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梳女,南国丝都梦一场

自梳女 南车丝都 海上丝绸之路 桑基鱼塘 佛山顺德 香云纱

佛山顺德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佛山 > 自梳女,南国丝都梦一场
友贞女
订阅

《珠江商报》专栏作者、《中山日报》签约作家,有散文集《芭蕉叶上好歇凉》,有公众号“花开的声音“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博物馆南国丝都博物馆,为广东首家民办丝绸博物馆
  • 文化控自梳女,为珠三角顺德一带特有习俗,女子自梳头发示已嫁形象,却终身不嫁,一生独立

南国丝都博物馆内,关于“自梳女”,介绍如下:

19世纪末至民国时期,顺德乡村流传“十女九不嫁”;1905年,顺德邻县番禺南村,数千人口,一年内无一人出嫁;民国22年,番禺自梳女达7011人;顺德邻县南海西樵简村,抗战前连续8年,女子无一出嫁,通通“自梳”。

摄影/友贞女

珠三角水乡 资料图片

养蚕 资料图片

桑基鱼塘“自梳起”

这些数字,着实令我目瞪口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这珠三角的顺德一带,是怎么了? 原来,自19世纪初开始,珠三角顺德一带,女子如果立心不嫁,只要自己把头发“梳起”,便可一生独身,别人无可厚非,这是习俗。 但,为何会是19世纪末到民国时期,自梳人数呈爆发之势,甚至一时无一女子出嫁?这岂不是要让男人个个光棍,人人不孝?

搞茧 资料图片

摘茧 资料图片

桑基鱼塘 资料图片

这得从顺德桑基鱼塘说起。

顺德一带,地势低洼,河网交错。清朝,农民挖塘养鱼,塘泥垒基种桑,桑叶养蚕,蚕沙喂鱼,塘泥肥桑,如此生态良性循环,构建独特的耕作模式——桑基鱼塘。
桑基鱼塘的优势显而易见,即所谓“桑茂,蚕壮,鱼肥;塘肥,基好,蚕茧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赞曰:“世间少有美景,良性循环典范”,并评为“环保金奖”。 正如李白诗“缫丝鸣机杼,百里声相闻”,桑基鱼塘的发达,为妇女提供了劳动的机会,养蚕、缫丝、织布,是她们的日常,也因此,她们有了经济能力,有了“自梳”的底气——无需嫁人,自己就能养活自己,省了生儿育女的痛苦,免了丈夫、公婆的欺凌。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南国丝都“自梳”成时尚

但“自梳”群体的爆发,最直接的原因,是“南国丝都”的形成。

19世纪末,随着第一台蒸汽缫丝机落户广东,广东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迎来了广东丝绸业的鼎盛时期。其时的顺德,丝绸制造与贸易,占全省缫丝业的90%以上,拥有6万多产业工人,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生产贸易基地,缫丝规模与产量,一度领先全国,成为名副其实的“南国丝都”。特别是香云纱染整工艺,成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丝厂女工 资料图片

丝厂女工 资料图片

穿香云纱的时尚女子 资料图片

顺德多家丝厂的建立,蒸汽缫丝机器的全面投入生产,需要大量的纺织女工,又特别欢迎没有家庭、子女拖累的自梳女,可以说,是自梳女,撑起了繁盛一时的南国丝都。

随着“丝都”的大规模发展,丝厂女工,尤其是自梳女,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还可以有所积蓄,甚至收入高过男子,完全摆脱了对男人与家庭的依附。她们不少人身着高级香云纱,脚踏流行木屐,闲时逛街听戏,自信自由自在,于是,将“梳起”习俗,发扬到了极致,自梳女,竟成了社会时尚。
19世纪末民国时期,自梳现象的爆发,正是顺德作为丝都,丝织业最鼎盛经济最发达的标志。今天,在顺德丝厂正对侧门的一条路,还保留着丝厂鼎盛时期的命名——丝厂幸福路。

资料图片

泡在水里的蚕茧 摄影/友贞女

资料图片

但是,光鲜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当时,进出丝厂的女工,又名“鬼女”。

南方俗称“洋人”为“鬼”,而远销海外的丝绸,为外国进口机器生产,于是便俗称蒸汽机缫丝为“鬼”,丝厂女工自然就是“鬼女”了。
那时丝厂女工一班制,从早到晚工作10小时以上。厂房低矮潮湿不通风,车间终日蒸汽弥漫,泡在水里的蚕茧霉变发臭,女工全天“汗蒸”,头发、衣服湿透,夜出夜归,一身汗臭加茧臭,拖着一双木屐,“巴叽、巴叽”,打在清冷的磨石路上,“鬼女”,名声在外。

南国丝都旧机器 摄影/友贞女

南国丝都旧机器 摄影/友贞女

博物馆里的旧机器 摄影/友贞女

好景不长,20世纪三十年代,缫丝业衰落,一家家丝厂相继停产关闭,大量女工失业,自梳女更是成了顺德缫丝业历史演化的活化石,被迫另谋生计。自梳女成批结伴,下南洋做女佣(俗称妈姐,如电影《桃姐》中的桃姐)。比如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家,一任40年的女佣欧阳焕燕,正是顺德均安自梳女。

丝厂上锁的大门 摄影/友贞女

丝厂内无所事事的黄狗 摄影/友贞女

废弃厂房 摄影/友贞女

自梳,南国丝都梦一场

我颇费了些周折,终于找到曾经盛极一时的顺德丝厂。只见铁门上锁,锈迹斑斑,蓝旧的“顺丝”二字,怯怯地站在厂门墙上的“顺丝幼儿园”下,可也不见一个幼儿。厂内杂草野木蓬生疯长。听到我摇动锈锁的声音,门内一对黄狗,很不情愿地站起来,摇着尾巴,朝我吼了几嗓子,不知是欢迎还是拒绝。据说,厂里最后一台缫丝机,也搬进了博物馆。

这情形,我想,对于中国作协会员、顺德作协主席的吴国霖先生来说,更是万千感慨,因为,他在顺丝工作了17年,听惯了丝厂的汽笛声,丝绸情结挥之不去,像有一只无形的巨手,抓着他,以顺德缫丝产业为背景,苦战5年,写下了轰动一时的长篇小说《丝都寻梦》、《丝绸大亨》。

曾经的自梳女幸福所在 摄影/友贞女

废弃车间 摄影/友贞女

废弃的丝厂车间 摄影/友贞女

我沿着破旧的丝厂围墙,游走寻访。只见围墙斑驳的砖,与伴墙而生的杂树野藤,生死相恋,纠缠交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离。我踮脚探看围墙内,墙内破旧厂房不少,可一扇扇黑洞的破窗,与蓬勃疯长的树,狠劲儿对峙着,听任不识时务的雀儿,在他们之间放肆嘻闹。那“幸福路”路牌下,一袭红装的新嫁娘,在喧天炮竹声中,被簇拥着送上婚车。妇女们个个喜气洋洋,忙着用手机拍照、录像,她们大概不会想起,曾经鱼贯出入这厂门的幸福的自梳女,现在何方?

自梳女 资料图片

南国丝都博物馆内 摄影/友贞女

南国丝都博物馆内 摄影/友贞女

现在,顺德原生态的桑基鱼塘,只有去南国丝都博物馆的“桑基鱼塘湿地生态公园”感受体验了,取而代之的是,花基鱼塘、果基鱼塘、蔗基鱼塘、菜基鱼塘、杂基鱼塘。随着丝厂的关闭,桑基鱼塘成“五基鱼塘”,而自梳女,最年轻的也已七八十岁,她们或集居于姑婆屋、冰玉堂,或散落于乡间各户,健在的,也就十多人。自梳女的身影,只有去南国丝都博物馆内,在空寂的车间里,尘封的机器前,挨挤的长凳上,遥想,感怀。

自梳女,随着时代变迁而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可谓,南国丝都梦一场。

桑基鱼塘 摄影/友贞女

丝厂围墙,砖与树的交织缠恋 摄影/友贞女

顺德丝厂围墙外,正在迎娶新嫁娘 摄影/友贞女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顺德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南国丝都博物馆、冰玉堂、香云纱文化遗产保护基地

顺德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友贞女 更新:2017.01.05

博物馆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顺德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馆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博物馆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