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地,白粉丝

白城 吉林 民俗风情

白城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白城 > 黑土地,白粉丝

《航空画报》主要配发于南航东北地区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等地始发的近百架班机,覆盖东北至北京、上海、首尔等400条航线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文/图 曹保明 Text/Photos Cao Baoming

东北腹地,吉林省白城平原洮儿河谷。家家户户每家少则十垄八垄,多则三亩五亩,甚至十亩八亩都愿意种土豆,这儿的土豆很特别,个头适中,皮儿薄,光滑,芽眼浅而少,淀粉含量高。而且当地百姓知道做粉条其实不需要太大的投入,只要“四有”就行,一间房,一口缸;一盘磨,一头驴……

疯狂的土豆

“说干咱就干,大缸揉上面;压出粉剂子,瓢里打出线;下到大锅里,水中转一转; 捞出就成粉,集上挣大钱。”这样的东北老话,如今已消弭于市井生活里。但关于土豆造粉的故事,不知讲述了多少年……

土豆,学名马铃薯,原产于美洲,后来传入印度、日本、马来西亚后传入我国, 白城平原的洮儿河谷人家,就最爱种土豆。春季,当人们以快刀片儿把它从芽处割下一块埋在土里,不久它便顶着北方洮
儿河谷的寒风破土而出,开始是黄嫩的小芽,接着长出翠绿的叶子,先是浅绿,后来就深绿,等到了初夏,它们便开花了。
土豆花,开得很好看,有白色和粉色之分,白中透着粉,粉中呈着白,又新又嫩, 那是不同品种的象征。百姓一见土豆花开, 心里就有底了。于是,老百姓说:冬天过, 夏天来,土豆花开一片白;不再饥,不再饿, 圆圆土豆送福来。

马吃草,人吃菜,一代一代又一代。
土豆一开花,老百姓就精神起来了。其实在北土,春季和夏初,当地人称“苦春头子”,是没吃没喝的时候,而新的粮食和蔬菜还没下来,所以,土豆一开花, 就等于给人带来了希望和快乐。入伏土豆一刨出来,一上市,家家就再也不挨饿了, 人们可以吃着土豆去铲地,收拢,薅草, 施肥,接着秋收,打场。
土豆这东西,它长得快,既可做菜, 又可当粮,又极易贮存,又好吃,又方便吃, 做法也通俗简单,可炒,可炖,可烀,可烤, 它是家家最好的生活“朋友”。记得每个人。

小时候,在严寒的冬季,外面刮着暴风雪, 人们不能出屋,只好围着火盆坐在炕头上猫冬,干什么呢?有两个事最有趣了—— 烧土豆和烤土豆片!
烧土豆,往往是在灶坑和火盆里烧。把土豆埋在里边,不久,就会有一股香香的土豆气味儿飘来,小孩乐得在地上直蹦达,等着爷爷奶奶将烧熟的土豆从灰里扒出来,一捏,稀软,稀面,有一股奇特的香味儿,连土豆皮儿都艮揪揪的,好吃极了。
土豆片儿往往是在火炉子盖上烤。把土豆切成一片片的,不薄不厚,一片片儿贴在烧得滚热的炉盖、炉筒子、炉壁上都行, 不一会儿,只见那白白的土豆片儿一点点变成金黄,片儿上鼓起一层小黄泡,接着香气立刻飘荡出来,人们揭下便吃,香透了……

北方民族人的生活,往往都和土豆有    着不解之缘,土豆在北方人的生活里是一年四季都在吃的主要粮食作物和蔬菜,更有人说,人从小到大其实是“一年土豆半年粮”啊,于是那时,在适合土豆生长的白城平原和洮儿河谷,家家户户每家少则十垄八垄,多则三亩五亩,甚至十亩八亩都必须种土豆,特别是房前屋后,更有自家的园子里,也得种上几垄土豆。

可是,一个新的难题又出现了,由于东北冬季漫长,寒冷无比,吃不完的土豆堆在屋地上,它也容易受冻,一受冻,表皮儿发干,里面的瓤发黑,开始有点发甜, 渐渐地发硬发梗,便不好吃了;而到了夏天, 它极易腐烂,一烂一个坑,渐渐烂掉,很可惜。怎么办呢?终于,当地的百姓悟出一个绝招,做粉条。

关外粉匠

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秋,东登州 (今蓬莱)有一户人家,当家人叫倪树春,领着一家八口人过活。可是那一年, 登州,文莱、蓬莱一带突遇大涝,日子实在过不下去啦,这个姓倪的老爷子就领着一家人逃荒来到了白城平原洮儿河谷一个叫塔拉垠的地方。

塔拉垠(就是今天洮南万宝乡的负盛屯),蒙语,塔拉盖,是太胖太多的意思。当年,由于这里盛产土豆,几乎家家都开粉坊,而在野马、太平、万宝、那金一带, 最出名的粉坊就数一家姓曲的了。这家粉坊是由曲佰盛、曲佰范老哥俩所开,他们的父亲老曲头是一个很有名望的老实农民, 打眼一看挺土,但能干,他眼看土豆越种越多,就开上粉坊了。清朝乾隆年间曲家粉坊在这一带那是叫得最响的买卖,到曲佰盛这一辈上,这粉坊已越开越大,在洮南王爷庙(今兴安盟乌兰浩特)、布奎(今白城) 一带,十分有名,光伙计就雇了上百名,是有名的大粉坊买卖,家里有院套、炮台。

可是粉坊无论多大,其实程序相同,往往是十二个人一组,分烧火、炕粉面、打芡、下粉、捞粉、挂粉、晾粉(又分冬粉和夏粉,冬粉靠冻干,夏粉靠晒干)、捆粉等工序生产。这也是个季节活,特别是一到入冬,各大小粉坊同时开工,各家门户,热气腾腾,村屯的上空雾气昭昭,云水茫茫,阳光下,一片片的粉架子,闪着银色的光芒,连空气中和风中都刮着甜丝丝的粉香味儿,雪和冰都是土豆粉子味儿,这是北土的气味儿。曲家粉坊是出名的大粉坊,粉条留不住,当年世面上一些官家、买卖、庙上、头面人物,大户人家办事,都得提前到曲家粉坊“翻贴”订粉,不然来晚了,“贴”没“翻”上,就订不上货。曲佰盛老爷子每天端着水烟袋,不停地在“贴”(专门挂着订粉牌的墙)下走来走去,王爷庙(今兴安盟乌兰浩特)要二十车宽粉,二十车细粉,塔虎城“集头子”(大集的主持掌柜)要二十车杂粉;葛根庙喇嘛大年道场也要二十车。

关外的曲家老户,闯关东的倪姓一家人,他们的命运冥冥中仿佛丝丝交缠的粉丝,一段民间工艺的传承,也在一百五十年前埋下了伏笔……

白城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航空画报》杂志 发布:2016.06.30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