而建的古城。

Albornoziana城堡以东的青翠谷间,隐藏着一座始建于14世纪、美轮美奂的十拱桥。它的出名,得益于英国著名风景画家透纳的一幅名作,当然,依据透纳的风格,画中的风景已经被“朦胧”了。我数着画中能看到的桥拱,退到崖边视野可见的等尺度的位置,然后开始怀疑,透纳那么肥胖、那么笨拙,走路都呼哧呼哧甚是困难,他当年是怎么带着画板跋涉到这里的呢?

透纳曾画过的斯波莱托十拱桥。

古比奥:集市、“囚鸟”以及烛光赛跑

我在大区首府佩鲁贾待了3天,以它为据点,在翁布里亚北部转悠。东北一线接近马尔凯大区的古比奥(Gubbio),得到了意大利朋友的一致推荐。碰巧赶上周四的集市,二十来辆载着特色农产品和便宜衣物的房车挤满了Quaranta Martiri广场,奶酪、火腿和坚果散发着奇异的混合气味。Quaranta是意大利语“40”的意思—1944年,40名当地人在这个广场上被撤退的纳粹处决。

古比奥与斯波莱托的地形相似,从Quaranta Martiri广场“进城”也是一趟爬坡之旅,不过要轻松许多,没走多远就到了城中名胜——鸟笼状的Colle Eletto登山缆车。我在摇摇晃晃的单人铁闸前犹豫了一会,被工作人员一把推了进去,成为吊索上被囚禁的鸟。“鸟笼”随即被送往顶的圣乌巴多教堂(Sant’Ubaldo),那里的祭坛上有一口透明棺木,搁着几近成为木乃伊的12世纪的圣人遗体。从“鸟笼”中向外张望,城市逐渐展现出完整的面貌。

古比奥Consoli 宫,每年烛光赛跑的终点。

城中一处陡峭坡面的顶端,矗立着15世纪蒙特费尔特罗公爵的府邸。这位公爵独眼单鼻的形象曾被拉斐尔描绘过,成为入选我国高中美术教材的著名肖像画。他是文艺复兴的突出贡献者,能征善战,却又央求“以和为贵”。他的老巢位于那边的乌尔比诺,眼前这座府邸不过是其奢华宫廷的微缩版。府中最漂亮的是一个木房间,汉诺威家族入主英国王室后,被流放的斯图亚特家族的詹姆斯三世曾居住在这儿,如今的这个房间是一个复刻版,原版送进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微信朋友圈里隐藏着太多高人,我刚发出公爵府对面13世纪粉红大教堂的图片,立即有人回复:这就是著名游戏《刺客信条》里的某某地;乘电梯来到中央大广场,拍下一张钝齿状的Consoli宫殿,又有人表示遗憾:可惜你没在5月中过来,错过了过瘾的烛光赛跑(Corsa dei Ceri),那时,全城居民会分成三组,各自扛着一根400公斤重的木柱子,上面分别镶着一位彼此敌对的圣人,先跑到Consoli宫殿前的一组获胜。不过,我倒也不太遗憾,意大利的大小城镇有那么多的古怪节庆,怎么可能都赶得上呢?

圣城阿西西的地标—圣方济各教堂。

阿西西:圣方济各之城

圣方济各,或许是除耶稣基督和圣母玛利亚之外,意大利最容易见到的宗教人物形象。如若看到有着浓密胡子和一圈头发的瘦削脸庞,被一团金黄色的光晕包裹,那就是他了。他被视为史上最著名的传教士,同时也是朴素清贫的圣方济会创始人,现任罗马教宗的圣号“方济各”也是来源于他。 圣方济各生卒都在阿西西,并终生于翁布里亚传教布道,因此,从13世纪开始,阿西西一直是天主教的一座圣城。我本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之人,对宗教思想及教义毫无兴趣,却对纷争厮杀之历史充满好奇。近千年都平和无事的阿西西,按理说并没有吸引我的“历史文化条件”,但是当地高颜值的宏伟建筑却轻易将我捕获,只能在目瞪口呆之余发出一声“哇哦”。

首先是火车站南边不远处巨大的天使之后圣殿(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gli Angeli),1226年10月3日,圣方济各在这里的Cappella del Transito圣坛辞世,如今有大量美国游客和放假的修女虔诚漫步于此。不远处是一座更为古老的San Damiano教堂,圣方济各曾在这里听到十字架上耶稣的声音:“圣方济各,请修复我的教堂。”他随即变卖父亲的布料产业,以跟随内心的声音。当父亲在主教堂里惩罚他时,他脱下衣服,与父亲、与从前的自己彻底告别。

圣方济各教堂下部中央主圣堂的湿壁画。

搭乘公交车,沿着陡峭坡进入城内,就看到了阿西西的地标——圣方济各教堂,由哥特式的上部和罗曼式的下部叠加而成。主圣堂上方,在乔托弟子所做的四幅代表圣方济寓言的著名湿壁画之外,还有一幅主题曾受争议的《赞美方济各的圣母》,因为画中的圣方济各似乎比圣约翰更受玛利亚器重。圣方济各墓是教堂中最受珍视的部分,上部有环绕墙壁的28块湿壁画,从圣坛右边开始顺时针环绕,叙述着《新约》《旧约》以及圣方济各本人的故事。

最后,我绕到顶的Maggiore堡垒,俯瞰这座绝美的宗教圣城。随着游人增多,荷枪实弹的军警也开始在教堂四围布局。不久前,ISIS刚发出“决战罗马”的恐怖袭击威胁,作为天主教的精神重镇,阿西西也加强了防范措施。

佩鲁贾:抵达艺术的途径

意大利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写到,抵达德斯庇娜有两种途径:乘船或者骑骆驼。这座城向陆路旅人展示的是一种面貌,而向水上来客展示的又是另一种面貌。

抵达翁布里亚大区首府佩鲁贾也有着两种途径:一种是从火车站搭乘公交车盘旋上,顺着悬崖峭壁抵达市中心;另一种是搭乘过车般的无人驾驶的单节微型地铁,扎进城市的腹部,抵达可俯瞰全城的中枢地带。

佩鲁贾的老城。

我选择了后一种方式,并如愿以偿地住进了逼仄却颇具中世纪曼哈顿风格的握手楼中。屋主来自罗马,是一名电视美食节目策划人,他在地图上熟练地给我标示出楼下没挂招牌的最美味比萨店、11月4日广场侧巷里味道很难逾越的意面馆,以及库尔德人开在城门附近的物美价廉的土耳其烤肉店。

如佩鲁贾这样的城,完美符合甚至超乎我对古老而典雅的欧洲的想象。以往拿着手机盯着谷歌地图探索城市的方式不再适用,我开始重新学着在立体的城市中享受迷路的乐趣。

沿Vannucci 大街往南,就会来到佩鲁贾的腰部分。

11月4日广场北侧,坐落着外墙从未完工的圣·洛伦佐大教堂(Cathedral of San Lorenzo),游人和学生坐在台阶上,对着面前大喷泉顶部狮身鹰首的城市标识发呆。广场西侧的Priori皇宫里,有艺术价值极高的翁布里亚国家艺术馆和两家古老的银行协会。我对国家艺术馆内历史悠久的拜占庭圣像画没多大兴趣,但法尔内塞房间内一个现代化的触屏吸引了我。这个房间四围的壁画,讲述的是16世纪教皇保罗三世联手查理五世对抗新教军队的故事。点开触屏,可以对应研读壁画里的每一个重要人物、物件、兵器和相关事件,甚至进一步延展,与其他美术馆或教堂里同题材的画作进行比较分析。

沿穿过11月4日广场的Vannucci大街向北,可路过始建于公元前3世纪的伊特鲁里亚拱门、古罗马时代就有的井水、装点着拉斐尔作品《三位一体圣人》的San Servero教堂,抵达俯瞰全城的风景塔;往南则会经过考古博物馆、圣彼得教堂,来到视野更为开阔的意大利广场。隐没在两侧迷宫巷道里的深宅大院,往往会有随时更新内容的当代艺术展,其中最大的一家,是Penna家族的宫殿(Arcipreti della Penna),或许是受斯波莱托20世纪60年代贫穷艺术的影响,收藏家Giuseppe  Panza夫妇把毕生重金购入的木板啊、灯管啊、破铜铁罐啊,一股脑搁进了这座豪宅当中。

初春,峦尚有积雪,翁布里亚已经是一片花海。

作为一个“学生之城”,当然少不了艺术影院。晚上,我去公寓附近的一家影院欣赏了荣获2015年圣丹斯电影节最佳摄影奖的《父亲之信》。狭小的放映厅里有不到20个座位,挂着一块投影用的白布,卖票的伙计拿着遥控器在数字硬盘上选片子,随后白布上开始出现带有欧盟版权法的片头。

跑过从英国到美国、从日本到欧陆的大量艺术院线后,我开始绝望地在朋友圈里吐槽:“如果国内真的接二连三开起像欧洲这样的艺术影院,尺度和质量与二十多年前的录像厅差不多,你会愿意去吗?”这话是说给总在呼吁国内要建设艺术院线的影迷朋友们听的。受限于严格的版权保护法和商业市场的残酷法则,大银幕上的欧洲艺术片永远只能是电影节时的短暂狂欢,而我们的视听标准已被国内突飞猛进的影院建设拔高,理应再难待见这样录像厅般的音响和画质。欧洲艺术影院与我们的想象迥异,这样的发现真实而伤感,不是吗?

翁布里亚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更新:2016.04.29

基督教 古城古镇 城市观光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翁布里亚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基督教 古城古镇 城市观光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基督教 古城古镇 城市观光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