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后,我在撒哈拉遇见三毛

摩洛哥 重拾三毛《撒哈拉的故事》(中)

摩洛哥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摩洛哥 > 四十年后,我在撒哈拉遇见三毛
某小汉
订阅

某小汉,一个用文艺情怀和视角,解读旅行路上的风景和故事的人。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跟随三毛,重拾《撒哈拉的故事》

上一篇讲到,跨越万水千山,穿越万险千难,我飞抵西撒哈拉阿尤恩(阿雍镇),当天黄昏,我在三毛故居前巧遇《芳邻》。今天,将继续讲述我在撒哈拉寻找三毛足迹的故事(中篇)。(上篇网址 http://www.lotour.com/zhengwen/2/lg-jc-25675.shtml)

穿行在沙漠的撒哈拉威女人

阿尤恩不是一个旅游城市,除了沙漠,没有其他自然风光,也没有人文古迹,再加上被之前来过的三毛迷描述的紧张气氛,我在这里只停留20多个小时。我住在了阿尤恩的帕拉多尔酒店(HOTEL PARADOR),在定房网站上,阿尤恩只有五家酒店可供选择,这家是四星级的,也是价格最贵的。以我的风格,绝对不会住3星级以上的,更不会选择最贵的那家,而这次,我毫不犹豫的定下了,哪怕价格翻几倍。因为,是这家酒店的前身是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中屡次提到的“西班牙国家旅馆”。

四十多年前的西班牙国家旅馆,现在已归属摩洛哥,旅馆坐落在一个斜坡十字路口的东北角,出酒店向左转,是去机场的方向,向右转再上坡,就是三毛居住过的金河大街,向北的那条路通往城区。酒店门前的马路宽阔漂亮,路边的花池里顽强的盛开着粉色小花。在这个路口,我见到了小镇上唯一一个红绿灯。当年的“西班牙国家旅馆”虽然变了东家,但它的样子却未曾改变。旅馆的外墙像是土坯砌的,宽厚而敦实,高大的院墙里面,是两层高的酒店,一棱一角,一窗一门,都霸气的显露着它是一个贵族式的穆斯林建筑。酒店依坡而建,外墙和建筑错落有致,从远处看去,相当气派。所以,初见旅馆的三毛,把它当成了回教皇宫。

西班牙国家旅馆

从《撒哈拉的故事》的描述中可以看出,国家旅馆是达官贵族们交际、娱乐的唯一场所,常会举办酒会PARTY,颇有几分人气。而现在,旅馆已没有了当年的繁华景象。我住在二楼的,整整一层,不,是整整一个酒店,只有我一名住客。黑暗、空荡的走廊,粗厚的深红色地毯,诉不尽四十年的时世变迁。沿一层走廊走到西头,顺着地势向下走十来个台阶,推开一扇蓝色阿拉伯风格木门,便是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中重点推荐的国家旅馆餐厅。

空无一人的国家旅馆餐厅

餐厅的摆设亦如当年

餐厅的布置,依旧是文章中描写的模样。餐桌上铺着笔挺的白色桌布,一枝干花插在装有沙子的玻璃瓶中,告诉人这里是地处沙漠。每一把椅子的前面摆放着一套雪亮的刀叉,白色餐巾折成扇面插进平底玻璃杯中,仍是几十年前的折法。角落的一架法国RAMEAU三角钢琴上飘落一层沙尘,黑色漆面常年被风沙侵蚀,已爆开裂痕。翻开键盘盖,轻按琴键,钢琴的声音空灵,深远。

餐厅里的旧钢琴

三毛在《素人渔夫》中写道,她和丈夫荷西常常请朋友吃饭、到沙漠旅行、拍彩色照片,支出没有计划,经济上出现了赤字,三毛提议到海里打鱼补贴家用。那一天他们收获颇丰,螃蟹、章鱼、花斑鳗、电人鱼,装了一车。回到城里,他们做成的第一笔买卖是以五十块钱一公斤的价格把十条大鱼买给了国家旅馆餐厅,餐厅给出了一张收条,说这个月十五号以后可以凭单子去账房收钱。经过一天的折腾,终于把鱼卖光,口袋里有了钱,荷西又忘了节俭的计划,提议去国家旅馆吃饭,三毛提醒他点最便宜的菜。巧合的是在餐厅遇到了荷西的老板,三人凑成了一桌。老板听说今天餐厅有鲜鱼,便叫了“三客鱼”。下午收购鱼的餐厅领班,见他们又以12倍的价格回来吃自己卖出的鱼,吓得张开了大嘴。好面子的荷西抢着付了账,餐费刚够卖掉所有鱼的钱。而那张国家旅馆餐厅的收条,却在第二天被三毛连同衣服放进了洗衣机,最后一条大鱼也没了,一场省钱计划,也就由此泡了汤。

由于酒店的住客太少,餐厅不提供点餐服务,所以,我也就无法品尝三毛曾在这里吃过的“三客鱼”。

第二天早上,我向酒店前台的老大爷打听四十年前法院和邮局的位置,大爷说,你是来缅怀ECHO的吧,每年都会有中国内地和台湾的游客过来,向他打听这些地方。我有些小欣喜,心想以大爷的年龄,有可能四十年前就在这工作的,他也许见过三毛。然而大爷却给了我否定的回答,他说四十年前这里归属西班牙,那时他还摩洛哥学徒。是啊,时过境迁,西属阿雍镇已一去不复返了。我把《撒哈拉的故事》拿出来告诉他,《素人渔夫》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大爷略有遗撼的说,如果这本书有法语或阿拉伯语的就好了。

四十年前总督的家

出了酒店一直向北,有了城市的气息。一面白色瓷砖围墙,一扇阔气的大门,这是总督的家。三毛家里的植物,就是她和荷西从这个院子里偷走的。总督家对面,有一座三层的砖红色建筑,这便是四十年前三毛跑了不知多少次的邮局和法院。

三毛当年结婚登记的法院

三毛从西班牙来到阿尤恩的第二天,就来到法院申请结婚,法院的工作人员经过翻查各种文件,告诉她需要一系列繁杂的手续,如果顺利,差不多需要三个月的时间。由于三毛住的地方没有门牌,就在法院楼下的邮局租了一个信箱。三个月的时间里,三毛几乎天天跑过来收寄信件,看结婚手续的进度,和法院、邮局的工作人员都成了朋友。终于有一天,法院秘书告诉三毛,结婚手续已齐备,她可以结婚了,而且已经替他们选好了第二天下午6点钟在法院举行结婚仪式。

破旧不堪的法院大门

如今法院和邮局的三层小楼,被绿色防护网围着,大门没有了,里面满是垃圾。门口的天花板,已经坍塌,没有掉下来的部分,已摇摇欲坠。当年的邮箱还在,但是已经废弃。不知这栋曾记载三毛多少幸福与期盼的小楼,是否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

法院楼下的邮箱

坐在小楼对面的马路牙上,我幻想着三毛穿一件淡蓝色细麻布的长衣服,脚穿一双凉鞋,头戴一顶别了一把香菜的阔边草帽,与荷西牵手从街口走来,他们在门口对看了一下,奔上楼去举办结婚仪式。我还看到,三毛把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投入邮筒,信封里装的是《中国饭店》的手稿…… 我竟然有些悲伤起来。

今天的阿雍镇

在空无一人的街上,一个外国人在一栋废弃建筑前长时间停留,大约是件不太正常的事情。当我离开法院准备再去金河大街44号时,在街道的拐角处,被一个穿警察制服的人叫住。

警察翻看了一遍我的护照,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拍照。警察一定是在监控视频里看监视了我很久。我告诉她,有一位非常著名的中国作家四十年前曾经居住在阿尤恩,她就是在那个法院举行的结婚仪式。警察像是无法理解我的回答,我急忙从背包里拿出《撒哈拉的故事》和一本介绍三毛生平的画册,指着图片上的三毛说就是她,我还找出三毛在沙漠中的照片,指一指前方,说照片就是在那边拍的,撒哈拉。警察饶有兴趣的翻看着书上的图片,他大约开始为阿尤恩曾经住过这么一位有名的作家而自豪。我又找出三毛与荷西在房间里的合影,告诉他这张照片是在加泰罗尼亚大街44号拍的,她和丈夫当时住在那儿,我一会还要去那里看一下。我有意暗示警察,不要再监视我了,我不是记者,也不是国际人士,更不是来自西撒。

我承认,我是一个为了梦想什么都敢干的人。之前很多人到阿尤恩,都不敢拿相机拍照,多是用手机偷拍,因为这是个争议之地,很多地方限制拍照。

沙漠中的绿洲

因为不了解阿尤恩这个特殊地区的法律与制度,避免不必要的检查和麻烦,我决定不走大路,走平行方向的小巷子,然后插到金河大街上去。小巷七拐八拐,忽然间眼前豁然开朗。这就是昨天那个“保护”我的年轻人所说的风景极美的地方!面前一个向下的沙坡,往里有一条河,河水是涨潮时倒灌进来的海水,颜色很深。十几只黑色的水鸟在河里游走,见我过来,刹那间轻盈的飞向天空。年轻人所说的“Butterfly”,就是这些飞鸟吧!河道里长满了类似芦苇的细高植物,郁郁葱葱,丝毫看不出是沙漠的风景。然而沙漠就在不远处,几十米高的无边沙带彰显着大漠的雄姿。我想奔向撒哈拉,路口持枪的军人让我不敢靠近。

撒哈拉威人坟场

靠近金河大街的居民区,有两处被一人高的围墙圈起的空地,里面摆满了成堆的碎石头。这便三毛所说的撒哈拉威人的大坟场,四十年前的区域标志物,三毛在叫计程车回家时,都会跟司机说“到坟场区”。后来坟场区变得繁华了,四周盖起了民房,裸露的坟场用围墙遮挡了起来。

三毛当年坐着这样的运水车进入沙漠深处

应当说,生活在阿尤恩的人民是幸福的,摩洛哥在阿尤恩的建设中投入了大量的财力。曾经靠政府发放的水票限量供应淡水的日子已成为历史,居民使用上了由海水淡化的自来水,再也不用担心洗澡没水、做饭味咸了。阿尤恩淡水的价格,与摩洛哥其它城市完全相同,而政府海水淡化的费用成本,却是水价的十几倍。沙漠的偏远地区,仍需要运水。金河大街有一个水站,四五辆运水车排队加水,加满水后忽悠忽悠的驶上金河大街,开向沙漠。三毛当年,就是坐着这样的运水车到沙漠旅行吧!我刚刚举起相机对焦,水站的一位中年男人凶悍的朝我吼道:No photo!

上午的金河大街上很冷清,偶尔一辆运水车驶过,很难再见到人影。刚巧从一个路口走出来一对撒哈拉威人,女的穿着撒哈拉长袍。当他们走得离我有一段距离,我迅速举起相机,用长焦镜头拍下他们的背影。就在按下快门的瞬间,女人回头了,看到我在拍照后,告诉了丈夫,两人快速向前走去。当我不经意间回头时,发现那一对撒哈拉威拦住了一辆汽车,用手指着我的方向说着什么。汽车的顶部,红色和蓝色的灯交替闪亮。“可能要摊上麻烦!”我自然自语。

我收了他们的魂

三毛写过一篇名为《收魂记》的文章。她去沙漠深处的游牧民族旅行,几个女人摘下围巾后露出了脸庞,三毛被这份美丽震惊,下意识的按下相机快门,家里的男人发现三毛拍照后,愤怒的冲了过来,直扑三毛的相机。惊恐的撒哈拉威女人挤成一堆哭了起来。男人大声的朝三毛说,“你收了她们的魂!她们快死了!”四十多年前,很多撒哈拉威人都非常迷信,他们说被拍照后,灵魂就进了盒子,甚至他们见到镜子都会远远的躲着。

随处可见写有UN的联合国汽车

我赶紧把挂在胸前的机相放回包里,取出内存卡,塞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三毛可以把胶片从相机里拉出来证明没有收他们的魂,可我却不能把内存卡交给他们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果然,后面的汽车追上我后停了下来,警察把头探出来,示意我到警车这边来。这是一辆防爆警车,挡风板和所有的门窗玻璃都用铁丝网保护着,里面并排坐了三名警察。

“你是哪里人?” “中国人。”

“什么工作?” “银行职员。”

“刚才你拍照了吗?” “没有,没有。”

“来阿尤恩干什么?” “来怀念中国的一位著名作家。”已有经验的我,快速从包里掏出了三毛的画册。

他们把两本书都拿过去边翻看边对话,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懂。我决定变被动为主动。“这张照片是她在撒哈拉沙漠照的,前面的44号就是她的家。”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朋友!”我怎么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警察点了点头。他大概不知道,三毛在阿尤恩生活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当我还不知道有三毛这个人的时候,她已经去世了。 “你们的国王今年出访过中国,中国和摩洛哥,是好朋友,好兄弟!”我开始打感情牌。

三名警察交流一番后,把书合上还给我。“Have a nice day!”

三毛的书,成了我行走阿尤恩的通行证!谢天谢地!

走几分钟,就到了金河大街44号。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变得忐忑不安,我伸出颤抖的手,缓缓的按向门铃。

一遍,两遍,三遍。门依旧没人来打开。无奈的我背靠铁门坐下,努力想象着屋里的样子:用装棺材的木板做的桌子、书柜、衣柜,彩色条纹的穿帘,砖头和海绵做成的沙发,从垃圾堆捡回来的花瓶,还有羊皮鼓、水烟壶、奇形怪状的石头摆件;厨房的小瓶小罐里,装满了从中国寄来的调料和食品??三毛那天做了粉丝煮鸡汤吧,她骗荷西说粉丝叫“雨”。

我在三毛故居门前

“阿休 !”一个小女孩儿轻脆的声音把我唤醒。她八九岁的样子,围着绿头巾,有点胆怯,又有点好奇的看着我,见我向她笑了笑,她谨慎的把手里的一块儿糖递给我。是房东的女儿姑卡?!不,那个“娃娃新娘”今年应该已经五十来岁了。

“飞羊落井”的天棚

“What is your name?”我问小姑娘。 她只笑不答。她拉了两下门,又向我摆摆手,意思是告诉我没有人在家。 小女孩向我指了指44号左边的那扇敞开的门,我向里张望,一层没有人家,只有一个楼梯通往二楼,也就是三毛家上面的一层,这层房间是后来在三毛的平台上加盖的。“一定是罕地这个贪心的家伙干的!”我暗自思量。小女孩示意我上楼,在她的陪伴下,我小心翼翼的爬到了二层。二层有两户人家,一户在三毛房间的上方,一户是 在三毛后邻房间的上面。两户人家门口共用的走廊上方,是一方天井,阳光从天井里直射进来,亮的刺眼。“飞羊落井”的故事中,山羊就是从这样的天井掉入了三毛的客厅吧!不过三毛再也不用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扶摸着雪白但粗糙的墙壁,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思想里闪出——他是哑奴。

《哑奴》是我含着眼泪看完的。哑奴没有名字,他是沙漠的奴隶,善良的三毛在自己并不富裕的情况下,给了哑奴和家里很多帮助,懂得感恩的哑奴也带给三毛一些惊喜,有时会在她的门口放一颗绿油油的生菜,或是把偷来的水帮荷西洗车,要么是帮他们修补“飞羊落井”的天棚。哑奴在为三毛的后邻盖好这间房子后,在一个沙漠罕见大雨的夜晚,要被主人卖到沙漠深处。三毛知道后,拿上所有的钱,还有一张地毯,跑出去塞给了哑奴。哑奴疯狂的奔跑回家,把毯子和钱留给了破帐篷里精神不正常的妻子,在主人的喝斥下,消失在雨夜的沙漠。 带着沉重的心情走下楼,继续坐在44号门口等候。

三毛故居的南侧

也许,三毛是给镇上的人看病去了,这里的女人生了病不看医生,专信三毛,她不仅用指甲油给人补牙,还敢帮人接生呢。要么,三毛是去军营里买 菜了,沙巴军曹正帮她往车上搬运牛奶。再要不然,她跟着送水车到沙漠深处去旅行了,一定是这样的。

偶尔有路过的撒哈拉威人,我都会向他们打听这家房子的主人去哪了,可他们都不懂英语。后来一个稍能讲英语的年轻人问我是不是来自台湾,他说常有台湾人在这家门前驻足、拍照,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告诉他,很多年前,一个著名的中国女作家住在这里。我问他是否认识这间房子四十年前的房东罕地,还有罕地的女儿姑卡,年轻人摇摇头,他建议我向年长的撒哈拉威人打听一下。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打开了不远处一家小卖店的门窗,我跑过去问他有没有见过ECHO,大爷摇摇头,我又拿出三毛的画册,指指三毛的照片,又指一指旁边的44号门,大爷依旧摇头。明知语言无法交流,但我仍不甘心的问他罕地和姑卡,依然没有答案。

撒哈拉威人主动请我给他拍张照片

是啊,毕竟四十多年过去了,阿尤恩和撒哈拉威人经历了太多,遗忘了太多。

我从书包里拿出一只红色的中国结,挂在了44号门前。中国结在风里摆动着,幸福的样子。

进沙漠,去找三毛。

撒哈拉沙漠

作者微信:40782737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摩洛哥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阿尤恩非旅游城市,目前为国际争议地区,无三毛情结的人,不建议前往。

摩洛哥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某小汉 发布:2016.12.13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摩洛哥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