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滇西北崇山峻岭间:走向那座百年老屋

黑暗中徒步 热心肠的摩梭小伙子 抵达草落果

丽江

首页 > 乡村小镇 > 目的地 > 丽江 > 在滇西北崇山峻岭间:走向那座百年老屋

文旅作家、知名旅游博主、撰稿人、乐途灵感旅行家,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旅行作家,自媒体作者。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徒步我已经在路上跋涉了近十个小时,即使走到天边,草落果这个小村子依然遥不可及
  • 其他人文看着这个消失在夜幕之中、一路上少言寡语却如此热心肠的摩梭小伙子,我心生愧疚
  • 乡村小镇位于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只有几十户摩梭人家的村子,像一个蛰居在大山褶皱里的原始部落

导读:这段文字不算一篇完整的文字,是我的长篇地理文化散文《寂静山谷》中的一小部分,是我一个人走进金沙江大峡谷、夜宿摩梭人村寨无法入眠时就着木板墙缝隙的光亮脑海中闪现出来的影像,尽管这篇长篇散文已经写到16万字之多,依然不能完美收笔,而这里只摘录了1.6万字,还不到十分之一,我知道,我的内心,我的灵魂已经背叛了这个剩世嚣尘,大峡谷清澈的夜空和星光只属于那片神秘而诗意的圣地。

前面已经无路可走,徒步开始 摄影//清水无鱼

想着在虎跳峡徒步行走的惊险和刺激,此时,我有点兴奋,那一刻,我还没有体会到一路上都知一再问我“你能走路吗”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就在我犹豫着是将那个笨重的旅行包要不要丢在车上的时候,一个背着背篓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们面前。

她是金花的妈妈——古旦。还是上午的时候,她就接到了金花的电话,知道女儿要回来,还带来一位客人,古旦吃完中午饭就徒步下山了,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来接我们。

天色越来越暗,我的体力越来越不支了,从早晨到现在,我已经在路上跋涉了近十个小时,即使走到天边,草落果这个小村子依然遥不可及。

古旦和都知的体力明显要好一点,但也是气喘吁吁。山路越来越陡,路面凹凸不平,有时,不得不抓住路边的小树手脚并用往上爬,而有时,踩在碎石上,则要让身体极力向后倾,两个脚板紧紧抵着岩石,生怕一不小心滑落到乱石丛生的深涧里去,在穿越一片荆棘丛生的灌木林时,即使双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我还是丝毫不敢落下半步,只怕走在前面的都知一下子隐没在山林中找不到他,毕竟,走在这片茫茫山谷之间,内心本身就有恐惧之感,天色向晚,山影投下来,落在灌木丛里,黑影戳戳,偶尔一两声尖锐的鸟叫声传出来,更使我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翻山 摄影//清水无鱼

走过一处高耸的山脊,前面的路开始变得狭窄而陡峭,一颗大树和树下的一座马棚一样的房子出现在视野中,之所以我把它当作马棚,是因为那棵树上拴着一匹酱红色的小马,一个头上裹着绿底黑道头巾的女人从小房子里出来,怀里抱着一捆草向那匹小马走去。

都知停了下来,回头看看走在金花后面气喘吁吁的我,又回头给那个戴头巾的女人说着什么话,然后等我走到他身边时,他说,还要翻两座山才能到,实在累了就给你租一匹马吧。这样可以走的快些,言外之意是说走得慢了要走夜路的。我心中暗自叫苦不迭,从小生长在平原的我哪里有过骑马的经历?这样陡峭崎岖的山路,人都走不稳,骑起马来万一搞不好惊着它了,不人仰马翻才怪呢。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都知的好意,那个妇女的眼睛在瞬间点亮之后又瞬间暗了下去,但脸上的笑容和牵着缰绳的手一同僵直在那里。我不知道在这个人迹罕至贫穷落后的地方,实在难得有可以挣到钱的机会,即使是租一匹马,他们也堪称难以把握的机会。

继续上路的时候,金花的脚步明显地慢了下来,我问她是不是累了,她羞涩地摇摇头,等前面的都知走远了些,她躲在一处荆棘丛后蹲下来小解。我就地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等她,在她站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地上有一片殷红的血迹,而她的裤子后面也浸湿了一大片血迹。

赶路 摄影//清水无鱼

我恍然明白,这个归心似箭的小姑娘一路上为什么在车上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下车后又一直磨磨蹭蹭走在后面。她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例假了,显然她还不大有经验,也没有准备什么,但小金花已经懂得羞涩了,尽管除了她的妈妈和我两个女人外,还有一个大男人——她的舅舅都知。我朝四周望去,在这人迹罕至的大山里,除了树叶,连一片鸟的羽毛都看不见,去哪里弄卫生巾去。看着在前面低头弓腰急急赶路的古旦,我的内心泛起一阵酸楚。在恶劣的自然环境是阻挡不住鲜花的开放的。即使在这荒野葱岭之中, 我故意放慢了脚步,陪着她,我俩渐渐和走在前面的都知和古旦拉开了距离。

我问她肚子痛不痛,她摇摇头,说,腿发困,打颤,有点拉不动。我担心这样超强度的行走会不会走坏了这个特殊时期的小姑娘的身体,也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远。

摄影//清水无鱼

爬上一座山梁,群山突然集体呈现在眼前。山风顺着峡谷吹来,浑身的汗瞬间像被冷水浇过一样,冰冷透骨。此时,天色完全黯淡下来,除了远处起伏的山峦之上有一抹淡青色的天空,泛着一点青灰色的光辉,大地已经渐渐沉入黑暗之中。

我用手中的相机拍下了最后一张模糊着的山形,上面的时间指向18点54分。
这个时候,如果在北方,早已是吃过晚饭看新闻的时间了,而现在,我们一行几人还在这荒山野岭之间跋涉着。

站在冷风呼啸的山梁上,我努力向着远处的山坳里眺望,寻找村庄的影子,哪怕是一点忽明忽暗的光亮也行,只要有光亮闪烁,我就不会有那种陷入死亡之谷的恐惧,但是,我失望了,黑漆漆的山谷中,除了风声,四周一片沉寂,什么也没有。

草落果依旧隐藏在黑色的层层山峦之中,我们几个人像是掉进了无底的黑洞之中,那种黑暗深不可测。压得人喘不过起来。

几声狗叫声从对面山坳里传出来,声音在这个空旷的山谷里传出去很远。令人毛骨悚然。有了狗的叫声,想必离村子不远了,谁知都知说,还要再翻一道山梁,那时,我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情绪也沮丧到极点。

夜幕很快降了下来,眼前除了浓重的山影巨石一样迎面而来,再没有一点光亮,只有偶尔的几声犬吠传来,脚下的路似乎在向着地心之下倾斜,而且不再是坚硬的岩石,而是那种细碎的沙石,人走在上面不停地打滑。

古丹和都知 摄影//清水无鱼

都知掏出手机,我紧张地盯着眼前那一小片光亮,才发现面前的路只有不到一尺的宽度,左面是一面近似垂直的陡坡,那些细碎的沙石就是从那面陡坡上滑落下来的,并且越过这狭窄的路面,一直滑进右面那深不见底的沟壑中,如果从下面往上看,那条小道就像是在这陡坡之上画出来的一条线,人站在那条只有一脚宽的路面上,完全掌控不了身体重心的方向,下面就是深不可测的沟壑,人一旦滑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连个人影也看不见了。我惊出一声的冷汗,双腿发抖,双脚不由自主地打滑,情急之下我伸出双手扶着陡坡,整个身子几乎贴在了上面,一动也不敢动了。心狂跳不止……

我无法想象,在东部,火车正在以每小时三四百公里的速度行驶在千里铁路线上,即使是中东部地区,也可以朝发夕至,而在同纬度的西部,却还存在着这样犹如一双神奇的大手在大峡谷里画出来的蜘蛛丝一样的“鸟鼠道”。

那一刻,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黑暗中,我感到似乎有千万只眼睛在黑暗中窥视着我,他们在发出狰狞的恐怖的笑容,山风在脚下的深涧里掀起阵阵的松涛,像一个男人低低的哀怨的呜咽。

看看他的脚,就能想象鸟鼠道 摄影//清水无鱼

我身体的中心只在靠近陡崖一侧的左腿上,双脚打滑,那一刻,我没有能力掌控自己脚下的走向,只能尽可能地把身体往陡崖这边靠,我不能让自己失去把控生命的勇气和能力,在这个地方,我只能前行,别无选择。

那一刻,我发出了绝望的惊呼。

走在前面的都知和古旦也是在一寸一寸地往前挪移着脚步,都知从口袋里掏出从泸沽湖带进来的手机,这个唯一的现代文明的产物,此刻在我的脚下发出一束如萤的光亮,那束光亮照在这漆黑的大山深处,显得那么神秘,那么温暖。

那是多么奢侈的一束光亮啊!
侧着身子在前面一步一挪的都知,艰难地回过身来,把手伸给了我。

我伸出手,黑暗中紧紧握住了这位摩梭小伙子温冷的大手,有一种力量在向我的身体内部传递,脚下的沙土似乎坚实了许多。

过了这道逼仄的小路,我的内衣已经全部湿透了,山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我只盼望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盏灯光,但是没有,整个山谷沉寂在一片死一样的黑暗中。只有从峡谷深处吹来的山风和一丛丛树影在眼前晃动,黑暗中似有万千鬼魅窥视着山道上我们一行四人。

黑暗降临 摄影//清水无鱼

即使村庄就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但是这是黑夜,在既没有路,又不通电的地方,通往草落果的旅途会是这样的充满艰险。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里的生存环境竟然是如此地险恶。

都知和古旦走在我的前面,他们不说话,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赶路,被黑暗吞噬的身体像个影子。身后是金花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心完全像被掏空了一样。
在滇西北的崇山峻岭之间行走,你的行程是不能用时间和里程来考量的,我回味起一路上都知的回答,才体会到从天黑走到天黑的真实含义。

光亮是在一瞬间出现的,真实的光亮,感觉还在虚幻中。
在鸟鼠道碎石山路的尽头,隐隐绰绰出现了几束跳动着的火苗。

几幢石头垒砌的房子隐隐绰绰地出现在眼前,十多个身影站在房子前,在火的映衬下,闪现出十几张或苍老或稚嫩的脸庞。

他们像一群被遗忘在远山之中的羊群,当一个陌生人突然闯进他们的领地、来到身边的时候,眼中流露着惊喜和惊慌。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一路的艰辛困苦被这黑夜中的光亮瞬间融化,我甚至对这次冒然挺进大峡谷而感到一种庆幸和骄傲,我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怎样的艰辛在等着我,但付出艰辛之后所得到的回报是那些常人无法体会的,人生苦短,经历苦难会成为我一生的财富。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见到了村庄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到,草落果用点亮的松明火把在迎接着我。

摄影//清水无鱼

那火光来自几个人手中的火把,我们终于来到了草落果,这个位于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的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摩梭人,它像一个蛰居在大山褶皱里的原始部落一样,一双双被火光照亮的惊奇的目光却生生地打量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经历了长途的跋涉和深陷于长时间的黑暗,那一刻,那点亮在黑暗中的光亮瞬间温暖了我,我激动不已,眼泪再也控制不自己的情绪,夺眶而出,在黑暗中顺着脸颊流下来。

金花站到路边一堵土墙下,对着黑暗中墙壁敲了两下,我惊讶地发现,墙上竟然开出一个洞口,一束幽暗的光线从里面照射出来。那束光亮像是来自于一座神秘的古堡,一个被烛光放大了的人影在墙墙上,像个幽灵一样来回移动。

那是一个被木板挡住的小窗口,金花敲打木板的时候,木板被拉开,这里竟然是一个小卖部。

金花让里面的人拿出一包蜡烛,犹豫了一下从里面抽出三支,剩下的又递了回去。交过钱后,那个小门复又关上,那点透出来的光线又被木板挡了回去,黑暗重新笼罩四周,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恍若置身于梦幻当中……

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口,春华和金花在这里停了下来,春华说他家到了,金花家还在前面的一个山坳里。他俩在决定我住到谁家里的时候发生了分歧,最后竟然争执起来,我听不懂他们的摩梭话,后来终于弄明白了,我决定住到金花家里。金沙江峡谷里的村庄就像棋子一样随意散落在那些起伏绵长的山坳里,最后都知做出了让步,他把充当手电的手机给了我,我答应明天早上还他。

看着这个消失在夜幕之中、一路上少言寡语却如此热心肠的摩梭小伙子,我心生愧疚,在路上还对他存有防范心理,又暗自埋怨他随便让人搭车,这实在是我的狭隘之处,但是一想到我生活的城市,人与人之间谁不是心存戒备,邻里之间都老死不相往来,这些被城市豢养出来的毛病在这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显得多么卑微。山民的憨厚和淳朴让我一下子忘记了路途的辛苦,这也是我为什么一次次离开城市,走向村庄,走向大山的原因,尽管浪迹天涯,我的内心却是澄明而清澈的,这也是大山给我的回报。

天完全黑了下来,时间在大峡谷里仿佛凝固了。
我终于跨进了金花的家门,一个真正的摩梭人家神秘的生活场景即将展现在我的眼前。

《寂静山谷》节选:
1.在滇西北崇山峻岭间:走向天边的摩梭村
http://www.lotour.com/zhengwen/2/lg-jc-23312.shtml
2.在滇西北崇山峻岭间:冰瀑下的捡柴人
http://www.lotour.com/zhengwen/2/lg-jc-23520.shtml
3.在滇西北崇山峻岭间:走向那座百年老屋
http://www.lotour.com/zhengwen/2/lg-jc-23672.shtml
4.在滇西北崇山峻岭间:火塘、神曲和锅庄
http://www.lotour.com/zhengwen/2/lg-jc-23683.shtml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丽江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11-1月来玩最佳。
丽江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清水无鱼 发布:2016.10.26

徒步 其他人文 乡村小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丽江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徒步 其他人文 乡村小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徒步 其他人文 乡村小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