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 尼罗河畔的漫长时光

埃及 金字塔 尼罗河 阿斯旺

埃及

首页 > 江河 > 目的地 > 埃及 > 埃及 尼罗河畔的漫长时光

一个阶层和他倡导的旅行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埃及金字塔的名声太大,以至于每一位刚刚抵达埃及的游客都迫不及待地询问:金字塔在哪里?其实,我也不例外,经过11个小时北京到开罗开罗转机到阿斯旺时,依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金字塔,心里还小小地叹息了一声。不过,毕竟已经到达了埃及境内,距离那些传说中的诸神更近了一步。因为,在漫长的静默时光里,它们就在那里,不悲不喜。我也终将会站在它们面前,听那一曲历史的壮歌。

摄影/黄庆军

阿斯旺是埃及最南端的城市,这个季节天气依然有些热。据说自2006年5月13日之后这里就再也没下过雨,干旱的程度可见一斑。不过,此地有最著名的阿斯旺水库,1960年由前苏联帮助修建,将尼罗河一分为二,1975年的特大洪峰和1982年以来的持续低水位都能化险为夷。甚至有报道称:在几乎全非洲都在闹饥荒的时候,埃及的粮食基本自给自足。

在既定好的行程里,我将从这里乘坐游轮畅游尼罗河,除了饱览两岸依然有些荒凉的风景外,更多的应该是从尼罗河的骨血里去感受什么是这个古老的文明古国坚持的精髓。

水是生死的灵魂摆渡者

在口口相传的故事中,关于生死之间的解释,埃及人有着非常独特的见解。他们认为每晚入眠后,人的灵魂将乘小船从尼罗河的东岸渡到西岸,直到黎明之前才又乘船回去,那些回不去的人们便永远安息下来。因此,以尼罗河为界线划分为东、西二个部分,人们多住在尼罗河东岸,而亡者都埋葬在尼罗河西岸,一如日出与日落的方位,象征生命的开始与结束。

一条尼罗河隔着埃及世界的生与死。这便让这条大河蒙上了无数神秘的色彩,令人心生敬畏。因此,当游船在其间行走,我忽然感到时光都安静了下来,阳光静静地洒下来的时候,那种生死之间的距离被模糊化。

摄影/黄庆军

我曾在一本画册上看到过关于尼罗河上生死船的图景:船上站着很多人,看不出悲伤的样子,或许更像去赴一场盛宴。或许,在埃及,生与死不过就是从彼岸到彼岸,到达后都会感到欢愉,完全没有惶恐和不安。这里曾经有过的彼岸是卢克索的神庙,只有漂流尼罗河,在此处上岸的人才会感受到那种诸神带来的震撼。

14:00开船,17:00在卢克索靠岸。尼罗河卢克索分成东西两岸,按照埃及人的说法,东岸是生之境地,因为日出东方,所以这里也是太阳神的领地。太阳神阿蒙是埃及最大的神,新王国时代起,埃及人相信法老是受到阿蒙的庇护而存在的。这里有大小许多阿蒙神的神庙,庙中也陈列着历代国王的巨大塑像,象征神融合为一的王权。巨大古老的塑像威严地端坐着,两边廊柱上描绘着神话传说。

尼罗河西岸的卢克索古老厚重,法老墓和祭庙仍保存古埃及艺术

走在石像与石柱间,我似乎见到了那个帝国曾经的辉煌与狂欢,人们及时行乐、自由奔放、载歌载舞……可是,转瞬之间,这些又都不存在了,只留一些断壁残垣空自在烈日中慢慢风化。

在古埃及语中,Kom Ombo意为“金城”。和别的神庙一样,它也有高大的石柱和因残破而显得苍凉的庙殿,但与众不同的是,同时供奉着鹰神荷鲁斯和鳄鱼神索贝克,因此孔翁布神庙又被称为“双神殿”。

Kom Ombo神庙是一座同时祭奉老鹰神荷鲁斯以及鳄鱼神索贝克的双神庙。一条中轴线把它分成互相对称的两部分,各供奉一个神。它有两个大门,一个大门是专为鹰首神荷鲁斯所建的,另一个是专为鳄鱼神所建。从进大门开始,会发现左、右两边无论是建筑还是雕刻都自成体系,互不相干。康翁波神殿中,处处都有相关的鹰首神与鳄鱼神壁画。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正准备乘车离开时,忽然起了风。那风从石像、石柱、石庙中穿越,隐隐带来了呜咽之声,,让人不禁回望。 ,或许就是那些屹立不动的石头入夜后狂欢前的暗语,等待我离开后,它们的世界才将重新复活,或狂欢,或窃窃私语,流连这世间一切的美好。

回到游轮上时,所有人都变得静默,看着河水缓缓流去,的确可以让人内心纯澈,有所了悟。不过,这种沉默很快被五星游轮的热闹打破,晚饭吃过之后,所有人又仿佛抵达了彼岸,在船上歌手舞者的带领下载歌载舞。享受当下,或许也正是活着的意义。

游轮上有一处小细节非常有趣。清扫房间的工作人员,会把折叠成各种小动物的毛巾摆放在床上,代表他曾经清扫过你的房间。有天我的房间床上摆满了毛巾小象,可爱极了!

海是诸神狂欢的舞台

游轮上岸后,一路狂奔,目标是马萨阿拉母,红海的西海岸。这里是埃及远近闻名的海滨度假胜地,是潜水者在红海地区的聚集点,每年都有很多人慕名从世界各地前来。

不得不提一下埃及的高速路,由军方修建,收的过路费也显得豪气。大车收费10埃磅(约12元人民币),小车收5埃镑。油价更是特别便宜,92号汽油,一升才1.5元人民币。不过,这开车从沙漠到海边,一路风景除了黄沙就是黄沙,看得令人昏昏欲睡。入夜时分才达到,完全看不清楚红海的模样。

马萨阿拉姆位于红海西海岸,这是埃及远近闻名的滨海度假胜地

“红海并不是红色的!”沙滩上,有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在教育她更年幼的弟弟,也让清晨早早出门的我,不禁为自己的蠢想法笑出了声。不过,红海的颜色显得很深,比碧蓝还要深,海水像泼墨的油画透出无穷诱人的魅力。

由于红海四周没有河流流入,长期以来环境得到严格保护控制,纯净无污染的海水保存了数千年的原自然生态,丰富多彩的海底珊瑚礁和热带鱼,使得红海成为首屈一指的度假胜地和潜水胜地。在众多杂志评选的世界十大潜水胜地中,红海都榜上有名。
 
和当地人闲聊,据说大部分度假客都是俄罗斯人,其次是德国人,荷兰人和其他欧洲人。他们都带着自己的装备前来度假,令人羡慕。我只能租一套潜水装备,简单尝试一番。

水肺潜水,掌握基本要领不难,难的是在水中控制好中性浮力,让人在海中真正像太空人一样,漂浮在海中,不至于沉入海底或浮出水面。任何运动都是一样,熟能生巧,多练习了自然会提高水平。                

 有人说,这里是诸神狂欢的舞台,因为在海底可以看到形态各异的珊瑚礁和丰富多彩的野生生物,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可爱的人鱼和海豚。即便是不会潜水的人,也可以看看沿岸的珊瑚礁,在潾潾水光中与诸神舞蹈。

结束第一潜后,我就赶紧回船休息,目的是为了排出体内的氮气。四周很多船只在组织浮潜,各种肤色的人们都聚集在这里。浮潜虽然也很有趣,但真正想亲密接触珊瑚和海底动物的,还是先拿个潜水证吧。

另一处潜水地在赫尔格达,很多国人都笑称这里是“北戴河黄金海岸”,因为整个城市沿着红海呈现狭长的一条,这里的休闲度假酒店,无论是三星还是五星都大致一样,最前面是酒店大堂,然后是游泳池、体闲场地、自助餐厅,紧接着是花丛绿树中建设不超过五层的客房,最后面就是酒店的精华:独享的红海海滨。宾馆海滨沙滩上铺满了休闲的床铺,遮阳的大伞林立,游客可以在这里悠闲地看书、发呆或者闭目养神。

沙滩上有时还有散贩游商,如大胡子的中年男子向西方游客兜售各色香料,神乎其神地吹嘘香料的妙用;有年轻女孩在篮子里装上一些水晶玻璃制品,特别是阿拉伯水烟超乎想象的精美;当然,更有贩卖长衫的人,随身还携带了一个录音机般的方匣子,里面传出妖娆妩媚的阿拉伯音乐……他们大都在单纯地笑,像阳光那样简单。可在阳光制造的幻梦中,却不见了那个繁荣恢宏,器宇不凡的帝国,在市井的热闹间,暗藏着一些隐约的失落。

石是这世间神的寂寞

看着眼前的这些古老建筑,耳畔似乎能听到那些来自远古的声音

在埃及,满眼都是石头,或大或小,或光滑或风化。但它们的生命都比我们长,甚至见过埃及艳后的绰约风姿。离开开罗后,下一座城市是亚历大,这里有已经耸立了1600年著名的庞贝之柱。

一片荒凉的高地上,一根巨大的擎天柱闯入眼帘,它就是闻名遐迩的庞贝之柱。沿着右侧小道走到柱基台阶,拾级而上,仰望柱顶,只见它直插云霄,好似行将倾倒,颇为吓人。石柱由柱基、柱身、柱顶三部分组成,总高度为26.85米,重约500吨,由一整块红色花岗石凿成。

从石柱往西,行数十步,下台阶,抵一小块洼地。1895年,在洼地北面的岩洞里发现了一尊赛拉比斯神像,现在亚历大希腊罗马博物馆里展出。神像由黑色闪石岩雕成,呈牛犊形,两角之间有一日轮,两耳朝前张开如喇叭,据说它是在倾听人民的呼声。

那金字塔更是神的石化身,多少人来埃及就是为了一睹它们的风采。有人说,看金字塔最好是在傍晚时分:残阳如血,孤独的金字塔在广袤的沙漠中投下长长的影子。但我更愿意在骄阳下,触摸它的存在。每一块斑驳的石头,粗糙的质感无言诉说着千年沧桑。

来到埃及才知道原来沙漠的沙砾不仅是黄色,也有黑色与白色。黑沙漠里有风化成碎屑的黑色火山岩,而白沙漠中竟能俯首即拾水晶。是的,沙漠里有许多猜不透的谜语,最著名的则是那狮身人面的斯芬克斯。

不过,狮身人面像一点都不像照片上的恢弘大气。它的风化很严重了,而且少了胡须和鼻子。导游说,这是马木鲁克(中世纪埃及的一个军事统治阶层的成员)攻打埃及、士兵练习大炮射击时打掉的,打掉的鼻子和胡须如今在大英博物馆里存着。但金字塔还是金字塔!人在底下,看被岁月的风霜侵蚀得坑坑洼洼的石头直指云霄,依然觉得心跳不止。在1889年巴黎埃菲尔铁塔落成以前,40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胡夫大金字塔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虽然它已经千疮百孔,却依然执著地凝望着东方,守护着迷一样的金字塔,守护着人们梦想中的奇迹。

中国人所赋予的“金字塔”这个美称,源于其形,因为当太阳将它的光辉从云层中折射出来,洒在塔身时,金字塔便如同被施了魔法一般真的变成了金色。这个时候,你会感觉形色兼备的“金字塔”也许是中文里最贴切不过的词了。

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风流人物,美尼斯、拉美西斯二世、亚历大、埃及艳后……他们和我们一样,只不过是光阴故事中的匆匆过客,在永恒的时间与金字塔面前,如此短暂与微不足道。

撰文/朱立平  摄影/黄庆军 
鸣谢/埃及旅游局、埃及驻华使馆旅游处、埃及航空公司、无限埃及旅行社

埃及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新旅行》杂志 发布:2016.05.31

文明遗址 江河 海滩海岛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埃及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明遗址 江河 海滩海岛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明遗址 江河 海滩海岛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