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耶,一个改写秦朝历史的古城

我说里耶是一枚朝秦暮楚的标签 老师说里耶是一简梅花

湘西秦城遗址

首页 > 博物馆 > 目的地 > 湘西 > 里耶,一个改写秦朝历史的古城
九妹
订阅

案上新诗翻醉墨,梦中昨夜到边城。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这里出土了三万多枚秦简,改写了秦朝历史
  • 文明遗址我说里耶是一枚朝秦暮楚的标签,老师说里耶是一简梅花
  • 博物馆秦简博物馆,笔墨,不仅仅记载了历史,也留下了艺术文化

里耶,是湘西白河流域最大一个码头。

里耶语出土家语,意为辟地,里耶附近的小地名梅茶意为开天,梅茶、里耶联合起来便是开天辟地的意思。开地辟地,描述了土家族先人劈耕地在白河边生活居住的传说。沈从文先生在《白河流域几个码头》写了这么一段文字:“白河上游商业较大的水码头名‘里耶’。川盐入湘,在这个地方上税。边地若干处桐油,都在这个码头集中。站在里耶河边高处,可望川湘鄂三省接壤的八面……”我的家乡也是白河码头,在那个只有水路的年月,因为极多险滩,我们溯河而上去里耶得整整一天。直到离开家乡去了外地读书,我也没有去过里耶。
三年前的冬天,我因参加会议到了里耶。

里耶古镇前的白河,古时是入川通道

里耶古城遗址大门口

里耶古城遗址,里耶考古曾是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宿在里耶的一家旅馆,旅馆是一栋临河而建的吊脚楼,楼门扁额“小南京”。旅馆“小南京”之名,是缘于里耶曾号称“小南京”。尽管没有了“一镇繁花一镇笑,满河绿水满河船”的旧时热闹,现在的里耶七街十巷五行的建筑格局仍显现出“荆南雄镇”的旧日风光,街道古香古色,巷子东西南北,行市经纬交错,一栋栋高大陈旧的封火墙窨子屋仍显露着当年水运带来的古镇繁华,粉砖青瓦鳞次栉比,挑水屋檐错落有致,石板铺街自成韵律。


里耶古城里面

我喜欢里耶。独自一人沐浴着白河上飘来的习习清风,走在一条条幽静的青石板小巷,穿越一排排古朴的明清吊脚楼,抚摸着一个个龟裂的雕花木铺台,肆意地想象着“红灯万点千人叠,一片缠绵摆手歌”的壮观。那个夜里,我在书中读到写里耶的一首诗,句中有“朝秦暮楚”四字,并旁注:“三国时期,里耶属黔中郡商于地;西汉前二八O年至西汉前二二三前,其地时而属楚,时而属秦,反复更易竟多达十次。”我反复咀嚼着那四字,竟然失眠了。

中华第一井,曾在里面挖掘出三万多枚秦简。

中华第一井,2016年里耶古城遇到水灾被淹没。

“朝秦暮楚”,词典释义:“战国时期,秦楚两个诸侯大国相互对立,经常作战。有的诸侯小国为了自身的利益与安全,时而倾向秦,时而倾向楚。”古代尚是如此,现时更是这样。很多时候,生活是一种犹豫,是一种彷徨,朝秦暮楚的事情并不鲜见。可是,我没有想到因为里耶,“朝秦暮楚”竟然贬得如此深沉,贬得令人心里疼痛,残垣断壁与破砖碎瓦记载着里耶历史上的一次次血与泪、生与死的辛酸。

里耶古城里面的圆湖

凝望

一简梅花

我说里耶是一枚朝秦暮楚的标签,老师说里耶是一简梅花

去年春,我再次到了里耶,仍旧宿在“小南京”。早晨走到大门口,首先落入眼帘的是一小片紫色。定眼一看,是紫藤!那时,我正迷恋水墨艺术,爱徐渭,爱八大,爱笔与墨的花花草草、水水。见过纸上绚烂的紫藤,生活中还是第一次看到紫藤花开。浸泡在雨水中的紫藤,小小的一株,两三根蔓枝,五六串花穗,淡淡的紫色从一层薄薄的、清清的、亮亮的水意中洇出来,朵朵清绮,瓣瓣清韵,风情又风雅。伫立久久的。凝眸久久的。听雨声嘀嗒轻响,用双手盈握紫花,一丝淡淡的轻愁柔柔浮出,慢慢地浸入心肺,一寸一寸的伤感,一寸一寸的痛楚,一寸一寸的寂寞。

天气晴好时,里耶很适合行走,发呆

梦醒时分,已是第三次到里耶了。

离开茶峒后,一程水一程,我陪着老师到了里耶。
阳光没有了,天水无色,浩渺荡漾在云下云上,使这个偏居一隅的古镇格外寂静,留下萧瑟之风与满地的冰冷,让闲冬的人,在墙角边裹紧了棉袄。时值西节圣诞,两人在“小南京”赶在大厨下班之前简单地吃了一顿粗茶淡饭,丝毫感受不到过节的热闹和喜悦。我心里渐渐不安了起来,甚至开始后悔把这个读书人带到恍若与世隔绝的边界之地。

里耶古镇,随处可见明清民居。

翌日,仍旧冷。冷冷的眸,冷冷的唇,是冻入骨髓的寒冷。因了老师想去拍河面上的晨雾,早早的,我们就走上河堤。雨如丝,尽在思绪中倾洒,临河又风大,走在堤坝上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冻意。那些让我曾经叹之又叹的景致如此虚幻,如同迷茫的眼神,折射在迷蒙的天外。举着笨重的相机,老师却拍得仍旧投入。我问不冷吗,其说为了能拍出好片子,是随时让自己兴奋着、激动着,人一兴奋一激动哪知道冷呢?这番话,如在云端的了悟和透彻。也许这个冬天不仅仅只是一个季节,而是人生的一个季节,百味陈杂又清冷玄幻。

里耶古镇的有七巷。

一路看着老师拍摄,我第一次用心打量眼前这条白河。

白河已非九十年前的河流,水电站的修建变成了高峡平湖。我就想起曾看过一张泛黄的白河速写,连绵起伏的,逶迤蜿蜒的岸,浩浩汤汤的水,悠悠荡荡的船,还有清绮的树、古秀的屋、撑船拉纤的男人、洗衣浣纱的女人,还有河床上一堆堆的碣石,处处皆是令人失魂落魄的地方。
这一切已经随着秦简的出土而淹没在水底下了。
我没有想到,在老师的镜头里,那种摄人魂魄的美仍旧存在。

里耶古镇前的白河

老师还是拍摄水,拍摄水上的船只,和河岸的寨子。老师首先拍出的是一幅水长卷:远如黛,长水如玉,野树苍苍,溪深远,房子临河沿而上,其屋檐角与脊线盘延形成这方小天地的天际线,画面极其动人。上寨、下寨里的石台阶、柴火垛、竹篱笆等皆成小景,参天的枫杨树将寨子遮得半绿半灰的,还有雾霁中的渡船、炊烟,这一切构成了难以言说的绝美画图,恍若世外桃源。原来在这片乡土上,恍若隔世的感觉你还是常常会有,一不经心就会掉进艺术家的岁月中去,耳边却又分明听见沈从文先生轻声在说:早晚相对,令人想象其中必有帝子天神,驾螭乘鲵,驰骤其间……

水,一旦沾染艺术,就是一份气定神闲,就是一股冲淡平和。

白河里的小渔船

我尤喜老师拍得水之中的一叶偏舟。水皆隐一片白茫茫间,鸟绝,鱼沉,人无,远远看去,只有一点,是一叶偏舟独荡,清旷孤绝。像柳宗元的《江雪》,又如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天与云、与、与水,上下一白,有一股不俗的清高志趣。一入此景,便起清凉意,红尘纷扰渐次褪去。究其根底,也和中国文人的孤傲性情同出一辙。生命的脆弱,恍惚的迷茫,无可言喻的生之欢喜和苍凉,都化成了纯洁到令人心痛的一种哀感顽艳。

水之间,我也想架一支鱼竿,独钓岁月那边的故事。

里耶古镇的小巷子

那天恰逢里耶赶集。老师兴致来了,走进人群中随机街拍,还感叹街边店里放的三棒鼓,俨然秦音。我忍不住了,说:我们去看秦简吧。

十年前,千年不变的白河被一座水利工程唤醒。里耶临河的一段将成为连绵十里的堤坝。修建堤坝时,发现了一座战国城池遗址。后来在战国古城的发掘中又惊现一口井,被誉为“中华第一井”,出土了2000多年前的秦简。随着37000枚秦简的出土,呈现给世人面前的是一座庞大的秦朝档案库,为秦朝历史和考古研究注入了空前的活力,也为今天的人们提供了中国第一个统一时代的鲜活样本。这一切,让里耶一夜之间名声鹊起,扬名中外。“秦城里耶”,“北有兵马俑,南有里耶秦简”,“全国重点保护文物”,“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纷至沓来的声誉和殊荣,让里耶不再是隐在湘西的“小南京”了。

里耶古城挖掘出来的秦简

当然,我不是第一次到秦简博物馆。自己走进,就是随着参观通道走一圈,静静地走,静静地看,静静地想。陪朋友进去,几人谈论着“迁陵洞庭郡”、“迁陵以邮洞庭郡”,我笑说家乡县城就叫迁陵,城郊有一个战国古城遗址,遗址对面就是一个从古自今称之为洞庭的村寨。就有人说:“秦简上的‘迁陵洞庭郡’字样,‘迁陵’写在‘洞庭郡’前面,‘迁陵’若解读为县,县比郡小,按照秦史记载方式是不能排在郡的前面的。”不失为一个智者的声音。

里耶古城挖掘出来的秦简

里耶古城挖掘出来的秦简

我以为,老师从事历史研究,这37000枚秦简该会入眼入心吧。岂知,老师一见到秦简,第一句话却是:“这简直就是黄宾虹的书法啊!”一枚枚木牍、竹简,长长短短,薄薄厚厚,宽宽窄窄,记录户口登记、劳教档案、法律法规等,使他一叹再叹:“冷酷无情的秦人,笔下如此婉约,不由得不钦佩!……他们不是书法家,只是一些见记录员而已!现代的书法家们惭愧吧!……”秦简出土十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讲秦简书法呢!当目光再次落到秦简上时,就感觉2000年前的笔迹也生动姿媚起来。转了三四个展厅,刘墨一直在看,一直在拍,一直在叹,突然地,老师指着一枚秦简说:“释文错了一个字,‘黑’应是‘墨’,是求笔及墨,而不是求笔及黑。”我凑近看了那枚秦简,正:欣敢多问吕柏得毋病柏幸赐欣一牍欣辟席再播及播者柏求笔及黑(墨)今敬进。背:和柏令寄芍敢谒之。

里耶古城挖掘出来的秦简

我不懂书法,也认不得这些秦小篆,从字面上感觉这些笔迹柔婉流动,又是那么单纯、自然和平静,好像秦人在木牍上以笔墨展开一种优美至极的舞蹈——它的妙处,就在于它的潇洒自然,即不仓惶失措,也不锋芒毕露。它让人看了,觉得只是一种为之微笑的境界,以及一种精致的趣味。

笔墨,不仅仅记载了历史,也留下了艺术文化。

参观完秦简博物馆,老师随笔写下的几行文字

因了“求笔及墨”,我特别喜欢这枚秦简。就在来里耶之前,老师给我题写书名,那是写得十多万字的水墨笔记,也是我这些年沉浸在水墨中的快乐、悲伤、孤独、喜悦。老师沉思片刻,说:“《水墨笔记》过于大众化,改为《墨笔记》吧,墨是书墨也,乃文化之源,一个墨字是涵盖了水墨的。”这三字入心。我是很喜欢老师的书画的,那是有着学问深度的人文画,一直祈盼能有机缘现场看老师写字绘画。现场没有笔墨纸砚,因为我虽然喜欢水墨,但不能书画一笔,故而也就没有文房工具。一切皆是借来的,就着简陋的笔墨纸张,老师开始题写,记得老师曾说画画很快,没有想到写字更快,我还没来得及琢磨老师怎样蘸墨、起笔,就在片刻之间老师已经题写完了。笔不好,墨不好,纸也不好,题写的字却好极了,一气呵成明快质朴自然淋漓酣畅,行书的行云流水的韵致,清空而不质实,其潇散出尘之姿,洇出了一片水墨的素雅与空灵。

秦简上有“墨”

有意思的是,我发现书名中的“笔”与秦简上的“笔”颇为相似,略有不同的是书名笔致如纸柔婉,一派清新飘逸的韵力,牍上笔锋似木健拔,油然一抹典雅气魄。如果说,墨笔记是对笔墨的清喜浅爱,轻言淡语换取浅浅的会心,那么这个发现使趣味里多了一些真心,情境里多出一份倚盼,足以视为快慰平生之事。

由此想起大画家黄宾虹了。我刚接触水墨艺术的时候,就有朋友向我推荐多学习黄宾虹先生的作品。我问我能看得懂“白宾虹”与“黑宾虹”艺术吗?朋友说起了翻译家傅雷,说不能做得一笔画的傅雷是黄宾虹的忘年交,正是傅雷的出现,使黄宾虹在人生转机和艺术指路方面有了真正的知音与交流者,傅雷在黄宾虹身上看到了中国画的希望与生路,黄宾虹在傅雷身上找到知遇和激励,两位大师道艺相知为中华艺术史抹上奇彩。
懂得,也是一种禀赋。

老师拍摄的梅花

走出秦简博物馆,我仍然想着那枚求笔及墨的秦简,褪色的时光,斑驳的故事,亦留着心头温意。老师看了看天空,轻声吟咏了一句:“梅花微吐春浅浅,天涯自行人。”我猛然意识到,离开秦简博物馆,也就要离开里耶了,我们两人即将告别。

老师拍摄的梅花

是的,里耶的梅已经开了。那是河堤边上的一株梅树。立于河堤,我手指巷口说有一株老梅,老师顺势就把镜头对准过去,调焦后发现满树红红的花蕾,欣然连续拍了许多张。到里耶多回,我还是第一次注意到这株老梅,孤零地立在残墙边上,被浓重的暮色挤压得愈见瑟瑟,风又袭来,挟着凉凉的雨滴,梅树裹紧身体,颤颤微微的。冰魄中,一簇聊赖缱慻,挂满寂寞的梢头,紧迫地席卷层层思索。就是这么一株毫不起眼的老梅,在刘墨的镜头里冷艳照人,香凝在花的深处,格融于人的心底,心由境生,一脉香韵看不见、握不住也因此幻化出百样风姿、千种风情。梅是冷中的热的喷发,温暖的却是被岁月洗凉的身心。

老师拍摄的梅花

梅的寒澈和孤凄沁入人物和时光中,逸出的又岂是泛香一段?

我说自己曾把里耶写成一块朝秦暮楚的标签。
老师说:里耶是一简梅花。

老师拍摄的梅花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秦城遗址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里耶古镇,里耶古城遗址,里耶秦简博物馆

秦城遗址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九妹 发布:2017.02.14

古城古镇 文明遗址 博物馆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文明遗址 博物馆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文明遗址 博物馆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