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东南秘境文山 失落的桃源

云南 文山 普者黑

文山普者黑

首页 > 民俗 > 目的地 > 文山 > 滇东南秘境文山 失落的桃源

一个阶层和他倡导的旅行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对于云南的边境地带,人们更了解雨林佛国般的西双版纳。却不知道,当你分花拂叶、驶过座座峰与延绵如线的湖泊,穿过道道流水与瀑布的遮挡,陶渊明笔下的遗失桃源,就在这无人知晓的边地里保存完好。这里藏着座座神秘而又古老小城与村落,有着与世隔绝的气质,青绿水,落日余晖,白墙灰瓦,都在这与云之彼端,静待它的有缘人。

水秘境普者黑

的第一站,是从丘北县境内的普者黑开始的。这个距离丘北县城仅十公里的滇南水秘境,因为《爸爸去哪儿》的到来而爆红,一面让人觉得情理之中,一面让人怅然失落。情理之中是因为,这里有着与石林相似的卡斯特地貌,有着同样动人的滇南风光,却远没有得到理应的关注,让人内心为之抱有不平。怅然失落则是一个旅行者常有的小小情绪——我终究还是没能在这里尚未有大量游人来临前抵达。

出行的那一天并未如想象般顺利,一路都在下着小雨。整个天空晦暗不明,让人昏昏欲睡。等到车子跨过南盘江,到达丘北县城,几度在半睡半醒中转换的我还是立马打起了精神。看着车窗外有些破败萧条的县城,脑海中的思绪已经飘开。312座孤峰,83个溶洞,54个湖泊,13公里大峡谷,3公里茶马古道,4万亩高原喀斯特湿地,枯燥的数字背后,藏着一个怎样饱满生动的普者黑?

车子再往前行驶十来分钟,曾经隔着屏幕看过无数次的绵延不绝的荷田扑入视线,心心念念的普者黑终于来到了眼前。眼下已经过了荷花盛开的季节,但绿色的荷叶仍然格外显眼。荷田一片直连远,烟雨下的黛青色为这片滇南之地也徒增了几分秋意的萧索。天空和湖水是一样的青色,远处一排整齐的树林成了天水的分界线。星罗棋布的孤岛各怀心事,静静矗立在不远处。湖岸边,几个渔家人正在收整渔网,为我眼前这幅静默的水增加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普者黑的水产丰富,虾子是这里盛产的河鲜之一

“普者黑”的名字为彝语音译,意为“盛满鱼虾的湖”。撒尼人从祖先那里继承了狩猎打鱼的本领,来到了普者黑,学会了播种耕地,但更得心应手的,还是捕鱼。普者黑的湖多是活水,撒尼人在水中下长长的粘网,然后再在水面上用竹竿四下里赶鱼,一些鱼受不住惊吓,慌乱中便会被网眼套住,不失为聪明又省力的方法。也是因为如此,无论什么季节,撒尼人的餐桌上,总少不了一盘当地的湖鲜。做法亦是简单,不用加什么调味料,便可鲜香诱人。

夏季河虾当季时,因为新鲜,从湖里捞上来的虾,被剪去须角再浇以烈酒陈醋,不必经火烹饪,便被端上了餐桌。有夸张的说法,渔人家到了饭点,在家点燃灶火后,舀上几瓢井水放入锅内,随后划船进湖抓鱼,待把鱼拎回家快速去鳞、鳃,剖肚后锅水刚刚烧开,这时如把鱼丢入翻滚的锅中,待鱼汤烧开,汤色变成乳白色时,放入少许盐、姜、葱和湖边的野生薄荷,一锅鲜香的清汤鱼便煮好了。

如果不想止于游客的视角,走近普者黑当地的生活,那还是应当去仙人桥洞走一圈。仙人洞村是普者黑典型的撒尼人村落,四面环水,与外界以一桥相连。在前往仙人洞村的路上,向导特地停下来,领着我们去看路边的几尊虎形石像。“撒尼族虽是彝族的一个支系,却又与彝族有着显然的不同之处,而老虎,就是撒尼族的图腾崇拜。”这几个在我们眼中看上去几乎已经要埋没在野草林中的普通石像,却是附近撒尼人每逢节庆拜天神时的必来之地。

普者黑的渔民和游客在铁皮船上互相泼水嬉闹

离石像不远处,仙人洞村便到了。这个只有170户人家的小村,背靠小巧的仙人洞,有金锁和银锁相拥。村里几近是清一色的泥墙青瓦古朴民居——土基墙、青瓦的木头房,每间有三隔,二楼用木板搭成。每户人家的耳房都是一间凌空而架的小阁楼,那就是“花房”。

撒尼人的婚恋观与同处云南的摩梭族有几分相似,都热情奔放。只不过不同于摩梭族的母系氏族式的走婚,撒尼族的姑娘成年以后,就要到花房上去住。到了花房里,就表示具有了爱情的权利。如果女孩喜欢的阿黑哥在楼下唱情歌,女孩便放下小木梯接应,然后被小伙子背到花房。对于撒尼人而言,孩子两、三岁了才正式再正常不过。牵着宝宝入洞房,撒尼人不忌讳,反而以此为荣,他们认为这样的婚姻最牢靠。

在仙人洞村虽然不过小居了两日,却已经完全可以感受到撒尼人杯酒歌舞中的恣意人生。每到夜晚,小小的村落里,总会有地方传出笑闹声,高歌声,舞蹈声。同行的撒尼族朋友告诉我,撒尼是快乐的意思,撒尼人就是播撒快乐的人,这也是生活在滇西的撒尼族人至今不变的生活哲学。

草原上的行吟歌者

虽然舍得草场亦是普者黑的一部分,但我总觉得应该将它单独列出,大约是觉得在整体气质上,相较于普者黑,它与数千公里之外的西北有更多的相似之处——走出舍得村一公里,出现在视线中的一望无际的草场,以及以远作为背景、阵势宏大的白色风车阵,总是会让人惊讶地不知所措,它让人觉得这里不像是云南,而是某个天地苍茫的游牧之地。不是身临其境,又怎会相信,在彩云之南红琥珀色的地平线上,一个远地乡竟然会有这么粗犷的气象。

舍得草场的几公里外,是舍得最高的——羊雄。在传说之中,羊雄是舍得杨氏家族的祖先,他英勇无比,为保百姓一方平安,率领当地群众抵御了外来入侵者,立下了汗马功劳,当地人民为了纪念他,就把舍得最高的叫做羊雄。当地人告诉我,这座海拔2500 多米,上被原始森林所覆盖,古木参天,青藤交错缠绕,当地彝族人把羊雄供为神,把上的树供为神树。穿过茂密林爬上羊雄顶,枫叶未红,心却沸腾。往下观望,晚霞在峦间披落一层红纱,夕阳西下,天地交界处一片橙黄,确实是脚处不曾看到的景象。

是夜,在当地的酒席上,我还见识到了生活在舍得的独特民族,僰人。他们自称“锅泼”、“僰族”,1956年划分民族时,将他们归在彝族白彝支系,据考证,丘北僰人是从湖北宜宾逃避追杀才进入丘北境内,是世界已濒临灭亡的民族。全县目前尚有人口5000多人,多数僰人聚居在偏僻边远的石区和半区,少数僰人与其他民族杂居。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僰人受其他民族同化的幅度较小,至今仍保留很多完整的生活习俗和本真的民族文化。他们的歌声不算天籁,却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了最本真无华的美。

其实,来到这里之前,估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是冲着“舍得”二字而来。佛家说有舍才有得,心中有太多的放不下,便来此地,看是否能体悟这二字缄言的真谛。听着草原上彝族牧民粗犷、悠远的歌声,看着肥羊壮马在蓝天白云下的草地上自由徜徉,我不得不说,在某个瞬间,我确实是觉得自己心境澄澈,是舍得的。

撰文/艺文、小熊    摄影/肖育文、沈海滨

普者黑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新旅行》杂志 发布:2016.05.31

民俗 湖泊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普者黑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俗 湖泊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俗 湖泊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