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乾州古城

乾州古城,有历史,有人文,有风景,还有让你慢下来等一等自己的灵魂。

湘西乾州古城

首页 > 古城古镇 > 目的地 > 湘西 >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乾州古城
九妹
订阅

案上新诗翻醉墨,梦中昨夜到边城。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乾州古城,有历史,有人文,有风景,还有让你慢下来等一等自己的灵魂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
——茨维塔耶娃《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乾州,地方虽不大,小小石头城却整齐干净(摄影|小黑哥)

文学大师沈从文曾在《湘西》一文这样描述:“乾州,地方虽不大,小小石头城却整齐干净,且出了近三十年来历史上有名姓的人物……”

近百年后,地处吉首市的乾州这座小小石头城,城内十里古街,城中十里河道,城外十里边墙,古巷幽静若素,老宅风韵犹存,像从时光深处走来,有闲适的味道,有人文的气息,宛若一曲清丽的弦歌,漾出一城的清雅,一城的灵秀,一城的幽淡,还有一城的漫散。
如果能够,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乾州古城。

拍摄这张图片,想起《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春:一城兰幽

乾州古城,春水溶溶。

在吉首工作几年,便感觉这座城市终究是别于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小城。

兰,是吉首市的市花。

城北有一座明代书院,溯河而行,城南就有一处书院码头。我很喜欢这个地名,沿着指示牌徐徐前行,在乾州古城里的巷弄七转八拐,便走到了乾州文庙的门口。

乾州文庙,堪称湘西建筑群体之最。

“天下郡邑皆立学,以孔子庙为学。”可以说,华夏大地无处没有文庙。湘西偏隅,乾州文庙始建于清雍正年间,此后经过多次扩建和修葺,日臻完善,建筑越发气势恢宏,堪称湘西建筑群体之最。这处吉首人们的文化精神圣域,南临万溶江,北截古城墙,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建筑呈塔式、竭山、硬山三种形式,全部砖木结构,四周环以青砖院墙,与乾州古城墙、贞节牌并称古城三大古建筑。

文庙之设,“盖一代之教化于此兴行,一代之人才于此培植”,沈先生提及的“近三十年来历史上有名姓的人物”正是从文庙走出:清末抗法的陕甘总督杨岳斌、抗击八国联军并以身殉职的天津总兵罗荣光、民国陆军次助长傅良佐上将、湖南省第一届美术家协会主席张一尊等。就连“文盲”吴八月也与乾州文庙有交集。他又名吴世宁,苗族,乾州人,乾嘉湘黔川苗民反清起义首领,曾屯兵于此。战火中唯一留存的崇圣祠是历史的见证,是乾州最古老的建筑,也是文庙组成建筑之一。

曾经有一位北大历史学者在这里久久凝望。

抗日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吉首成为湖南抗战的大后方,国民政府许多临时机构均在此处设立办事处,仅报纸杂志就有数十家之多。乾州文庙与万寿宫、衡宝会馆同为国立八中初女部,前国家总理朱镕基的夫人劳安在此就读,文庙的欧式窗户就是那时改的;战后漂泊的贺龙元帅之女贺捷生将军在此就读乾城模范小学;1940年初,著名历史学家、社会活动家翦伯赞奉中共湖南工委指示,前往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报到,赴渝途中在乾州暂住,寄居就在文庙旁边不远;刘邓大军入川前,在此休整,乾州和平解放时四十七军也曾在此驻扎。

抗日战争时期,文庙的窗户改成了欧式的……

文庙外面的青石板路上印痕点点,一个坑洞,一个凹槽,都可以映照出当日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闹市繁华。

文庙门口"书院码头",四字是指向灵魂深处的。

每次走进乾州古城,有意无意,我都会徜徉到文庙。古城里,散散暖暖的安闲恬适之气扑面而来,佝坐闲聊的老翁,奔逐嬉闹的稚童,尤其空中弥漫的那股既陌生又熟悉,夹杂着河水、植物的气息,让人很舒服。站在文庙里,阳光明媚,内心奔涌如海。之前看过的相关书箱和图片,一幕幕又在我脑海里浮现:哪里是国立八中初中部,哪里是模范小学,又是哪个角落停留过翦伯赞的目光?如今,比起抗战时期资料上的文庙,木梁上的尘土少了很多,每一个角度都是崭新的,都是意味深长的,都将展开一段新的故事,虽然我未必觉察。

吉首市每年正月都在乾州古城举办兰花展。

每年正月,乾州文庙都会举办兰展,成为湘鄂渝黔四省边区最大的兰花交易市场。兰商卖兰,百姓也卖兰,兰商买兰,百姓也买兰。吉首人爱兰,兰是吉首市花,这就是我生活在吉首的最大感受。乾州古城家家户户莳养兰花,有世代莳兰的“仁和居”,有湘西王陈渠珍留下来的“边城贡素”,有文革时拼命保存贡素的陈家兰苑。

乾州古城家家养兰,此为陈家兰苑,以"边城贡素"闻名。

乾州文庙里的兰花展。

孔子家语:“芷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乾州文庙兰花清雅叶葳蕤,许是世上最清静的文庙,让眼中的世界充满优雅,淡淡馨香散发着清朗、辽远和庄严。

乾州文庙的兰花交易市场。

夏:一塘荷韵

乾州古城里的胡家塘,为一池荷塘。

乾州古城有一个胡家塘。

胡家塘是荷塘,不算是湘西最大的荷塘,却为湘西最有名气的荷塘。一塘碧水,四周环以石径,中为横堤,垂柳依依。一座弯弯的“清风桥”,将池塘分为大塘和小塘,左侧小塘中有一口“安澜井”,字为民国书画家杨味疏所书,井深不见底,是池塘水源地。俯身望井内,依稀有热气飞腾,天光和柳枝也争着在井内留下它的痕迹。

胡家塘的清风桥,小桥流水,杨柳依依。

胡家塘的“安澜井”,小小一井却是荷塘的水源。

胡家塘的称呼源于唐朝,为胡氏木材商所有,因此名之。其古民居以塘为界,恰似一幅太极图。如今,数十户人家环塘而居,皆为明清古建筑,白墙灰瓦,朴素得让人心生敬意,颇具江南特色。老宅沧桑无语,却散发着幽幽清香。远看是一帧风景,走进是一怀蕴藉,凝眸是繁华中的最后一抹温馨,喧嚣里最后一丝冷静。走在老宅里,一缕阳光从房顶上青灰瓦片缝隙泻漏下来,照射在蒙尘的壁板上,整个空间弥漫着一种迷离的情愫,慢慢的,寄存于古老的房梁上和青灰瓦片中的岁月一段段复活了过来。目光追随着那一缕在旧物上挪步的阳光,我似乎开始明白,这是一种灵魂深处的惦念吧。一圈一圈的,我细细追寻着古朴的房檐、木窗、墙瓦弥漫在空气里淡淡的味道,然后静静地等着它们慢慢沉淀,沉淀下一百多年的历史,沉淀下久远的记忆,沉淀下这一刻心里不知道属于谁的想念。

在胡家塘,我们看花开,看花落,看四季的轮回。

逛胡家塘周边的老宅院,可遇见“水田河”包谷烧,遇见“舌尖上的中国”拍摄的湘西蒿菜粑,遇见蔬菜面条作坊,还可遇见颇有名气的半亩方塘、梵客小院、千荷堂等。

在乾州古城遇见水田河酒。

来湘西,就得喝一杯水田河酒。

乾州古城蒿菜粑,有青蒿的清香,曾经上了"舌尖上的中国"。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 正对着胡家塘的半亩方塘,是文艺青年的聚集地,时不时举办的诗歌朗诵、读书分享、小型画展,不经意跌落在荷塘的一道光、一个福音、一个暗示,在我们摒弃了喧嚣,重新归于沉静时,它才会缓缓将高于生活的另一世界的秘密之门打开,也同时掀开了自己内心的洞口,将灵魂渐渐呈现,并在宁静、纯粹的诗词间辨认出失落的姓名。

朋友来了,是一定要请到乾州古城的半亩方塘小坐的。

在半亩方塘随时都可以遇见名人,此为作家王跃文老师来了。

梵客小院,美在“梵”字,素食琴韵,恰恰映证了荷又称莲花的喻意,最爱于此依栏观荷,有出世的超越和入世的寄托,禅意三分,心情二分,诗境一分。

梵客小院,素食茶点,美美的。

坐在梵客小院,看一塘荷开,优哉悠哉。

有年端午,我们一行随阿蒙哥去乾州古城“千荷堂”。相比古拙民居,“千荷堂”就像鹤立鸡群,走过无数次,却还是第一次走进去。在二楼茶吧,三面皆是落地玻璃窗,举目凝望,想成落叶飞花、零雨冷雾、蝉声雁影,平添如许婉转的姿媚,那一丝愁绪、一握柔情,恍惚凝聚在上面:“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错综起来像一天云锦,而且万颗奔星似的飞动着,同时又展开去,以至于无穷。”

千荷堂,千朵荷。

在胡家塘,一角庙、一座塔,景物是美得到处使人心慌心痛的。我最爱的还是一塘荷。或者是一片荷叶寂寂地静美成画,或者是一朵荷花像素笺上落了一滴泪,或者是一池荷叶一塘荷花纠缠成旧人旧事旧心情的追忆,风雅如荷,灵秀如荷,清幽如荷,凉沁如荷。此情,此景,此韵,荷不孤了,人不孤了,心也不孤了。

在胡家塘,一角庙、一座塔,景物是美得到处使人心慌心痛的。

秋:一江桂香

城因水而灵,乾州古城有一条穿城而过的万溶江。

万溶江,是一江水,亦是一首歌。

“万溶江,愁波荡漾,四围山色,绿杨芳草……”

“万溶江,愁波荡漾,四围山色,绿杨芳草……”这首《万溶江之歌》,系抗战时迁至湘西的国立八中和省十三中的教师所作。当时,朱镕基和劳安也夹裹在万名逃难人群中,流亡辗转来到国立八中就学并相识。2001年3月,朱镕基偕夫人故地重游,患难时的客居之地仍魂牵梦绕,他挥笔写下“湘西一梦六十年,故地依稀别有天”的诗句。

桂花树是吉首的市树,乾州古城的万溶江两岸全是桂树。

 镌刻这首诗的巨石竖立在广场的一棵百年桂花树下。我由此得知,桂花树是吉首的市树。乾州古城的万溶江两岸,家家门前有金桂飘香,户户庭院有银桂沁脾。

乾州古城的三门开,三道城门为"品"字形。(摄影|小黑哥)

乾州,古苗语名为“吉后”,意思是听得到水响的地方。那么,几百年前闻名遐迩的“三门开”就濒临万溶江了,为乾州古城的南门。南门为一座月城,与中国普遍的两座城楼及直通相对的两道城门的月城不一样,南门月城有三座城楼,开三道城门,中间一座主楼,两边各一耳楼,布局成“品”字形,主楼与耳楼间距搭配,高矮错落。我站在三门中心,转着圈子欣赏造型壮观、工艺精湛的“品”字城楼,感叹古人的独具匠心和现时的科技发达,然后反反复复在三门进进出出。最后倚立城墙,举目远眺,历史在眺望中凝滞。

乾州古城万溶江上的吊桥。

乾州古城呈狭长的梳子形,“梳齿长边”的城墙沿万溶江边而建,城外是一条绵延数里的河街,河街临万溶江一面是一排排架在河岸青岩壁上的吊脚楼,河街内侧则是城墙,故而“三门开”的修建,是居民生活、商贸交通、军事防御的需要与特定地形的巧妙结合。与其他地方水河街一样,万溶江河街在明清以后渐渐发展成乾州最早、最繁华的街市,沿街店铺林立、作坊丛生,有漆蜡印染、皮革加工,有锻铁制银、纸扎刻匾,也有文化用品、粮食蔬菜,也有餐饮小吃、客栈轿行……百年前,乾州人靠万溶江水路,从河街把桐油、药材及各种土产山货用小篷船运往外地,又从外地把布匹、棉纱、盐巴等日用杂货运到河街。

一江水,是一城的灵性。

然而,那河街,那曲曲弯弯直通向我心灵深处的河街,已经不能像城墙那样可以重修。清瘦的万溶江容不下船只的几进几出。小小码头,仍旧飘响的槌衣声,从春到夏,又从秋到冬,带走了月韵的风意,残留一段久远的历史。

万溶江畔,仍旧飘响的槌衣声。

于是,就有了古城文化一条街。乾州的这条街,是凤凰的大街小巷无法达及的,因为这里店铺老板绝大多数为湘西民间工艺大师,他们平常而清奇,又寥然,又峭拔,总有着可远观而不能近亵的敬仰和想望。店铺里陈列着粗放有力不矫揉造作的工艺品,苗画、烙画的神秘,竹编、木雕的精妙,苗绣、土家织锦的绮丽,剪纸、锉花的传奇,葫芦雕、蛋雕绣的吉祥,都染上了天然之趣,具有浓厚的民族气息、文化气息,生活气息、乡土气息。进去的人都被她的繁花迷住了眼,沉溺在声色之间,生出绮丽万端的想象。

乾州古城文化一条街,全是湘西民间工艺大师,此为苗画家。

而我能做到的,就是一个人在万溶江边徜徉,不紧不慢,悠闲自如地拨开脚下的岁月,细细品味那一堵灰墙、那一片青瓦、那一角飞檐、那一树桂花,和它们扯出的那一段故事,幽幽深深,悠悠如黛,漠漠如尘。

幽幽深深,悠悠如黛,漠漠如尘。

冬:一树梅清

乾州古城三门开的一株古梅。(摄影|小黑哥)

在三门开旁边,有一株古梅。

每次到乾州古城都会来看这一树梅。

某年冬天,沈阳有两位退休老师路过吉首,匆匆忙忙,我就带着她们来看这一树梅。梅花正开着,站在树下抬头看梅,她们迭声感叹:这就是梅花啊!——原来,北方无梅,画了数十年的梅花,还是第一次看到梅花。

在湘西,在吉首,在乾州,是随处可见一片梅林、几株野梅

每年寒冬,无论风晴雨雪,我都会不管不顾地去乾州古城看那一树梅花。在湘西,在吉首,在乾州,是随处可见一片梅林、几株野梅。一个地方有梅,就像有了唐诗的豪放、宋词的婉约。如我,在吉首就尤爱万溶江边的这一株古梅,枝枝节节,花花朵朵,淡淡浅浅的红,隐隐绰绰的韵。

透过一树梅看一场传统的仪式,美艳若花。

前些日子,我竟然得以在梅树下遇见一场集体婚礼,年轻人的新婚与老年人的金婚,皆以传统的方式举办,红地毯,红礼服,红得像盛开的花。

乾州古城的文化地标:有味书吧。

因了喜欢而欢喜,我一次次地去乾州。

赏罢梅花,拾级而上,径直走进一条巷子十余米,抬头便看到了“有味书吧”。青砖黑瓦,雕窗飞檐,两间房子中间隔着一道月门,顿时就使人感受到古香古色。四壁书墙的线装书是几十年的珍藏,天花板吊的油纸伞是十多年前的旧物,桌椅上的土花布是店主踩着缝纫机缝的,墙壁悬挂的字画是从小在书店买书的几个青年画家感谢店主送的,还有一些装茶的坛坛罐罐是四处淘来的、一些点缀的花花草草是经年莳养的。

"静乐",可以说是有味书吧的精魂所在。

书吧老板史金玉,我叫她史姐,买书时候若在店子里,她会煮茶给我喝,轻聊几句话,闲翻几页书,那真是我们这般年纪的人都喜欢的清趣。史姐总是抿嘴露出淡淡的酒涡,淡淡的微笑,她的书与茶从来带着旧时颓废的激进和沉实的浪漫,跟她的衣着打扮一样,休闲而飘逸,明朗而合度。在书吧挑书的时候,我常常悄悄回头看史姐给花草添水、抹拭书上灰尘,或者也抽出一本书静静读着,心里就暗自琢磨史姐姓史真是契合了一份冥冥中的天意。

有味书吧滋养了湘西文化人,中间老者为湘西第一届美协主席

史姐有次告诉我,说她开书店到开书吧已有二十年,搬了好几次,许多人说她这样坚持不值得……话未说完,又抿嘴一笑,有点腼腆。二十年,不是坚持两字可以简单诠释的,书已经融入了她的生命,也融入了许多人的生命,当年由父母带着来买书的孩子已经成家成名,又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书吧买书,我羡慕这些读书人,更钦佩史姐,每次到书吧翻书、喝茶、听音乐,都会情不自禁地在心里想象自己的书房也该是这样弥漫着书香、缥缈着茶烟、流淌着音乐。

最美丽的女人莫过于捧书而读的时候。

史姐在乾州古城里的日子,慢慢腾腾,有时在看书吧旁边九十岁的老阿婆缝鞋垫,有时在听翦伯赞的妹妹讲往事,有时在文庙买一株兰草、到集市一缸莲花,有时去三门开看梅花、沿万溶江闻桂香,就像书吧月门上的一块老匾额“静乐”,真是一种极清幽的意境。

看着史姐,看着书吧进进出出的游人,我愈加喜欢乾州古城的慢生活。

行走在乾州古城,愈发喜欢乾州人的慢生活。

史姐已经租下正对面的一栋三层民居做茶书吧,她说下雨了可进来避雨,看看书,太热了,可进来吹风,喝喝茶。而我想的,行走乾州古城,游览了、参观了、拍摄了,休息一会儿坐在茶书吧的幽静里,可以经历着尘俗中的另一些事,譬如,喝茶,读书,看云,赏月,风敲叶响,云动鸟惊,这种让心灵愉悦的状态,是给心灵的滋润,不厌,不腻,不绝。

秋去冬来,我要去乾州古城,要坐在茶书吧看一树梅花。

行走乾州古城,游览、参观、拍摄。

在有味书吧随手抓拍的父子俩。

写于2016年10月18日,暮秋之夜。

乾州古城的一盏读书灯。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乾州古城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乾州古城

美食佳酿:

水田河酒、保靖黄金茶、乾州板鸭、吉首醋萝卜

特色住宿:

民族宾馆 苗族布衣大酒店

乾州古城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九妹 更新:2016.11.09

古城古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乾州古城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