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神秘的阿拉伯少女同洗土耳其浴

突尼斯 深度游 异乡生活体验

突尼斯

首页 > 民俗 > 目的地 > 突尼斯 > 和神秘的阿拉伯少女同洗土耳其浴
洛艺嘉
订阅

13年,行走135国,出版14本书。2014《悦己》年度人物。2015“中国当代徐霞客“。2016中国十大环球旅行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休闲进入突尼斯神秘的阿拉伯女人的生活,和神秘的阿拉伯少女同洗土耳其浴
  • 民俗进入突尼斯神秘的阿拉伯女人的生活,和神秘的阿拉伯少女同洗土耳其浴

秋天下午温暖的阳光下,我和两个阿拉伯少女走在橘子树下。

艾米娜和玛丽安娜一边一个,挽着我胳臂。我们身后十几米,海拉拉着黑色的拉杆箱,走在她身边的是她们的妈妈弗在伊亚。洗个澡还这么兴师动众,我可几十年没遇到了。我们走了有半小时,到了这间土耳其浴室。

穿过两个装饰着彩色马赛克图案的小房间,来到大厅。右手边,是接待台。和它平齐,有个房间。大厅中间,是个马赛克装饰的水法,里面没有水了。几个人,正坐在下面的台子上。

水法左边,是拱廊。拱柱是黑白相间的。一弯一弯的拱廊下,是正换衣服的人。
水法右后方,是个大通铺。黄色的铁箱子靠墙一一排列。有人穿拖鞋在炕上走来走去,也有几个妇女坐在炕上。我犹豫着要不要脱鞋上去。“上来。”玛丽安娜说,我踩绿色的条凳上了炕。留心观察一下,原来,那些坐着的,是坐在自己的浴巾上。

我看着玛丽安娜和艾米娜脱衣服。她们脱一件我脱一件。还亏得先看她们了,原来这里,和法国的海边类似,只脱上身。

我们把脱下的衣服放进一个大黄箱子。把装着换洗衣服的拉杆箱放进另一箱子。箱子有大大的铁环。没有锁。
艾米娜拉着我往里面走。怎么形容那感受呢?一间套一间,好像永没有尽头似的。人很多。水声、交谈声、孩子哇哇的哭声。带着泡沫的水,从里面顺着渐低的地势往外面流淌。间或有橘子皮夹在中间。
据说,阿拉伯人是最懂得流水的因势利导。

混杂的声音,陌生的气息,很多人友好却好奇的凝望,加上渐渐强烈的热浪,有些快昏厥了。真想立刻跑出去,可还是想全程体验一下,遂坚持。

还好终于走到了最里间。玛丽安娜拎了桶水,泼在马赛克座位和马赛克墙上。可以听到水立刻蒸发时的细微声音,想到中国的桑拿浴。我小心地摸了摸墙和座位,还不烫。于是放心地坐下。
艾米娜为我洗胳膊。

和咱们淋浴不同,他们这里没有从淋蓬头上下来的水。这最里间,右边,是我此时坐着的马赛克座位。左边,是个大池。一个不能进去的大池。热水都存里面,人们用桶一一过来盛。中间,用东西遮挡着的,是巨大的炉子。

没呆一会儿,汗立刻下来。
于是,跑到外一间。
这间的中间,是个马赛克的大台子。很多很多颜色不一的塑料桶放在上面。有几个人躺在上面,接受别人的服务。

左手边,是一个个带绿色木门的小间。海拉和弗在伊亚在最靠右边的一间里。见我过来,立刻让位置给我。我坐到矮矮的石头墩上。前面有个石头小钵,上方半米左右,冷水管、热水管都开着。

水温合适。一直合适。因为冷热水管一直这么大大开着。
里面的墙上也贴着瓷砖,蓝绿色的。墙上有个凹洞,里面放着洗漱用品。
我给玛丽安娜洗头。

和海拉交谈。她往脸上抹一种叫“发了”的东西。满脸黑黑的。

去找艾米娜。为她搓澡。她那么高兴。
弗在伊亚为我搓胳膊。完了,她没说话,指着自己的大腿。让我为她搓?结果,是让我把腿放她身上,好给我搓。一时间有些感动。
我整天和艾米娜、玛丽安娜这些十几岁的少女混在一起。其实,年龄更靠近弗在依亚这头。而她看起来,那么老了。

“这是什么?”我见她脸上有棕色的印记。我只记得她婆婆脸上有那老传统下的刺青,不记得她也有。

“染发剂。”她苦笑下,擦去那块棕色。
搓脚的倒真好用。中国擦萝卜一样的刀片,镶在一个手柄上。
很多人在用一种叫“苏外乐”的东西清洁牙齿。
玛睿娜已经用护发素了,可是,看到洗头水的瓶里还剩一点,便让我给她抹到头上。
我脸上也抹了“发了”,黑色的,有些像粗盐。

弗在依亚找我,我跟她去靠近大厅的一间。几个妇女友好地看着我笑。我还来不及开口问好,弗在依亚便一一为我介绍。她们咕咕哝哝。

“她们说你真漂亮。” 弗在依亚解释。
艾米娜来了,见我的黑脸,她“噢拉拉”叫起来,拉我到大厅的大镜子前:“多漂亮。”
我真是吓了一大跳。镜子里的,怎么是这么一张扁平的脸。在中国时,人都说长得不错啊,还算轮廓清晰呀。莫不是这脸上的东西托衬的?
后来我把脸上东西洗掉了,又去照。还是一张扁平的脸。莫不是这蒸气把我熏的?
两天后照镜子,才终于找回那张熟悉的脸。

洗完澡,我和艾米娜进了和大厅接待台平齐的那个房间。两个大通铺相对,像我儿时熟悉的南北炕。海拉坐在南边的“炕”上,穿着紫色毛衣,头上已经包上了黑头巾。长长的头巾,在脑后交叉之后,长长地垂在胸前。

整天和艾米娜、玛丽安娜混在一起,我常常有错觉,以为海拉也是我姐姐。其实,她只有20岁。也是她沉稳的个性使然。不像艾米娜哇啦哇啦乱叫,也不像我乱笑。她优雅地笑,沉静大方。
此时,她安静地坐着。
她们招呼我上炕去穿衣服。我一踩上,吓了一跳。原来花床单下,是海绵垫子。软乎乎,不是我想象中踩到硬实炕上的感觉。

带的换洗短袖红开衫太小,扣子有些扣不上。我想把蓝毛衣套在里面。这蓝毛衣也是这次出来新买的,今天刚上身。

一翻我们带的拉杆箱,吓了一跳。毛衣不在了。怎么会不丢?箱子都不锁。而且,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外国人的新毛衣。
蓝毛衣是老妈送的。年纪大了,越来越珍惜妈妈送的东西。要是丢了,我晚上可没有请她们吃饭的兴致了。
我问艾米娜,她一撇嘴,一耸肩,一摊手,我理解的意思:这很平常,我也没办法。

好多时候,以为不可能的事,我还是要去试试。我跑去水法后面的大通铺。拿了我东西的人,此时一定不在了。我踩上绿色小凳子,上去。拉开黄色箱子。果然,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道是为什么,下意识吧,我拉开右边隔壁的门。天呀,竟然在这里。
崭新的蓝毛衣,被玛丽安娜的鞋踏踏实实地压着。有些气恼,可转念又想,和一个15
岁的孩子,能计较什么?起码人家的衣服还能自己收起来,而我却甩手什么都不管。

去南北大通铺那里,突然发现我的包,被弗在伊亚拿在手里。装“发了”的小瓶子,护发素的瓶子,梳子,滴着水的浴帽,一切零碎,都正往我的包里放。那五颜六色的手工编织包,可是我今天新启用的,死党从尼泊尔带回的。他们在讲卫生方面,和我们真是不同。东西掉地上后,捡起来就吃。系鞋带时,脚蹬在床单上。但是,衣服洗的却很勤。

走出浴室所在的小巷口,弗在依亚在一家小店停下来。她买了一大瓶Safia牌的矿泉水。她向小店老板要个一次性纸杯。先给我倒了杯,然后她自己喝。然后才是姑娘们。艾米娜不喝,她只是高兴地挽着我的手臂。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突尼斯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突尼斯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洛艺嘉 发布:2016.11.08

其他休闲 民俗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突尼斯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休闲 民俗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休闲 民俗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