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土豆的年代,满药典上写着“吃人”

爱沙尼亚 塔林 老汉莎餐馆 中世纪 汉萨同盟 药店 光荣之手

爱沙尼亚

首页 > 特色建筑 > 目的地 > 爱沙尼亚 > 没有土豆的年代,满药典上写着“吃人”
南蔻
订阅

《城市中国》编辑,十五言撰稿人,混迹头条、新浪等各大博客自媒体,带着“职业病”去过的国家大约三五十,还在增加中。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特色建筑中世纪的房子改造的中世纪餐馆,真的是14世纪的
  • 博物馆老药店,是现代科学的黎明,也是博物馆
  • 美食人,一辈子只吃一次熊肉就够了……
  • 猎奇在中世纪的欧洲,吃死人不是问题,问题是吃哪块

(本文不适合饭点阅读)

“黑暗”的中世纪分为两个部分,西罗马帝国game over之后,紧随其后的梅罗文加和加洛林两朝的发展中心依然借着古罗马的遗产恢复生产,却被很多人选择性无视。直到西历四位数之后迎来全球天气变暖,北方航线开启,才到了第二个部分,《指环王》或者其他类似历史剧或者魔幻剧中经常展现的时代,“光明的中世纪”。

典型的火焰哥特式承重,说明“老汉莎”定位在14~15世纪

中世纪“电音”绞弦琴,所以时间可进一步缩窄到14世纪晚期

不过那时候哥伦布还没有出生,土豆还在安第斯,还轮不到瑞典“挟土豆以令波罗的海”。汉萨同盟的传统料理依然是燕麦和黑麦,因为过了立陶宛,小麦就长不起来了——卡在相同纬度上的英国有个著名的地图炮“燕麦在英格兰是喂马的,在苏格兰是喂人的”,说的也是这件事情。

华丽的楼梯和壁画

房梁上的彩绘

虽然那时候借助航运贸易,北海和波罗的海的城市大兴土木,又建教堂又是市政厅,但从料理里面主食的口感上来讲,还是不建议穿越,除非口腔比较皮实。所以,号称自己是中世纪风格的馆子,也绝对不敢拿真·中世纪料理出来,毕竟欧洲人民终究还是需要土豆、西红柿、南瓜、红薯、玉米、花生……

驼鹿麋鹿驯鹿,傻傻分不清楚

传统爱沙尼亚的Main course是鱼(尤其鳎目)、野猪和血肠。普遍是要蘸酱的,不过番茄酱没有,想要还得现去忽悠西班牙驱逐绿衣大食再说。目前有的酱只有酸死人的醋栗和茶藨子——蔗糖也没传来呢,只有蜂蜜腌的。

大厅里挂着中古风格的欧洲地图

当年只有烛光照明,所以室内也设计得很昏暗

如果确实喜欢鹿肉倒是更值得穿越,只是一定要分清楚elk、moose和reideer的区别。事实上连很多中西南部的欧洲人都分不清楚,我们还曾经手把手地教一个法国妹子怎么从角区分这三种鹿,但是最后她也没点对。

焦糖炒杏仁是波罗的海的特色,他家的最好吃

杏仁是这么卖的

麋鹿最好吃,驯鹿其次,但是如果驯鹿做成全熟就会很柴,因此这两种最好按照牛排的吃法来吃,五分熟最好。——好了,elk,moose,reindeer,现在有三选二的机会,你能点对肉么?所以法国妹子点错了,点成了驼鹿,最后实在塞不下去了。尤文图斯点的是最保险的驯鹿(因为这个最常见也确实认得),也没觉得好吃成啥样,最后还是在我们吃完了之后,店小二才剧透Elk其实最好吃。

他家的蜂蜜啤酒度数低,气少,没有很甜,很润,非常好喝

每个人都要点上一壶

吃鹿肉的话,最好是配上泡了醋栗的白酒——就是现在“驯鹿的眼泪”的原型,现在多用伏特加,不过这边度数太低,据说是天冷发不起来。因为古代没有净化水的设备,自然水体尤其城镇边上污染很重,中古欧洲的啤酒是当水喝的,中国是加热了(和/或泡茶),所以欧洲人除了喝汤、咖啡、热酒(一般红酒,也有热白兰地)之外是不会喝热水的。

真的勇士,敢于面对真熊

我呢?啥鹿都没点,点的是熊……熊在这边不是保护动物,熊皮也没貂皮舒服,只能凑合当地毯,古代是个权力的象征。现在实际没人去特意打熊,一般是因为意外才弄到,因此不存在“中药所至,寸草不生”的局面。打完了熊,肉一般都送到各餐馆,但也很少有人吃——因为一是贵,要50欧,二是吃了才知道不好吃啊,按照店小二后来剧透的话说,“熊肉比真熊还难闻”。不说气味的话,口感与排骨肉很像,但是一谈到气味嘛……就塞不下去了,一种让人窒息的骚味,需要用很重的酱汁压住。

点单的时候,忽然发现了神奇的东西……

手把手告诉你什么叫做“自己点的,含泪也得吃下去”

真不知道那些吃熊掌的人怎么咽得下去。估计野味都这么难吃,要不然早被驯化量产了。如果这时候能有土豆泥来压一下也行啊,但是我点的是汉萨同盟传统料理,只有胡萝卜、黄瓜、茶藨子、燕麦——按照哈利波特那样弄点南瓜汤顺一下?等南瓜传过来还有个两百年吧,在线等,挺急的……

曲里拐弯的分隔,每一步都有惊喜……或者惊吓

连厕所都是寨中世纪晚期的

隔天我们再去老汉莎点真心好喝的蜂蜜啤酒和热酒时,我跟所有的店小二吹牛说我吃了你们家的真·熊肉之后,所有人都憋笑说:
——真的条顿勇士,敢于直面金融危机后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别家传统文化的糟粕,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啊……

满药典上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从传统意义上来讲,人们往往喜欢将“中药”和“西药”对立,而枉顾巫术对现代科学,现代科学对医学的推动。欧洲也有“中药”,现在还在沿用的主要是各种治感冒的偏方,而再古老一些,就确实黑暗了——比如泥炭化的人手,倒也确实是真·黑色的。万物都能当药,放在香料那里确实不算意外,然而波罗的海地区多的不是香料,再挖下去,沼泽里啥玩意都有,既然能挖到琥珀,也能挖到猛犸象牙,也能挖到莎草泥煤,还能挖到泥炭化的尼安德特人和现代智人祖先(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一家从中世纪就开门至今的药店,一半是药店,一半是博物馆

一只黑色的小手……

有只黑色的泥炭化人手,位于市政厅广场的一家老药铺。药铺从15世纪一直开张,正常部分还是卖正常的现代医学的药,博物馆部分保留着各种黑暗料理(动植物标本),非常有哈利波特的感觉。有研究中世纪医学史的大夫说,那只黑手就是哈利波特里面也提到的“光荣之手”,那时候认为它能够治疗呼吸道疾病,化学的祖师爷罗伯特·波义耳就非常喜欢那东西。不过哪能挖出那么多泥炭木乃伊啊,大部分都还是死刑犯的手。那个时候法律规定尸体不算财物,是刽子手的福利,由他贩卖,钱归他,不归家人。

小药瓶中的各种香料

虽然够黑暗,但还是现代科学的开端

这种食用死人零件制成的药的做法在欧洲流行了几百年,在16至17世纪达到顶峰,上至皇室下至科学家,上治头痛下治癫痫,药典上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马丁·路德”,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然而对于当年的吃瓜群众来说,吃不吃人不是问题,问题是吃哪块……

我想静静……也别问我静静是谁……

等等,药铺开于15世纪,这画风有点不对吧,15世纪也算中世纪?!(阿尔卑斯)南美第奇家都开始给教皇洗钱,文艺复兴大师多纳泰罗都活到一半年纪了,北还算中世纪?!北人民是怎么让人以为17世纪烧女巫是中世纪而15世纪生人的哥白尼是文艺复兴,就像奥地利让人以为希特勒是德国人而贝多芬是奥地利人的呢?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爱沙尼亚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特别提示:冬天下雪不冷,0度上下,晴天才会-10度以下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市政厅对门的药铺,看到Apoteek就是;老汉莎餐馆

美食佳酿:

老汉莎的蜂蜜啤酒,热白酒,麋鹿(elk),兔肉

特色购物:

琥珀,市政厅广场周边都有,价格差不多

特色住宿:

OldHouse Apartment,可以住在老房子中

爱沙尼亚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南蔻 更新:2017.02.13

特色建筑 博物馆 美食 猎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爱沙尼亚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特色建筑 博物馆 美食 猎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特色建筑 博物馆 美食 猎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