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的海会东坡

湛江 徐闻 菠萝的海 农垦农场 苏东坡 此心安处即故乡

湛江徐闻

首页 > 采摘 > 目的地 > 湛江 > 菠萝的海会东坡
友贞女
订阅

《珠江商报》专栏作者、《中山日报》签约作家,有散文集《芭蕉叶上好歇凉》,有公众号“花开的声音“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采摘中国农垦·美丽农场万里行,在菠萝的海体验摘菠萝,做菠萝饭的乐趣

公元1097年6月,苏东坡自儋州(今海南)渡海上徐闻,题诗《六月二十日夜渡海》,其中“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足见其时其情其景。

是啊,时年花甲的东坡,登徐闻,喜欲狂,因为,终于结束了贬谪生涯北归,更因为,南荒徐闻有奇绝,令他乐不思返。
徐闻,古南蛮之荒,大陆之最南,学士贬儋州渡海必经之地。据他考证,“四州之人,徐闻为咽喉”。徐闻,早在汉武大帝朝,“以其地迫海,涛声震荡,曰是安得其徐徐而闻乎”而得其名,也是古海上丝绸之路之要津。如今,徐闻有一张名片,叫菠萝的海。
公元2016年11月,达人等等,参加“中国农垦·美丽农场万里行”,从顺德飞湛江,再转车前往垦区徐闻菠萝的海。

摄影/友贞女

徐闻菠萝的海 摄影/友贞女

东坡吃菠萝

菠萝的海,果然是菠萝的海,果然奇绝:一望无际的红土地上,平缓微坡中洼的火山口,覆盖着碧毯似的海量菠萝。菠萝的“海”岸缓坡台地,黄红紫橙绿,艳丽而壮观,那是成片成行的有色经济作物,例如金灿灿的油菜花。成熟期的菠萝地,绿中耀金黄,高天白云在上,天地悠远空旷,其中,疏朗成阵的高架风车,潇潇洒洒,悠悠徐转。

天秤座的等等,好静,偏离人群,支开三角架,开启自录模式。她躬身眯眼面贴相机,调整角度,正要亲自出镜,却大惊:镜头里闯进了一群着古装的人,领头的,竟是苏学士!

摄影/友贞女

矮胖子菠萝成熟了 摄影/友贞女

苏东坡,偶像啊!等等又惊又喜,想要冲上去,求个签名什么的,可一看,除了不远处热闹的人群,哪有苏公他们?

正狐疑,肩头有人拍,一转身,撞见鹤发突额童颜人。那人一根手指竖嘴边:“嘘——”,指指不远处的人群,又指指镜头:镜头里,苏公还在,菠萝的海,皓月当空!等等正欲问个究竟,哪里还有拍肩人!
甭管什么究竟,偶像还在就行,隔着镜头也无妨。

游客体验采菠萝 摄影/友贞女

自然成熟的菠萝,香、甜、爽、脆 摄影/友贞女

那边,菠萝的海所属华海公司的孙书记,正讲解采摘比赛的规则:每组每人选摘一个菠萝,以菠萝个大体重身圆皮黄芽少为优胜。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镜头里,学士率先冲进了菠萝地。只见他蹲身逐个拍摸,摸了个黄皮果,大呼小叫,招呼子由快来——子由特来徐闻,迎接哥哥回朝。兄弟二人齐下手,剑叶里捧出个“矮胖子”。
学士举起大菠萝,权当大酒杯,遥指明月,现改旧诗:“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徐闻。”又抓过弟弟之手,款款低吟:“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徐闻采菠萝。”

菠萝也美艳 摄影/友贞女

好大一个菠萝 摄影/友贞女

老小孩的学士兴致很高,将菠萝坐在头顶当帽戴,还示意子由,也来一顶菠萝帽。

三年前,受耿直哥哥连累,子由也被贬雷州,视兄为师友的他,从来不怨哥哥。今天,见哥哥这么开心,似乎已从三年前失去朝云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向来谨言慎行的他,也学哥哥,孩子气地顶个菠萝帽。兄弟二人,互点鼻子哈哈大笑。

那边,孙书记的大喇叭又在响:“各位达人,我们的菠萝是自然成熟,又香又甜又爽,你们可以放心尝一尝。”

书记话音未落,也不知是不是听了邀尝,学士拔下别于腰间的宝剑,三下两下,砍下菠萝的黄“袍”,黄灿灿的果肉露出来,甜蜜的果汁飙出来。学士把住菠萝苗,大口咬向菠萝肉,顾不得满嘴流汁,忙着招呼家眷:“好吃!好吃!你们也来尝一个!”

菠萝的海火山口 摄影/友贞女

风车悠悠 摄影/友贞女

等等看得口水直流,可不敢吭声,也不敢移开镜头。只见大学士三口两口吃完了一个大菠萝。豪气的他,拍拍肚皮喊:“你们说说看,此中所装何物?”

三儿苏过一听,只觉这话特耳熟,对,那时小妈朝云还在,父亲也这么问,朝云答:“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曾令父亲捧腹大笑。一直陪伴照顾又特别知心的朝云,三年前,继他们共同的小儿夭折,她也客死惠州。学士好长时间,郁郁寡欢。苏过紧张地望向叔叔,子由也回过神来,接过话连连说:“吃菠萝吃菠萝。”学士看了儿子与弟弟一眼,心领神会,也豁达一笑:“快吃快吃!”

做菠萝饭 摄影/友贞女

做菠萝饭 摄影/友贞女

东坡亲做东坡饭

“达人们,比赛时间到,请大家拿好自己的菠萝,我们移步去食堂,做菠萝饭。”大伙儿兴致勃勃拎着大菠萝,跟随书记上车去食堂。等等怎么办?回去,怕丢了偶像,不回,脱离了队伍!正为难,大伙儿急催,只好扛过三角架,跟上了车。

回到农场食堂,菠萝饭制作比赛开始,又是一轮新高潮。等等心不在焉,倒不是因为没摘菠萝,实在是,心还在学士那边。她端起相机,打算随便拍几张,却发现,刚才竟然没关机!凑近取景框一看,嗨,学士一行还在,就在现场!等等那个惊喜呀,不亚于初见!
肩头又被拍,回看,那突额正挤眼,她飞快地回了一挤眼,赶紧锁定镜头。

菠萝饭制作中 摄影/友贞女

东坡饭 摄影/友贞女

书记交代做饭要领。学士天生好厨艺,哪里需要教,只见他围裙一兜,厨师帽一戴,操起家伙忙开来。子由、苏过,以及一群侍婢,只有打下手的份。

从切菠萝取果肉,到煮饭、配料、过油,再到往菠萝肚里填炒饭,学士果然是老手,特麻溜。
各组的菠萝饭都端上了桌,评奖前,要求各自给菠萝饭取名。学士这边,一致通过“东坡饭”!这是当然,资深吃货的学士,亲创的美食还少吗?什么“东坡肉”、“东坡饼”,多了去了。这东坡饭,色、香、味俱全,崭新的美食品牌,就此热辣出笼。

奇绝地徐闻县 摄影/友贞女

此心安处是吾乡

吃着自制的菠萝饭,没个朋友斟一盅,实为美中不足。贴心的苏过,一如当年朝云,从行李箱里摸出一瓶酒,而子由跑出门去,迎来一男一女。你道是谁?正是老友王定国,俏立一旁的,自是伶俐的柔奴!可把学士乐坏了,忙不迭起身上迎。

定国是学士死党,受东坡牵连获罪,也被流放来岭南。为此,东坡心里一直有愧,更何况人家娇滴滴的小夫人柔奴,也跟来了这南蛮之地,可敬又可怜。

红土地上的织锦 摄影/友贞女

老友天涯相见,喜啼交加。学士再问柔奴:“广南风土可好?”

柔奴轻唱,学士击节: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好一个“此心安处是吾乡”!等等一激动,摞下相机冲上去,意欲举杯同醉!岂料,一脚拌倒三角架,相机栽了个大跟头,抬眼一看,空空一桌,一个人也没有!
正懊恼,那鹤发突额童颜人,朝她又是摇头又是大笑。等等以为逮着了救星,伸手要拉,咻——,不见了,空余等等神经质地重复:此心安处是吾乡……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徐闻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菠萝的海

徐闻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友贞女 更新:2016.12.04

采摘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徐闻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采摘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采摘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