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满天挥纸扇,山岭转角现长溪

婺源 长溪 徽派建筑 秋色

上饶长溪村

首页 > 文艺范 > 目的地 > 上饶 > 秋风满天挥纸扇,山岭转角现长溪
Sea-Cen
订阅

旅行家、摄影师、高工,携程、海洛创意、东方IC签约摄影师,携程签约旅行家、去哪儿聪明旅行家、蜂首作者、乐途灵感旅行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赏秋叶每年令人趋之若鹜的红枫,以后就是死一棵少一棵了,有可能,终将成为绝唱了
  • 古城古镇长溪村是一条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古村
  • 摄影这里有令人流连忘返的秋日红枫,有曲径幽深的古巷,有充满生活气息的人文
  • 徒步徒步石城至长溪的古驿道,一路上风景美如画,徒步难度不高
  • 文艺范在如诗如画的古村,高大的红枫与白墙黑瓦马头墙掩映为一体,形成令人难忘的文艺气息

秋风满天,手挥纸扇,

登高我远望,雨后川。
溪水带烟,转弯不见,
岭背面,亮丽如练。
——《秋日登高》

婺源的长溪村,虽坐落在赋春镇境内,却地处四面环谷之中,相当的隔涉,这里距离东西南北最近的村落都有七八公里左右。

在隔涉的村落边,有一条名叫琴河的小河,蜿蜒地从村边弯弯地流过,孕育着这条古村超过一千年。

很明显,长溪得其名,得益于这条看上去像长长的溪水的母亲河。

想去往长溪村,可坐车,可骑行,也可沿着古驿道徒步而去。

早听说石城至长溪的古驿道沿途风景秀丽,徒步难度不高,于是,我决定学着古代的江南纨绔,在秋色着墨之时,去游玩水秋游的感觉。

当然,这时,手上还缺一把折扇,身后还缺一位明眸皓齿、女扮男装的童子,然后犹如纨绔那样,摇摇晃晃地走着去登高秋游。

好了,很明显,这些都属于“想多了”的臆想玩笑,什么折扇、童子是不会有的,摇摇晃晃去登高也浪费体力,背包和单反相机就是我现在的伴侣,然后以秋游猎奇的心态,独自上路。

背包,装着我这几天的行李、零食和水,单反相机当然用来拍摄,否则哪来这些照片呢?

那天,清晨看完石城犹如女着白纱起舞般的灵动烟雾后,便收拾行囊,沿着村路走进谷深处,向着长溪那边而去。

纨绔确实不能做,也不可以做,可兴致万千、潇洒自然的秋游心情必须要有。

这是一条谷古道,沿途有红枫、竹林、溪流、菜田、小村,野趣盎然,即使在这个萧条的季节,也很自然地感到心旷神怡、心情舒展,连路途遥远、步伐逐渐沉重的感觉也暂时忘却了。

清澈的溪水在脚边潺潺而过,听着远处稀里哗啦的瀑布声,看着在深秋中不屈不饶的植物,心中很自然地升起了喜悦之情。

所谓伤春悲秋,看来真的和写作之人的心情有关,如果心念喜悦,那一定会喜悦于萧条之中的一点盎然生机;如果感怀悲伤,也许就忽略了那点生机,只看到万物凋敝的情景。

这时,有几个胶袋和水瓶之类的物体,在清澈的水流之中玩着悬浮游戏,它们随着水流经过乱石、经过树枝,被冲击得上下闹腾、左右打转,好不热闹。

无疑,这种情景有些大煞风景,就不明白为啥有些人就这么不环保呢?

我沿着带烟的溪水继续走,转过几个弯后,已渐渐听不到潺潺水流声音,这时,间田野便跃入我的眼中,远处有几头黄牛在悠闲地晒着太阳吃草,当我走近了,牛们用眼神的余光打量一下我这个陌生人后,用了几秒思考了一下牛生,便继续他的吃草大业了。

我心里对着牛说:牛啊,这季节耕地荒废了,你就闲着啦,幸福的牛生啊。

走过这处的房子,村民说:“这里离长溪已不远了,翻过这座坳就是喽。”

嗯,确实……也许……真的……不远了,可是,以我多次徒步问路的经验看,当地人说“不远啦、快到啦”的话,要真信就惨了。并不是说他们骗人,而是大家标准不一样,以他们走习惯了的体力和速度,我等城里人真心比不了。

结果,理所当然地,这个“不远啦、快到啦”,我一共走两个多小时。
当然,这也有我继续以纨绔秋游的心态和速度的原因,慢慢赏景而来,确实慢了。

从石城出发,走了十几公里,我终于走出了这座岭的背面,拐过了转角,极目远眺,透过老榕树弯弯优美的臂膀之下,远方一片亮丽的墨瓦素墙建筑映入我的眼里。

噢,我想:这肯定就是长溪村了,终于到了!

长溪村是一条比较特别的村落,地处一个谷之中,虽然人杰地灵,但也比较偏僻,这条村子,犹如孤悬在周围喧闹环境之外,距离东西南北最近的村落都有七八公里左右,几乎可以说是远离“尘世”的典型。

也许,这亦是长溪能够传承一千多年的立村之本吧?

这里有两百多棵生长了几百年的红枫,可惜我又来迟了,对比石城红叶的“苟延残喘”,这里的红枫都全部掉光了。

然而,这里还保留着很多老建筑,我们信步随便走着,看着村民们在长溪何上洗衣服和洗菜,乐呵乐呵,果然有一丝遗世桃源的气韵。客栈老板很自豪地给我介绍,他说这条长溪河的水可好呢,达到国家一级水质,弯弯地从我们村经过,孕育着我们几百上千年呢。

看着他一边如此自豪地赞叹他们的母亲河,那我想这里的水质一定也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的。

我们沿着曲折的小路,经过外面层层的新房子,来到中间一片老房子的区域。
和外面充满着生活气息的新房子不同,这里老房子却充满着破败、萧条、荒废的气味。

我驻步在一座看上去很破旧、但门口又排场很大的房子,正在试图研究这座房子的规模和来历时,有一位老村民刚好经过,然后他便对我用着很普通的普通话为这些老房子作介绍。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就如同这条村子很重要的NPC,几乎每当有游客走进这圈老房子,他就会出现,用他含糊不清的话语不断重复着这些房子的介绍。

从他的表情和语气中,我感受到了他对老房子荒废和破败状态,有着痛心疾首之感情。

他告诉我们,这是一所清朝顺治年间的老房子啦,当年一位退休官员的房子呢,对,好像官至六部侍郎,告老还乡时所建的大宅。

现在,这里已经完全破落了,我通过门缝,往里面窥视而去,里面一片废墟,倒下的木头、砖块随意洒落在地上,原来徽派建筑闻名于外的砖雕、石雕、木雕已几不可见,感觉好不可惜。

徽派建筑注重内采光,以木梁承重,以砖、石、土砌护墙,以堂屋为中心,以雕梁画栋和装饰屋顶、檐口见长。所以说,每家房屋的堂屋,都是其中的重中之重,不论装饰、空间、通风和采光,都是有其匠心之处。

只不过,新建房子之中,大部分除了还保持着修有马头墙外,其他徽派建筑的特征已很少见了。我想,如果随着这批老房子的继续破落,也许我们会失去一些什么?

我问客栈老板,为什么这里的老房子都变成“鬼屋”了呢?

他说老房子维护费用高,又显得不好住,现在大家都建了新房子,自然都不愿意住老房子了。

是啊,这多可惜啊,老房子不好住确实是个大问题。然而,如果拆了的话就更可惜,可我想应该总会有个折衷的方法吧?比如日本的和屋、韩国的韩屋,甚至北京的四合院、广州的西关大屋等,均在这新时代当中,重新焕发出新生和绽放出迷人的光彩。

其实,在这些古村之中,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逐渐消失的远远不止徽派建筑老房子,甚至还包括这些每年让无数摄影爱好者趋之若鹜的那些“高大威猛”的红枫树。

他们说:““这些红枫都是种了好几百年的老树了,现在已经老死了不少啦,哎,以后可能会逐渐没啦。”

我说:“难道不可以现在再种一些树苗补充一下?几十年以后就又有老树啦,就正好可以更新换代了嘛。”
他们说:“哪有这么容易啊,现在的树苗这么贵,也没几个有耐心投入这么多钱等那么久呢,几十年上百年啊,那么遥远,谁会去投资?”

如此看来,对比年复一年种植当作肥料和经济作物的油菜花,红枫以后就是死一棵少一棵了,有可能,终将成为绝唱了。

不知不觉,太阳要下班了,天空中密布着鱼鳞纹的彩云,在落日余晖的衬托下,显得如此娇艳。

我赶紧用跑的动作,赶到来时路的上,为求不错过这一刻的良辰美景。

站在高岗上,看着云卷云舒、霞光磷磷,缕缕炊烟从黛瓦粉墙之间渺渺升起,不由得让人觉得这是一幅有人气的仙境。

今天的“无上存在”却偷懒了,没有再利用飘渺烟霭挥洒作画,甚为可惜。

也许,旅行就是人生的写照,旅程常有不完美之事,人生亦有诸多不圆满。
既然不完美,那便下次再来吧。
希望下次,这里的红枫,依然还在;这里的老房子,却已焕发出第二春。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长溪村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9-11月来玩最佳。特别提示:11月至12月为秋色最美的时间。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1、去往长溪的交通相当不便,建议可考虑包车、自驾或联系民宿预约村巴接送,又或者如我,从石城、岩前村等地,均可走古驿道徒步进来。
2、石城徒步至长溪的难度相当于户外1星难度,主要为石阶路和泥路,路况甚好,沿途标识清楚,每隔一段距离便有农户居住,正常情况下不虞迷路,但徒步的相关注意事项也务必做好。
3、秋色红枫的时间一般为11月至12月之间,具体需在差不多季节时密切联系当地村民了解叶子和天气状况。

长溪村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Sea-Cen 更新:2016.10.29

赏秋叶 古城古镇 摄影 徒步 文艺范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长溪村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赏秋叶 古城古镇 摄影 徒步 文艺范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赏秋叶 古城古镇 摄影 徒步 文艺范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