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万水千山,走进三毛的撒哈拉

走进撒哈拉沙漠 重拾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摩洛哥

首页 > 文艺范 > 目的地 > 摩洛哥 > 跨越万水千山,走进三毛的撒哈拉
某小汉
订阅

某小汉,一个用文艺情怀和视角,解读旅行路上的风景和故事的人。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文艺范三毛《撒哈拉的故事》中的西撒阿雍镇,她与荷西在此居住三年,并写就这本传世之作

曾经,人们以读不读三毛的作品,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情窦初开。以此标准,我是刚刚开始成熟,我从今年下半年才遇见三毛,读了她的《撒哈拉的故事》。四十多年前,《撒哈拉的故事》给渴望了解世界的读者带来了一片新奇、神秘的异域风情,也让人羡慕三毛的才华与胆识。 而四十年后,这本书给内心浮躁的读者带来的是一份踏实、感动与温暖, 还让人看到了三毛宽阔的心,在她的心里,安得下世界上每一个人。 尽管我是三毛资历最浅的读者,但却是她最疯狂的粉丝。在我认识三毛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毅然决定为自己安排一场追寻三毛足迹的旅行,去撒哈拉,到三毛作品中描写的地方去,用最真实的方式靠近三毛,重拾撒哈拉的故事。

《撒哈拉的故事》在撒哈拉

《撒哈拉的故事》在 1976 年 5 月由台湾皇冠出版社出版发行, 距今已经过去了 41 年。该书一出版,立即引起轰动, 掀起了长久不衰的“三毛热”,三毛也一举成名。三毛因为在《国家地理》杂志上的一张撒哈拉沙漠的照片,从而迷上这个地方,并在 1973 年从西班牙马德里移居到当时的西属撒哈拉(西班牙殖民)阿雍镇,同年在这里与荷西结婚。在阿雍镇居住的日子里,三毛中断写作十年后再次提笔,写就了《沙漠中的饭店》、《白手成家》、《悬壶济世》、 《娃娃新娘》、《哭泣的骆驼》等多篇文章,这些都收录在了《撒哈拉的故事》一书中。三毛的文字,不晦涩,不娇柔,不轻浮,一笔下来,有天地,有情怀,有味道。沙漠生活中零零碎碎的小故事,为读者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更让当时的年轻人的内心有了“流浪远方” 的呼喊。《撒哈拉的故事》也成功把三毛与荷西的人物形象深植入读 者的心中。

1975 年,西班牙决定放弃西属撒哈拉,而此时摩洛哥趁机占领了这片土地,与西撒哈拉民族游击队燃起战火,三毛和荷西从撒哈拉逃亡至加纳利群岛,《撒哈拉的故事》也被迫停笔。

黄昏的阿雍镇

阿雍镇,目前是争议地区,官方称谓为“阿尤恩(Laayoune)”, 位于西撒哈拉地区境内,是阿拉伯撒哈拉民主共和国(目前有 47 个 国家承认)的法定首都,但至今仍被摩洛哥所占领。自 1975 年起, 西撒哈拉与摩洛哥交火 16 年,至 1991 年在联和国的斡旋下熄灭战火。 联合国成立了特派团,总部设在阿尤恩,200 多名国际军事观察员负责监督摩洛哥和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阵线执行停火协议,组织西撒哈拉人自治公投。然而西撒问题似乎成了死结,多年来迟迟得不到解决, 导致冲突时有发生,联合国特派团的任期也一直延续至今。为了牢牢控制住西撒哈拉的领土,十几年来,摩洛哥在这片土地投资十几亿美 元,大兴土木,修建城市,阿尤恩已由 2 万余人的小镇建成为有 13 万人的现代化城市。

撒哈拉,撒哈拉。阿雍镇,阿雍镇。这些天来,我无数次在心里默念这几个字,无数次幻想着他的样子。终于,我定下了一张飞往阿雍镇的机票,走进我魂牵梦绕的撒哈拉。

在摩洛哥首都卡萨布兰卡机场办理飞往阿尤恩的登机牌时,工作人员拿着我的护照再三向我确认,“Are you go to Laayoune?” 在得到我确认无疑的回答后,为我办理了登机手续。 这或多或少让我感觉到,这个阿尤恩,不是个普普通通的地方。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沙漠

被风沙掩埋的院落

飞机从卡萨布兰卡起飞,沿着大西洋与非洲大陆的海岸线向南飞行,我有说不出的激动,这几个月来我日思夜念的阿雍镇,就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撒哈拉的故事》里的一幕幕,如电影般在眼前闪过。飞机越过阿特拉斯脉,便进入了撒哈拉沙漠地带。俯瞰日落时分的撒哈拉,广袤无垠,神秘苍茫,无数个被狂风雕琢的沙丘,让撒哈拉更加的厚重雄壮。几近被吞噬的院落,显示着沙漠可怕而无情的力量。 正是这样的沙漠,这样的日落,让三毛拥有了不一样的灵感与视角,写就了精彩传世的《撒哈拉的故事》。 

空中俯瞰撒哈拉

摩洛哥对中国人施行免签证政策,入境之时提交《摩洛哥入境表》 即可办理入境手续。意料之外的是,飞抵阿尤恩,乘客需凭证件出机场,外国人走单独的出口,检查护照,接受问话。这班飞机抵达的外国人只有五个,除我一个游客外, 其他人从穿着上看,或是非洲商人,或是联合国的派驻观察员。年轻的警官一边向我提问,一边填写已经在卡萨布兰卡入境摩洛哥时提交过的《入境表》,他所提的问题远远超出入境表的内容,问题涉及详细的个人职业,到阿尤恩的目的、行程安排、返程信息,以及在阿尤恩有没有朋友等,对于我的每一个回答,他都要进一步的追问。 

撒哈拉沙漠

年轻警官眉头紧蹙的一遍遍翻阅我的护照,一句“站到一侧,请稍等”,不详之感涌上我的心头——有可能我被限制进入阿尤恩。因为在一些文章上看到过介绍,说阿尤恩安检严格,害怕记者或国际人士进入争议地区拍照采访,给摩洛哥在国际社会带来负面影响。他们毕竟他们“做贼心虚”吧。年轻警官把我交给一位年长的警官,进一步接受询问。为了能顺利进入阿尤恩,我主动、大方的告诉他,我是从西班牙马德里飞到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又从卡萨布兰卡飞到了阿尤恩。我是一名旅行者,走过了世界很多地方。老警官翻阅我的护照, 又透过厚瓶底的眼镜上下打量着我。我知道,他给我的只有两种选择。

 “Welcome to Laayoune!”我来到了阿尤恩!谢天谢地!

撒哈拉的沙丘

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我的心跳得更快了,我很难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三毛半生的乡愁,四十年前她风尘仆仆来到这里,如今我又踏上了这片土地追寻她的足迹和故事,感触不能自己。

金河大街的撒哈拉威女人

金河大街的撒哈拉人家,三毛的芳邻

乘出租车,5 分钟后抵达酒店,放下行李,拿起相机,按照酒店工作人员指引的方向,去寻找金河大街 44 号三毛的故居。三毛时期的金河大街后来经历过两次改名,先是叫“加泰罗尼亚大街”,现在叫“Nakib Miloud Elkalloufi 大道”,而阿尤恩的居民,仍习惯叫 “加泰罗尼亚大街”。天色将晚,双腿疾行十分钟,顺着门牌号在金河大街的左侧找到了 44 号。越是兴奋激动,越紧张得不敢靠近,就像一个情窦初开少年的第一次约会。

中间蓝色的铁门是三毛曾经的家

读者的留言让人不忍落泪

四十多年前的一层平房,已在平台上加盖一层,成了两层楼房,长圆型的拱门也已被修葺得方方正正。深蓝色铁门紧闭,铁门正上方用深灰色涂料写着“44”。当看到门口右下方早前来访的读者写下的“ECHO CHEN 1943-1991"的文字,坚强的我眼中泛起了泪花。

《撒哈拉的故事》魂归故里

无论如何也要到房间里面去看一眼三毛与荷西的世 界。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按下门铃。来开门的是三毛,还是荷西?一定是三毛,荷西平时是要去磷矿 厂上班的。一遍,两遍,三遍。铁门依然紧闭。“你拒绝了我,你伤害了我的骄傲!”此时我仿若是四十年前的撒哈拉威人。我从书包里掏出《撒哈拉的故事》,搁放在铁门上,让跨越千万水的她,魂归故里。

“热情好客”的孩子们

见来了拿着相机的外国人,街上的孩子们都欢呼雀跃的朝我聚拢过来,在镜头面前摆出各种鬼脸,可是,当我热情的给他们拍完照片, 他们却把又黑又脏的小手伸到了我的面前。经过仔细辨听,我方听明白他们在用英文说“Money”,意思是你给我拍照了,你得给我钱! 表面热情好客的孩子,却藏有如此的一份用心,我感觉被愚弄了,既愤怒,又无奈。由于刚到摩洛哥,手中没有零钱,就算有钱,也不够打发这么多孩子,况且,也不能让他们养成这个坏毛病。我准备原路返回酒店,可孩子们一路跟着我,我手中剩下的半瓶可口可乐,也被要走了。

顽童

正当孩子们闹嚷嚷不肯罢休时,一个路过的年轻人喝止了他们,他用简单的英语跟我说我,欢迎来到阿尤恩,从对面的路口向前走,就可以看到沙漠,那边有河,还有,还有,他想了想,说出了“Butterfly”的单词(沙漠里也有蝴蝶?),他怕我听不明白, 还伸展双臂做了一个飞翔的动作。他说,那边的风景,极美。 

年轻的撒哈拉威

在年轻撒哈拉威的保护下,我得以脱身,谢天谢地!

夜色中的金河大街

夜色中的金河大街

夜晚,在酒店的床上,听着齐豫的《橄榄树》,随手翻开了《撒哈拉的故事》。  

我相信,一定是三毛有意安排我跨越时空走进她的世界。天赐“芳邻”,谢天谢地!

后续故事请看《跨越万水千,走进三毛的撒哈拉》的中篇和下篇。

作者微信:mou_xiaohan; 40782737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摩洛哥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阿尤恩非旅游城市,不建议无三毛情结的游客前往

特色住宿:

hotel parador,《撒哈拉的故事》中的国家旅馆

摩洛哥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某小汉 更新:2018.01.17

文艺范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摩洛哥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艺范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艺范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