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莱湖,茵达族人的水上家园

缅甸茵莱湖 水上人家 单脚划船

缅甸茵莱湖

首页 > 水乡 > 目的地 > 缅甸 > 茵莱湖,茵达族人的水上家园

美国摄影学会、美国职业摄影师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全集》入集摄影家,华盖、新华社签约摄影师,搜狐名博,媒体特约撰稿人。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民俗提起茵莱湖,独脚划船便是一个不能分割的符号
  • 水乡有水上学校,有水上市场,有水上商店,有水上寺庙,完全是一个功能齐备的水上世界
  • 节庆典礼这是茵莱湖每年最重要的佛教庆典活动,也被称为茵达族人的狂欢节
  • 湖泊在茵莱湖上,有许多飘浮着的“土地”,是把湖上漂浮的水草、浮萍、藤蔓植物等聚集起来

飞机早已经晚点。在简陋得不能在简陋的娘水黑河机场机场候机厅,朋友过来小声告诉我,说自己感觉一直还是摇晃的。

其实我也一样,只不过他是左右摇晃,而我的感觉是前后。

也许,这是茵莱湖两天水上生活,坐船时间过长,身体留下的短暂后遗症吧。我知道这是一种身体的平衡系统,从一种特定状态突然转化后,产生的不适应过程,上岸在陆地一段之后慢慢就会消失的。

然而,整整两天在茵莱湖上渡过的闲暇美好时光,将在心里留下的后遗症呢?对于茵莱湖的情结和念想,却不止是关于新奇的水上生活方式,以及那些纯朴友善的茵达族人;还有与水亲密无间的泽国居所,一条相随相伴的细长条木制机动快船;以及随时随地耳边不时传来的马达轰鸣,夜晚的波涛清响和着寺庙里不间断的颂经吟唱。一切的一切如铭刻在心里的印记,或许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后遗症吧,必定也会伴随得更久。

茵莱湖,位于缅甸北部掸帮高原良水盆地,面积大约480平方公里,是缅甸的第二淡水湖。因其形状自北向南狭长延伸,也有人形容它像一滴巨大的眼泪。在辽阔浩瀚的茵莱湖畔,大大小小分布有180多个村落,世代居住着茵达族人家。

这里远离尘世,原始而又神秘,湖中除了大量的村落民居,还有水上工厂,有水上学校,有水上市场,有水上商店,有水上寺庙,完全是一个功能齐备的水上世界。

上午,我们从手续最简单的浦甘机场飞过来。浦甘机场恐怕是世界上通关速度最快的机场了,十来分钟就搞定了行李托运和安检,特别是安检几乎就是没怎么查。摄影包过了一下X光机,人从门型检查口通过,习惯性的兴起双手,安检人员看了一眼,摆了一下手势也没搜身就算过了。出乎意料的简单,想毕也是缅甸社会治安好的一个佐证吧。

缅甸的公路建设相对滞后,很多地方都没有像样的公路更别说高速路了,所以旅行者大部分人会选择乘坐飞机,虽然路程也不过二、三百公里。那天从曼德勒到浦甘因飞机停飞,我们就改成坐巴士车,结果二百多公里走了快五个钟头。

在娘水村的码头上,预定好的水上酒店(Golden island cottage)的快船,早已经在等候我们。娘水村渡口,其实是一条并不太宽敞的河流水道,两旁的水面上停泊着大量的船只。这里是出入茵莱湖最重要港口要道,供应茵莱湖周边地区的货运物资,大多在这里聚集转运。来茵莱湖的世界各国的旅行者,也主要选择经娘水村进出,有许多游客就下榻住在娘水村,然后再坐船前往茵莱湖各处游玩。

来接我们的开船师傅麻利把行李箱搬上船头,小心规整的码放好后,又扯了一块防水布盖上。这种船是一种形状细长的木制船,船身大约有二十多米长,最宽处却不过一米左右,船中间顺序安放有三、四个宽大的木椅座位,船尾装有小型驱动马达。几个人坐上船落坐后,只见船头高高翘起,吃水线一下子降到了水平线附近,感觉湖水就要漫进船里似的。

预订的酒店坐落在茵莱湖的深处,疾驰的快船至少也要航行一个小时。看似不起眼的船,一起动,就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前行,速度之快,着实让人有点意外。开车的人都知道,高速启动时的推背感,对,就是那种感觉,船可以说不是开出去而是冲出去的。

船出娘水渡口后不久,原来很窄的河流水道慢慢地变得宽阔起来,两岸距离也越来越远。又行驶了一会,便进入一望无际的茵莱湖了。十月份,缅甸当地还是雨季和旱季的交替季节,大量河水夹杂着泥沙流入湖中,使整个湖水泛着黄色,看上去并不那么清澈。如果是旱季,茵莱湖的湖水则完全是清亮透明的。缅甸没有四季,只分雨季和旱季,每年四月至十月份是雨季,十月至第二年三月是旱季。所以缅甸的旅游旺季也通常是从十月份开始的。

坐在疾驰如飞的快船上,任飞溅的水花朴打在身上,而我并没有丝毫的恐惧。想起儿时,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水库,记得才几岁时夏天就尾随着大人们去游泳,也不戴救生圈。大人把我抬起游向深水区,然后放开手让自己游回去,自己扑腾着拼命往回游,沉下去又扑腾起来。大人则在一旁盯着打气,做着划水动作式范,不是要命时决不出手,实在看下沉得深了,就捞上来。来回跟着去了几次,喝了不少水就学会了游泳,虽然动作并不规范,但身体已经可以浮出水面。

所以对水,历来有一种的亲近感,看到茵莱湖,我就像一个久别回乡的游子,突然回想起一些人、一些往事,亲切中而又有点莫名的感伤。时过境迁,岁月蹉跎,儿时的记忆却没有淡漠,至今历历在目,依然如故。

茵莱湖的村与村之间有水道相通,就像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但是水面没有警察没有信号灯,更没有交通管制,却秩序井然。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船只在水中往来穿行,马达声清脆如欢快的歌声。每当往来船只在水面交错,人们总要挥挥手,相互打上个招呼。

记得多年前看过一部美国好莱坞的电影,叫做《未来水世界》。讲地球两极冰川大量消融,地球成了一片汪洋,人们只能在水上生存的故事。茵莱湖可以说就是电影的现实版,所不同的是前者是无可奈何的生活在水面的“浮岛”上,而茵达族的人们却是顺应自然,选择了上水上的生存方式,他们终日生活在湖水上,出门靠船,打鱼为生,以水为伴,可以说茵莱湖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茵达族人的水上家园。

在茵莱湖上,有许多飘浮着的“土地”,是把湖上漂浮的水草、浮萍、藤蔓植物等聚集起来,上面覆盖上湖泥,当地人称之为“浮岛”。这里一种类似于湿地沼泽的土地,但是它的下部并不与湖底接壤,而是随着水面的涨跌起起落落,有的甚至还可以以像船一样划动。为了防止“菜园”被水冲跑,就用很长的竹篱来固定。

据说,这些“菜园”不仅可以种出瓜果蔬菜,还能够种出粮食来,随着旅游业的发展,现在地有人种起鲜花来。在一块“浮岛”上,一个农妇正在打理自家生长茂盛的蔬菜,看上去是像是快要成熟的蕃茄。蕃茄是茵莱湖的特产,不仅自给自足,而且还大量销往周边地区。

孩子的欢笑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划船走近原来是水上学校。清晨,还没有到上课时间,水面上不时有学生或是乘坐“校船”或是由家长划船从各个水道赶过来,我们的出现,让学校的孩子们格外惊喜。这是一所有多个年级的小学,高年级的教室有一些课桌,而小班的学生就是席地而坐,进入教室必须要脱鞋,教室干净整洁地板光亮。

时间还早,一些早来的学生就在学校的“操场”上玩游戏。所谓“操场”其实也是一块人工“浮岛”,土质地面表面是压实的,周围花坛里种上了一些花草,四周靠水的边缘有篱笆护栏。站在操场上面,和站在实地上并无差别,只是在孩子们的跳跃跑动时,会隐隐约约有点轻微的颤动。

不一会,一个老师模样的女子划船停靠在学校的码头上。几个船上的小孩和老师下船后,两个十多岁的男同学马上跳上船,熟练地把船划进了教室下面的“车库”里。水上人家家家离不开船,也都有停船的车库,就是高高耸立在吊脚楼柱子下面,这种“车库”既不占公共水道,又安全、方便出行。

在茵莱湖,有一种特殊的纺织产品“莲花布”,据说是茵莱湖独一无二的传统手工艺。这种布是用莲梗抽出的细丝纺织而成,有冬暖夏凉的特点,一条看似简单的围巾,就需要经过十多道工序,几天才能完成。在茵莱湖的许多村庄都有生产“莲花布”的小工厂,纺织厂有年青的女工也有白发苍苍的老妪,她们用看似破旧的纺织机,织出了各种精美的织品,有围巾、有桌布、有围裙、也有裙子和衣服。除了生产莲花布,也生产其它的纺织品。

一家纺织厂里,一个年老的妇女在工作。只见她熟练地从莲梗中,抽取出一根根的细丝,然后又团成线团。老妇见我们好奇,有意放慢了抽丝取线的动作,让我们看得更加清楚。神奇的丝线,在她布满斑纹的手上,如魔术一般的变化着。好奇之余,更不得不惊叹她精湛的技艺。

像这样传统的手工作坊,在茵莱湖还有很多。水上打铁作坊、水上卷烟作坊、水上造船厂等,都完全是采用最原始的手工生产方式。现如今,这些我们现实生活中渐行渐远的手工工艺,早已经被工业化的生产所取代,一切都是快节奏。然而,当看到茵莱湖人们依然悠闲的慢生活后,顿时,反倒有了一些羡慕。

同时心中也生发了些许的怀想,那是对曾经许多旧时光的惦念。其实,凡事无绝对,慢有时是一种沉淀,慢有时也是一种滋养;慢有时是一种放空,慢有时也是一种态度。人生百味,只有用心才能品尝到酸甜苦辣;世态炎凉,不要在匆匆忙忙中遗忘初心。

正巧,我在茵莱湖的两天时间里,赶上当地人的燃灯节庆典活动。这是茵莱湖每年最重要的佛教庆典活动,也被称为茵达族人的狂欢节。每年十月份的一个日子,茵莱族人就会请出在庙中供奉着的五尊金佛,用遍体鎏金的凤凰船载着巡湖一周。佛船在茵莱湖上要巡游到各村落,各村都会组成龙舟队迎送。

开幕式这天,来自湖区的大大小小上千条船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人们穿着本民族的节日盛装,有些人还在自己的船上摆上鲜花和贡品。人们早早便来到现场,河道两边摆满了船只,岸上站满了人,等待着佛船的到来。

巡游船队有大小船只二十多只,前面开道的是歌舞演出方阵,大船上现场电子乐队演奏,一群年青的女孩伴舞,歌手演唱着欢快激昂的歌曲。震耳欲聋的音响和着锣鼓喧天,鞭炮轰鸣。随后是各村的方阵,队伍的最后是载着五尊金佛凤凰船,船头由长老把持,寺庙里的和尚主持在一旁护航。当佛船经过时,人们纷纷双手合十,面朝佛船,祈福祷告。

 整个活动现场热闹喜庆,本是一场宗教性质的佛事活动,但看上去更像一场万众狂欢的盛宴。

清晨,天边刚刚泛起微光,波平如镜的水面就被一只只划过的小船,打破了沉寂,早起的打渔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远山近水,湖畔朦胧,一派生机,辽阔浩瀚的湖面上,波光有如金色的五线谱,捕鱼的小船就像水中跳动的音符,随着渔夫的划动,演奏着一曲生动的乐曲,这是一首人与自然最和谐的赞歌。

茵莱湖是一个鱼产丰富的湖泊,至今湖中的鱼虾基本上都是野生生长。茵达人也大多以捕鱼为生,他们与水的源远流长的关系,让他们掌握了很多技巧。茵莱族男人单脚划船打渔,就是他们的独门绝技,恐怕这也是世界上唯一留存的古老技法了。

头戴竹笠的渔夫用一只脚单脚站小船的船尾上,另一只脚夹着船桨椅靠着身体一侧,船桨插入水中,如同灵巧的手一样掌控着方向,随着桨的摇动,小船前进后退左右移动摇曳自如。这样,渔夫就可以腾出双手,或收放鱼网,或扣下捕鱼的竹笼。渔夫站在船头奇妙的平衡和优雅的身姿,已经成为茵莱湖一道独特的景观,可以说,提起茵莱湖,独脚划船便是一个不能分割的符号。

不论清晨或者黄昏,茵莱湖上总少不了捕鱼人的身影,看着他们披星戴月的劳作,我也有了自己的收获,不仅仅是视觉上的满足,更有心灵的洗礼,如同茵莱湖的深水静流,回味绵长。

穿行在湖上,想起当年陈毅元帅在游览茵莱湖时,写下的“飞艇似箭茵莱湖,碧波浮岛世间无”的诗句。的确,这是一个远离尘世的水上世界,它的美是那么兀自独放,那么令人流连。

(感谢您关注普通博客,所有博文、图片原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保持原文链接,请勿修改文章及图片。商用约稿请联系,Email:putong@vip.163.com, QQ:366891808。)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茵莱湖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10-4月来玩最佳。
茵莱湖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普通博客 更新:2016.10.26

民俗 水乡 节庆典礼 湖泊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茵莱湖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俗 水乡 节庆典礼 湖泊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俗 水乡 节庆典礼 湖泊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