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穿越 10个成都顶级“钉子户”

成都老建 百年老宅 城市地标 市内旅游

成都

首页 > 城市观光 > 目的地 > 成都 > 城市穿越 10个成都顶级“钉子户”
故辞呀
订阅

我们仍需共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城市观光遇见老成都,藏匿钢筋水泥深处的地方

王俊泽公馆

我在四川生活了六年,没喜欢上火锅,麻将也没学会,16年中旬,我参加宽窄巷子的某一活动,结束后我从地铁站相反的方向步行出来,行至百米外的柿子巷,被一座施工墙包住的尖顶小洋楼吸引,爬墙虎紧紧盘在它的侧面,破旧的窗户让人不禁臆想会不会突然冒出个脑袋。

那几天成都毒日头来的猛,太阳底下站两分钟,皮肤就烤得生疼。我拿出相机,快速的按下几张照片,一头钻进了唤来的出租车里。后来从网上得知,那是一座来头不小的民国公馆,当地人习惯叫它王氏公馆,第一任主人据说是川军旅长杨敏生,后变为原国民党四川省主席王缵绪的儿子王泽浚的寓所,他也是个知名的川军将领,曾任国民党第四十四军一四九师四四七旅少将旅长。

王氏公馆坐西朝东,是全砖木结构的欧式洋楼,尖尖的坡屋顶,三楼一底,并设有地下室,简洁方正的设计看上去非常气派。解放以后,王氏公馆作为军区后勤部幼儿园一直到2008年才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图片发到网上,许多老成都都纷纷分享自己当年在幼儿园的经历,他们当年就在那木质的小楼上,闹呀、跑呀。

后来我开始寻找成都范围内其他的老建,没头苍蝇瞎逛,从城南到城北,从城东到城西,从短袖到棉袄。邱家祠、薛公馆、冯家大院、恩光堂,能进的不能进的,住人的不住人的,统统去了一遍,我有问过自己还会不会再去这些地方,答案是不会,至少这两年不会。

邱家祠堂

邱家祠堂建于清同治七年(1868年),据说此宅是“湖广填川”时期邱氏家族所建的广东客家移民宗祠,也是目前成都市区内最后一个结构完整的四川传统祠堂。

那天UBER师傅一路把车开到了龙王庙正街街口,我先是惊到,因为它竟然紧邻镋钯街,镋钯街有成都唯一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书店,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除了书没买过,这里的蛋糕我吃过,咖啡喝过,套饭都吃过。谁有想得到在距成都市核心地段春熙路不过千米,号称成都文艺街的附近,还有这样一个藏匿钢筋水泥深处的地方。

面对龙王庙正街的第一个感觉是市井,面点铺子、果蔬摊子、小吃店子、苍蝇馆子,人们在这条街上买菜、吃饭、剃头、生活,据说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处老建—尹昌鸿公馆。

邱家祠其实很好找,一问就寻得到。只是很难想象,这个陈旧的大杂院会是当年的望族宗祠,硕大的牌匾早已不知去向,除了房檐精美的雕刻可窥往昔气派外,我已经很难从这座褪色的老宅中遥望邱家人的故事,更难去追究每间屋子先前之用作。

我从大门进去后,和院里的叔叔闲聊了几句,他出生在七十年代,自小就生长在这里。据他所说:目前整个邱家祠共有三十多户人居住,一部分在解放前就已经入住,邱家后来落魄到连租户的押金都给不出来了,房自然也就弃了。到了解放后,邱家人没了踪影,这宅子便由政府代管,于是由政府安排,又有一些百姓陆续住进了邱家祠,到如今已过去好几十年。

闲聊后我拿出相机准备拍照,这时院里一位老奶奶表情激动,言语中尽是对闯入者的不满和抵触,让我一时云雾绕的,不过末了她说道:“之前来的几个拍照的,莫名其妙给我骂一顿,拍什么拍。”
哦,想来是某个古建爱好者看到邱祠颓败如此心里难过,连带着住户对有关部门骂了个痛快。总之这事儿我也管不着,倒是宅子里叔叔的一句话可以分享:这处老建政府经常派人来修缮。

从邱家祠出来以后,我去到了镋钯街上的书店里拿出电脑整理图文,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于是四十分钟后,我又折返回龙王庙正街,在街口烤兔店子买了一只兔腿,边啃着兔腿边窜进了邱家祠对面的楼。第一次爬楼,提心吊胆的生怕被别人当贼打一顿。终于我摸上顶楼,踩在别人家烟囱上,摇摇晃晃地拍下了这张邱家祠的照片。

冯家大院

在我工作的第一年,每天都会乘地铁至骡马市地铁站后步行到单位。我从没想过,在地铁站背后竟会有一条成都的老巷—九思巷(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那天午后,去到九思巷,彼时包括九思巷在内的西御河片区都在进行紧锣密鼓的旧城改造,整条巷子只有几个工人忙碌地敲敲凿凿,伴着一股扑面而来的猪粪味,像一个巨大的建筑坟场。冯家大院位于九思巷3号,是民国时期四川将军田颂尧赠与岳母的宅子,岳母姓冯,宅子因而得名“冯家大院”,门洞“大树家声”如今只有“大”和“家”能够勉强认出。

我在宅子对面的理发店面前对着宅子一顿乱拍,而一个秃顶叔叔则是从宅子里进来又出去,出去又进来。他不停叹息道到:九思巷从此就莫得咯,叹了又叹。后来我跟着他进了宅子,里面仍有住户,年轻的年长的。中堂没有门,有中麻将馆的味道,一问才知道是被一业主拆了,隐约间能勉强想起那篇“冯家大院一业主李女士私自拆毁自家6扇雕花镂空木门”的热点新闻,虽说门是留下来了,可安却再也安不上去了。

离开的时候一位老人出来关门,我的问他:爷爷,这里是不是要被拆掉了?

老人没有回答我,只冲我微微一笑,便合上了屋门。时隔几月,也不再打算去看看,只盼它好。

四川机器局碉楼

锦华万达一带有老建两处,一是澳龙名城旁的康季鸿公馆(通盈街699号),一是锦华万达百米外三官堂街的四川机器局碉楼。

四川机器局碉楼是清光绪年间由当时的四川总督主持修建的,四川最早采用机器制造枪、炮、弹、药的综合性兵工厂,也是四川近代第一座机器制造工厂,全名四川机器局的遗址。
碉堡在当时自然是为护卫机械局而存在,据说修建碉堡的砖瓦水泥都是从德国进口的,碉堡非常坚固,三层都有枪眼,防护能力特别强。在抗日战争时期,几十万川军出川抗日,提供给川军大量枪支、弹药,就是在这里生产和修理的,它算得上川军征战南北的强大支撑。
碉楼立在喧嚣的闹市街边显得有些突兀,像是瘫坐轮椅的老人静看自家门前胡闹的孩童和行色匆匆的青年,来来去去。

附近的人都管它叫“大碉堡”,“大碉堡”下一左一右摆着两个摊子,一个卖烤红薯,一个卖糖油果子,可是烤红薯的香味显然盖不住糖油果子,一个个微焦的糖油果子,和里面滚烫的红糖,让我如今一看到糖油果子,都要想起这座孤独的碉楼。

原来建筑也会有味道,王俊泽公馆是我从宽窄巷子买来的,五块钱的楂糕的味道;邱家祠是烤兔的味道,撒上了辣椒面和芝麻;冯家大院一股子猪粪味儿,肚子饿的时候一想起来,瞬间丢了食欲。

新华日报社旧址

新华日报社旧址和四川机器局碉楼我是在同一天去的,那天我在四川机器局碉楼短暂的停留后就去到了新华日报社旧址。许久不见天日的成都难得冒出点阳光,吃茶、打牌、看银杏的人,把人民公园堵成了人南立交。我穿过吃茶、打牌的潮水,终于到了这座毫不起眼的建筑,若不是门前悬挂的标示使人隐隐窥到78年前那段不平凡的往事,确实想不到这座门口卖着套饭,卖着杂货破楼还有这么多传奇。

推开暗红色的旧门,一座以红白为主色调的三层围合式小楼出现在眼前,主楼为砖木结构仿欧式设计,楼顶铺设小青瓦,整栋楼呈“凹”字形,楼内装饰设有圆门、圆窗,并有悬梯设于主楼与右厢房之间,整个建筑占地面积算不得大,但紧凑的结构给人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之感。楼梯还是78年前最初的样子,木质的楼梯踩在上面“嘎吱嘎吱”作响。
1938年1月11日,《新华日报》在武汉创办,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公开发行的惟一党报。在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后,《新华日报》馆迁往重庆继续出版。此后在成都祠堂街设立分馆,直到1947年3月5日才撤到重庆,周恩来、刘少奇、陈毅等人先后来此工作,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暨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负责人和《新华日报》创始人之一的周恩来,就曾在二楼的某个房间里度过了好些个忙碌的日夜。

说来也怪,我那天怎么拍都拍不对,总之无论怎么拍,都没有想要的味道,反倒是之后我找厕所绕到了楼子背后拍下了这张照片,让我有了些惊喜。

薛公馆

薛公馆是我16年最后一个去到的成都老建,隐约记得我在解放北路下车,此时手机懂事的没电。只好四处询问路人,只可惜许多住户竟都不知道薛公馆,就只好又用“解放路一段”这个名字重新问了一遍。

这那一片区域,有解放东路、解放西路、解放中路、解放路,各种解放路让我一路骂着脏话,天很冷,微微下着雨,走着走着,鬼打墙般的又走回了先前下车的地方,犹豫着是不是坐车走了。后来想恐怕以后也不会再来,于是狠狠心,一家店一家店的问,终于问到了知道的人,原来它就在对面的广场,是一个小学生放学集合的坝子。一到那儿,就看到薛公馆的标牌醒目的立着,那是成都老建都有的名片。

我绕到的工地,才刚走进门,还没等门卫师傅问完一句:“你是干嘛的?”,一群狗就朝我扑来,有五六只那么多,它们有的咬我的袖子,有的抱我的腿,有的弓起身子朝我大吼,总之我动弹不得,心里一万个“你大爷的”,而后我对门卫师傅说:“我来拍薛公馆的。”门卫师傅呵走了狗群,指着不远处的破房子说:“喏,那个就是”。

始建于1929年薛公馆,在接近百年的岁月里做过皮鞋厂,办过火锅店,开过茶馆。它的第一任主人是大军阀刘存厚军中的一位少将副官江冀州,刘存厚占领成都后,1929年,江冀州斥资4000大洋,修建了这座公馆。后刘存厚与川籍军阀多次交战争夺成都,战败后不得不退守川北,江冀州也随之而去,这刚建好的公馆便空置着。1934年江冀州重回成都,从此与家人居住在公馆里,直至1940年去世。

后来江冀州四个儿子将宅子卖给了一户薛姓商人,公馆易主,正式成为“薛公馆”,而人们也开始习惯了它的新名字。

薛公馆又脏又破,是我所见境遇最惨的一处老建,也从它讲究的大门,还是能想到当年堂皇的模样。顶部是清时民居院落的垂花门,中间雕有中国传统花式牡丹,以此寓意主人幸福安康。青砖砌出讲究的西式门脸,两侧各立两柱,柱头雕以卷涡花式,内侧两柱紧挨垂花门。四柱分布呈哥特式教堂众多小塔围绕主塔样式。大门顶部白色石岩勾出月牙形弧度门棱,增加门楼和木门的协调性和美观度。两侧均以成对角线方向错开的青砖勾出白线柱墙框架。

有意思的是,这座又脏又破的旧宅因为破到没有了住户,使得政府可以对它全面的修缮,门卫师傅说,预计今年年底,这座破旧的老宅就能焕然一新,重新出发了。

其他老建

青羊区西珠市街的刘存厚公馆大门紧锁不能进去 青羊区域五丁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成都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拍摄照片的相机是24-70镜头的索尼黑卡三,这个焦段的镜头面对这些老建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是24焦段在狭窄的街面上根本无法拍到建筑全貌,二是70焦段在建筑细节上又稍显得力不从心。

成都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故辞呀 更新:2017.01.20

城市观光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成都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城市观光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城市观光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